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445544554 王沂《嵩问》赏析3_笔记杂录_扫花网
《教书人文集》--读书人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1-07-18   共 302 篇   访问量:310
王沂《嵩问》赏析3
发布日期:2021-07-18 字数:3906字 阅读:310次

老曰:登髙可以娱情,瞩逺可以放意,此游观之乐,而出乎埃之外者也。传不云乎,登髙逺望,使人心瘁。故羊祜(87)登岘山(88)而太息,景公(89)美齐而随以雪涕。老将从公登楼而望,其南木门诸山,玉玦青环,岂无列仙之伦,飈车羽盖,出没于空旷有无之间。东俯长伊,其流洋洋,莘挚(90)所生于彼空桑,想躬耕于畎畆(91),羌肆志(92)之扬扬。西则锦屏(93)诸峰,混隠迭见,若近若逺,庶几有隠君子焉,顾吾何足以见?北望陆浑,林壑秀美。遗空山(94)之故居,流清风而不已。若其溪瀬(95)潺湲之鸣于下,云烟晦明之变于上,与夫荒蹊聚落,晨汲瞑舂之状,各献其技,变化倐忽,可以备诗人之游览,冩离骚之极目,若是何如?

王子曰:居髙明,逺眺望,固先王之政,然余有公事未暇也,请姑陈其要者。

老曰:嵩于《禹贡》,为豫州之野。于《地志》为韩分。昔在夏禹之国,夏政尚忠,故其民好稼穑,恶衣服,而有先王之遗风。当夫列国蜂起,嬴秦虎视,徙不轨之民,聚南阳之地,故其俗好渔猎,喜淫靡,弃本业,尚气势。或相随而椎剽(96),指人之藏以为费。故其民啙窳(97)强捍而难制,呜乎世亦多变矣。而其见于习俗者,亦朋比夸诈。而号为难治,若是何如?  

王子悚然曰:此岂溪谷山泽之民之罪欤?三老孝悌不敎诲之过也。虽然施泽于堂庑之上,服冕搢笏(98),使奸宄(99)息而善良出者,亦在彼而在此耶,吾不得而知之也。抑尝闻之,嵩居太室之西,为天地之中。其山川之胜,所谓出云雨见恠(100)物而为长雄者也。意其清淑之气,蜿蟺扶舆(101),磅礡氤氲当其竒者,必有魁竒、卓荦(102)非常之民,岂独发于纷丽葩伟而罕锺(103)乎?人将鸿飞兮不反,蠖屈兮不伸,以终其身,抑师道之不立,无以行所知,尊所闻,而汩(104)没于缁黄(105)之学,以全其真,又不得而知之也。吾将与叟濯大川之清流,挹(106)西山之白云,击槁木(107)而长歌,以问诸伊山之神。

 

注释

(87)羊祜:字叔子,泰山郡南城县人。魏晋时期大臣,著名战略家、政治家和文学家。

(88)岘山:有多处,这里指的是湖北襄阳县南的山。又名岘首山。东临汉水,为襄阳南面要塞。西晋羊祜镇襄阳时,常登此山,置酒吟咏。《晋书·羊祜传》:“ 祜乐山水,每风景,必造峴山,置酒言咏,终日不倦。”

(89)莘挚:指的是有莘国的伊挚。

(90)景公:齐景公(?―前490年),姜姓,吕氏,名杵臼,春秋时期齐国君主。

(91)畎畆:quǎn mǔ 同:“畎亩”。 畎:田地中间的沟。畎亩,田间,田地。

(92)羌肆志:羌,这里是连词,乃、却、反而。表示转折、并列或假设。肆志:快意;随心;纵情。

(93)锦屏:锦绣的屏风。

(94)空山:幽深少人的山林。

(95)瀬:lài,从沙石上流过的急水。

(96)椎剽:zhuī piāo  1.杀人劫物。 2.指杀人劫物者。

(97)啙窳:zǐ yǔ 懒惰。

(98)搢笏:jìn hù 亦作“搢忽”,插笏。古代君臣朝见时均执笏,用以记事备忘,不用时插于腰带上。

(99)奸宄: jiān guǐ。作奸犯科的坏人。由内而起叫奸,由外而起叫宄。

 

(100)恠:guài,意思同“怪”

(101)蜿蟺扶舆:蜿蟺wān dàn  蚯蚓的别名。扶舆:1.亦作“扶於”、“扶与”。犹扶摇。盘旋升腾貌。

(102)卓荦:zhuó luò 也作卓跞。超出一般。

(103)锺:一种容器,也指一种酒杯,引申为“专注”、“集中”之义。

(104)汩:gǔ 水流的样子

(105)缁黄:缁zī 指僧道。僧人缁服,道士黄冠。

(106)挹:yì 舀,把液体盛出来。

(107)槁木:干枯的木头。

 

译文:

老人说:攀登高山可以娱乐心情,望远可以释放意趣,这是游玩观赏的乐趣,出于尘世以外。《左传》上不是说了吗,登高望远,使人心力交瘁。所以羊祜登上岘山感慨叹气,齐景公治理齐国使之完美而激动落泪。我(们)愿意跟从你登上城楼远望,(嵩州城)南面是木门等山岭,像青色弯弯的玉玦环绕着,难道说没有各种神仙之辈,驾着御风而行的神车,出没于广阔虚无的空间;东面俯瞰长长的伊河,水流汪洋一片,伊挚(尹)就出生在那边的空桑涧,想亲自在田野里种地,然而志向远大而张扬;西面是像美丽的屏风一样的众多山峰,层层叠叠,远远近近,差不多有隐居的高人在那里,不过我(们)有什么资格求见呢?北边可以望见陆浑,树林清秀,沟壑壮美,静寂的山间遗留着一些故人的旧居,不停流传着他们的清高气节。就像那河水溪流慢慢的流着响动在山下,云彩烟霞明暗变幻在山的上边,跟那些荒凉静僻的道路疏落的村落,以及(农人)早晨打水黄昏舂米的状态,各具情势变化迅速,可用来等待作诗的人去游览,写出像离骚那样意境高远的诗文,像这样怎么样呢?

王沂说:站得高眼界明了,看得远(事理清晰),本来是先辈贤德的君王的理政之道,可惜我因公事繁忙没有空暇游玩,请您姑且说说那些主要的事情。

老人说:嵩州在《禹贡》里边,是豫州的领地,在《地志》中是韩的地域。以前在夏朝,夏的政治还清明的时候,这里的民众喜欢种庄稼,不喜欢穿衣打扮,有夏商周时期的淳朴风气。但当春秋列国蜂拥而起的时候,赢姓的秦国虎视眈眈,迁徙一些违反法纪有叛乱行为的民众,聚居在南阳的地面上,这些人的习俗喜好捕鱼打猎,喜爱过分享受,恣意浪费,(往往)放弃本来的职业,崇尚时兴的气势,有的相聚一起杀人劫物,有的盗窃他人的财物作为自己费用,所以这些民众懒惰又性情强悍难以制约,唉,世道也是多有变化呀!而且那些可以参看的以往事例,也是彼此勾结集党营私虚夸狡诈,而说成难以治理,像这样怎么样呢?

王沂害怕地说:这难道是村野百姓的罪过吗?这是掌管教化的官员没有很好教育的过错。虽然在朝廷上布施恩泽,给他们官职,希望作奸犯科的坏人平息善良的人出现,也是在那里或在这里,我不知道啊。可是我听说过,嵩州处于太室山脉以西,是天地的中间。这里山川的优美,就是所说的出现云彩风雨、出现怪物景象而为首的地方。料想这里的清秀和美风气,能使蚯蚓盘旋升腾;气势盛大充满从而成为这里的新奇景象,(这样)必然会有品格正直思想新奇出类拔萃的人出现。难道只是追求外表华丽而缺少真正专注(正直修养)的人吗?(正直的)人将要像鸿雁腾飞啊不会回头,没有远大志向的人也总是像尺蠖蜷曲身子,到生命结束。或者教师的地位作用没有得到重视,没有办法去传播知识尊崇听说的道理,(精力)流失在研究佛道学问上,来达到自己所谓的完美追求,这就不知道了。我将和老先生(们)用大河的清清流水洗涤、舀来西山头上的白云,敲着干枯的木头大声歌唱,来问询那些伊山的神仙们!

 


上一篇: 《故人故事之《铮伯》》     下一篇: 《 王沂《一百五日行》赏析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310次 | 联系作者
对《王沂《嵩问》赏析3》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