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山野长风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4-11-10   共 0 篇   访问量:1914
长路
发布日期:2014-11-10 字数:1836字 阅读:1914次

  在路上。

  车到最后那道岭的垭口,遇到去镇上办事的侄子,四十年前我和母亲还有许多乡邻追着车送哥当兵就是追到这儿,母亲看着拐弯下坡,拉着一车新兵的大卡车屁股扬起的尘土,跌坐到路边嚎啕大哭......

  哭够了,才顺着东边那条岭,抽泣着往家走。

  我嘤嘤跟着母亲,却并不多伤心,心思被那些穿着绿军装,戴着大红花的兵牵着,第一次想到了远方,仿佛有条小径召唤似的引领着延伸在一个少年的心中。

  ......

  和侄子说过话,我和妹妹没再坐车,走了旧路。

  这条路小时候上老坟和去老坟地种籽麻也走过,进城后更再无亲近,去年我们葬完父亲,才在夕阳余晖中踏上这条路......此刻走着,感觉相隔一万多个白天黑夜的脚印,在风霜雪月侵蚀照磨以后,还冒着热气,步步都活着,四十分钟的路,两小时四十分钟恐怕我也走不完,能永远才好呢!

  翻过高坡,站在山岗上,看见我的故乡了......

  远望着那片山川,还是禁不住泪水涟涟,无声垂泪。

  妹妹前面跑着照相了。我一个人站在岭端,长久凝望,远山是我家,柏树是我父母和乡亲的坟茔,升起一大团烟雾的地方是打麦场......房后岭犹如这个季节匍匐到地上的一片大树叶子,任年月日久耕作走出来的细路在上面盘绕,它们从主脉上延出,分出许多支脉,在田间交错着,伸向坡下的五六个村庄。村前的河水也绿了吧?山里的水立过秋就变绿了呢,知道为什么吗?

  霜降已过多日,眼看就要立冬了,今天却出奇的晴好。天上没有一丝云,净蓝的让人想跪地对着它祈祷。接近中午,阳光倾下来,升起一层薄薄的云氰,透过这层如烟的薄蓝,群山深处,峰回曲折里,万千山坳谷壑,我一眼就能看出哪两个山脉拐角处住着我的小学同学;哪座山下有个空地,我在那儿放过牛、拾柴歇过脚;哪道沟口住着一个老护林员,进沟不远的泉水边有个马蜂窝......看不见村庄,但我知道,黄栌最多那个崖头对着的就是,从崖头下顺河翻过一座山就到我干婆家了......

  生死都在眼前的土地上,活着的、去世的都是亲人和乡亲。重山火红,四十多年的时光在我眼前交替着,我看见童年里的小女孩提着小竹篮朝我走来......就连脚边的草也根根有意味,棵棵都在打招呼,想和我说话。

  妹妹在前面喊我,我偷偷抹掉眼泪,手搭额前笑着跑过去。路边的荒地里有个老人在刨小蒜,他说一斤能卖四五块。听说我们是下边村里的人,他摇着头说,这里的人我都认识,你们不是。妹妹说,这地方你这年龄的人我们也都认识,你不是俺这村里的人。他才说,他是潭头石门人,在这里承包过几年苹果园......一听石门两个字,我的心猛然一动,石门是母亲的娘家啊!一下子觉得他特别亲,他说母亲姊妹四个他都认识,我说母亲姊妹四个现在都不在了,他脸色立马变了一下,“知道,知道......”说着低下了头。我对他指着说,她们就在前面的柏树下,和我三姨挨着......我笑着哭着说着,母亲在不远处,听到这些唠叨话了吗?

  我们坐在父母的坟前哭啊哭,哭完了,看坟上的花。春天种下的格桑花,前段酷旱没有开,没想到得了雨水,冷了还开得嫣然,丝毫没有错季的意味,把花朵举在蓝天上。蜜蜂七星瓢虫在花朵里进进出出,高处的花朵把阴影投在低花上,卷曲的花瓣显得更加坚挺茁壮。妹妹说,这是父母的家啊!我说,是啊,母亲每天看着这花该多高兴啊!母亲会是幸福的,是吧?

  坐在坟上,能看见村子对岸的山,我对母亲说,母亲南崖上的黄栌红了,许多山头上的都红了呢,你看见没?

  就要起身走时,飞来了一只花蝴蝶,金色的翅膀上许多黑花点,落在我面前的花上扇着翅膀久久不去,翅膀分合缓慢,像是故意给我看似的,只在临近的两朵花上停留。我就想,是母亲让它来的吧,母亲让它告诉我们,看见我们来她欢喜呢!

  往三姨坟上种的花不知怎么一棵也没有出,看看周围的坟,就我父母的最美,开满了花朵。想起妹妹说过的一句话,谁的子女勤快有心,谁的父母在地下也幸福。

  看,我母亲多幸福。

  是不是故去的人比我们更恬然。

  走时,我们把长熟的格桑花种子摘下来,撒进泥土,撒到周围的坟上,一路抛撒着,朝火红的群山深处去......

上一篇: 《》     下一篇: 《神秘的阿勒泰山
责任编辑:何美鸿 | 已阅读1914次 | 联系作者
对《长路》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