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状元文”--《辽宁画册》前言》--辽宁王忠新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5-02-03   共 0 篇   访问量:890
我的“状元文”--《辽宁画册》前言
发布日期:2015-02-03 字数:7437字 阅读:890次


 

辽宁,满族人祈愿辽河流域安宁。

28万年前,人类既栖息于斯。一条大辽河,不知弹响了多少狂飙壮歌。

努尔哈赤新宾啸聚;八旗军铁马金戈,弯弓射日;九门口长城一片血战,清王朝就龙兴在辽河这片烟雨。今伫沈阳故宫、“清初三陵”,听松涛阵阵,犹闻马蹄得得,鼓角声声。  

    展北国之雄奇,藏江南之毓秀,富名山、秀水、奇石、异洞,兼火辣辣的关东风情。令多少游子,沉醉不知归路。

    作为“共和国长子”,更是“东方鲁尔”。第一炉火红的钢水喷涌,第一架喷气式飞机凌空,第一艘万吨巨轮入海,第一台深海机器人探秘,第一个软件园报晓于知识经济……。无数个新中国的第一,从此冉冉升起。辽宁为新中国工业的崛起,孵化出无数神奇。

    属北温带大陆气候,陆地与海域各约15万平方公里;有近3000公里海岸线盛风光无限;惹万余家外企,奔涌着抢滩。4200万辽河儿女,迎八方友人,比海风还温暖,比海浪更多情。

 此文写作背景:2001年元旦刚过,熙来从大连未走马上任省长前,组织让我为熙来做文字服务工作。为其工作两月后的一天午夜,熙来将省府副秘书长、研究室主任,副主任,省府办公厅主管文字的副主任等13名,在省府算拔尖的“秀才”,召集到他办公室隔壁的小会议室,亲自交代每人写一篇稿,不要具名,明天下午5点,交卷给**,他要亲自判卷。我心中知道他的用意,是想选出比我文笔优秀的文胆。那要写的是篇啥稿?它是熙来率团到南方招商引资,为准备印制一本介绍辽宁的画册写篇序言。

我上午第一个交了卷,有人告诉我:**把手下的人,全集中起来写序言。我说:一万个人加一起,那也不是鲁迅。问我:怎样?我脱口而出:肯定第一名!次日下午三点半,熙来将原班人马,召集到同一个会议室,亲自点评考卷。他说:这篇三等奖;这篇二等奖。此时,我有点后悔牛皮吹大了,真要名落孙山,人可丢尽了。正忐忑之时,熙来念到:辽宁,满族语祈愿辽河流域安宁。谁写的?我不自觉的站起来,熙来直视我几秒钟,说:文如其人,有古风,一等奖!

随后,他走进省政府常务会议室,对与会各位副省长和厅局长说:我8年没选到这个人才,今天选了一个新科状元—王忠新。军人出身的我,习惯性从会场站起来。熙来指着我说:就是他,王忠新!)

 

王婆卖瓜

 

俗话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当奶,这篇短文缘何被熙来省长点为“状元文”?我就“王婆卖瓜”了,说说独具的匠心,供博友商鉴。

文争一起。作为一篇佳作,起笔能否争起,至为关键。而文争一起的意义就在于:起笔就能触到了主题,起笔就能点出意境,起笔就能引领全篇,起笔要非常简练。本文的“辽宁,意味祈愿辽河流域安宁”,一笔就触到了主题,且简练皮薄。中国所有名牌饺子、包子,一个共同特点,就是皮薄馅大;凡是皮厚馅小的,往往都是火车站前卖的包子。

言简意赅。以最少的文字,表达出含蓄不尽之意,是佳作的共同特点。本文只用了不到400个字符,就囊括了辽宁。而言简,更要意赅。如“努尔哈赤新宾啸聚”,本文所以用“啸聚”,是因成功的造反是革命,不成功的革命是造反,努尔哈赤在新宾起兵,时“兵不过百,甲仅十三”,正是揭竿而起之时,用“啸聚”不仅准确,且很有动感。

虚实相间。一篇佳作的用笔,难在起承转合。本文的起承转合,能虚实相间。若从“28万年前,人类既栖息于斯”写起,那不知要多少笔墨,而“一条大辽河,不知弹响了多少狂飙壮歌”,则虚中有实的转承到了清王朝的崛起。而作为清王朝的崛起,只讲了“新宾啸聚”的起事,与“九门口长城一片血战”的入关,中间的“八旗军铁马金戈弯弓射日”,就虚中有实的带过。

删繁就简。凡佳作尤需突出重点,不能拖泥带水。作为辽宁虽历史厚重,但最上讲的是清王朝崛起;作为辽宁虽文物众多,但最有价值的是“沈阳故宫、‘清初三陵’”,当时正争报为辽宁第一个“世界历史文化遗产”;作为辽宁虽为新中国创造辉煌,但“共和国长子”是独有的殊荣。本文只集中表述了这三个重点,这就能“删繁就简三秋树”。

意味深长。笔者在本文介绍省情时,特别讲到有15万平方公里海域面积,这是强调辽宁“蓝色国土”的重要,因海洋经济是未来世界经济的发展方向;而那“有近 3000公里海岸线盛风光无限”,这是考虑到全世界的经济总量,有近80%在沿海,辽宁有占中国12%之长的海岸线,这里绝对不是落后地区。

形象生动。凡大家文无定法,尤能将形象语言与逻辑语言相结合,以更丰富的表达思想内涵和情感流露,且有诗韵,有更大的可读性。本文的语言风格,就注意把握了这其中的个中三味,让诗化的语言更形象生动,让诗化的语言更有表现力。

反复炼句。中国的诗词,很讲究“炼句”,诗句,就是炼句,这也是中国的文化传统对散文写作的要求。为此,本文也很注意炼字,如,那句“惹万余家外资企业,奔涌着抢滩”的“惹”字,就吟捻反复。撩惹、逗惹,相比引来,更能让人情急难耐。如,本文结尾的那句,“比海风还温暖,比海浪更多情”,其中的“多情”,笔者反复推敲。因爹娘对儿女怀有的是大海般的深情,可“爸爸慈祥的目光,妈妈温暖的双手,却拂不去女儿心头,那一缕淡淡的忧愁。”而作为多情,则不一样,它能让人神魂颠倒。辽宁的开放,就这样“多情”。熙来省长在审这篇稿子时,在这个“多”字下,还画了一个点,表示嘉许。

概括点化。凡佳作总能恰到好处的概括点化,既能精炼内容,也能自然转承,还能点化归纳。本文的“不知弹响了多少狂飙壮歌”,“令多少游子,沉醉不知归路”、“就从此冉冉升起”,就注意了概括点化。

笔者虽“王婆卖瓜”,却绝无显示之意,也无任何显示之必要。现在熙来虽身陷囹圄,但这篇文字总不能被株连。只想把自己碾碎了,供博友商鉴。

 


上一篇: 《光头的山水》     下一篇: 《啊,富贵竹
责任编辑:何美鸿 | 已阅读890次 | 联系作者
对《我的“状元文”--《辽宁画册》前言》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