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诗选注》的“三趣”》--中天悬明月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5-05-16   共 0 篇   访问量:836
《宋诗选注》的“三趣”
发布日期:2015-05-16 字数:4076字 阅读:836次

  钱钟书的《宋诗选注》,是一本好读好看的书。说它好读,是因为这一本有很强理论色彩的书却并不艰深;说它好看,是因为本书趣味盎然,一路读下去时时有让人会心一笑的地方。钱先生就像高明的法医,就着千年前的标本解剖,分析出宋诗落寞的症因,还原出一个时代的面目;又像一位出色的导游,不知不觉间把人带到一处处精神的高地。他的这本书引导读者去亲近通俗,叫我们知道通俗决不是伏低媚俗;又启发我们追求高雅,让人体会高雅的魅力——高雅并不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高深。

旨  趣

  作为一本注解宋诗的书,自然有钱先生观点的流露。钱先生的诗歌观点主要集中在书前的序中,也分散在对王安石、黄庭坚、杨万里、陆游和范成大等诗人的介绍中。应该说明的是,这些观点不是板着面孔布道说教式的,而是妙语解颐润物无声式的。

  对每一位诗人,钱先生都能忠实地点评出其诗歌特点。即便是知名如苏轼,也会指出其毛病;就是像洪炎、吴涛之类名气不大的诗人,也能公平地给以点赞。其点评风格,正好可以借黄庭坚的话——点铁成金——来形容。

  钱先生主张诗歌来源于生活,写诗应该跟自然界“建立嫡亲母子的骨肉关系,要恢复耳目观感的天真状态”,不要让古人的好句子和轶事干扰自己对自然对生活的感悟。有些给古代名句“套住”的诗人,他们目不转睛地盯着陶潜,却忘了陶潜诗外的现实世界,然后旧货翻新,用巧妙的裁改拆补来代替艰苦的创造。古代作家言情写景的好句成了他们看事物的有色眼镜,离间了他们与现实的亲密关系。提起赏月,不是杜甫的鄜州对月、张生的西厢待月,就是“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他们的心眼丧失了天真,“仿佛挂上口罩去闻东西,戴了手套去摸东西”,根本就没有自己眼中的月亮。

  关于诗歌常用的典故,钱先生反对把诗歌当成“搬弄词汇和典故的游戏、测验学问的考题”,最高境界是:即使不知道典故的来历,也不妨碍我们对诗意的理解,即如王安石《书湖阴先生壁》中的“一水护田将绿绕,两山排闼送青来”。

  介绍曹勋时,钱先生说,靖康之变后,南宋对金的外交,已比不上北宋对辽。“北宋对辽低头,却还没有屈膝”,南宋对金已经不是“兄弟”,而是“父子”、“叔侄”甚至于“主仆”。在这种情况下出使金国就是近乎哀求,沿途还得看自己的人民是如何在异族手里讨生活,曹勋是第一个把这种情绪写出来的人。

  黄庭坚诗句的字字有来历,造成“读书多”的人对他的诗疑神疑鬼,只提防极平常的字句里埋伏着的古典,以致于明明是黄庭坚默写白居易的一首诗,记错了些字句,却也被黄的崇拜者们以为他把白铁点成黄金,替他加上个题目,编进他的诗集里。你看钱先生的研究,细致到了何种地步。

  再举一例:徐俯晚年极口否认受舅舅黄庭坚的影响,但他舅舅的文集里,分明有指示他作诗的书信;并且他的诗文中,也找得着他承袭黄庭坚诗句的证据;他年轻时人们赞他是外甥不出舅家,他并不反对;当喜欢黄诗黄字的皇帝让他题跋黄庭坚的墨迹,他又说黄庭坚文章妙天下,承皇上赏识,虽死犹荣。

  鲁迅说:选本所显示的,往往并非作者的特色,倒是选者的眼光。《宋诗选注》中,钱先生深刻独到的诗歌观点,直接擦亮了他编选的眼光。最初我专注于他选的那些田园诗、山水诗和富有诗情画意、生活哲理的诗。后来才发现,他选的诗中,那些描写人民悲苦生活,表现官吏贪婪横行的诗同样动人。选本中,煮海的盐民,年老的樵夫,手倦足茧的织妇,忧旱愁涝的田家,忍饥纳粮的河北民,四处逃荒的淮民,雪胫冰须忍寒求售的鬻鱼菜者,甚至在田园风光中名目繁多的苛捐杂税,都予充分地表现出来,真像一幅大宋“清明上河图”。

喻  趣

  钱先生在书中引用毛泽东的文艺源泉论来分析宋诗的病因,并始终躬行着这一理论。本书几乎是用散文和小说的笔法在点评注解。文字灵动,比喻传神,而传神的比喻全部来源于生活。    

    比如,说那些只知道收集古人诗句来写诗却丧失了对具体事物感受性的人,“恰像玻璃缸里的金鱼,生活在一种透明的隔离状态里”。说梅尧臣反对辞藻华丽晦涩,力主平淡却过了头,是“从坑里跳出来,不小心又恰恰掉到井里去了”。说西昆体对整个北宋诗歌的影响,“不过像一薄层、一小圈的油花,浮在水面上,没有在水里渗入得透,溶解得匀”。说那些宋代当时传诵而现在看不出好的作品“仿佛走了电的电池,读者的心灵电线也似的跟它们接触,却不能使它们发出旧日的光焰来”。         

    比如,说叶适“尽管是一位‘大儒’,却并不能跟小诗人排在一起;这仿佛麻雀虽然是个小鸟儿,飞得既不高又不远,终不失为飞禽,而那庞然昂然的鸵鸟,力气很大,也生了一对翅膀,可是绝不会腾空离地,只好让它跟善跑的动物赛跑去吧”。    

    比如,说杨万里的诗并没有跳出江西派的“无字无来处”,但他“只肯挑选牌子老、来头大的口语……他用的俗语都有出典,是白话里比较‘古雅’的部分。读者只见他潇洒自由,不知道他这样谨严不马虎,好比我们碰见一个老于世故的交际家,只觉得他豪爽好客,不知道他花钱待人都有分寸,一点儿不含糊”。

  比如,说陈师道模仿杜甫句法的痕迹比黄庭坚显著,他也想做到“无字无来处”,可是本钱似乎没有黄庭坚那样雄厚,学问也没有他那样杂博,常常见得竭蹶寒窘。假如读黄的《山谷集》好像听异乡人讲他们的方言,听他们讲得滔滔滚滚,只是不大懂,那么读陈的《后山集》就仿佛听口吃的人或病得一丝两气的人说话,瞧他满肚子的话说不畅快,替他干着急。    

    比如,尤袤创作的经杨万里保存的一句“胸中襞积千般事,到得相逢一语无”,全诗已经失传,断句也因此埋没,但该诗意到王实甫的《西厢记》,成了“不见时准备着千言万语……待伸诉,及至相逢,一语也无,刚则道个‘先生万福’!”钱先生说这种情景的真切演化“仿佛一根折断的柳枝儿,给人捡起来,插在好土里,长成了一棵亭亭柳树。”……    

    有时候不用比喻,钱先生也能做到浅显易懂。注解陆游的《雪中忽起从戎之兴戏作》一诗“铁马渡河风破肉,云梯攻垒雪平壕。兽奔鸟散何劳逐?直斩单于衅宝刀”中的“衅”字时,钱先生如此作注——“《水浒传》第三十回:刀却是好,到我手里,不曾发市……先把这道童祭刀。这几句话可借作‘衅’字的解释。”

  从未见过一本选注的文字,能够如此的深入浅出,妙趣横生。钱先生评注的好看,已经超过了选诗本身。正如剧作家沙叶新的精妙比喻:“就像在婚礼上,伴娘却比新娘漂亮,给宾客平添了不少惊喜 !”

思  趣

  钱先生的评注秉承了他一贯的风格,思维的密集让人惊叹。他的引证,不是一个两个,而是援之即来、排山倒海。

  注解郑文宝的《柳枝词》“亭亭画舸系春潭,直到行人酒半酣。不管烟波与风雨,载将离恨过江南”时,钱先生形象地说:第四句的写法,石孝友《玉楼春》词把船变为马——春愁离恨重于山,不信马儿驮得动;王实甫《西厢记》把船变为车——遍人间烦恼填胸臆,量这些大小车儿如何载得起;陆娟《送人还新安》又把仇和恨变成春色——万点落花舟一叶,载将春色到江南。

    注解乐雷发《秋日行村路》“儿童篱落带斜阳,豆英姜芽社肉香;一路稻花谁是主,红蜻蛉伴绿螳螂”时说:古人诗里常有这种句法和颜色的对照,白居易《寄答周协律》——最忆后庭杯酒散,红屏风掩绿窗眠;李商隐《日射》——回廊四合掩寂寞,碧鹦鹉对红蔷薇; 韩偓《深院》——深院下帘人昼寝,红蔷薇映碧芭蕉;陆游的《水亭》—一一片风光谁画得?红蜻蜓点绿荷心。乐雷发的第三句比陆游的新鲜具体,全诗也就愈精彩。    

    注解叶绍翁的《游园不值》“应怜屐齿印苍苔,小扣柴扉久不开。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时说,这首诗脱胎于陆游的《马上作》——平桥小陌雨初收,淡日穿云翠霭浮。杨柳不遮春色断,一枝红杏出墙头。第三句写得比陆游的新警。相似的有张良臣的《偶题》——谁家池馆静萧萧,斜倚朱门不敢敲;一段好春藏不尽,粉墙斜露杏花梢。因为第三句有闲字填衬,也不及叶绍翁来的具体。接着钱先生说:这种景色,唐人也曾描写,如温庭筠的《杏花》——杳杳艳歌春日午,出墙何处隔朱门;吴融的《途中见杏花》—一一枝红杏出墙头,墙外行人正独愁;《杏花》——独照影时临水畔,最含情处出墙头;李建勋《梅花寄所亲》——云鬓自粘飘处粉,玉鞭谁指出墙枝。唐人的这些诗句因为和其他情景掺杂排列,或没有安放在一篇中留下印象最深的地位,故都不及宋人的诗写得这样醒豁。       在点评林逋的“阴沉画轴林间寺,零落棋秤葑上田”时,说田似棋盘这个比喻从林逋这首诗后就常在诗里出现。接下来钱先生列举了黄庭坚等五位诗人的六首诗进行印证,最后又顺势拈出韩愈的“罫布畦堪数”说明其早有渊源。

  深刻的旨趣,生动的喻趣,密集的思趣,加在一起,使《宋诗选注》称得上另一个版本的《围城》。《围城》在生动的情节中有哲理的闪光,而《宋诗选注》在理论的阐发中有小说的影子。在钱先生这样博学、严谨和自信的智者面前,我们根本不敢妄谈聪明,最聪明的做法就是,老老实实的跟着他走。


上一篇: 《第四集往事3》     下一篇: 《重逢 3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836次 | 联系作者
对《《宋诗选注》的“三趣”》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