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花》--罗飞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5-01-11   共 772 篇   访问量:703
我的2014
发布日期:2015-01-11 字数:4767字 阅读:703次


 

2014,甲午年。按北宋著名命相家邵康节的说法,甲子、甲午不太平。天干甲年本事多,故有“奇门遁甲”之学,地支子、午又相冲,所以甲子、甲午年常有邪气流注,影响人的脾性和行为方式,致生事件。

果然,2014年就世界范围来说,接二连三上演“飞机去哪儿了”惨剧;就国家政治来说,一场场打“大老虎”的戏也不免让人大跌眼镜。

就我个人来说,也是记忆中经事最多,也最为焦头烂额的一年。单位里接连发生怪事,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死人(工作期间突发心脏病),伤人(工伤),家属软磨硬泡;职工上访堵门;领导更替……朋友也接连出事,有弃官的,有摔断腿的……家里也接连发生一些事情:十月同一个月里,母亲崴脚,大舅中风,二舅尘肺晚期抢救无效死亡……以致几个舅家怀疑外公、外婆的坟有问题,埋葬二舅时,也趁着把把外公、外婆及四妗子的坟也动了。早上正在坟地忙着二舅的出殡,接到一个电话,是纪委打来的,说要我到某宾馆去一下,接受调查。我急忙从坟地赶回城里,衣服也没顾上换,午饭也没吃,就往那个宾馆去。原来是调查我的一位老领导,要我把所有与他有关的经手项目一一交待清楚。领导脾性虽倨傲,但在官场中却是属于清廉的那种“另类”,盘问一下午,我这里无可“交待”,他们也无所获……而就在那段时间,单位的大门和营业厅被职工们悬挂起两道白横幅,吵吵嚷嚷的“维权”上访活动正如火如荼……

还经历了两件事,使我充分领教了人性的丑恶——亲友的欺骗,朋友的恩将仇报——人在自己走投无路时,竟然可以变得如此不顾廉耻、丧心病狂。过去我一直怀疑人在饥饿无食时会啃食自己的亲友,现在我相信了——这才是赤裸裸真实的人性。

说起人性,前段还听说了两个故事,内容雷同,一个是官员为家乡修路的事,一个是官员为家乡架桥的事,两个官员的结局都是好心没好报,惹了一鼻子灰。辛辛苦苦跑项目,托人情为家乡修路那位官员,本村的村民不但不承其情,还冷嘲热讽地说那路是那官员为其祖坟修的;因为路只修到本村里,邻村有意见了,集体去上访,非要让给自己村也修上一条一样标准的路。看到家乡村子里人过河不便,跑项目为家乡架桥的那位官员也一样,给本村里的桥架起来以后,邻村有意见了,非要上访着给自己的村也架座桥。于是在同一段河面上,相隔不到半里,架了两座桥……

晚上又在凤凰网上看到河南许昌某地访民大闹派出所,和警察互殴的视频。视频里互殴的警察和村民面对手机录像,均躺倒在地,装出一幅被打得起不来的样子。一个年老的访民,也躺在装伤的警察旁边,可能为了揭破警察的佯装吧,竟然吸着浓痰脸凑上去往警察嘴里、脸上吐……这个社会,这个社会的人,是何时开始丑陋的这种地步了呢?

2014,我34岁。身体明显感到疲惫,人越来越臃肿,头发越来越稀少,记忆力越来越差,理想的光茫逐渐失去,整日过着浑浑噩噩的生活。找不到自己,找不到未来,找不到朋友,象庄子说的那样“不亡以待尽”,和很多人一样为《时间都去哪里了》、《当我们老了》这样的歌而哀叹落泪。

村里一个男的,有40多岁了吧,论辈份我应该叫他叔,可是因为他读过高中,也爱看书,我们却是很好的朋友。在农村,如果不做老师,学问带在身上往往会成为一个人的灾难。果不其然,这位大叔拈轻怕重吃不了苦,打不了工,干不了重活,又与别人说不上话,日子过得很穷。他不去下苦功打工赚钱,却整日个研究奇门遁和掐八字,成了别人眼中的无能人、神经蛋。媳妇看不起他,去年跟他离婚了;已十七八的大女儿谁也管不了,经常不沾家;只小女儿学习倒好,也听话。今年他把小女儿送到城里来读书,自己来城里打点小工养家。据他说啥活也干,还给人看过一段时间赌场。他在这里租了处小房子。那天他让我陪他去买电脑,说是在网上找了点刷信誉之类的活干,所以需要买台电脑。那天我第一次见她小女儿,七岁左右吧,很乖巧地依偎在他身边,因为要买电脑,父女两人脸上都洋溢着激动和幸福的微笑。在居住屋里装上电脑后,他们的小屋里一下子变得温馨无比。他说,相依为命的小女儿是他现在的全部,是她活下去的勇气。

2014年,托了两次人,办了两件事。一件为女儿的转学,一件为岳父的教师晋级。一些原本正常的事,在中国都变得不正常。非得逼着人去请人托人。

2014年惟一的成绩是为检察院写的一部反腐题材微电影剧本被正儿八经地拍成了片子,并得了三千块钱稿费。但这点小小的成绩却诱使我对拍微电影发生了浓厚的兴趣,注册了一个文化传播公司,并先期投资购置了一套佳能D70摄录设备练手。

2014年,我们已分别将近二十年的初中时的同学们忽然通过建微信群联系着聚会了,第一次聚会时参加了十几个人,还请来了我们初中时的两位老师。后来聚会渐频繁,几乎每隔三五天就有一次或小或大的聚会,同学队伍也渐渐扩大。我稀里糊涂地被推为同学会的会长。这些初中的同学,脸和身体,都象发面一样地发开了,初见让人惊讶,不过聚了几次再次熟识后,就又觉得无论长像还是脾性,大家都和当年一样。大家都已成家立业,或为人夫,或为人妻,为人父母,各自拥有各自的事业,或者已在经济上略有小成,或者仍在贫困与艰难中跋涉。同样的家乡,同样的年龄,同样的语言,同样的老师与同学,英雄不问出处,来者俱是旧时朋伴。聚时交欢,聚后则散。每次聚会,都是那样让人感到亲切和快乐。我愿这种快乐不只是在开头,而是永远。

2014年,父亲去世二周年。兄妹仨,外加两个媳妇,“点纸”时坟前哭出声的依旧只有妹妹,我的眼眶只是有些湿润。我感到自己举手投足,都越来越像父亲。我看着那个熟悉的坟头,流年飞逝,自己好像也离父亲越来越近……

转眼已到农历的岁末,这个让人感慨的甲午年终于要过去了!年年贴的对联上都有“辞旧迎新”几个字,今年我才充分感受到这四个字中,古人那份旧年的解脱及对新的一年美好期许的心情。今年春节,一定要买一挂大大的鞭放了,并要和亲友们好好的庆祝一番,辞旧迎新,迎接新的一年美好的黎明!


 

再加一条:1月23日,一本家叔遇车祸横死。参与说事数日,至腊月初八晚,赔偿才差不多说住。差点走到举族披素到政府上访之路。2014真是霉到家了。 

 

 

 

 


上一篇: 《大嵩县——《小苹果》嵩县版填词》     下一篇: 《七律·瑞雪(和张会真老师)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703次 | 联系作者
对《我的2014》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