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堇文集》--夏堇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5-01-25   共 0 篇   访问量:3946
薰衣草之约(三)
发布日期:2015-01-25 字数:25823字 阅读:3946次

  

出场人物:

唐雨竹:斑竹泪痕。女,二十七岁。英文名字Victoria, 昵称Vicky。加拿大Fantasy公司CEO唐天乔的千金,也是加拿大公司Fantasy副总经理。

宋子兰:幽幽子兰,隐隐若若。女,二十一岁。英文名字Annabel,现就读于米兰的Istituto Marangoni(马兰欧尼学院)。

沈玉:沈香非玉。女,二十六岁。英文名字Katherine,昵称Katie,大提琴手,在加拿大Fantasy公司任副总经理办公室助理。        

Lucy: 唐雨竹私人助理。

提及人物:

宋子青:青青子衿。男,二十七岁。英文名字Albert, 昵称Bert, 在Bestseller公司任财务部副经理。

成珺:诚心似君。男,二十六岁。英文名字Darren, 私家侦探,在加拿大Fantasy公司任副总经理办公室助理。

Terrence: 男,二十六岁,华侨,在加拿大有一间Strawberry公司。

温云:温婉如云。女,二十六岁。在Bestseller公司任财务部经理助理。

唐天乔:男,五十七岁,加拿大Fantasy公司CEO,加拿大多伦多城市首富。

景——北京维多利亚机场(虚构的,唐天乔为唐雨竹处理Fantasy公司在中国事务私人出资建设)唐雨竹专用露天休息室。初夏早晨,依旧雾霾。

听说,北京,是不容易看见蓝天的,这,对唐雨竹来说,不算是不幸。但是,北京有长城、有故宫、有圆明园……要求这座西式维多利亚机场融入其中,会不会太过分呢?

听说,雏菊是贝尔帝丝(希腊神话,森林中的精灵)的化身花,难怪骄傲的橡树时常弯腰,留心这些想挣脱绿叶的纤长花瓣。

听说,微风吹动,雏菊的芬芳会随着飞舞的花瓣,作一次短暂的旅行,而从宙斯神殿移栽的橡树此刻丧失了威严,只能背对着小雏菊含泪……

【开幕时,唐雨竹,靠在一张玫瑰红的紫檀木椅,木椅背后是一棵粗壮的橡树,橡树撑起一把巨伞,为脚下的雏菊遮风挡雨。 雨竹穿一件淡黄短袖雪纺衫,浅蓝牛仔裤搭配白色球鞋,卷曲萦绕马尾侧前,胸前泰迪熊吊坠在从绿叶中筛下的阳光中格外闪耀。她双眼微闭,薰衣草紫Fendi Micro Peekaboo手提包随意摆放在身旁,看起来有些疲惫】

唐雨竹(听到铃声,从手提包中找出手机,较疲软地):Hello,Katie。

沈玉(一连串嗔责):没事吧?明知道飞往北京航班晚点还坚持等,call你的私人飞机就不会辛苦啦。反正,你也很快告诉那个自以为是的Albert你的真正身份,何必继续遮掩。

唐雨竹(略烦躁):不是和你说过很多次,不要总是对Bert有成见。

沈玉(似乎极力按捺住自己的音量,放缓语速):Sorry(并不诚恳), Albert还是比得上Terrence的一半好。(转作轻松愉快)

唐雨竹(挖苦):Terrence那么好,你还是和他cancel订婚。

沈玉:(提高音量)那是因为…(突然像在喃喃自语)Darren威胁我,如果和Terrence订婚,就利用他Daddy的公司恶意收购了Strawberry,当时你又躲在中国开发市场,只好忍气吞声…

唐雨竹(噗嗤一笑):别说得我好像助纣为虐,就算没有Darren,你也常梦见逃离和Terrence婚礼。

沈玉(愧疚,安静一会儿,故意岔开话题):对了,我给你设计的这身造型是不是该点32个赞呢?

唐雨竹(偷笑,顺着话题):泰迪熊吊坠,公主气息太重,估计Bert见到又要调侃我。

沈玉(佯生气,又开始唠叨):泰迪熊吊坠可是MONETA珠宝推出的新款,好中意,自己都舍不得买,向Darren借钱,才凑起这个订婚礼物。(鼓起嘴)那个讨厌的Darren居然用浮动利率计算借款利息,吃饱了没事做。

唐雨竹(洋洋得意):这样看起来还是Bert最好。

沈玉(苦笑):是呀,Albert最好。(将想说的话吞下去)不说了,做事。

唐雨竹(着急地):等会儿,第一次到Bert家,送uncle一瓶Lafite,aunt一束百合花,你觉得怎么样?

沈玉(叹气):哎,你想送礼物,怎么不去问Albert?

唐雨竹:他说随意。而且,你从小在中国长大,这些礼节应该懂的。

沈玉(声音极小):Albert这么不负责。(将音量恢复正常)第一次见家长,必须赠送礼物,留个好印象,但是中国的家长应该不懂欣赏Lafite和百合花。

唐雨竹:那应该送什么?

沈玉:我觉得,送aunt两头极品鲍,uncle两瓶茅台酒,就perfect.

唐雨竹(急切地):这样行不行?要不你再想几个方案。还有我的妆浓点还是淡点或者素颜比较有礼貌?待会儿aunt做饭的时候我需不需要去帮忙?要是晚上留宿我和Bert一间房好还是两间房?

沈玉(比较烦恼): Victoria小姐,今天我的schedule好满,白天呢帮你打工处理公司事务,晚上报了course,学做米兰小牛肘(意大利传统名菜)。这些问题,你不想麻烦Albert,可以百度。

唐雨竹(窃笑):米兰小牛肘,Darren好中意。

沈玉:是吗?他才没兴趣,说不定现在在和他那42寸美腿的秘书一边谈case一边享受红酒配牛排。

唐雨竹(抿着嘴笑):不小心打翻醋坛子。看在我心情好的份上,告诉你一个坏消息, Darren晚上飞回温哥华,要代他Daddy参加一个商业慈善宴会,需要你当他的女伴,看来今晚你没机会为Darren学做米—兰—小—牛—肘。

沈玉(按捺住兴奋的心情):我没答应去的。到公司了,不陪你聊天,再休息一会儿,养足精神见家长。(匆匆挂了电话)

唐雨竹(握着手机,若有所思,拨了号码):Lucy,麻烦你买两头极品鲍、两瓶茅台酒,在半个钟头之内送到维多利亚机场。

Lucy:唐小姐,如果没有其他吩咐,就即刻去做。

唐雨竹:没有,thank you。

(挂断电话,深呼吸,双眸微闭,仍握着手机,手机屏幕上有她和Bert在薰衣草花田深情拥吻。此刻,有一种东西渐渐沉淀下来,连她脚下嚷嚷着离家出走的小雏菊也安静了,安静地幻想是不是应该为她营造一瓣美梦。雏菊的花语是Happy Forever,其实幸福一直很简单,只是无论刻意追寻,还是顺其自然,怎么也得不到,怎么也不甘放弃。)

半个钟头后…

唐雨竹(被铃声惊醒,手机掉落在地上,急速捡起)

Lucy:唐小姐,你需要的东西已经买好了,需不需要马上送到你手上?

唐雨竹:和我的行李放在一起。

Lucy:好的。有一位宋子兰小姐想见你,现在方便不?

唐雨竹(手突然有些颤抖):带她过来。(挂断电话,立刻拨打Bert电话,许久,无人接听。她不断重复拨打,凝视着手机屏幕,不知觉宋子兰已经走到她身旁。)

(宋子兰,着一袭白色荷叶型中袖连衣裙,凌乱感短发撩肩,刘海自然偏分,宛若一朵不胜微风的水莲从小令中走出来。她,从不在人前哭泣,可是偶尔红红的眼眶不禁让人联想她啜泣时的柔弱无助,心疼又无可奈何,因为她不愿倾诉给不懂的人听,因为她天真地以为如果她可以承受这些苦楚,上天会多分点幸福给她最亲爱的哥哥。或者,如沈玉所说,她这样做,在哥哥心中,打了很多从月老那里偷来的红结,这一世都无法解开。)

宋子兰(在手机上打字,手机发出清澈的声音):别再打了,哥哥不能接听。

唐雨竹(抬头看着子兰,极力使自己冷静):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Bert不能接听我的电话?为什么…

宋子兰(小心翼翼地打字):因为你和哥哥是两个世界的人。你是加拿大多伦多城市首富的掌上明珠,你可以从拍卖行高价竞得珠宝,买一座岛来培育薰衣草,只要是你想要的,唐先生一定办得到,何必执著哥哥呢?

唐雨竹(眼神带几分凌厉):是Daddy坚决反对?

宋子兰(打字速度加快):不是这样。唐小姐,你漂亮聪明,耶鲁大学商学院毕业,精通几十个国家的语言,会驾飞机、酿红酒、绘油画、弹小提琴,年纪轻轻就做了副经理,即使是普通感冒的消息传出去,多伦多的股市都会受到极大的波动。而哥哥只不过是一个小公司的管理层,上流社会的一切都不懂,他自尊心好强,觉得根本配不上你,接受不了真实的你。

唐雨竹(眼眶湿润,缓慢站立起来):Bert需要一段时间冷静下来,但他一定能接受真实的我。是你和Daddy千方百计阻挠,破坏我和Bert的幸福,对不对?

宋子兰(纤弱的身子在微风中颤动,打字速度如常):是我不想你和哥哥一起。这几年,他飞去米兰的次数用手指可以数清。每次去看我,他送你挑选的礼物,吃午餐点你中意的菜,连和我一起shopping他也说这款连衣裙Vicky很喜欢,让我试穿。他和你拍拖之前不是这样的。以前,他很关注米兰的天气,担心我在学校受欺负。有男生想追求我,他会查清男生的底细,试探真心。

唐雨竹(想将卡在咽喉的话语咽下去,最终还是吐露出):那是因为Bert想补偿你。

宋子兰(流泪,依旧打字):哥哥很疼爱我的。至从变哑之后,爸爸妈妈总是整天将我关在房里。我趴在窗口,听到那些同伴玩耍的笑声,好想用石头砸他们。爸爸妈妈买一架钢琴给我,自学了几首,钢琴曲很好听,我将钢琴砸烂,妈妈气得要打我,哥哥阻止了,他说为什么钢琴都可以发出声音,而我不能说话,爸爸妈妈哥哥都哭了。(啜泣,停顿许久,继续打字)哥哥怕我闷,教我学画画,常常骑自行车带我去郊区写生。他本来五音不全,却用心练习嗓音,唱歌逗我开心,讲希腊神话故事哄我入睡。(眼角眉梢渐渐地流露出笑意)哥哥对我说,女孩的眼泪很矜贵,应该留到幸福时刻。所以我要学会微笑,无论遇到多么难受的事情。

唐雨竹(眼泪滴在紧握手机的手,擦去):对不起,Bert很在乎你。

宋子兰(哀伤地望着雨竹):所以,求你,放弃哥哥,好吗?

唐雨竹(坚决地):不会。

宋子兰(不假思索地):哥哥昨晚和云姐姐(温云)注册结婚。

唐雨竹(将手机放在身旁,双眼紧闭,双手握成拳头,泣不成声):不可能…

宋子兰(犹豫,立刻打字):我没骗你。有一次,哥哥和你吵架,在云姐姐家喝醉酒,之后云姐姐怀孕了。你的好闺蜜沈玉逼迫云姐姐堕胎,并威胁她保守秘密,否则揭发云姐姐的爸爸收受贿赂的事。

唐雨竹(取出手机SIM卡,将它递给宋子兰):这张卡,你怎么处理都行。(宋子兰接过SIM卡后,雨竹将手机扔进垃圾桶,带着手提包,起身离开):以后,以后,我,都,不会,见,宋子青。

宋子兰(急忙打字):昨晚,第一次看见哥哥哭了。(呆呆地望着唐雨竹的背影)

【雨竹没有回头,只关注自己沉重的步伐,遗忘了手上戴的那枚薰衣草之约依旧散发黯淡的紫光。身后的橡树落叶被风无情地扫落,恰好,恰好缺一场葬礼】

——幕落

 

上一篇: 《花未眠》     下一篇: 《薰衣草之约(四)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3946次 | 联系作者
对《薰衣草之约(三)》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