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聪震文集(A)》--五彩池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5-05-29   共 0 篇   访问量:790
阴灵树(刘聪震/短篇小说)
发布日期:2015-05-29 字数:41983字 阅读:790次

                  (一)

       公园的角落里有一棵树,树约莫碗粗。有一天区文化馆的摄影干事姜奇奇,来这公园里散步。他这儿瞧瞧,那儿盯盯,突不其然的,猛然间,他竟意外发现一个惊天的大秘密!你看怪不怪,哈哈哈,这种发现就连他自己也是被自己惊了一大跳呢:天呐,在这树上,在它离地面约一米三四的地方,它的主躯干之上竟然是长有一个那玩意儿的,他不禁一阵惊喜。这也太像了啊,它像什么——明说了吧,它简直就是人类成年女性的那阴部,一个标准的美丽的外阴,也就是说它完完全全是像一个女性的外生zhi器张开时的模样儿。你可知道啊,这秘密竟是长在这树上头的啊!

       当然啦,呵呵呵,你不要忘了哦,这可是大自然的杰作!这种独一无二的、空前绝后的发现,使姜奇奇很激动——这放在谁,谁都会激动的。真的,任何一种发现都不容易,它与天时地利等等成因都有必然的联系。你就说这个秘密吧,它迟不被发现,早不被发现,不被这个人发现,也不被那个人发现,偏偏的就只有他姜奇奇在这次通过这里时竟才发现了它,而且是作为创举性的第一个发现者。是呀,自己以前也无疑是多次路过这里了,可就是没有看到,今天,今天怎么就一下子便又看到了呢。姜奇奇觉得太不可思议了。似乎是有神力一般。不过,他也在想,也许是人们的匆忙,匆忙的脚步使匆忙的目光没有在此停留半秒一秒的,而停留更长的几秒钟更是没有可能,所以才没有发现出来。而他自己呢?他自己是不同的,他在这里溜达,在这里散步,他边走思索,他边思索边在这里溜达,他细查细看的,明察秋毫地看,一个物象不经意间就跳进自己的脑海中去了,一种天然的艺术性的链接就形成了,于是也就有了自个儿的这种发现了。而人们平时是根本,是根本就没有建立起那相应的艺术思维的链接信号系统的,所以,所以他们也发现不了什么。姜奇奇的确是很聪明,他的思考结论基本是正确的。作为一个青年摄影家他是很敏感的人,这一点,真的,你是不服不行的!

        姜奇奇很开心和高兴,接着他就研究起这树的周围环境,还查究起这树上的怪玩意儿是怎么形成的。很快的他明白了。这是一棵泡桐树,而且树已经死了多时了,绝非当年才死去的。不用说,一棵树死了公园是不会轻易发现的,当然就是发现了也不会轻易就伐掉它,公园里树密密麻麻的,多一棵少一棵真是无所谓,可多长一棵树也是风景啊。谁知道,也许人家根本就不曾发现有一棵树是已经死了,谁管他妈的这么多啊。其实,这树的周边全是各种树木,树种有白玉兰、紫玉兰,有梧桐,有女贞,还有柏树、刺柏,有楸树、石榴树,有青桐树、德国槐,还有兜竹,以及那连片的竹林,那竹林是从公园的南大门口一直延伸过来的,不过还没长到这棵泡桐树的边上来。——是的,也正是由于这一片竹林的缘故,就使得这一片天地在公园中,便是属于林荫最茂盛的一个区域了。嘻嘻,真好玩。这泡桐树长那个玩意儿的位置,显然早先是受过什么创伤,漫长的岁月使得创痕的两边慢慢地隆起了形似肥厚的外阴的东西,而创痕的中心位置是腐朽了,因之那里就没有发育起来。可这树死了,树一死树皮的色彩是有了些许变化的,因之它的视觉定向就愈加向那个意向确定了——于是看起来那就是一个美丽的外阴的模样儿了。对对对,大自然造就这样的神奇,是巧合成就了伟业。姜奇奇心满意足地离开了这里。

      是呀,姜奇奇的收获太大了,离开这里后他激动的给他的妻子打了个电话,他神神秘秘的、又欲言且止的高兴的告诉她,自己是在公园里“发现”了一个“好东西”。“公园里能有什么好东西,那里能够发现什么?”她妻子这么想着,又思考着“这家伙一向都鬼,说不定是发现了什么,从他的那个高兴的劲头儿看可能是有什么名堂了的。”于是晚上回家问他,“你究竟在公园里是看到了什么”,他就说他是看到了一个“那玩意儿”,它是在长在那树上头的——是B。他和他妻子大笑一番,他就要带她去看,她妻子说“我信,就你鬼,但晚上了看不清吧!”姜奇奇一拍脑门说“你看我,高兴得都糊涂了,那我们明天去看吧!”

      第二天一大早,姜奇奇就带妻子来看了,看到时他的妻子也禁不住大惊,真是像啊,像,完全像。她私下里心里犯嘀咕,也恐怕只有她自己的这个破男人,才能够发现这类怪东西的。妻子还要细看,姜奇奇就拉起她的手说“赶紧走!”“为什么?”姜奇奇说,“你在这里指指点点别人不就都知道了吗?”

                      (二)

      不错,在姜奇奇带着自己的妻子看过之后,他先后还带过自己最亲近的几个亲戚也来看过,像自己的叔叔,哥哥,以及表弟什么的,他们都说像。他的心里算是有底了。他就告诉他们不要外传说给别人了,否则他人会笑话咱低级趣味呢。

      事实上,他是另有盘算的。为了证明自己的卓越,最后他找到自己的一个“石友”——“石友”,也就是收藏奇石的朋友。他的这个石友,家中收藏颇丰,不仅家里设有一个私人奇石博物馆,而且还在街上开有一个出售奇石的店面。姜奇奇深信,唯有奇石收藏家他的朋友段竟然,才有资格断定他的这种发现有没有价值,是何等价值。姜奇奇是有个想法的,他是想着看能不能从公园里把这棵树承包下来,把它用来做一做展览的生意,像段竟然这种人对这类生意是最敏感不过的。不言而喻,做展览其实展的就是新奇,就是靠一种稀有之物,通过它的好的看点——也就是卖点,来引吸游客,是要把看客的看景之心他们的兴趣牢牢的抓住,是要让看客们心甘情愿地掏出钱来那才是硬道理。他相信他的这个朋友是有这个头脑的,他想把他笼络到一起,两人联合作这个展览的生意,同时他主要还是想听取这段竟然的意见。看他对这个小生意的市场的分析,人家段竟然有手头的生意倒也未必一定会来搞他这个事情。他这样想了很久,待一切都想得八九不离十的成熟了,他就打起电话约这段竟然了。

      俗话说,“心有灵犀一点通”,也说“道不同者不相为谋”。而这姜奇奇与段竟然,简直他妈的那是完全彻底的“一丘之貉”,他俩不仅是“君子之所见略同”,而且在看了东西之后,那是少有的“一拍即合”,那是绝对的相见恨晚。若用“臭味相投”来形容他们那是丝毫的也不为过的。尽管,姜奇奇曾经是有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他在找段竟然之前,计谋来计谋去,譬如,他想段竟然不搞这个事该怎么办,他搞了又该怎么办?假如他把这说成狗屎一泡自己又该怎么应对?然而,在他与段竟然真正见面了的那一刹那,他自己那所想的那一些带有小人气的东西,皆是烟消而云散了。段竟然拍姜奇奇的肩膀问:“新近事业上有何长进?人那是不进则退啊。”

      他就说“段哥,我想做点什么生意,最近在公园发现一个地点好像是有一定的市场价值的,但还得请哥哥拿个主见啊,现在寻找志同道合的朋友做共同感兴趣的生意那就是双赢!”

      段竟然一拍大腿,坚定而兴高采烈地说“不简单啊,小姜!你小兄弟什么时候竟有如此的大长进了啊!”他随口问道“你最近有啥好片子,也让哥来欣赏欣赏!你看到什么好景点了,近点的地方哥也是能去的,我要出去散散心,闷在屋里也难受呢!”姜奇奇便立即告诉了他在公园的一棵树上发现的“那个玩意儿”,

      “那好啊,兄弟。那是咱们的财兮来了!”待姜引段看了货,段竟然就连说“伟大,伟大,简直是太伟大了,还是我们的小姜是人才!”他说“我没用想到你发现的宝藏会这么近,哈哈哈,我看这市上的摄影家协会的主席你现在就当上那才合适!”

      “那怎么可能啊,段哥,你这不在丧败我嘛!”

     “你小姜也真是,我什么时候都丧败过你、取笑过你了?你想啊,待你有了‘把’,一步登天,不争摄协那个破秘书长你照样都能直接走上市摄影家协会主席的宝座的!”

       姜奇奇会心的笑了。这一次,他俩彻夜长谈,他们首先是分析了市场。市场嘛,无疑那肯定是会有的,本市辖境有11个区县,总人口为380万,就是按一半人来参观的话,也就有190万人的看客资源,设定收费为一元,那就可有190万的收益啊,除去成本那怎么都会是一个了不起的盈余。而前期的市场主要是在城区及周边范围,目前城区及周边人口约有70万来万,这是一个重点区域,必须大力去开发。他们很激动,在认真科学地分析了市场的可能性之后,他们确立了双方合作的条条款款,并很快达成了一份共同发展创业的书面协议,约定了双方各占50%的股额,实行利益共享,分成也按50%进行——另外,重要的是明确了姜奇奇的发现费在第一年的营业额中先扣除一万元出来作为补给,此费用领取后双方再进行利益的分成。小姜觉得这是对他的个人知识产权的肯定和尊重,他对这竟然哥更是肃然起敬起来,甚至是有点感恩戴德起来了。这个细节也足足使得他们双方的心贴得是更加的近了。

       段竟然为了表示自己对此事的感慨和看重,还居然一再干气地说,“这该不是你小姜从别的地方移来的树吧?这么巧竟长在公园里,而且是死树!”姜奇奇就一再激动地辩驳,“这怎么可能啊段哥,我哪儿去找这样的树,而且又怎么可能会栽植得进来?再说了,那里的痕迹已经标明这树根本不可能是补栽的呢!”“知道,知道!”段竟然得意的回答。他们俩都在为自己的将来的成功而幸福着……

        是的,下来的核心问题是如何把这棵树包到手了,你不可能直接说,是发现了这棵死树,而且是树上有那个玩意儿自己才来弄这个事情的,那不行,万万不行!事情你一旦说破了也就泄密了,公园或者把树砍伐了或者自己来搞展览,那你的生意也就没了。最后二人商定还是将这一大片林荫全部包下来,借口就是说是可以在里面开露天的茶秀,摆些椅子,保证不损坏公园的花草树木,而且自己还会植一些珍稀花木进来。最后,由段竟然出面去谈,他们段姜二人以合伙开露天茶秀的名义将这片领地弄到了手中,合同期为5年,每年费用为2000元。在一次性交清了一万元的承包费用之后,他们开张了。茶秀的名字很简单不过,就叫“林荫茶秀”。他们用一米高铁丝网将这一片林地围了起来,为了好看又将铁丝网上上刷了谈谈的篮漆。可是不用说,那是不可能有生意的,没有人在此喝茶闲坐。他们在那个“神树”的边上又建了三个漂亮的小亭子,来公园里的游人进来的也就慢慢的多了。可那不是来喝茶的,他们是进来看景的。于是他们就在那个树的旁边写了很正规的牌子,一个箭头标着“阴灵树”,不知道里就的人就去看,看过的人就笑了,原来他们看到了那个东西,女士就往往就捂了嘴笑。不久,他们将铁丝网的进口和出口附近都写上了欢迎参观“阴灵树”,收费一元。什么是“阴灵树”啊?人们好奇,但从无人来解释。在门口有人问,工作人员就回答说“你看了就知道了,就一块钱的事啊!”于是看者络绎不绝起来。

       事情慢慢传开了,社会上是议论纷纷,公园的负责人就找到段竟然问事情的来龙去脉,段竟然说“就这个事情,怎么回答。管他谁愿看不看的、愿说不说的,嘴在他们自己嘴上长着。那我有啥办法?我的奇石馆不要一分钱,谁都可以去看,来自全国五湖四海的我都欢迎,我也没有收谁一分钱还要端茶递水的。那是我情愿啊!”公园管理处主任就说,“事情不一样。你不要扯远了。”

       “咋就不一样了,我给你们交钱了,我不收益能行吗?”

        “你们过去不是说的开茶秀吗?”

        “茶秀不是还在开着嘛,但没有人来消费呀!”

        “不行,我们必须收回来!合同上是写有一条在特殊情况下公园可以收回场地的。”

        “没有那说法,你仔细看清楚,在外力不可抗拒的情况下双方协商可以收回,可这是什么外力。”

         公园管理处,决定打官司收回场地,他们到律师事务所咨询后很失望,合同上有明确的约定,公园一方单独终止合同要赔偿经营者20万元的损失费。可对租赁场地者却没有约束。管理处主任也不是吃素的,他觉得被这两个骗子给骗了,就又约姜奇奇和段竟然专门来谈这个事情,声明公园愿意赔偿20万元给他们,条件是他们必须走人。否则不客气!其实话语很明确,如果不行,他们就挖掉树,或者社会上黑道把树怎么了与他们公园无关。

      应该说,这一招真灵,总算把姜奇奇和段竟然给制住了,事情明摆着的,如果僵持着谁都弄不下去了。

                    (三)

       出了问题总得解决,怎么解决也是个学问问题。段、姜二人思考了一番,就决定把公园的负责人接到了市文化局开办的临江大酒店来吃饭,目的是意在和解。他不来就是他的不对,来了那事情就好办了。姜奇奇非常殷勤,递烟倒水,三人同时还在酒店洗了个脚,在按摩结束后,服务小姐离开了,姜奇奇就对公园管理处的老主任说“叔啊,您得给我小姜一个面子吧,公上的事那是个怂事,我们当时不知道这个资源那也是真的,假如提前是知道了,那您想想看,我们又怎么到您的手上来承包——这事说出来,那不也是笑话嘛。现在就算是兄弟我的错,是咱不懂社会规矩,对您冒犯了还得您多多包涵。现在已经证实了我们的目光是不错的,这里面的确有生意,这点小意思您无论如何您得拿上啊!”

      小姜说完,段竟然就从手包里取出东西,“您别嫌少,这是两个。是我们俩人的心意!”段将“把”硬塞过来,管理处主任推辞着,“这样可不行,你们把我看成啥人了!”

       姜奇奇就说“叔,我好懒也是个摄影家,不是冒牌的。这你知道啊!还有一点是别人不知道的,我二舅就是我们市上文化局的副局长,他主抓的是市场管理和稽查。我听说下一步市上要将市城建局下属的园林绿化处,区上的河滨管理处,市文化局下属的文化市场管理处,三家合并为市园林管理局。我二舅就是首任的局长啊。我们今后可就是朋友了啊。”

        “听说了,听说了。但没想到将上任的那是你的二舅啊!”公园的主任和颜悦色起来,“消息可靠不?”“可靠,可靠!”段竟然抢着说。三人便一起开怀大笑起来。

        在温和的气氛中,段竟然又将“纸袋子”乘势递过去,“你拿上啊——”“今后我们就是一家子的人了。我和小段商量了,我们的茶秀,私下再给给配20%的股份。公园里您也要有所交代——是这样,我们决定今后每年可再给公园补缴5000元的管理费。您说呢?”“那好,那好,就按你们的意见办——哎呀,这样我就交差了。”

        “是的,是的。我们就得给您交差。”姜奇又补充着:“现在的公园的上级管理单位是市园林绿化处,那里的关系我们也是要另外来表示的,您就代我们跑跑吧?”

       “那不行,你们得自己跑,免得我卷进去落嫌疑!”

        段竟然便说“是的,这事主任来做是显得有些不合适。小姜这样,你到时候,逢年过节的,你去看看领导就可以了!”

        吃一盏长一智,舍财消灾。这是铁律。

        表面上看来,奸狡的段竟然和姜奇奇是吃了些亏,但事实上管理处的主任并没有亏待他们,他也在出力着。对内主任给职工做解释工作,说茶秀的合同是过去签下的,现在每年又补交5000元,比原来的都多。同时他在会上也要求职工爱家、爱岗、爱自己的单位,作为差额拨款单位必须要寻求更大的发展空间。要切实为各类租赁户做好服务工作。他自己还带头为茶秀拉起生意,亲朋好友凡喝茶谈事的,夏季里他总是将其弄到公园来,说这里鸟语花香,又凉快,比江边都好。同时他建议,开几桌子麻将,在淡季时可以收回租赁成本费,在五一,十一,春节这些黄金时段,撤掉茶秀和麻将桌,全力以赴买门票,并让内部职工推销茶秀发行的“阴灵树”门票,每张提成两毛。他还联系到一家展览海贝的公司,在茶秀里举办自然科学知识展览,他们通过学校老师,通过商业运作,把传单送到了城区的每一所学校,每一位小学生和每一位中学生的手上,为茶秀的发展也注入了生机。

         生意不可谓不好,“林荫茶秀”在淡季,最差的收入每天也在千元上下,最火爆的季节日进万金。有了钱,手脚就大了。由段竟然发起成立的本市奇石收藏协会运作了起来,由姜奇奇成立的摄影培训学校挂牌了。但是有些人是当面就骂姜奇奇不要脸的,包括一些亲戚,有同事对他说“你会搞,你就拉个男人或者女人,往那里一坐,腿一撇,就在那里展出不就更好,那样就更有人来看了啊!”姜奇奇没有愤怒,他平平静静地回答道:“真太无知了,人是要拿头来思考问题呢。如果真是一个男人或女人去展览,有人去看我就不姓姜了。但是如果展出的人是什么也没有长,分不清男女性别那倒不失为一种潜在的可能!”

       姜奇奇说,他曾参观过省城搞的一个人体实物展,展出的有肢体和生殖器,看了人感到恶心。为什么呢?人是死的,药水养育的东西,已经萎缩。这种展览还不如看人体的画展。他说他是不拍人体的,不是没有资源,而是没有那样的爱好。

         为了事业能持续发展下去,姜奇奇又说服了区委宣传部的官员,在出宣传画册时,将公园里“阴灵树”的图片发布了出来,并做了专门的介绍。茶秀还一次性订购了5000册,自己散发,邮寄给海内外各地。段竟然觉得。在宣传方面,姜奇奇的本领真是太大了,他自己是自愧不如的。

        当然,段竟然也不示弱,他提出一个问题,宣传力度再大,这玩意儿不保护好,也就没有多少年的光景。他们的这棵“阴灵树”,假如遭到人为破坏,那就没有戏了。于是他们就开始了对“阴灵树”的申请保护工作。

                      (四)

         其实,这“阴灵树”又怎么来保护呢?能进行怎样的保护呢?从名称来说,它便是荒唐的。取这个名字,那本身就是姜奇奇和段竟然胡掐的,是“胡扯冒聊”的结果。有人曾当着段竟然的面问姜奇奇,想叫他丢一次丑,就问“‘你这阴灵树’,这‘阴’字和‘树’是没有多少问题的,能解释得通,可那‘灵’字是怎么个说法啊?”

         姜奇奇眼睛斜了一下,不动声色地回道:“那还能有啥说法?灵——那就是灵气啊!”

        “树都是死了的还能有啥灵气?”钻牛角的人顶着问了一句。

        “呀——这算你说到点子上去了,正是因为它死了那才是灵啊,不死那就谈不到‘灵’了——它是嫌害羞,所以它就死了。因此就称其为‘灵’……”“嗨嗨,你看,我们人死了,后人还要立个‘灵牌子’。那也是‘灵’字啊,人死‘灵魂’还在呀!我们咋没见谁给他先人立个‘死牌子’,写上‘死’呢?”

        “妙,妙,妙!”段竟然赞不绝口,立即表扬起自己的搭档:“小姜说得太好了!真不愧为有文化的摄影家。这也是道出了我的心声。”他激动的来了劲儿,顺带就又弘扬了自己一下:“有人常常瞧不起我们搞收藏的,搞收藏的咋啦?收藏家本身就是艺术家,没有鉴赏能力哪还能收藏吗?哈哈哈,我的一块石头也卖十万八万的呢!”

         段竟然就是这样的毛病,没有办法,他爱吹牛,吹过忘过,吹的有理有据,吹的头头是道。吹的往往叫你无话可说,哑口无言,他激情又高,又爱钻研问题。常常又不偏离自己擅长的主题。你不服那也是不行的。

        但在保护“阴灵树”的问题上,他也是没撤的。有一天他对正在弄照片的摄影家说,“姜老师,你看能不能派个人到博物馆去问问,探探口风。看咱们这树是不是可以算是文物呢?”“怕是算不上吧,我派人去问问吧。”姜奇奇就派茶秀的一个服务生到了市博物馆,事先他还让段竟然写了个条子让服务生带着。这服务生是男孩儿,他找到人说明来意,那里的专家就问“是谁让你来的?”

         男孩说“是奇石协会的段会长”,他就开始取那条子准备给接待的人,问他话的人取下眼镜檫了下眼睛,便笑说,“你们这个段竟然啊,胡吹冒聊惯了。他啥子不懂,本事大得很,他还用得着问我们啊!”

         男孩的手便迟疑了不再取。他机灵地说“他跟你们咋能比呢,你们才是正经的专家!要不他咋会叫我到您这里来呢?”

        老同志笑了,说“你娃子会说话,来,我给你倒杯茶去!”

         博物馆的同志告诉服务生,这树其实是什么都算不上的,既不是文物,也不是根雕,不是珠宝,也不是什么“文化遗产”——“不过这狗日段竟然,的确有商业头脑。他们的意思很明确,是不想放手发财的机会!你们可以到保险公司去咨询咨询,寻求保护的路径,别的真没有办法。”

          姜奇奇本身知道这个路径,可段竟然说“无价之宝,恐怕保不起的!”事情就撂下了。现在就只能寻求这个保险路径了,他们以公园的名义,正式向太平洋财产保险公司做了申请。保险公司也派人来到现场做了勘察,保险公司的人说可以不按被保之物的价值高低进行投保,是可以按天数来计算的。他们有些喜色,可是这些保险专家们,又以其惊人的专业论调说出一些话来,又把段竟然惊得目瞪口呆,他说“没有想到这些狗熊这么厉害”。

          保险专家的意见是,铁丝网围墙是对的,但太矮了;还得弄两只狼狗,陪着人日夜值守,因为因为发生事件的时间谁都说不清,必须得有博物馆那样的设施,也得安装视频监视系统;另外,观者要远离树木一米开外,最好是有高度透明的透视玻璃来防备;这树被保护的位置,不能被涂染油漆及任何有色污染物,不能被刀具触及,不能被尖锐物或钝器物体撞击,不能被汽油类的东西焚烧……可以毁坏它的东西太多太多,真正要保护它的措施实在也是太多了—— 而就目前看,最重要的把树像植物园保护植物那样,得建起房屋,弄到室内来,地面一定要干燥,打成水泥地板是最起码的,否则这种木质的东西,尤其是作为泡桐树,本身韧度很低,树质质地又疏松,成年风吹雨淋的,它会加快腐烂的速度,不出几年,雨水太多,天阴湿度大,它是没有多少年的寿命的。

        保险公司的保法就是要使它万无一失。修建这样的房子需要多少钱呢?姜奇奇和段竟然都打了退堂鼓,公园的老主任说“我们的职工发工资都难哪有资金,你们不搞保护,也就那回事儿了。只能听天由命了!”保险公司声明,只要按照他们的要求做了,一年的保费也不高,就两三千元,多少还可以商量。但假如有人蓄意破坏它,罪犯抓住后,保险公司也是不会给予赔偿的,你们自己顺坏了它,那保险公司还不亏死了。

        看来,保护“阴灵树”只能是自己倍加小心才是前提。从此,段竟然将自家的一只半桩子的狼狗也牵到茶秀拴着,公园也对管理自己辖区的派出所做了重点汇报,段竟然也约请管区民警经常来茶秀里坐坐走走,免费喝茶聊天什么的,比往常更加很客气起来。另外他们给工作人员也增添了一项“操心费”。

         由于生意不错,找上门的部门就多了起来,工商所要求办理执照,税务要求税务登记,物价部门要求核价,文化部门要求办理许可证,公安机关也要求办理娱乐准入。就连记者也来要挟,说搞的是啥东东啊,想来拉广告什么的。一句话,大家目的都是要钱的。这把姜奇奇和段竟然弄得无所适从,寝食不安。尤其是这新闻记者,你深不得浅不得,“林荫茶秀”担心记者在报纸上造谣,说他们搞的是黄色文化,怕自己的茶秀给关闭了。姜奇奇找到区委宣传部,他的朋友告诉他,哪个记者谁敢到你那里再骚扰,你叫他们直接找我W部长好了。回来后,他在茶秀两个门口,分别都贴上了“欢迎新闻记者,免费参观采访”牌子,并下面注明一行小字“区委宣传部联系电话***”对于各部门的官方来人,他们采取热情招呼坐下喝茶的办法,但提到办证照就一律回答,“公园里的这些租赁户,他们办了自己就一定办,他们都不办,那我们‘林荫茶秀’是绝对不能带这个头的。”

         春来冬去,慢慢的,“林荫茶秀”因为“阴灵树”的庇护,已经比较畅快地走过了它的第四个年头。姜奇奇和段竟然因各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他们都觉得很是劳累了。

                       (五)

         事物总是在不断的运动和变化。首先,姜奇奇在事业上已经了突飞猛进的发展,他由普通科员已经上到了区文化馆馆长的位置。就像段竟然说的离市摄影家协会主席的位子已经不再遥远了,目前他已担任了本市摄影家协会的秘书长。现在他出外的机会很多,这里参观,那里采风的。一会儿“草原之旅”,一会儿“北国风光”,一会儿是“南国锦绣”,一会又到了“童话世界”,他玩的有滋有味,不亦乐乎哉。茶秀就托付公园老主任和段竟然来招呼了;可段竟然这人,本身就闲不住,比姜奇奇还爱跑,他把自己那笨重的石头,一会儿运到上海,一会整到广州,今天参加那样的会,明天参加这样的会。他的奇石轮番获奖,一会儿这个得了金奖,一会儿那个又中了银奖。他乐此不疲,而真正卖出去的藏石却并不多。他是太爱自己的东西了,凡给不起价的他就宁可不卖自己藏着。媒体报道他的文章也很多,远远超过了姜奇奇,而他自己也能写文章,他大量撰文介绍各种藏石知识及一些石头的美学鉴赏问题,弄起了科普,尤其是对他自己的石头那是情有独钟。他被收入到《世界名人录》、《华人杰出艺术家》等各种大辞典中。姜奇奇曾劝他不要搞的太多了,他就说“钱也不贵,一两千元,又不是出不起,该搞的就要搞,人生最重是精神!”弄得姜奇奇无言,甚至觉得老段说得的确是有道理。

       茶秀的日常经营工作,基本上是由段竟然的家属和公园主任来做了。此二人十分势利,他们不经两位艺术家的许可,就印起了“5元张”的贵宾门票,乘节假日外地来客多时就卖起来,姜奇奇很窝火,怪怨段竟然不自律,管理无方。老段只好开导姜馆长“我们俩又不大管,他们弄他们的自有其道理,人家老主任本身就是行家,他难道什么都不懂!”姜奇奇就说“难道他懂?计划经济体制那一套没有用!”姜奇奇人为这是天灾人祸。

         是啊,祸不单行。本市城区一所初级中学孩子打架,也把“林荫茶秀”扯进去了。事情也荒唐得够呛,一位男生开玩笑给一位女生说,“我带你去公园看那玩意儿吧”,女生脑了“带你妈你姐你妹去看去吧!”“我没有姐没有妹,就带你!嘻嘻!”女生脾气火爆,砸了男孩一椅子,又立即打电话向家长哭诉,这男生就被女生家长一方打得半死,住进了医院,经学校所在地派出所出面调解医疗费时,男生家长居然都找到公园里来了。当事人被主任满腔怒火骂回:“想咋的就咋的,阿不出屎怪上土地爷来了。你懂不懂法,你杀了人还能怪世界上不该有杀猪的了…..”来人被公园治安管理人员轰了出去。

       姜奇奇的二舅听说事情以后,又找姜奇奇谈了话,劝他赶紧收手算了,并告诉他有一个出国的机会,让他自费一部分去非洲采风,以回避该事件万一被扩大化的麻烦。原来局长有朋友就是本乡本土的当地人,那人在外务工多年已成大款,在非洲搞一个“石油换大米”的工程项目,主要是为那里盖房子,出去带的都是来自家乡本地的务工人员。“接待家乡艺术家没有任何问题,你去拍些片子回来!”

         段竟然得到姜奇奇去非洲采风的消息,便死活也要缠着跟着一道去。他明确表示,自己是坚决自费的,钱那东西算啥。并说有个伴儿一起也好照应,毕竟野外跑得要多,于是两人就一同办理了出国的手续。从非洲回来,段竟然带的依然是大包小包的烂石头,费的不是劲儿,境检时还闹了不少的斤斤绊绊。姜奇奇回国后做了几次个人影展,水准很高,在本市和省城都获得了一直的好评。当然啦,段竟然的谈资就更多了,他又说得天花乱坠的。说“非洲并不穷,日子还是好过的,我们的家乡穷山恶水…..”一谈到这敏感问题,姜奇奇就恨骂他,“你再不忌你这个破嘴,我就跟你决裂了!”。

        尽管姜奇奇有些谨小慎微,可事情还是出来了。仍然出在那个树上。据说是在一次招商引资的交流活动中,本市要员在外省某市的一个宴会上,发达地区的本地官员与市长开玩笑说,“你们那里,听说在公园都有奇异之宝,倒想看看啊。”市委领导就说“欢迎,欢迎,我们当地旅游资源很丰富得很!”对方大笑。领导浑然不知其意。返回故里后问夫人,方明白自己家乡城里唯一的公园居然被人这样在丧败着,非常恼怒。他问夫人说,“前些年那个搞人体摄影的是不是这个姜奇奇?”回答说“那不是,那个人早出国去了,现在怕早都是千万富翁都不止了。”

        过不久,城中公园宣布重建。公园内的“海盗飞船”、“鬼屋”、“儿童乐园”、“蹦蹦床”、“溜冰场”,包括湖里面的游船等等,都已被停掉了,至于这些租赁搬迁户是搬到哪里公园一概不管。根据上级部门的指示精神,公园不再收取门票,也不再允许任何人搞娱乐经营活动。

       “阴灵树”在它面世的第一个五年承包期,还没有满期的时候就要退场了。公园“林荫茶秀”这个角落里,每天总是人山人海,人潮涌动着,人们传说它培养了一个摄影家和一位收藏家。都来看它。铁丝网上系满了红丝线和红腰带,段竟然和姜奇奇听到也很感动,他们征得园林局的同意,在公证处公正人员的主持下,以五万元购买了这棵树的拥有权,算是对“绿荫工程”献一份爱心。在准备请民工挖掘那树时,他们先用手轻轻的去试着扳动,可树就那样的倒了。它的根部已经腐朽。在现场,工人将树截成五段,然后裹上红绸子包好,被车运走了……

        据说,“阴灵树”被段竟然和姜奇奇埋在了一个人所不知的地方,它是被像人一样的被安埋下葬了。

         不久,市上领导大换届,市委书记已易职他处调走了,公园改建进展十分缓慢。一年后城中公园再次开放时,它漂亮美观,环境优雅而庄重,格局再也不似先前那般的。只是由省城建旅游研究设计院设计的东西让人费解,一些裸体的男女雕塑现身于此,男的雕塑居然还翘着阳具。不过市民们真是没有素养,也没有教养,也可能是不懂欣赏吧,反正不出半月他们就把那些玩意儿给打了。政府再修复一次,没过三天,东西又没了。而且男女的敏感处还被人用万能胶水给沾满了黄豆、绿豆、玉米甄、铜屑什么的,好像是得了尖锐湿疣或者什么疱疹一样;而人体裸雕像的“背前面后”也被浓笔重彩,一个个被弄成了花牛娃子一般。人们看了禁不住哈哈大笑 … 【完】(作者:刘聪震)

                                         2010年12月28日

上一篇: 《转运(小说/刘聪震)》     下一篇: 《拯救(刘聪震/短篇小说)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790次 | 联系作者
对《阴灵树(刘聪震/短篇小说)》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