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聪震文集(A)》--五彩池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5-05-31   共 0 篇   访问量:922
拯救(刘聪震/短篇小说)
发布日期:2015-05-31 字数:7588字 阅读:922次

    (1)


  一条小河静静地从村前流过去,吴王沟脑大院就坐落在这条名叫小黑河的河沿的边上。这条河不大,但它四季不会断流。河是发自深山的远处,就是在历史上最干旱的年份,它依然在顽强地淌着那细小的清流。而暴雨时节,它则是不客气的,河流像疯了一样,横冲直闯,成千成万倍的水,爆满整个河床。——对,只有在这时候,你才会明白为什么这条水,是叫“河”而不是称为“沟”的。

  吴王沟脑是一个比较偏的小山村,虽说它的下游300米是有一个水库,但水库实则太小,水面算起来恐怕连五十亩也不到。水库的拦河坝的坝高也就十来米,吴王沟脑自然村的水稻每年就是指靠这个水库来灌溉的。在水库边不远的半坡上住着一户人家,户主名叫吴典录,他有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全家四口人。他们的房子材质极环保,就连那屋顶盖的也是石板。儿子结婚四年了,生了一个小男孩儿,小夫妻俩就都到珠三角一带打工去了。吴典录的老婆,便带着小孙子在这穷山恶水间过着万年如一日的生活,丈夫吴典录每天则赶着一头牛三头羊到山坡上去放。他们盼望女儿早点嫁出去,不要跟着自己再受罪了。

  穷人就是这样,他们的想法很简单,心地是淳朴而又良善的。他们的女儿水草未来的婆家,就是吴典录的亲家。为了不影响孩子们在外打工。他们就自作主张将女儿悄悄的直接过门到亲家去了,那几乎是无声无息的。连婚礼也没有举行。然而,女儿“换亲”换与亲家不到十天,她就又回到娘家来了,人家说她女儿水草是一个“实芯子”。真是非常侮辱人的话。亲家老两口还来自己家里说了些十分过分的话,什么“骗子,嫁不出去的石头,还用来换我家的女儿嫁给你们!”话实在难听,真可谓是把他们骂的狗血喷头,这典录的女人受不了这种打击,她拉着女儿要去跳水库。女儿不肯,其实她还是个孩子呢,今年刚刚18岁。

  穷困的水草妈,哭了一天一夜,在家人没有注意的时候,她就跳水库自尽了。实在是要多悲惨就有多悲惨。他的儿子吴家刚回来后,便拿了斧头要去把岳母和岳父给解决了,他的妻子死死拉住,她的妹妹也来拉住哥哥,求他不要乱来。老爸吴典录是躺倒在床上的,他说“算了,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你妈就那个寿数!你把你妹妹看好,你就把她带走吧。”于是一家人就哭得黑天晕地。安葬了母亲之后,吴家刚提出要跟妻子离婚,理由是“你爸你妈不是个东西!”她妻子才不受话,就骂他说“你杂种是疯了,我才不跟你离什么婚,你要离你自己去离——这事与我个屁相干,我爸、我妈犯傻又不是我,何况他们已来道过歉了!”吴家刚便反驳妻子:“把人害死了,道个歉就完了!那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那你就告去吧,看要负啥法律责任,那是他们自己活该!”

  看到儿媳妇不依不饶,说得也有道理,吴典录就指教了儿子一顿。说“不要胡张扬了,你把你妹看管好是根本,你妈人死不能复生!”他又转对儿媳说“亲家是对不住我们,没看我们水草是多可怜,他们不要人就算了,又何必给我们伤口上撒盐,你看这张扬的孩子以后怎么活人?”

  儿媳就抱着水草一同大哭。三天后,他们把自家的小宝贝儿子撂倒娘家,就带着水草离开了家乡。临走的前一天,吴家刚哭红了眼睛,脸是暗暗的发黑。他是蔫的不能再蔫了,在乘屋里没有人的时候,他叫妹妹将裤子脱了给他瞧。水草涨红了脸,脱了衣让哥哥扳开看了,他用手机拍了三张照片,留下一张最清晰的,存进手机相册。之后他哭着给妹妹说,“你别伤心,我就是死,就是十年不吃不喝也要给看病!能看好的,没有问题的!”


  (2)


  当然,这病该怎么看吴家刚并不知道。一个农村的打工仔,他懂什么?又能知道什么?然而,他不管这些。不用说,这事是丢人的事,可是灾难降临到头上,总不能不管吧。也总不能像妈妈一样,也来个以死了之吧。他相信总会有办法的,依稀中他觉得这病似乎是可以手术治疗的。他拍了照片,目的就是想拿此以投石问路之用。不过,他真是太想不通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小时候他自己带着妹妹玩是看着她长大的,妹妹小解时自己也从未细细查究过注意过,当然更是无从想到妹妹会有啥不正常。可自己的父母难道也不懂么,是的,他们不懂。他想起,自己小时候带妹妹,记得那是在老庄子吴王沟脑大院住着时,有一次他的妹妹在小解时被村庄几个放了学还背着书包的小顽童,弯着弯着头地来看,他就非常气愤,大骂一顿,每人给扇了一记耳光,说“你们都没姐没妈啊!回去看你妈你妹子尿尿去吧!真是你妈的混蛋东西!”他将那些小不点儿的耳朵差点儿都快扯掉了。

  现在,吴家刚的唯一的想法是赶紧离开家乡,到发达的外地去,到家乡人谁也不知道的地方去。他不知道这病究竟是怎么个解决途径,哪里能看?但不管怎么说,要看病,那钱是必不可少的。自己一方面得挣钱,另一方面也得仔细打听打听,看哪里能治疗,是需要花多少钱才行。不过,回到自己打工的东莞时,叫他伤心的是他被人事部通知不要再来上班了,因为他晚回了工厂两天,他争辩说自己不是已经补请了三天假嘛?人事部回答说“都像你这样我们厂就没法办了,我们怎么进行内部的调遣呢。操,你开玩笑啊来回你耽误了9天时间!操,死一个人9天时间,要是死三个人不就得一个月了。”吴家刚他怒不可遏,打了这说事的主管的臭嘴。他又找到企业的大老板那里去,老板就给人事部部长打了手机,说“败坏我企业声誉的人,才是该走的人。这个吴家刚是个孝子,人事部不能胡说八道乱欺负人。他旅途来回的时间就得五天,你们同时通知财务处报销他回家往返的路费。需要签字就可以找我。”吴家刚噗通一下跪到了地上,涕泪横流地说“谢谢老板,谢谢老板!”适逢有客人在场,纷纷盛赞老板的厚道。并来拉起这知恩图报的吴家刚让赶紧出去,说“你要好好工作回报老板才是啊”。他连说“是的,是的”便离开了。

  是啊,这情景真是有点应了“阎王见好,小鬼难缠”的理儿。只是自己回家乡的火车票早丢得不见了踪迹,哪里去找啊。其实,他也是不打算再于这工厂继续干了,那老板说得倒是好,但下边人再胡搞着,并且他打了那个人事干部,迟早也会被他报复的。他们夫妻俩目前已攒下了五六万元的家底,根据自己的积累他是想开一个小饭馆之类小餐厅,这样既可以安排妹妹在店里干活,又可以更快地提高个人的经济效益。然而,他的妻子不同意她的妹妹水草在自己的店里来干活,她认为水草那是晦气的人。并对吴家刚恶毒地说“我知道你不放心她的,害怕别人把她给咋了,她跟男人一样,别人把她能咋呀?”吴家刚强忍怒火总算没有打她。于是,吴家刚便开始为妹妹寻找工作了,可是这水草既没有技术,也没有任何的工作经验。一家私人小照相馆虽是看中了妹妹水草的伶俐的长相,打算放她到前台来做收银员,可是一试工才彻底明白,她是连电脑都根本不会操作的,甚至连开机都不会。吴家刚小两口子也算是领教了用人市场的严酷,吴家刚与妻子骂了一架,逼她拿出了3000元,为妹妹到一个计算机培训机构去学办公自动化的计算机基础课程交了费。三个月期满时,妹妹水草被一个社区安排到一户人家做了保姆。一开始吴家刚是去过一次,认了个家门,回来后他到二手手机市场给妹妹买了个手机,刚想给送去时,妹妹打来电话说,人家阿姨姓游,人很好给她了旧手机,又给她办了个号,她问哥哥手机能不能拿着。吴家刚说“还给人家算了,我给你已经买了,虽是旧的,但外表看起来很新,跟新的一模一样。”

  吴家刚是很有心思的人,他来送手机给妹妹时还给主人家,买了些水果和小食品,表达着一种心意。雇主家非常客气,58岁的老妈妈游阿姨就一直在褒扬着水草,夸说水草名字也很好,人长得也好,是心灵手巧,学什么就会什么。让他当哥哥的不要担心,不论有啥事多沟通,多走动。看到这种形势,吴家刚心里反倒坦然了,以后走动什么啊,他干脆也就不来了。他和自己的妻子全力以赴做着小饭馆的生意,忙得是不可开交。他们开始要雇人了,女主人跟自己的男人家刚说,“小吴,你看是不是我们把水草叫回来帮忙?”吴家刚心有余悸,说“怕不敢噢,如果我们生意萧条了,你恐怕还会怪咱们水草的吧!”他这女人就骂“去你娘的B,你还记死仇啊?”吴家刚则岔开话,说“那家人条件不错,对我妹子也挺好,我们还是请外人干吧,反正都也一样要付工钱的。等我们做大了她再回来也不迟呀,是不是?”妻子无言。


  (3)


  小饭馆一如既往的运行着。一年过后,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的时候,吴家刚莫名其妙地流起泪来,他想到了死去的母亲。是啊,母亲的去世对吴家刚的打击非常大,母亲的死那是因为她对生活的绝望,说到具体事物上——那就是她对妹妹水草的命运的绝望。吴家刚的餐馆安装起了电脑,每天他也要赶赶时髦,上上网,看一看电影,浏览浏览网上新闻。他还查看菜价,也玩一些游戏,也看一些其他杂七杂八的东西。通过网络,他有意识地结识了几位医生,他慢慢的询问起,关于妹妹的病况的问题,当然他没有告诉那是自己的妹妹,他发去了图片。网友医生告诉他治疗是需要越早越好,不能拖延,而石女的病况是千差万别的,唯一的途径那就是用手术来解决。目前国际国内的手术治疗已经很成熟了,建议他从网上了解情况,告诉他在就他所在的珠江三角洲一带,广州、深圳等地肯定是有专门的治疗机构的。吴家刚便专程跑到省城广州,他打听是打听到了,费用高的惊人,开价10万元,最少也得8万。他从网上查阅资料发现,同样一个手术国内最低只收3-4万,悬殊非常大。收费低的地方往往路途很远,处地也偏,属经济也不发达地区。他想来想去,决定还是准备带妹妹到广州先做检查,待确定好治疗方案再说。

  之后,他就带着妹妹来到了南方医科大学附属第二人民院,“石女”的病变是确诊了。但医生对此没有表示出任何的吃惊,人家认为是极其正常的事情。说“丝毫没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是基因突变的基本病变。就像男女不育症一样,太正常不过了,男子不能性交的情况也大有人在,也是十分正常的事情,没有啥奇怪的。任何病都是疾病的一种。特例对于常人可能是特例,但对于医院,对于医学它什么也不是,就是一种简单的病而已。吴家刚说起为此事母亲亡故的事情,医生哀叹一声“太愚蠢了!这算啥呀,这就像割阑尾,取胆结石一样,仅仅需要一个手术罢了啊!”

  不过,接下来的例行检查倒是令使医生和吴家刚完全惊呆了。尿检显示水草已经怀孕,她是有三个月的身孕了。太不可能了吧,她是一个石女啊。多个科室的医疗专家出面会诊的结果,都统统表明患者已经是绝对的怀孕了。尿检不算,B超,CT,妇产专家的听诊,都无一例外的表明,水草是怀孕了。妇产科的女大夫,曾单独把水草叫到诊室里,问询她与没有男子接触过。开初她始终不说,女大夫循循善诱,诱导出妹妹水草与雇佣她的主人的男孩,有过K.J.的经历,并吞食过精液。当吴家刚知道这种事情情由的时候,真是悲喜交集。除了诧异,还是诧异。医生告诉他们姊妹俩,回去可仔细考虑下,看怎么办?是手术拿掉胚胎,还是等待孩子出生——而等待出生,依然是有着不小的风险。医生建议放弃也行,因为今后还可能再会怀上,但是又说,还是建议保留,万一今后不能再怀上——这吴家刚听出了话音,就坚决表示,他自己可以做出决定,要自己的妹妹保留下这个胎儿生下来是最好了。

  当吴家刚告诉给水草做保姆的这家女主人时游阿姨时,老妈妈感慨万千,她不仅没有生气。反而显得非常高兴,她支持吴家刚这样的做法,她说不管自己的儿子怎么看待,她自己是愿意收留水草和她的孩子的。为了表明自己的真实意图,游阿姨专程到了南方医科大学附属二院,并向医院申明,自己愿意让水草提前住院观察孕育的情况。医院让孕妇水草满六个月时就来医院住下,说观察的费用也不会多高。医院会将其作为一个特殊的病例,来进行相关的医学研究。作为课题,医院可以考虑为其减免部分费用,但今后的水草的“石女复身”手术治疗也必须放在本院进行才行。吴家刚千恩万谢的承诺了,“必须来此医院,谢谢你们!”


  (4)


  漫长的等待过去了,仅仅三个月吴家刚则觉得好像过去几年似的。在妹妹住进医院观察身孕时,吴家刚为妹妹预交了两万元的治疗费用。水草打工的那家人,很快就到饭馆里来还回了两万元,这使吴家刚的媳妇感动的掉泪,她哭起来,说水草遇上了好人,是遇到贵人了。由此,她对水草的态度也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在水草住院时她与阿姨轮番照顾这个心灵深处无比苦难的小妹妹,从而表现出了她应有的美好的人性的一面,抱怨少了,责难少了。吴家刚的心理慢慢的得到了些许的慰藉,觉得这个女人还总算是个人了。否则离婚于她,则是迟早都必有的事。快到分娩的时间段了,医院的监控越来严格,手术前吴家刚的媳妇取出一沓子钱,让吴家刚去医院送礼。吴家刚来到已经打听好的外科主刀大夫的家,送来了慰问的礼品和五千元的礼金,说“谢谢医生几个月一来的关照!”

  主刀的外科大夫坚决不收,并开玩笑说“你妹妹是个神女啊,我就是有心收也不敢的。是上天不该绝她,我们凡人做事恐怕得量度而行,要是其他人,我会收的,但是你这红包,我死都不能收。我收了,你妈妈在阴间会放过我吗?”憨厚的吴家刚被他逗笑了,但他坚持一点礼品那是必须要收下的,否则作为家属哥哥他心理是不安的。医生收了,说“这你就心安了吧,我们会保证每一个产妇都万无一失的。请放心!”

  可是,过了几天,吴家刚作为直系亲属,仍然需要在妹妹的破腹产的手术单签字时他怕了,他看到:“手术中如出现生命意外,家属同意承担此风险。家属xxx”吴家刚签字时手有些发抖,他是心想“这下完了,麻醉师还没有意思到位呢”,但是已经来不及了。别人曾提醒过他,但自己由于忙,这个环节被他忽略了。他紧张得头冒着大汗。

  然而,事情没有他想象的那么严重。事实是医院中妇产科科室的所有人,都已经被那阿姨一家打发过了,医患关系之融洽度已远远超乎了吴家刚的想象。

  妹妹水草无阴道而顺利产子,经医科大反复权衡,最后还是发出了一则短消息“某月某日,南方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经过长达三个月半的观察治疗,顺利为石女丹丹接生产下一男婴,从而创造了我国医学史上的一大奇迹。至于石女丹丹是如何受孕的复杂机理,南方医科大目前正在做进一步的探寻工作。专家们推测,石女的受孕可能与人体体液的酸碱度及身体内部的非常规通道有关。”

  不久,在《现代医学》杂志,一篇大篇幅的《石女孕妇待产观测和接生疗治过程》的科研文章被正式发表了出来。可惜吴家刚并没有看到这篇专业性的文章,也就不知晓这事。当然话说回来,既是他知道了也未必能看得懂,何况里面连他妹妹的名字也换成化名了啊。

  根据医院的设计安排,水草的石女“复身”手术,放在产后100天进行,在婴儿满四个月大时,医院决定对水草的石女身施行妇产外科疗治与矫正术。八万元的治疗费用已经降到六万(按政策水草还可以得到30%的医保报销)。这样算下来,吴家刚和水草受雇的阿姨家,先分别垫付了三万元的医疗费交到了医院。


  (5)


  真正要做手术了,依然还是吴家刚来医院签字。他有些怕,妹妹更怕。更令所有人伤心的是,那个为水草石女身所产下的婴儿不足百天时已经夭折,医院回天乏术。院方觉得自己是马虎大意了,产妇和婴儿都应该在医院留观半年才对,那样的话说不定就不会是这个结果。不过,院方反复劝慰病人及家属,就水草的情况来看,生育能力是绝对存在的,而且超级强盛,

  不要有任何的担心。就现在看无非是今后得多挨一刀罢了,没有啥,让不要担忧!

  水草的内分泌系统十分正常,雌性激素的分泌是正常的,月经基本也属正常。这说明有正常的排卵过程,有了这个过程就不怕没有受孕的几率。她的手术是在会阴部重建一条通道——即人工再造术形成一个正常的阴道及阴道口的开端于会阴处。按医学的说法就是施行阴道再造手术。这种疾病由于处女膜的开口属于先天性闭合状态,医生们需要从这里开一条口子,并通过人造阴道的办法来解决性交的通道问题。只是谁也没有想到,水草的情况要好得多,该病人是有阴道的,只是前端部分是闭合的,而后端部分已经有空腔,只是非常狭小而已。打开腹腔时,原来的计划基本被打破,手术的难度级别表面看起来降低了许多,但另一种麻烦依然存在。闭合的前半段,并不是简单的割开而已。如果那样想可就错了。如何建立前端阴道的内粘膜,并不是凭我们的想象就能解决的。现代医学采用了“乙状结肠阴道成形术”的手段,是目前为止,做为“阴道再造术”使石女复身的“效果最好”的手术之一,手术的难度和精细要求相当高。水草的手术做了差不多近七个小时,医生累的是精疲力竭。但手术是非常的成功。

  在伤口愈合一周后,大夫让家属准备女性自慰器,即用模具化的假阴茎,进行实际的内粘膜韧度扩张训练。按照医生的吩咐,吴家刚到一些性保健品商店予以采购,但因型号和材质的要求比较特殊就屡屡碰壁。他觉得有些尴尬,便让妻子陪伴一起去,她却嫌丑不愿去。于是便由游阿姨一起陪着前去一些大街小巷购买,终于买到了。是啊,人世间的每一种病的治疗之法,都自有其不同的方式与路径。石女之疾依然如此。石女作为现代疾病的一种,其实并非罕见之疾。据统计,全球石女患者病例约在500-1000万之间,我们的医学界和社会学界,研究其心理、病理特征,研究其社会认知层面,正确认识该群体,私密解决其治疗和生活中的心理康复等等问题,意义不能说不大哦。水草作为不幸中的幸运儿,她出院了。出院的这一天,阿姨的老公和儿子,也来医院接她。令吴家刚吃惊不已的是,阿姨的老公竟是自己先前打工的那家企业的大老板。

  过了一年,水草和老板的儿子结婚了。再过了一年,水草生了一个女儿。吴家刚带着妹妹和妹夫,一同乘飞机返回家乡的省城,再由省城乘坐高速汽车,之后又包了一辆面包车辗转于乡村公路,他们回到了吴王沟脑。他们回来看望这里住的亲人。当他们再次见到这沟里的景致时,都觉得景色是那么的优美和迷人,游阿姨的儿子更是欣赏这里,说是回归到了大自然的怀抱……

  这一家人,他们像《伊豆的歌女》中所描绘的那样,他们走在山间的岔路上蹦蹦跳跳的,把沉寂的吴王沟照耀出了一抹鲜亮的色彩!(作者:刘聪震)


  2011-01-21于关中


上一篇: 《阴灵树(刘聪震/短篇小说)》     下一篇: 《胡小妹创业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922次 | 联系作者
对《拯救(刘聪震/短篇小说)》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