《教书人文集》--读书人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5-06-22   共 302 篇   访问量:528
楼道平台有书架
发布日期:2015-06-22 字数:2787字 阅读:528次

  235104-13101PK44792.jpg

    早晨,迎着清凉的空气,开始了例行的散步活动。院子里,几个球迷在随意又认真地打着篮球,欢声笑语,颇为热闹。放音机里,余秋雨的《文化苦旅》在不疾不徐地播放着,随着他的文字,仿佛也跟上了他的步履,听着巴比伦、耶路撒冷等的曾经故事,心里颇为宁静,没有一丝苦旅的感觉。

    余先生说,他到哪里,一般不是先到博物馆、图书馆去查阅这个地区的过去和现在,而是急于寻找那些古老的遗址,然后小心恭敬地走近它,用自己的眼睛、心思去感受、理解、思考、辨析,然后才是行文作记。我知道,这是先生力求想亲自实地感受、理性分析,力争把自己的见解奉献给读者。因此,也便有许多感动。

    小院子里的散步,并不需要这么多的顾虑,但你说思想上没有一点想法,也是不负责的,更何况手里挽着名家一块散步呢。

    转眼31年过去了,院子里能记起当初模样的,恐怕只剩下那棵不知道移栽了几回的女贞,和两株高大的杨树。

    岁月就是这样,同样不疾不徐,走该走的路,看该看的风景,记住该记住的,遗忘该遗忘的。关键是人们的记性总是不尽人意,岁月流逝的模糊,和人类的各取所需,是我们的过去总变得有些差异。时间短了,当事人还在,还可以求证一番,如若他们走得远了,一些问题也便众说纷纭了,于是,后人中就出现了研究者,费力流汗,兀兀穷年,也很难还原历史的本来面目。

    不是说可以看书吗?但书籍的记录往往自成一言,刚刚过去的事情,记录便会各需所需,何况陈年古代,历代增删?作为故事流传,姑且可以塑造、加工,作为历史,秉笔直书就不容易了。尽管如此,人类的历史总是靠书籍和口头流传下来了。不是有人说过,翻看史书人名地名都是真的,事件未必完整;翻开小说,人名地名都是假的,但事件却是真的。这样说来是有偏颇的地方,也委屈了司马公们的披肝沥胆,呕心沥血。

    一部红楼,千万粉丝,明知道是“满纸荒唐言”,但还是原意陪着雪芹先生流淌那“一把辛酸泪”的。也尽管鲁迅先生说的很明白,什么人看见了什么,但都没有挡住了岁月的脚步。该痴的痴,该醒的醒,并还将持续下去。

    留住岁月,不是臆造故事,更不是有意取舍,司马公把人物写得活灵活现,是他老人家的高明之处,任何时候干巴巴的说教记录都是一种阅读障碍。

    活在当下,原意做点什么,写点什么,就老老实实,把听到的过滤一下,看到的思考一下,尽可能不叫后人迷蒙,别再贻笑方家、误导后人。

    人的阅历其实很窄,尽管遍游天下的徐霞客,也还有他不曾登临的地方,也有许多他不知道的故事,看起来还得读书啊。天下书籍浩如烟海,只要想读,那是读不完的,只不过要读好书。

    散步接近尾声——每天早上坚持1200步,不过老实说,我做的不好,有时有点应付的感觉,明知道每天活动量小,但还是想偷懒,譬如走的圈子小了,年老往往是惰性的借口啊。

    时间差不多了,没来由的想走到教学楼上看看,这里原本不属于我的活动范围,几十年的职业习惯,还总想走近教室、走近师生,尽管现在的老师和学生都不认识我。

    楼道很干净,两楼相接的地方两面墙上,新装了别致的书架。走近看看,各类适合小学生读的各科书籍不少,令人感动。想起小时候,班级里也曾建过图书角,同学们从家里拿来破破烂烂的书籍,还是很受欢迎的,看得也很认真。再后来文革烈火焚毁了不少书籍,许多书被判了死刑,灰飞烟灭。曾记得一位农村人在烧书时偷偷拿走了一个剧本,马上有人揭发,也立马被戴上高帽子游街示众。也就在这期间,从大队医疗点父亲包药的废纸里,读到了残缺不全的《黄水传》《南河春晓》《绞刑架下的报告》等等。

    如今的设施好到天上了,书籍多的很,网络的出现和印刷的普及,什么古今中外,文史哲,数理化,应有尽有。关键是现在从大人都孩子读书人很少,这放在眼前的,好多人视而不见。这当然与流行的说法“浮躁”有关,但有的出版商把名著搞的支离破碎,翻开看看总觉得急功近利气息太浓,一本博大精深的《黄帝内经》《本草纲目》差不多都是膳食养生之类的内容了,养生膳食固然重要,也不必势利到这种程度吧?谁敢说这在一定程度上没有影响读者的阅读情绪!

    一个时期以来,国学一词喊的山响,但我的粗浅理解是,国学远远不止《三字经》《弟子规》《论语》《四书五经》等等,新文化运动之后的那些名家名著也应该身在其列吧,其实还应该包括所有能反映中华民族历史的物质、非物质文化!老祖宗们千辛万苦遗留下的精神食粮,糟蹋不得!我想还是抽时间读读吧,古人在读好书时候,往往沐手焚香,现在倒也不必,只要心怀崇敬,也就很不错了。读的时候,多看看书中的深刻主旨,学学其中的教益。别总想从字里行间找出作者或者主人公生活的另一面,如此显示自己的高深和钻研,你对学生说说朱自清的父亲曾经如何有过污点,这对表现父子亲情、传承中华文明有何益处?如今这类事情不少,希望这些人冷静下来,传播正能量才是我们的初衷。

    哦说得多了吧,更何况也没说清楚。散步结束,回家问问孙子,他说那书架上的书有人看,有人不看。这很正常,但古人说过“展卷有益”,我想即使偶尔看看,哪怕有一点点收获,也比“土豪们”盲目耀武扬威高尚许多,孩子们也便会走近文明一步!

    读书吧,孩子们,不要辜负学校的初衷,也不要冷落那些书籍,更不希望它是学校的一个面子工程!


  2015.6.22


上一篇: 《书画诗印皆芬芳》     下一篇: 《 走进神灵寨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528次 | 联系作者
对《楼道平台有书架》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