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445544554 二月 20_长篇_扫花网
《二月 20》--Kyle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1-09-08   共 0 篇   访问量:240
二月 20
发布日期:2021-09-08 字数:5111字 阅读:240次

20

   

两天后,1月27日,刘少奇在七千人大会上做报告:

同志们:我代表中央向这次扩大的中央工作会议提出了一个书面报告,现在,在这个书面报告的基础上,我再讲几个问题……

这天,刘少奇的讲话只准备了一个简要的提纲,没有稿子,所以大家手上都是空空的,只是带着耳朵听。但从人们的表情可以看出,这个报告的内容非常重要。

自1957年以来,特别是1959年“反右倾”以来,由于党内过火的斗争,党内生活出现极不正常的情况,一些党员不敢如实反映情况,不敢讲实话,“逢人只说三分话,未可全抛一片心。”据大会军队组反映,党内的人, 包括不少高级干部, 也不敢讲真心话, 出现了“三看三不讲”的不正常状态, 即: 看风向———上面风向不明不讲; 看眼色———领导眼色不对不讲; 看意图———领导意图不清不讲。

针对这种情况,刘少奇在报告中说:“近几年来,由于某些领导机关和领导人的错误,有些说老实话、做老实事、敢于反映真实情况、敢于实事求是地说出自己意见的人,没有受到应有的表扬,反而受到了不应有的批评和打击;有些不说老实话、作假报告、夸张成绩、隐瞒缺点的人,没有受到应有的批评和处分,反而受到不应有的表扬和提拔。这就在党内不少干部的心目中,造成了一种不正常的印象,以为‘谁老实谁就吃亏’。有些人甚至把作假当作聪明,把老实当作愚蠢。我们必须用很大的努力,彻底改变这种情况。那些犯了上述错误的领导机关和领导人,应该首先纠正自己的错误,表扬那些受过批评和打击的老实人,并且向他们道歉;批评那些不说老实话、作假报告的人,并且要他们切实改正错误。只有这样做,我们才能把干部中的那种不正常的印象改变过来。”

刘少奇郑重提出:“我们要正告那些不老实的人,必须迅速地彻底地改正错误,做一个真正有共产主义思想的共产党员。”

刘少奇强调:要实事求是还要勇气。要有什么勇气呢?要有“五不怕”:不怕撤职、不怕开除党籍、不怕老婆离婚、不怕坐牢、不怕杀头。

当说到不怕老婆离婚时,毛泽东诙谐地插话说:“这是对男的说,对女的说是不怕老公离婚。”刘少奇接着说:“有了这‘五不怕’,还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呢?”

当时,会议反映强烈的另一问题,就是许多同志要求搞清楚国民经济这么大的困难的原因:为什么“大跃进”没有增产,吃、穿、用没有增加,反而减少?许多同志对通常所说造成困难的原因,一是天灾,二是苏联逼债,三是工作中有缺点的说法提出了疑问,到底主要原因是什么?

对于这些问题,刘少奇讲了一个“三七开”,他说:“这两个原因,哪一个是主要的呢?到底天灾是主要原因呢?还是工作中的缺点、错误是主要原因呢?各个地方的情况不一样。应该根据各个地方的具体情况,实事求是地向群众加以说明。有些地方的农业和工业减产,主要的原因是天灾。有些地方,减产的主要原因不是天灾,而是工作中的缺点和错误。去年我回到湖南一个地方去,那里也发生了很大的困难。我问农民:你们的困难是由于什么原因?有没有天灾?他们说:天灾有,但是小,产生困难的原因是‘三分天灾、七分人祸’。”

刘少奇已不是第一次引用湖南农民的这句话了。他曾问陶鲁茄:在你们山西,到底天灾是主要的,还是工作中的缺点错误是主要的?

陶鲁茄回答:工作中的缺点错误是造成目前困难的主要原因。

河北、山东、河南的同志也是这样说。

于是,刘少奇说,是不是可以这样讲,从全国范围来讲,有些地方,天灾是主要原因,但这恐怕不是大多数;在大多数地方,我们工作中的缺点错误是主要原因。

刘少奇实事求是地讲清楚造成困难的主要原因,是“人祸”而不是“天灾”,对教育全党认识错误,改正错误是有积极作用的,但却引起中央一些领导人的强烈不满。

薄一波在三十多年后回忆这段往事,曾对刘少奇的上述讲话作如此评论:“这些话,今天看来很平常,但在当时听起来的确有些刺激,从而也就留下了后来党内斗争的阴影。”

工作中的缺点和错误究竟有哪些?党内的认识并不一致。刘少奇在书面报告中对群众运动的合理性提出了质疑:“有些同志把群众运动当作是群众路线的唯一方式,好像不搞群众运动就不是群众路线。这种看法,显然是不正确的。”“其实,这种形式主义的东西,决不是真正的群众运动,更不是群众路线。这种所谓‘群众运动’,往往并没有真正的群众基础,而是在强迫命令的情况下进行的,表面上似乎轰轰烈烈,实际上空空洞洞。这种违反群众路线的所谓‘群众运动’,不仅不能真正反映群众的意见和要求,而且损害了群众的积极性,损害了党的威信。”“有些同志,醉心于那种表面上轰轰烈烈,实际上脱离群众和违反群众利益的所谓‘群众运动’,谁如果不同意那种‘群众运动’,就被认为是否认群众的干劲,泼群众的冷水,泄群众的气。这种看法,显然也是错误的。”

然而,众所周知,在党内,最为“醉心于”群众运动的恰恰是毛泽东,他视群众运动为中国革命的独特传统和优势。大跃进运动的特质即是用群众运动的方式搞经济建设。正如薄一波所言,“‘大跃进’发展战略的基本思路,就是把我们党在战争中、土改中大搞群众运动的传统工作方法运用到经济建设上来。”1959年庐山会议上彭德怀的信之所以引起毛泽东的不满,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他认为彭德怀用“小资产阶级狂热性”来否定群众运动。毛泽东针锋相对地指出:“什么小资产阶级狂热性,这是几亿人的群众运动,此乃马克思主义。”可以说,群众运动是毛泽东大跃进战略的核心,否定群众运动实质上即否定了大跃进运动。

“七千人大会”在浓厚的民主气氛下, 似乎一切问题都可以研究、讨论, 但是, 与会者又不是讨论“一切”问题。大家小心翼翼地避开两个“雷区”: 一个是“三面红旗”的正确性不能置疑, 另一个是“彭德怀案”不能翻。可谓三缄其口, 避而远之。当时,人们还有个“潜规则”, 讲话“不离三、六、九”, 即“三面红旗万岁”、“从六亿人民出发”、“九个指头与一个指头”。“三面红旗”是指1958 年提出并实施的社会主义建设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 它集中反映了中央领导在建设一个什么样的社会主义社会模式上的空想主张。调整时期,中央在一定程度上修正了原来的社会主义模式, 但这都是有一定限度的, 他不能容忍超出这一限度的任何作法。因为在他看来, “三面红旗”代表着他为之奋斗的理想。

由于认识的局限性, 当时虽然有人提出来要求搞清楚“三面红旗”的性质问题, 但是会议没有展开讨论。

对于这一敏感问题,刘少奇在大会发言中说:“三面红旗, 我们现在都不取消, 都继续保持, 继续为三面红旗而奋斗。现在, 有些问题看得不那么清楚, 但是再经过五年、十年以后, 我们再来总结经验, 那时候就可以更进一步地作出结论。”

刘少奇并没有明确否定“三面红旗”, 但实际上对“三面红旗”怀有疑问甚至批评。

“彭德怀案”也与“三面红旗”有关。1959 年, 党内对“三面红旗”议论纷纷, 党内上层对“三面红旗”也有自己的看法。彭德怀在庐山会议上提出意见, 实际上是代表了相当多数人的意见。庐山会议后, “大跃进”和人民公社的再次受挫, 又一次证明彭德怀的意见是正确的,因此, “七千人大会”时, 人们虽然不敢公开讲, 但私下里也在议论。

针对这种情况, 刘少奇在大会的讲话中专门讲到了彭德怀案问题。他也说此案不能翻,但他不同意翻案的理由却很独特。他说:“我们展开这场斗争是不是只是因为彭德怀同志写了这封信呢? 不是的。仅仅从彭德怀同志的那封信的表面上来看, 信中所说到的一些具体事情,不少还是符合事实的。一个政治局委员向中央的主席写一封信, 即使信中有些意见是不对的, 也并不算犯错误。问题不是彭德怀同志这封信写错了, 问题不在这里。庐山会议之所以要展开反对彭德怀同志的反党集团的斗争, 是由于长期以来彭德怀同志在党内有一个小集团。”刘少奇讲这番话有两个目的: 一是把在“反右倾”斗争中被错误批判的人与彭德怀同志区别开来。刘少奇说:“有些同志也讲过一些同彭德怀同志讲过的差不多的话, 例如什么大炼钢铁‘得不偿失’呀, 什么食堂不好、供给制不好呀, 人民公社办早了呀, 等等。但是这些同志和彭德怀不一样, 他们可以讲这些话, 因为他们没有组织反党集团, 没有要篡党。”因此,都可以平反。二是维护庐山会议对彭德怀的批判, 从而维护毛泽东的正确性。庐山会议给彭德怀定下两条罪状: 右倾机会主义与反党集团。刘少奇虽然坚持对彭德怀不能平反, 但他的讲话恰恰为彭的最重要的一条罪名———右倾机会主义平了反。

胡绳主编的《中国共产党的七十年》一书中有这么一段话:“这十年探索中,正确的发展趋向和错误的发展趋向并不是截然分开的,许多时候都是相互渗透和交织的,不但共存于全党的共同探索过程中,而且往往共存于同一个人的认识发展过程中。”刘少奇在七千人大会上的书面报告与讲话,也是这种情况。

刘少奇的认识也有其局限性的,比如他对“三面红旗”与党的路线的维护,在客观上影响了对党内“左”倾指导思想的深入检查和纠正。但他对“左”倾错误的认识则代表了党的最高水平,他与“左” 倾错误斗争中所表现的政治勇气,在党内更是无与伦比。

对于敢讲真话的刘少奇来说,七千人大会是他人生最辉煌的阶段之一。

今天的人们,虽然没有听到他那铿锵有力的讲话,看到他那真诚智慧的表情,但读了这段文字,仍可以感受到那颗忧国忧民的心,由此,对刘少奇更增加了一份敬重。

 


上一篇: 《《陆浑文学》杂志征稿启事》     下一篇: 《为政篇 3
责任编辑: | 已阅读240次 | 联系作者
对《二月 20》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