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445544554 小蝶_生活散记_扫花网
《王海洋文集》--王海洋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1-08-10   共 112 篇   访问量:2187
小蝶
发布日期:2021-08-10 字数:4543字 阅读:2187次

  这几年在街上总能隔三差五遇见小蝶,她比从前变得成熟,少了少女时代的娇羞和青涩,多了一份人到中年的自然、从容、随意和大方。小蝶就像金秋时节农家地里的红高粱,在黄土地的衬托下,她再也不是春风夏雨时节那青青的茎秆和娇嫩的风情,而变成了秋风雨露沐浴过的粗粝的枝叶,还有那经烈日暴晒而终于长成的殷红的饱满的籽实。


  每当见面时,几乎都是我骑着摩托车匆匆接送学生,她骑着电动车急急在大路上疾驶,我们几乎都在朝阳初升的清晨开始一天的忙碌,也都在夕阳西下的小镇上即将为一天的操劳和疲惫画上一个也许并不算是圆满的句号。


  每次相遇,无一例外,她老远就带着笑意朝我高喊:“喂!海洋,你又送孩子吧?吃饭了没?”语气如此干练真挚,笑容如此灿烂真诚,仿佛是我从小朝夕相处一起长大的同胞姐妹关心我一样,她的问候搁在冬天就是照向我的一缕温暖的阳光,搁在夏天无疑就是拂过我面颊的一丝凉柔的清风。要么在超市购物,当我根本还没注意到她时,在擦肩而过的瞬间我的肩膀被轻轻地拍打了两下,当我回首惊愕地张望,方才见她含笑而言:“死鬼,买菜了吧!”于是我赶紧礼貌地回问:“你也是买菜吧?”然后对立片刻,寒暄数语,匆匆别去。


  你可别以为“死鬼”一词是骂人,在我们乡下,人人都能在适当的语境中恰当地贬词褒用,或反其意而用之,以此来表达自己对熟人亲切的问候,有时是淡淡的嗔怨。尤其用在女子称呼同龄男同志时,如果不是真的发怒,那大多时候可是暗含着女子内心对男方的敬重,有时女性也往往会以这种娇嗔的方式表达对异性的爱慕。当然我并不自作多情,我从来没有认为这是小蝶对我的倾慕,但也绝对不是对我的诅咒,看那眼神,听那语气,至少“死鬼”一词满含着她对我称呼上的亲昵之意和问语时的亲切之情。


  小蝶较之从前富态了些,俗气了些,富态指的是她微微发胖的身体,俗气不是指她的言行举止,更不是指她的修养品质,而是指她的穿着打扮。廿年前,她长发披肩,圆圆的脸蛋白皙中氤氲着彩霞,清澈乌黑的眸子里流盼出娇羞的目光,着一袭雪白的长裙,记忆中那个月光朗照的夏夜她俨然就是一位光彩照人的下凡的仙女。而今天,她齐耳短发,脸上也少了少女时代的温润油亮的光泽,面色有一点点蜡黄,眼睛深处那一方近似初冬的水域,映照出的是和多少成年人一样的再也不是澄清的涟漪。这些年,很多夏天,也没见她穿长裙,只是随意的一件体恤衫和牛仔裤就装扮出她人到中年的干练和沉稳。


  有时我就想,这女人啊,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如果日子过得不算是宽裕,莫非她就真的藏起了少女时期有关美的梦想?为了养育孩子,为了和心爱的丈夫一起挑起养家糊口的担子,莫非她就真的把连衣裙也珍藏在箱柜的底里,珍藏在时间深处,珍藏在岁月的风尘里吗?唉,这女人真是叫人怜爱,叫人钦佩,叫人敬慕啊。


  无论怎么说,日子曾经的艰辛和岁月的沧桑还是在小蝶脸上留下了清晰的刻痕,当然这是所有人,包括我自己在内,在时间的流里都躲不过的一劫。这两年街上相见,小蝶还是那般热情,她常常会说:“死鬼,啥时候闲了,咱坐下来喝几杯?”有时街头匆匆一遇,她会干脆地说:“走,请你吃饭!”这时我要么虚与敷衍,要么借故推辞,只见她粲然一笑:“那就隔日吧。”然后骑着崭新的电动车一闪而去。远望她微微发胖但依旧还算好看的背影,我的思绪常常就被拉回到遥远的昨天。


  初识小蝶是在二十年前的夏天,我到朋友刚子家玩。这是一个秀丽的小村庄,四围青山起伏,中流一水蜿蜒,平畴或坡度缓缓的小丘上都一律种着密不透风的碧绿的玉米,刚子家的院落里栽植着茂盛的青椒和枝叶婆娑的葡萄,白天知了在杨树梢上唧唧鸣叫,那断断续续潮起潮落的声音让那个夏天显得更加炎热和焦躁。一天下午,刚子的高中同学强子也远道而来,于是三个刚二十出头的小伙便迅速热乎在一起,仿佛迷茫中找到了知音,我们三人一起到河滩跳水,以丰茂的蒿草为掩护一起洗澡,像极了地质考察队一样一起沿着河岸漫游,最后就是一起回到屋里打扑克,说说笑笑,甚是尽兴。


  这天晚上,饭后村中闲步,刚子突然说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蝶,漂亮极了,就住在他手指的方向,靠近村后一个平缓的小坡上。强子说去看看,我也默许,于是三人兴奋前行。五六分钟的时间就到了,一棵棵高大粗壮的刺槐斜伸出长长的枝丫,槐树浓密的枝叶下就是小蝶的家,传统的老瓦房,三间主房,两边厢房,院中青石铺路,素洁极了。由于刚子与小蝶同村同龄,所以小蝶的父母、小蝶还是热情地接待了三位不速之客。


  一见面,我和强子真的惊愕了,没想到隐秘的农家小院竟深藏着如许天仙一般的美人。见有陌生人,小蝶目光似有所躲避,有一点矜持,还有着一丝的娇羞,她浅笑着招呼我们落座。只见她瀑布样的秀发自然下垂,至肩处微微打卷;双眸水汪汪的,乌黑的眸子顾盼有情;一张圆圆的白净的脸,双颊上印染着绯红的霞彩;一袭一尘不染的白裙包裹出她优美的形体曲线和绰约窈窕的少女风姿。


  好像一下子走进了神话世界,只觉夏日傍晚的燠热一扫而除,蝉噪的喧嚣瞬间远遁。不知当时是否真的如此,反正记忆中这个傍晚是如此清凉,甚是惬意。短时间寒暄,我们便和小蝶熟悉起来了,于是人人亢奋,人人絮絮不休,个个都想在丽人面前展现自己不算蹩脚的外交辞令,个个心中都有一种莫名的艳遇红颜知己似的兴奋和自豪感。此时如果有一种酒精因子的刺激,那是最好不过的虚幻加浪漫的人生境遇了。果然有,不知什么时候小蝶真的已经在她闺房中的方桌上摆满了“洛阳宫”啤酒,当然我们三个有幸,可能都是有生以来第一次轻轻踏足女人的闺房。


  这闺房绝对称不上奢华,但却是布置的相当整齐和洁净,一老式红漆木床,一传统红漆方桌,一半高红漆木椅,屋子四壁报纸裱糊,床里边靠墙的地方有宽宽的素雅的白布围墙环绕,略显潮润的泥土地面散发着微感温馨的淡淡的霉味。此刻身入其境你只会想到诸如朴素、淡雅、温润、清新的字眼,除此全是梦回中国传统住宅舒适安闲的审美感受。这样的时刻不喝酒真是辜负了良辰美景,一盏盏透明的玻璃杯,一双凝脂的玉臂和纤纤素手为我们斟上了“洛阳宫”这琼浆玉液。刚斟满的杯子,雪白的酒花波浪一样迅速上升、翻腾、缠绕、回流,这不安的酒花在杯子里翻江倒海,天旋地转,风起云涌,正如我们青春时期内心不安的骚动、起伏的潮涌和奔腾的激情。


  不知是谁先提议干杯,反正是心照不宣,人人珍惜着这千载难逢的一遇,人人都心知肚明这是为红颜佳丽而甘拼一醉的冲天豪情。碰杯,再碰杯,杯声清脆,打破了夜的沉默,也挣脱了心的束缚。三巡酒后,又是人人絮絮叨叨,话语多的数十倍于平时,当然小蝶也是暂时放下了少女应有的拘谨、娇羞和忸怩,酒喝得和男人一样的痛快,话说得和男人一样的豪壮,气势和男人一样的淋漓铿锵。霎时,小蝶娇面飞霞,脸染虹彩,林立的绿色的“洛阳宫”酒瓶之后,是她愈加楚楚动人的袅娜风采,是农家姑娘天生丽质的青春风情。


  夜已静,酒阑人散,带着三分醉意踏出小蝶家的屋门,外面早已是月轮高悬,清光洒地,远山默立,夜虫唧唧,凉风吹拂,好一派乡村静夜图。小蝶袅娜着少女的凌波微步,摇摆着精致玲珑的裙裾,送我们到大门外,她爽朗的笑声洒下一地滚动的音符,我们三人像是完成了有生以来最神圣的一件大事一样,循着小径,踩着一地的月光飘飘然归去。


  归去便是不眠,小河的清音和明月的清辉就像我们的兴奋一样,彻夜喧哗和朗照。夜已深沉,刚子说,不骗你们吧,小蝶漂亮吧!我和强子当然评头论足,各抒己见,赞叹有加。强子说,他碰杯的时候触到了小蝶的手,那真是说不出的温柔细腻啊,那种质感比之豆腐嫌柔,比之玉石嫌硬,比之冰雪嫌凉。这让我和刚子嫉妒眼红,都痛悔碰杯时失之温柔,以致错过了肌肤相触的最佳机会。刚子说,小蝶在他们村是最漂亮的,多少男青年羡慕已久,但目前小蝶还是待字闺中,不愿屈己嫁人。强子说,咱们三个小蝶会看上谁?如果托媒说合,谁最有可能?一石激起千层浪,刚子说强子最有可能,因为强子在小蝶面前话语最多,见闻也颇丰富,语气最干练有力,那波涛汹涌的气势占据压倒性的优势,给小蝶的印象也可能最深。我说可能是刚子,因为他们两个从小住在一个村,最熟悉,也最了解,不说青梅竹马,至少可能是早已两情相悦,心有灵犀,心有所慕。强子说,不,我看最有可能是海洋,因为今晚酒场海洋话语虽少,但他尽显温文尔雅,给人谦和稳重的印象,可能小蝶最喜欢的就是这种文质彬彬的书生形象。当然我不敢苟同,我天生自卑,自认为龌龊了些,我从不把最美好的想象贪为己有,我知道男女感情仅凭表面印象是绝不可靠的。


  那一夜归来,我们三个都坦诚了对小蝶的爱慕之意,从此都珍藏了一份有关爱情的美丽期待,并一起约定来晚一定再见小蝶。但第二天因强子家有事,他先行而去,我和刚子也因缺乏勇气而搁置此事,从此各奔东西,小蝶一事便永不再提。


  没想到二十年如烟飘散,二十年可以把一个愣头小伙变成两鬓斑白的中年莽夫,也可以把袅娜少女变成满脸雀斑的灶下蛮妇。但不可否认时间也能留住一些永恒的美的东西,就像当初小蝶那袅娜娉婷的模样,雅致素朴的装束,柔情温婉的丰采,我们三人至今谈来还是兴致十足,啧啧称羡。二十年了,原本以为小蝶应是远嫁他方,竟想不到她就住在离我不远的街镇。二十年后从在街头相遇的那一天起,我们仿佛越来越熟悉了,见面总是寒暄几句,就像亲兄弟姊妹一样,那样的亲切和热情。二十年了,我们彼此没有忘记,没有忘记当初村夜的宁静、小河的喧哗和明月的清辉,我们更不会忘记青春时期内心的那份萌动,那份对异性的渴慕,还有那一颗仅仅是止于渴慕和向往的最为纯洁的心。


  自去年以来,街头偶遇,我发现小蝶着装有些变化,那就是衣服的质地更上档次了,款式更加新颖了,衣服更合身,整体看上去更有时尚气息了。并且我也惊奇地发现小蝶的颈项上多了一条悬挂的亮灿灿的金坠,她的神采似乎又是楚楚动人了。看来她的日子愈来愈好了。我真的愿意看到这些,我认为一个打小就漂亮且爱美的女人,纵使她挨受过婚后一段时期的艰辛,但历经勤奋和打拼,她理所当然应该拥有殷实富足的生活和幸福美满的未来。


  今天小蝶成了我心中的一株红高粱,她以飒然的英姿屹立于黄土地上的萧萧风中,我以兄长般的真挚的情感祝福她生活幸福,日子甜蜜。


  关于小蝶的故事就是这样了,长篇大论,啰嗦至极,絮絮数千言,这仿佛是一个有故事的故事,其实男女主人公间根本就没有故事,从来就不曾有过故事。


上一篇: 《寂寞的看山者》     下一篇: 《几只狗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2187次 | 联系作者
对《小蝶》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