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书人文集》--读书人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4-10-23   共 302 篇   访问量:2636
深秋静听伊水谣
发布日期:2014-10-23 字数:2464字 阅读:2636次

       中秋的某一天,读完了唐一周先生的《伊水秋声》,感慨之余,写了几句,冠以《中秋聆听伊水声》,而后又听说天津广播电台播出了这部小说,很为唐先生高兴。读后感里提到的烈日秋霜先生,是唐先生的高中同学,也喜欢舞文弄墨,记录乡人,叙说乡史,轻习乡音,闲发乡情,日积月累竟有一大摞文稿出来。
      秋霜先生叫姬许波网名“伏牛狼”,出道应该比唐先生还早一些,早先年他的短篇小说《棋战》被“小说选刊”刊用,曾经轰动一时,后来生活道路坎坷,跌跌撞撞,最后做了一个身份模糊的县级电视台记者,从此肩扛摄像机,手握五寸秃笔,走遍了山区小县的山山水水,见证了许许多多神感心动的人和事,“没事偷着乐”,在“用头走路,用脚思考”的同时,更以自己力所能及的层次,一边真情讴歌,一边愤怒鞭笞,极力体现着自己的那份责任。
    《伊水谣》便是他《努力烧开自己的一壶水 》。记得去年,他就有了整理自己“硬盘碎片”的打算,想把多年来的假语村言收拢一下,弄个集子,并委托我先抹一遍,帮忙归归类,分分章。作为经常在一块“三人行”“二人转”的文友、驴友,义不容辞的责任啊!
    记得那些稿件林林总总,不下三四百篇,手记、散文、杂文等等一股脑儿发了过来,一看还真是晕了一刹那,等揉揉眼睛,深吸一口气细想时,真切地感到他那一颗砰砰跳动充满信任和真诚的心,呵呵,没啥说的,开始吧!
    当我埋下头来审视这些文字时,马上被他敏锐的思维、朴素的乡情、清晰地思辨、个性的语言引向五彩缤纷的深处。
    许波生长在农村,父亲是五十年代的大学生,支边教书多年,一朝归来,仍然三尺讲台,两袖粉末。长期以来致力于元圣伊尹研究,写了不少很有见地的论文。秋霜先生深受父亲影响,喜爱读书,喜欢动脑,但造化弄人,以至于有过黑色七月连续拼搏,两次过线,没蒙对志愿最终名落孙山的酸楚。他生长的地方,左邻右舍朴实无华,日出而作日入而息,有的是上古流传下来的淳朴民风和生生不息的顽强精神,这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他的成长。
    当他功名无分,垂头丧气以至于绝望之后,最终还是回到了现实,擦干眼泪,拍拍满身的疲惫,重新燃起生活的希望。假若说被招工是他经历苦难后得到的第一缕曙光,那么几年后的下岗则是上天又一次对他关上了生活的大门。这一次他没有消沉,仿佛刚学游泳的人一样,一下子钻出水面,吐了几口浑水,奋力挣扎着游动起来。街上,有了他和妻子起早贪黑卖水果、小菜的身影,山道上有了他顶风冒雨收售鸡蛋的脚步……生活磨练了他,也看顾了他。即使面对层层艰难,他还是完成了电大三年的学业,从另一条蹊径上,圆了自己的“大学梦”。
    不知是谁说过“上帝对你关上一扇门的同时,还为你打开一扇窗”,秋霜先生得到了这扇窗,他辗转数次才到了今天这个岗位。
    这扇窗子虽然不大,但也给他带来了不少光明,也是他就近了一些大家,在贺敬之、柯岩、鲁慕迅、阎连科等大家面前,他尽管心跳激烈,还是勇敢地手持话筒,端起摄像机去探访他们,近距离沐浴他们的文学圣光。《名人名家访名山》、《十年京华烟云梦》、《闲言碎语点化间》便是这些活动的印痕。  
    一边工作,一边写作是他正常生活,他走村过镇,镜头记录的同时,便有独特的视角手记,于是嵩县的山山水水都有了不一样的解读 。走进《南山行》、《黄柏树纪行》、《秋上龙池曼》、《仙人场记事》等等,便会有着不一样的感悟和享受。
    许波喜欢读书,更喜欢酒后读书,醉眼朦胧中,细细看到书的深处,往往借着酒力,展开独特的思维,指东打西,别说一番,可别以为他说的醉话,那时笔下、键底流出的文字,见解别样、另有意味。半部红楼,据他说来自老师,酒后捧读心潮澎拜,信笔勾画以致无法归还留了下来,闲暇捧读,常读常悟,写下了几篇有一定分量的读后感。《 没有脂砚斋就没有红楼梦》、红楼梦等于石头记》、《刘姥姥是谁的姥姥》、《妙玉,你躲到哪里》、《“辣子”王熙凤》等,无不体现了他反复阅读之后的别样体会。
    许波热爱家乡,更热爱家乡的文化,他十分推崇元圣伊尹,理学家两程。阅读资料、查看实地,写作起来,旁征博引,谈古论今,颇有一股学究之气。《嵩县的文化符号——伊尹》、《中国儒学创始人伊尹》、《伊尹故里今属谁》《一副老对联》等等读来使你对于陆浑这块古老的土地顿起肃敬之情。
    至于他的杂文,上到国家大事,下到小民行为,都敢于直言剖析,口诛笔伐,至情至性,一吐为快而又严肃负责,是他这部文集的重要组成部分。从中我们可以看到他嫉恶如仇,泾渭分明的深刻思想。
    这一次读校完毕,我的思想又一次深深感动,比起上次,他努力做到了精选,割舍了以前内容重复、结构凌乱的篇什,用他自己的话说,连科先生都写了序,我支架不住,再也不敢随意了,呵呵,看来他这匹曾用网名“伏牛狼”的,也有怕人的时候啊!  
    秋天里,这伊水河边,我也曾独坐侧耳。秋声幽幽,故事悠远;歌谣亲切,琅琅动听。看着伊门,望着三途,那一副老对联也总在眼前闪现:嵩山不墨千秋画,伊水无弦万古琴!说来幸运,中秋读完了唐先生的《伊水秋声》,深秋又读完了姬先生的《伊水谣》。这一对老同学联袂而来,丰富了我的读书生活,默谢一声,谨祝笔健文安!

2014.10.23 

上一篇: 《游走在百年历史的边缘——读唐益舟长篇小说《伊水秋声》有感》     下一篇: 《柿子——我心中的圣果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2636次 | 联系作者
对《深秋静听伊水谣》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