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445544554 在民族学院的四年里_现代诗歌_扫花网
《在民族学院的四年里》--晗蕤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1-08-14   共 0 篇   访问量:156
在民族学院的四年里
发布日期:2021-08-14 字数:17941字 阅读:156次

(一)
这是美丽的一幕
所有的新鲜
像贴上高价标签的水果
给眼睛无限的遐想
一颗心怎样和这里的
一草一木牵在一起
一阵凉爽的风
梧桐树拍起双手
欢迎着我
眼睛的遐想
随着风儿渐渐转移着方向
十二位上完舞蹈课的女学生
撒着长发在清风里有意
拨动着所有人的心弦
腰间绑着的衣物
无声地告诉着人们
人体的美在黄金分割
一阵说笑声
夹杂在各民族的语言中
仿佛在天国里
若仙若人
把我眼睛的遐想
从风儿带往的别处
硬生生又拔了回来
(二)
开学典礼
在仿古的礼堂
富丽堂皇
从五脏六腑里
敲击着我的向往
进门的队排得序而长
我在队里演奏着
心里的交响
座位、服饰、还有灯光
一颗颗虔诚的心
等待着院长登场
一身普通的回族着装
语言里没有过分的激昂
满满的热心肠
摧得泪珠顺着脸颊淌
“当你无事的时候
朝着家的方向
扪心想一想
父母在何方
是否知道你此时的景光
你可知道你是家族的希望
你可知道你是祖国的栋梁
浪费青春好似族人在闲逛
浪费青春等于栋梁被虫蛀伤
要有后患、责任和担当”
注定了无眠的夜晚
和有板有眼的节奏畅想
描摹了我在这里
学习、生活四年的小样
(三)
仅仅是一场汇报音乐会
精心地准备
来不得半点的懈怠
因为太像和新娘第一次约会
仅仅是一场汇报音乐会
却是论资排辈的风水
也是一次考量
当年主考老师的口碑
不就一场汇报场音乐会
全系师生一个不少的到来
入了心地演奏、演唱在舞台
恭了耳地记在胸怀
仅仅是一场汇报音乐会
就可找到我在班里的排位
几分羞涩,几分自卑
几时才能到达心里向往的位
(四)
幸运之神
给我喜好音乐的眷顾
但此神却与我分手太早
在双选的时候
老师们从我这里
看不到四年后的曙光
只好落选在琴房门口
偷听同学们一字一音的上课
也在泪水中陪伴着日出日落
他,把我观察了三周
我在楼道里也碰见过他
中等身材,男中音
幸运之神这次不仅和我拥抱
还吻了我的歌喉
他决定,我到他的班上学习
从此,写了我和恩师的情缘
还修炼了一副
养活一家人的歌喉
(五)
只是很普通的一门课程
授课的老师却是那么认真
在高低、长短、强弱、音色中
训练着学生在各自领域的
认知和判断
似乎很简单的课堂
却能吓破肝胆
连翻书都能听到纸声颤颤
就是这样的课堂景线
四年里足足开了三年
我是班里较差的那位
感谢老师对我的认真
没有拒我荒漠之中
还在其他领域
埋下拓展的种子
纸声缠缠的经历
把之外的一切化得简单
自卑偷偷给了我
咬牙坚持的习惯
(六)
仅是一双学习声乐的耳朵
恩师的定界
委实迷惑
更有一些想不到的奇特
演唱作品得手工抄写
包括伴奏谱的一切
艺术节歌曲不太多
歌剧选段常常十几页
培养一双学习声乐的耳朵
恩师给我的作业
用清单列着
除了唱的那些
还有听的交响乐、弦乐和管乐
我最不爱听的
是配乐的诗歌
为了一双学习声乐的耳朵
满满的周末
陪着一块砖头大的“小伙”
恩师给我的磁带
捆绑着我的孤独
翻来覆去地听决不能打折
带着埋怨,听着作业
恩师究竟是为什么
(七)
那个饭票制的年代里
大学里的食堂
把男生和女生的友谊
拉得紧密久长
同学们的饭盒里
还盛着经济、文化和情商
可惜,在排队打饭的风景里
却没有我的身影和聚光
那是家里最困难的日子
大学里的食堂
对我有无言的威胁
我的大号铝制饭盒
常常空空荡荡
它陪我坐在食堂外的走廊
踩着那个保护自卑的时间点
才去食堂
(八)
那四年里
见证过四季的花草
也亲昵过一年里建筑的变换
美不胜收
各民族的服饰
在四季的装扮下
把你的情绪染得
激情四射
那四年里
我的那套衣服
得选择合适的日子换洗
布鞋,妈妈纳制的
底子定了线胶皮
黑裤子
大格子的衬衣
从夏天到深秋
那四年里
没有精力
关注别人的衣着品牌
却能闻到皂香味
那时,疏忽了别人的关注
也不知道给别人带去多少谈资
而今,都不在我的记忆里
只有那件大格子衬衣
常在梦里
(九)
选拔省立合唱团团员
要考核声乐、视唱和练耳
考核的顺利
和后来严格的训练
形成的反差
包括歌剧团的专业演员
都觉得收获丰硕
因为要去哈尔滨比赛
我只能写信
全家的高兴感染到全村
恩师给我的一双皮鞋
因为码小硌脚
只能在演出时穿
不愁吃穿
还能看到精彩的演出
来自心底的高兴
让同学们羡慕
穿过俄式建筑的步行大街
去往索菲亚教堂的第一场演出
紧张又激动
比赛设在专业的音乐厅
给音乐的神圣增添了翅膀
也坚定了我做演员的梦想
(十)
和民族学院相处了才三年
做人、做事、唱歌
就有了这里的影子
尤其从哈尔滨回来
低年级的同学很期待
我这次的期末考试
我的6首考试作品分别是
《北京颂歌》
《再见了,大别山》
《等你到天明》
《宛如一梦》
《重归苏联托》
《春风啊,为何唤醒我》
声乐的学习者
通过曲目就能看出
这里所蕴含的一切
音高、风格、色彩、戏剧
难度最大的《等你到天明》
那高音C,那强弱对比
迎来了许久的掌声
却在巜宛如一梦》中
唱破了高音降B
这是风格转变的风水岭
浑身的冷汗告诉我
不祥的发生
《重归苏莲托》的B也被唱破
我想钻进地板缝里
望着低年级的同学
还有监考的老师们
快要疯了,也快哭了
《春风啊,为何唤醒我》
在疯劲和哭腔的伴奏中唱完
台下热烈掌的声原谅着我
二十六年过去了
那掌声好似还在耳畔
那破音也好似还在耳畔
(十一)
秋风像一位色彩大师
把这里绘制成斑斓的重彩
设计大师和秋风
早就有过邂逅
建筑才在秋风里如此成熟,如此雅致
一对维吾尔族学生
在这重彩里就是活的精灵
衣着、长发、青春
还有他们的说笑声
虽然听不懂他们的语言
他们的眼睛告诉我
爱情是多么的甜蜜
(十二)
北方的雪
是上天的恩赐
雪里有歌
雪里有梦
雪里还有温暖的诗
清晨的冷,在雪景里
考验着热爱、追求
还有意志
勤劳的藏族女孩
早已踏出一道宽宽的脚印
那藏袍、聪慧的大眼睛
数不尽的小辫
在雪景中
就是这个民族的女神
耳畔又响起院长的讲话
是那么温暖,那么有力
她的父母、民族该是多么的骄傲
(十三)
夏天的火热
打开了每个追求清凉的心扉
唱歌的小伙打开窗户
练习着一首蒙古族风格的作品
路过的姑娘听到歌曲
想到草原的家乡
第二天的那个时间
又到窗户下面
刻苦的青年
又在练着那心爱的歌
一遍又一遍
姑娘思念家乡的心
敲开了小伙琴房门
原来姑娘的爷爷是一位
蒙古族的长调歌手
她从小受熏陶
交谈中情不自禁
一首长调应情而生
打动了小伙儿的心
邀请姑娘教他唱长调
天长日久
情意萌生
好景不长
小伙儿的大学四年已满
该到毕业
狠心的时间
终究割断了这段情感
小伙儿却在文字里不断地提及
那位教唱长调的姑娘
(十四)
师娘请我到她家吃饭
还叮嘱带上大号的吕制饭盒
准是恩师做了丰盛的一桌
从不好意思已到有家的感觉
带回的饭菜
经过冷水的制冷
我可以吃两天
真叫人留恋
师母看着我的那件大格子衬衣
找出一件针织的蓝色马夹
马夹是师母织给恩师的
我的泪水不知听了谁的使唤
竟哗哗地顺着脸颊
后来
我知道恩师因为我的眼泪
埋怨过师母
“讲究方式方法”
那件蓝色马夹
时过二十六年
依旧保护的崭新
因为那是师母的心和爱
(十五)
只不过在这里
学习、生活了四年
为什么梦里老影现
那树
那人
那楼房
为什么只在这里
学习、生活了四年
至今享用不完
那事
那苦
那毅力
就是在这里
学习、生活的四年
每当梦里影现
都会给我带来可喜的遇见
若是那楼房
我的作品总能发表
若是那人
教我写出最新奇的句子
若是那树
爱人和孩子总会有可喜的进步
这样的梦
只愿长久
用我的心
祝愿我的母校
黉韵为国
育人为家
上一篇: 《《陆浑文学》杂志征稿启事》     下一篇: 《遇见
责任编辑:何美鸿 | 已阅读156次 | 联系作者
对《在民族学院的四年里》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