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书人文集》--读书人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09-01-13   共 302 篇   访问量:1389
选代表
发布日期:2009-01-13 字数:3165字 阅读:1389次
  

  

  

  桐树园里,河岩乡第二选区选举大会在一派鼓乐鞭炮声中开始了。

  选民们有的背靠桐树,有的席地而坐,说着庄稼,说着夏季的收成,喷着三皇五帝、海阔天空……连那砰啪作响的鞭炮、不太高明的鼓乐班子也成了议论的话题。他们眉飞色舞,手之舞之。大会主持人的讲话对他们似乎没有多大吸引力,某个时候,甚至还为一个问题大声的争执起来,使主持人不得不提出轻松的批评。

  李长林大叔也像别人一样,一大早就进了会场。几个早来的老伙计打趣地说:“你来恁早,是想当县长吧?”他淡淡地一笑:“咱——没那福气。”

  他忽闪着草帽,巡视了一下会场,显赫的横标上写着:“河岩乡第二选区换届选举代表大会”,左右对联上的字龙飞凤舞,他皱着眉头端详了半天,以自己小学三年级的底子,连蒙带捉摸,觉得是:“同心同德,大干四化;群策群力,建好政权”。他点了点头,脸上浮起一股严肃的神色。“大会议程”,“大会须知”,“……”他都认真地“读”了一遍。

  主持人讲完了,马上要发选票了。“常香玉”唱了起来,河西的鼓乐班子也晃起了身子。热闹中,长林叔顺手把草帽丢在一棵桐树下,一屁股坐下来。他背靠树干,装了一锅烟,悠然的点着了火,同时又乜斜着眼,看着那吹响器的几个毛头小伙子。李大叔的头也不自觉地点着板眼,嘴里的烟袋也一点一点地。

  从会场轰轰闹闹的气氛里,他想到了一九五八年。

  那时他年方二九,风华正茂。听了成立食堂的报告后,他高兴透了:“真美呀,要过共产主义了。想不到平时干部们常说的的远大理想,这么快就要实现了!”他浑身充满了力量。

  每天,他自动地与大队干部一起到各家去挖粮食,拉家具、摔小锅。可他却发现有不少人冷眼瞧他。往日见面亲亲热热的邻居们一见他,脸一迈就过去了。但他想这是实现远大理想,是好事,人们终究会理解他的,也就心安理得了。

  大锅饭吃了一段时间,他终于发现,除了吃饭在一块儿,干活在一块儿起哄外,再也没有什么新东西出现,反而有人背后议论说不够吃了,伙上有“老狸猫”了,还有人上工时偷队里的瓜果吃。

  这一天,他带着一群妇女去干活,将放工时,一个远房嫂子说去解手钻进了玉米地,好半天出来时,腰里鼓囊囊的,嘴角儿有乳白色的浆水。他说:“你弄啥了,嫂子?”

  “扯淡,尿一泡,不让?”

  “尿一泡?”他满脸疑惑,走进地里查看。没走多远,就发现两棵玉米成空棵了,还有两棵的包撕开了。他走近一看,啊,穗上竟是两口牙痕,乳白的浆水还在冒着,散发出脉脉的清甜来。他的胃翻动起来,忍不住也啃了一口,一股香甜的汁水冲下肚子,“咦,真好吃,怪不到这死鬼半天不出来呢。”他正要吃第二口,忽然想到:“这,这不是破坏集体吗?”他连忙放开玉米棵,用力吐了三口唾沫,又用力擦了擦嘴,一扭头钻出了玉米地。

  地里,她嫂子正和别的妇女们说着什么,一看见他,连忙站开了。他气不打一处来,走过去一把抓住嫂子:“你到底干啥去了,腰里咋一疙瘩子呢?”他边说边掀起嫂子的衣襟。

  “你干啥呢,死鬼?”嫂子叫起来。

  他说:“干啥哩,掰玉米穗哩!”

  一把把嫂子别在腰里的玉米穗抽了出来。嫂子的脸马上变得煞白煞白,别的妇女也吓得不知所措。

  中午吃饭时,远房嫂子在饭场受到辩论。会后嫂子就上吊了,但没有死,还是他急中生智,一脚跺开了房门,用斧子砍断了梁上的绳子,把嫂子唤醒过来。

  从此,他被大家不知暗骂了多少回,长林婶子也差点和他分了家。他却想:“女人家,头发长见识短,向着她也不知道向着她!”

  好在食堂没几年就散伙了。分队时,他当了生产队长。他想弥补一下自己的过失,划分土地时,他力主不要那么多,意思是想让本村的老少们少种点地,够吃算了,省得出旷力多交公粮。谁知到今天又给后辈娃们留下了话把儿:“老能,不要地,算是大傻瓜!”下伙后的几年里,对里的人均口粮从来没有超过八十斤。现在虽然是好多了,但与邻队比起来,仍是少得多。

  “唉,人口也增加太快了,地是少了点儿。”他每想到这些,心里就十分愧疚。

  “大叔,想啥哩?”他猛抬头,看见自家侄儿手里拿着一叠子粉红纸。

  “没,没想啥……”

  “投票哩,您自己填哩,还是叫我替您填哩?”

  他也想图省事儿,可一扭脸儿,看到会场上的标语:“把年富力强、有孚众望、有领导能力的人、选拔出来”时,又觉得不妥当,这一回该长点儿眼,选准自己信得过的人。

  他伸手接过选票,揉揉眼,认真地从上到下看了两遍儿,从侄儿手里借过笔来,在自己中意的人名字下面,慢慢的画上了圈儿,然后长出了一口气,仿佛完成了一桩重大任务,也仿佛弥补了自己的过失。

  别人看他怪认真的样子,都围过来看。他急忙把选票捂个严严实实:“过球去,有啥看,恁没有?”“哈哈哈……”

  他抬头看了看,见到别的村民,好像只喜欢这热闹的场面似的,对于那选票上的名字却无所谓,谁干还不是一样?填吧!

  识几个字的自己动手,有的懒得自己动手的,扔给了小青年:“娃子,画吧,和你们的一样儿!”

  画圈儿时,或隔一出一,或全画,还有的故意恶作剧,写上精神不正常的人名字,而后嘻嘻哈哈地丢进了那个红盒子。

  他非常不满这些人:“啥事儿,开玩笑哩!”他站了起来,一个小伙子朝他做了个鬼脸儿说:“大叔,我给您捎去?”“不,我自己去!”他固执地摇了摇头,走过去,郑重地把选票投入了红盒子。

  唱票了,一些妇女们不顾村支书的吆喝,要回家做饭了。有的则萦记着场里晒的麦子,觉得一上午没搅,毒毒的太阳,太可惜了。男人们也都站起身来,伸伸懒腰,打着趣儿。

  黑板上依次排着代表们的名字和票数,忽然唱票的小伙子眉头皱了一下,踌躇半天才念道:“乔三宝?”

  “哈哈……”笑声顿起。

  “谁写的,选个疯子干啥?”

  “真捣蛋”

  “死鬼货,胡球弄!”

  ……

  接着又出现了“王安定”这大概是人们对已故老县长的怀念吧?

  “李——长——林——”唱票的小伙子真有点唱的味道了。

  “哄”又是一阵笑声。

  李大叔的脸“刷的”变白了,两眼瞪得圆圆的,怕是听错了,可是黑板上分明出现了“李长林”三个字。他顿时一股怒火从胸中升起,心里骂道:“混蛋,这不是玩我吗?”他要高声骂人,但这个场面容他骂吗?他好容易忍住了这口气,但又觉得胸中憋得慌,心想:“我得罪谁了?难道对过去的事儿人们还不能原谅?故意办我丢人?唉,悔不该……”他鼻子一阵发酸,一扭头钻出了人群,背后又是一阵笑声。

  走出会场,他抬头看了看天,天依然湛蓝,太阳当空照着,地上的影子几乎缩成一团。忽然,他觉得不值得和那些没意思的人一般见识,一票不就说明只是一个人吗?大多数人的意见还是一致的,欣喜的是自己圈的几个人也和大家的一样了。想到这里,他的气消了,回头望望会场,那里又爆发出一阵震耳的掌声。

  1984.8

  

  

上一篇: 《今天,是母亲的生日……》     下一篇: 《秋 雨 潇 潇
责任编辑:菲萝如烟 | 已阅读1389次 | 联系作者
对《选代表》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