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海洋文集》--王海洋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4-11-20   共 112 篇   访问量:2114
关于晋级
发布日期:2014-11-20 字数:2981字 阅读:2114次

清晨,刚刚睁开惺忪的睡眼,电话铃声便急促地响起。接听,知是我从前的小学启蒙老师袁服从老师打来的。“海洋,我今年又没希望呀……给你说一声,让你惦念这么长时间了……”他的语气很是低沉,且有点哽咽,听去像是悲哀,我确信那一刻他的眼角是湿润的,虽然他远在电话的另一端。

这个消息真的有点出乎我的意外。袁老师在大山深处任教三十五年,由民师转正,他曾经是教师严重缺编时代村里小学的骨干,他挑起过一个时代一个深山区教育的重担。他虽然教法传统,但为师比较亲切随和,讲课能深入浅出,教学成绩在全乡一直名列前茅,所以还是颇受学生及家长欢迎和爱戴的。我就是他当年的学生,现在想来能做他的学生还是受益匪浅的,我之所以能一步步走进初中、高中和大学,就有他当初的一份功劳,我对他是始终怀着一颗感恩之心的。

他今年教师节在全乡优秀教师表彰大会上的发言是我写的,这次晋级的述职报告也是我给他写的,每次我都写得很认真,这不仅是因为我对自己的启蒙老师一直怀着深厚的感情,而且我更清楚地知道袁老师人实在,厚道,敬业,尽责,是一位地道的好老师。

他今年五十四岁,华发早生,满头霜雪,整个头部仿佛一蓬秋冬时节的乱草,穿衣服不太讲究,有点不修边幅的样子,有点不合时宜,每次看上去总像是刚从田地里忙碌归来一般,身上带着泥土的痕迹。袁老师连续参加小学高级教师申报已经十年,眼看再有六年就要退休了,但晋级的事总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年年唏嘘,年年沮丧。他知道我是他的学生,心也靠得近,总愿一次次向我倾诉。“海洋,我是不是人太老实,落伍了,不会与领导喝酒玩耍套近了……每年教育总结大会上领导总是表扬我扎根山区,成绩也好,默默奉献了,是大章教育的一面旗帜了,可每当晋级的时候咋总是没有我?”我愕然,无言以答。不过有时我总安慰他说“老师,咱都是老实人(其实我也真的自认为自己应归属老实人的行列),也许咱不能适应社会,但咱们能永远适应校园和讲台,咱也自有自己的乐趣呀……”听这话,他每每是半懂不懂似的笑而不言。

放下电话,我想了很久很久。仔细审视这些年,每年教师晋升职称的时候,气氛都相当紧张激烈,这分明是一场战争——人际关系大战,没有较强的人际关系斡旋能力的人常常是挤不进去的,非善于投机钻营者常常是不能如愿的,形单影只没有背景的常常是死路一条的,嘴拙舌笨羞于争名于大庭广众之下者往往是自取灭亡的,不懂不读不涉猎厚黑学者恐也是难逃厄运的。每年晋级时,不敢想象暗中会涌起怎样的汹涌的波涛,泛起怎样的排空的浊浪,牵动多少似瓜秧薯藤的纷繁复杂的人的心!圈内人都知道表面上是一人晋级,实际上是亲戚朋友及要好的人群体作战,视对手如敌,要么当面舌战,要么彼此攻击,背后可以互相拆台,可以骂爹骂娘,以致于反目成仇,不惜丢掉文人的斯文和脸面,不惜抛却最后一点为师者的尊严。战术上讲究“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战略上妙在不见硝烟不流血而歼敌于刹那之间。最终榜上有名者喜,名落孙山者哀,喜者也许早就胜券在握,哀者也许至死不明就里,也许隐隐知道内情,但终是哑巴吃黄连。呜呼哀哉!为师者的晋级之争何时能休乎?

再看平日,人人为所谓的证件而战(而蓄意晋级已久者用在教学上的功夫究竟几何,就不得而知了),优质课证,论文证,模范班主任证,优秀教师证,师德标兵证,骨干教师证,辅导奖证,普通话证,计算机培训证,实践活动证,课题研究证,继续教育证……当然还远远不止这些,据说有人奖证就有七八十个,多者达一百多个,但晋级还是遥遥无期,年年无望啊。这真是莫大的讽刺呀!

我也常想,一种制度大凡出台之初衷总是好的,多是合情合理,符合当地当时实际的。但当施行一段或较长时间以后,弊端就出来了,有的就根本变味了。就像教师的晋级制度一样,你不能否认它的初始的合理性和积极意义,但社会和人心太复杂,总有些事情是我们无法左右和驾驭的,因此我们确实无法保证这种制度一以贯之的公正性、纯洁性和公信力。就像今天或现在,教育圈的人大多都知道教师的晋级制度已经不能成为激励教师努力工作的手段,也并非能成为衡量教师教育教学能力的公正的标尺。我想由于这种制度而滋生的不正当的竞争、利益上的钩心斗角乃至是腐败和不公正,不能调动教师工作的积极性也许还不是什么罪过,而它最大的罪恶恰恰在于它给整个教育带来的负面意义和消极影响,这叫“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其实它早已大面积地挫伤了踏实肯干默默无闻的奉献者的工作积极性,成全了不学无术学薄德浅者挖空心思投机钻营的勾当,它早已阻遏了教育的发展和振兴。从某种意义上说,现在能够晋级已经不是教育教学能力的标志,而成为一种人际关系场上纵横捭阖能力的显示,一种投机取巧左右逢源能力的炫耀,一种世俗者眼中所谓的身份和等级的彰显。

一种制度与其让它苟延残喘毫无意义地存在,还不如让它及早地死去,寿终正寝。一种制度的存在不是积极有效地促进了某一群体某一事物的和谐发展,相反成了我们手中不可驾驭的脱缰的野马或是咬人的疯狗,最好还是当机立断地下令取消为妙吧。

我的启蒙老师袁老师今年又晋级无望了,心绪烦乱之中,胡思乱想之余,我想他应该就是摆在教育祭坛上的流着淋漓鲜血的祭品吧,那么像这样的老师还会有多少呢?其实他们也许才真正是农村教育的脊梁。怜惜之,感慨之,愤怒之,情不能自已,于是就写下了上面关于教师职称晋升的一些杂乱无章的文字。怀着惴惴忐忑之心,我想这大概不会激起另一些人的憎恶和怀恨吧。


上一篇: 《初冬的问候》     下一篇: 《校园的树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2114次 | 联系作者
对《关于晋级》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