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445544554 罥烟眉_感悟小品_扫花网
《罥烟眉》--中天悬明月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1-08-13   共 0 篇   访问量:2164
罥烟眉
发布日期:2021-08-13 字数:4585字 阅读:2164次

  两湾似蹙非蹙罥烟眉,一双似泣非泣含露目。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泪光点点,娇喘微微。闲静时如姣花照水,行动处似弱柳扶风。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

  

一、眉尖早识愁滋味

  黛玉的眉,是“似蹙非蹙罥烟眉”。

  它不是温庭筠笔下的小山眉——小山重叠金明灭,那好像太绮丽香艳了;也不是王熙凤的柳叶眉——两弯柳叶吊梢眉,那分明太曼妙凌厉了;更不是宝钗的秋波眉——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那似乎又太明艳清秀了。

  它是“胎里带”。是绛珠仙草脱胎转世时,从山里顺手捎来的一缕云烟。那云烟,必伴有山涧或树梢的一缕霞影,一丝岚气,一湾水涡,一份灵澈。飘飘袅袅,到了黛玉的面颊之上,又缠缠绕绕,挂于眼睛和发际之间。隐隐约约,千变万化,如丝如缕,若飞若散。它能与青山竞秀,如山之晴,山之阴;山之春,山之秋;山之晨,山之昏;山之花,山之柳……只取其意,只留其神,仿佛水墨轻染画意盎然,衬得星子瞳仁明亮如醉。它无法用自家的眉夹修剪,也不须张敞的眉笔去描画,却自有一种态度,一份韵致。

  与“罥烟眉”相配的,便是她的“含露目”。是树叶上的露,草尖上的露,花瓣上的露,晶莹剔透,玉润珠圆,难以承重时,就从那茎上涔涔而下,积的多了,便渐渐聚成泉。春山锁锁,秋水盈盈,从三生石边流出来的这道山泉,飞珠溅玉,波光粼粼,逶迤而行,逐渐地汇成溪,汇成河,汇成江,汇成海。到最后,统统进入她的眼睛。

  与之相连的,便是她的“两靥之愁”。饥则食蜜青果为膳,渴则饮灌愁海水为汤。明月下,星空下,听着神瑛侍者由远及近又由近及远的脚步声。有着期待,有着落寞;有着欢喜,有着忧心;有着甜蜜,有着苦涩;有着急于交流,急于报答的愿望,还有着不知如何报答的迷茫。后来,在人间初次相会,一个大吃一惊,一个笑着开言,并自然而然送她“颦颦”二字,那应是当初他提瓮汲水时早已为她的愁容想好的名字,直到此时此刻,才不假思索,冲口而出。

  与之相连的,便是她的“一身之病”。灵河岸上,想那身为绛珠仙草时,风霜雨雪,烟霭虹霓,百虫可凌,百兽可欺。猿啼,虎啸,蛩鸣,蚊聒;暑气,寒气,瘴气,疫气,燥气,湿气;腐朽味儿,腥膻味儿……各种戾气,寒热并作,百毒并侵,渐渐地郁结于她的四肢百骸之内,五脏六腑之中,造就了她的多愁多病身。

  她的身子,就是脱胎于深山的一棵树,一棵草,一朵花。不出彩,但自然而然;不修饰,但自成风姿;不强壮,但自有筋骨。闲静时如姣花照水,行动处似弱柳扶风,强似那刀砍斧削扦插嫁接后的扭捏招摇之态。这一段自然的风流态度,也有一种说不出的美。

  她的居处,就是潇湘馆的前身。她为何喜欢潇湘馆,喜欢那千竿碧竹,苍苔露冷,那应该是前世的故居复活到了今生。她为何喜欢葬花,肯定是在前生故居见到了太多的花朵凋谢,感受过太多花钿委地无人收的无奈,而早就立下了葬花的宏愿,替花儿保存一份贞洁,为花儿找到一个纯净的归宿。

  带着一种义不容辞的使命,慢慢的幻化成人形,修成个女体——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终日游于离恨天外,等待着下凡到人间。

  人间尤物,动人心魄者,不止于明眸皓齿,乌发红唇;仅是眉梢,即可泄露无限风情。既然为“还泪”而来,双眉自然就是她生命的刻度和标尺。

  于是,她将平生的千万种心思,凝结在那若有若无的眉尖……

  

二、不把双眉斗画长

  然而,她很不幸,从山水之间投胎到了人间丛林,从世外桃源来到红尘之地,先天的出身立刻变成了弊端。就像天使误落尘网中,她那自由舒展的天性在复杂的人性面前不知所措,处处显示出与现实的格格不入。

  想当初,灵河两岸风是风雨是雨,草是草树是树,冷是冷热是热;到这里却风成了雨,雨成了风,环境的变化伴随着时态的错位,让人措手不及。冷热的变化也大相径庭:有时候,明明是一团火,却感受不到丝毫的暖意,反而是彻头彻骨的冰凉;有时候,明明是一块冰,却给人一种灼伤的疼痛。阴阳易位,黑白颠倒,大观园里人们的冷嘲热讽,时时让人感受到无风三尺浪和冰火两重天。

  “真真这林姐儿,说出一句话来,比刀子还尖呢。”

  人都是世俗的。像李嬷嬷这样当面说黛玉,话里还是带着客气,充满敬畏的,还能让人勉强接受。世俗的人看不惯她,含沙射影,明枪暗箭,对她的贬斥无处不在。那贬斥在不同的场合里,不止一次的发生,且全都隐含在对别人的赞誉有加之中,让人时时处处感到阴森森的寒意和恶毒毒的伤害——

  “云姑娘快别说这话。上回也是宝姑娘也说过一回,他也不管人脸上过的去过不去,他就咳了一声,拿起脚来走了。这里宝姑娘的话也没说完,见他走了,登时羞的脸通红,说又不是,不说又不是。幸而是宝姑娘,那要是林姑娘,不知又闹到怎么样,哭的怎么样呢。提起这个话来,真真的宝姑娘叫人敬重,自己讪了一会子去了。我倒过不去,只当他恼了。谁知过后还是照旧一样,真真有涵养,心地宽大。谁知这一个反倒同他生分了。那林姑娘见你赌气不理他,你得赔多少不是呢。”

  一人吠形,百人吠声。类似的声音,她分明千真万确地听到了,也明明知道自己不受人待见,但黛玉的禀性就在于此:有话就说,不会藏锋,不敛口角,更不愿媚俗。孤标傲世,不懂逢迎,该挖苦就挖苦,该尖利就尖利,该使性子就使性子,就是不愿降低身段取悦别人。

  堪怜咏絮才——黛玉是有才的。万千丘壑给她提供了丰富的灵感,使得她玲珑多窍,诗才泉涌,秀腕一抖,可比诗仙。但她骨子里却从来就不以作诗为能事,她的夺魁只是临场时的偶一为之而已,根本不是在兜售才华。若这位潇湘妃子真的放开去写,那必是鸿才河泄,陆海潘江。

  敢将十指夸针巧,不把双眉斗画长——她明明知道,在五彩缤纷的女性世界里,自己的眉实在是一种缺陷,是很需要修一修,描一描的;但她就不。宁愿遭受冷眼,屡遭伤害,但就是痴心不改,宁死也不愿意拿起画眉的笔。

  明明有才却不骋才,皆来自于自身人格上的自信。

  知其残破而不掩饰,也应是一种与生俱来的妩媚!

  黛玉是孤独的——满纸自怜题素怨,片言谁解诉秋心?大观园珠履三千,却改变不了世外仙姝寂寞林的心境。黄鹤一去,空山独守,只余两株枯木,一围玉带。那该是她当初的状态,也是方今的生活。

  幸而,如同在风雨可侵的三生石边,遇到了神瑛侍者的浇灌,在人人张牙舞爪,风刀霜剑严相逼的贾府,他还有一个知音——虽未歃血为盟,却早已惺惺相惜,无怨无悔不离不弃,支撑她周旋期间。

  正因为此,当别人喋喋不休,让宝玉务一些仕途经济时,她却逆潮流而动,从来不曾人云亦云,说这些令宝玉生气的“混账话”。只有她懂得宝玉,他本是仙境中人;如同她那别人瞧不起的罥烟眉,只有宝玉才能知道来自天然。

  她与他,是大观园里的俞伯牙和钟子期。

  一切白眼、冷眼、侧目和怒目,她都毫不在乎,任何男人的味道她都本能的排斥。她只在乎浇灌过自己的宝玉,为之还泪的宝玉,终生牵挂的宝玉。那才是——

  

三、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从降生之日起,上天便逐渐剥夺她所拥有的一切,落草之处,支庶不盛,失去母亲,失去父亲,到孤苦无依之时,慢慢地给她一块宝玉。反复磨合中,终于让她认清这个曾经救她前世性命之人,明白了自己还泪的使命。从此,这一份为他所专有的情,便郁结于胸,萦逗在心,挥之不去,拂之还来。于是,她便用一生的时间等待着, 用一生的痴心盼望着,盼望着与他的相敬如宾举案齐眉。

  来到大观园,这份使命就有了各种各样的情节:从两小无猜到情思萌动,从情思萌动到心心相印,演绎出一个个刻骨铭心的故事——

  或是在下雪的梨香院,亲手为他束发整冠,看着他披上斗篷。或者在春末的沁芳桥边,看满园落红成阵,伴着他共读西厢。或在夏天的太阳底下,情不自禁地伸手替他拭去脸上的汗珠。或在秋天的雨夜,为他递一个照路的玻璃绣球灯,让那一盏灯,化作当初他送给自己的一轮明月……

  更多的时候,表现为两个人难以排解的矛盾。从初次见面时的摔玉开始,展开了一次次的试探和战争——为了一个错误的眼神而疑窦丛生,因为一件小小的物品(金锁和麒麟)而患得患失,因为一件无关紧要的事而悒郁不忿,因为一句无心的玩笑而不依不饶,甚至因为一种相同的心情不同的表达而陡起波澜。数不完的猜疑、忧虑,挑剔、责备、妒忌、怨嗟和恐惧,把求近之心反弄成疏远之意,从而上升为一种见不得又离不得的折磨,一如王蒙所说的——两个青年男女相互施与的一种精神酷刑,从而泛滥成为的的确确的灾难。

  而这一切,唯一的表达方式,就是眼泪,就是当初深山里收集,如今储蓄在眼睛里的泪水。见面与不见面,有来由无来由,都成了还泪的机会——

  或者气噎喉堵,似幽咽泉流冰下难;或者暗抛闲洒,如抛珠滚玉只偷潸;或者涕泗流涟,如梨花一枝春带雨……有时候,看乱红飞过,泪眼问花,流到花瓣上,就还原成晶莹欲滴的露珠;有时候,倦倚虚幌,流到手帕上,就濡染成斑斑点点的画作;有时候,看泪闸决堤,流成波涛滚滚的大江大河。

  这才是木石前盟的证明。离开那没有人烟,只有木与石的荒山之处,谁还能见证这份“天情”?谁能读出她萧萧晚风,潇潇夜雨,漫漫长夜里内心的冷冷清清,寻寻觅觅?谁能解得她灵魂深处的求告无门,欲说还休,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只有那床头的灯,耳边的风,窗外的竹,笼里的鸟……

  还有盆里的海棠,梦中的菊花,眼前的柳絮,园里的桃花……

  胭脂鲜艳何相类,花之颜色人之泪。

  若将人泪比桃花,泪自长流花自媚。

  泪眼观花泪易干,泪干春尽花憔悴。

  憔悴花遮憔悴人,花飞人倦易黄昏。

  一声杜宇春归尽,寂寞帘栊空月痕!

  但是——

  想眼中能有多少泪珠儿,怎禁得秋流到冬,春流到夏!

  眼泪也会有流尽的时候。当眼泪流尽,要么是夙愿得偿同心已结,花开连理人比翼;要么是知音已走尘缘已断,花落人亡两不知。生命中大喜大悲的结局即将到来。那时节——

  回想当初,才恍然憬悟:那一段恨海难填的折磨日子,原来正是生命中最为幸福的一段时光。


上一篇: 《《陆浑文学》杂志征稿启事》     下一篇: 《宝钗——我本将心向明月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2164次 | 联系作者
对《罥烟眉》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