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缘野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5-02-26   共 0 篇   访问量:382
命运
发布日期:2015-02-26 字数:5493字 阅读:382次

 

列车,在青藏高原上奔驰,晨光扯去夜的面纱。草原、牦牛、湖水、还有天边的雪山,跳跃着扑向车窗。

“嘿,错那湖!这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淡水湖,是青藏铁路沿线最美丽的景点。被藏族群众成为圣湖,是......”兴奋的火苗在我头顶跳舞,火箭筒开始喷射,我把从网上查阅的资料使劲的往外倒。

旁边,老公的脸上弥漫起雾霭。我感到有些失态,忙环顾四周。发现窗边站着两个藏族姑娘,正朝着我笑。其中一个有着高原红的姑娘,见我看她,慌张的别转头。贴着另一个姑娘的耳朵,低估了一句,把头靠在那个姑娘肩上,紧紧的抱着她。我感觉那笑容有些奇怪,好像在嘲笑我。就毫不客气的直视着她们。

面对着我的这位姑娘微笑着问:“阿姨,你到拉萨?”

“嗯”

“去旅游?”

“对,你们到哪?”这位姑娘的和善,使我变的有好起来。

“我们也去拉萨,是去朝拜!”

“她是你?”这两位姑娘,搂靠的太紧,让我有些奇怪。

“她是我姐姐,她没上过学,不懂汉文。”妹妹看出了我眼中的疑问,急忙回答。

“啊!”我好像明白点了。那个姐姐是没见过世面,面对生人有些胆却和害羞,不是在嘲笑我。

我的善良让我不忍心再问:姐姐只是不懂汉字,还是连汉话也听不懂。反正她始终没说一句话,只是不停的回过头来冲我笑一下,又赶紧别过去,把头埋在妹妹的肩里。那笑是那么的羞涩,像一头刚闯入闹市的小鹿。

“你多大了?还上学吗?”

“我19岁,在沈阳上高三。”

“那你快考大学了?”

“还有几个月,再过几个月,我就轻松了。”

我以为她学习不怎么好,就劝道:“考不上大学,考个大专也挺好的。”

她有些不高兴的说:“大专?我们上届差不多都考上重点大学了。阿姨,你知道吗?我们是挑的学习最好的学生,才到内地上学的。”

“那你想考北大,清华啦?”我试探的问。

“我想试试,说什么也得考到北京去。”小姑娘眼里闪烁着自信坚定的光,开朗大方的冲我微笑着。我想,这个藏族姑娘脚下的路不只是通向北京,它将通向全世界。她的前途将不可思量!

我不由得把眼光移向了姐姐。在我和妹妹交谈时,她不时的回头偷看我。她的头总是躲藏在妹妹脑后,手始终紧紧的拽着妹妹。妹妹也始终搂着她的腰。

“我姐姐,很漂亮吧?”妹妹看我凝视着姐姐,赶紧搭话。

说实话,姐姐的确比妹妹漂亮,特别是那双黑亮的眼睛,但姐姐粗糙黑红的皮肤和拘谨的举止与妹妹相比像来自两个世界的女孩。我含糊的答道“是的,你姐姐有高原红,你没有。”

“我以前也有,到沈阳后就慢慢没了。”

“她很依赖你呀?”

“是的,等我大学毕业了,我要多挣点钱,把她接过去,我要帮她。”

我几次想问,却始终没问,姐姐为什么没有读书。在以后几天的行程中姐姐看妹妹时那种羡慕、崇拜、依赖的神情始终缠绕着我。

真是无巧不成书,十天后我在回京的列车上又奇迹般的遇到了那个妹妹,她是回沈阳的学校。我们很愉快的交谈起来,我终于问出了那句话:“你姐姐为什么没有上学那?”

女孩白皙的脸上爬上了阴云,晶莹的眸子变得朦胧,她幽幽的讲到:“我家住的很偏僻,上学要爬几座山,所以我们那上学都住校,一个班里年龄差距很大。我七岁那年,爸爸决定让我和八岁的姐姐去上学,可妈妈突然得了重病。晚上,全家四口围坐在一起商量:我和姐姐只能一个人去读书,另一个人要留在家里照顾妈妈和帮助爸爸干活。妈妈望着只顾闷头抽烟不说话的爸爸说:‘她阿加你就做主吧!’妈妈的话刚说完,姐姐就说:‘我做主了,让尚姆(藏语:妹妹)去吧!我留下。’就这么一句话,就改变了姐姐的命运,她现在连普通话都听不懂!”

女孩的最后一句话像是哭出来的,泪水从她的眼角流出。望着扭头看着车窗外的女孩,我的眼睛湿了,心憋闷得难受......

 

上一篇: 《不情愿的较量》     下一篇: 《我的一个诗人朋友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382次 | 联系作者
对《命运》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