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445544554 学而篇 11_长篇_扫花网
《学而篇 11》--Kyle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1-06-19   共 0 篇   访问量:424
学而篇 11
发布日期:2021-06-19 字数:3433字 阅读:424次

11

 

子曰:“父在,观其志①。父没观其行②。三年无改于父之道,可谓孝矣。”

【注释】

①其:指儿子,不是指父亲。

②行(Xíng):行为。

【翻译】

孔子说:“当他父亲活着时,要看他本人的志向;他父亲去世以后,就要考察他本人的具体行为了。如果他长期坚持父亲生前那些正确原则,就可以说是尽孝了。”

【解读】

如何才算是孝子

在本章中,孔子主要讲了孝顺父母的方法。为人子女者,必须尽孝,对于父母的优点应尽量多学习,遵从父亲的指导。当然了,应当有选择地学习和遵从,不能一味顺从,那是盲从。为人父者,也不一定事事皆对,做子女的也要懂得择善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这才是真正的孝。

 “父在,观其志”,是说做儿子的要以父亲为尊,不得擅作主张,应当跟着父亲好好学习。了解家族传统,有继承父辈美德的志向,就算是一个有孝心的人。对此,大家应当有着正确的认识,不能对自己的父亲盲从,传承的应该是父辈的优良传统,否则就不再是孝顺了。在春秋之前,人们学习知识的渠道极为有限,向父辈学习几乎是唯一的途径,所以孔子才有这个说法。当今社会,可资学习的途径大增,这里我们应该对孔子所言的原则加以变通,把学习前人一切优秀成果、树立高尚和远大的志向视为行孝,才是最合适的。

 “父没,观其行”是在要求为人子者应言行合一,保证孝行的前后一致。父母去世,没人管教的时候,一个人的言行完全出于自主,其言其行如果一如父母在世一般,此人必定是个孝子;如果父母过世不久,言语行为就严重违背了父母生前的意愿,这个人肯定不算是孝子。比方说,有些人在父母过世之后,因失去家庭的约束肆意妄为,就算父母在世时他再孝顺,其本质上也是个不孝之子。历史上最典型的例子莫过于杨广,这位隋朝的亡国之君,在父皇杨坚在世时,掩饰本性,处处表现出节俭、朴素和低调,以讨得父母欢心。在登基称帝以后,杨广本性大暴露,一改先前风格,骄奢淫逸,好大喜功,残暴荒唐,成为历史上暴君的代表。现实中,这样的人也不在少数,所以应当引起我们的重视。

 “三年无改于父之道”。在古代有守孝的说法,倘若父母去世,不管身在何处或身居何职,都应回家为父母守孝三年。在这期间,做儿子的应当谨慎地按照父母的意愿行事。倘若发现父母给自己制订的行为准则出现了错误,也不要急着提出来,应当慢慢地改,不能一下子就掀翻父母的理论,这才是孝子所为。其实,有些事情是勉强不来的,即便是父子之间也是各有其志。虽然古时的生产力水平不高,子承父业也是一种非常普遍的现象,但也难保有人不会跳出家族的禁锢而另谋生路。此时,他们虽然改了“父之道”,只要心里对父母的意志保有足够的尊敬,也不算是不孝。

此外,这句话还可理解成做儿子的应当将父亲手中的旗帜接过来,完成父辈们未竟的事业,替他们担起应尽的责任,不能父亲一死就什么都不管了,这也是不孝。比方说,古时太平盛世的皇帝在各个方面的政策都很不错,倘若他离开了人世以后,新即位的儿子大改其道,搅得民不聊生、怨声载道,这就违背了父亲的意愿,是对国家的不负责任,也是不孝。

任何事物都是由量变到质变才完成进化的,想要做个孝子也是如此,只有将自己的孝心体现在点点滴滴的生活细节中,才是真的孝顺父母。而且,真正的孝子,不论父母生前还是死后,他们对父母的恭敬和教诲都不会忘记。因为父母活在他们的心中,他们对父母的孝顺是从心底发出来的,从不敢忘却。

《中庸》说:“夫孝者,善继人之志,善述人之事者也。”也就是说,所谓孝,就是要继承先人的遗志,完成先人未竟的事业。这与“三年无改于父之道”的意思是一脉相承的。但是事与愿违,不仅现代社会如此,就是在封建宗法制的时代,尽管父亲有绝对的权威,也仍然有“训有方,保不定日后作强梁”的现象发生。

我们再来看看这个孝是如何评定的。“父在,观其志”;从白话直接翻译呢,就是父亲活着的时候要观察他的志向。“父没,观其行”;父亲去世以后就要观察他的行为。而且“三年无改于父之道”,三年不改变他父亲的行为原则,那么“可谓孝矣”。这样理解对不对呢?当然也对,但是太肤浅了。我们举几个中国皇帝的例子:宋徽宗当皇帝,北宋灭亡。怎么会这样呢?他的志不在当皇帝,他做一个画家是绝对优秀的,会成为超一流的大师。但让他做皇帝就不称职了,不知道怎么把他选来当皇帝了。明朝的天启皇帝,下面有个魏忠贤大家都很熟悉,一个很坏的阉党。那个天启皇帝,对做皇帝他根本没这个雅兴,他是一个优秀的木工,皇帝中的鲁班。你让他做木工活,搞点建筑设计、建筑施工他浑身都是劲;但是要他看奏折,他一见就头疼,干脆不管,让他奶妈“奉圣夫人”管,最后就让魏忠贤去管,结果把国家搞得很坏。所以,这就需要观其志了,我们在对待自己的子女的时候如何观其志呢?像我们坐头排的这位小朋友,自己在参加少儿读经,觉得很舒服,今天把他父亲都拉来学习,像这些孩子就很不错。我们要观其志,志在什么地方?当然父之志和子之志未必一样,老爸是学文的,儿子可能是学工科的;特别是在满清末年的时候,八旗子弟哪个还有从政的机会呢?都送去留洋去了,有些就开始搞文艺。我们近代的一些文艺大家好多都是满人,比如老舍啊、启功啊,还有爱新觉罗氏的这个那个,很多都是书画名家,还有一些是搞史学研究、哲学研究的,都改行了。因为局势不一样了,你不可能要求儿子与老子完全一样。

“父在,观其志”,如何评定一个青少年?父亲在的时候,就要看他的志向,他的人生观是在什么方面确立的。“父没,观其行”,父亲故去之后就要观察他的行为,这个是古代的事情,放到现在又应当如何理解?“三年无改于父之道”,那么就要联系到家族。以前是联系到一个家族乃至一个国家,这个父子关系可能是一个君主家族,或者是一个世袭的士大夫家族。因为孔夫子那个时代的家族都是世袭的,做天子的就是天子家族,诸侯就是诸侯家族,大夫就是大夫家族,士就是士家族,一般老百姓就是老百姓家族。这个是联系到家族的,当然也包括企业,因为现在家族企业也很多。从当年农村里搞社办企业开始,许多社办企业如今都是家族企业了。私有民营经济开始活跃以后,很多也成为了家族企业。这个也是涉及到家族企业乃至国家政策的稳定性、连续性的问题了,我们不能朝令夕改,我们的作风和政策都应该有稳定性。所以现在如何保持我们国家的稳定,并不是表面上看社会上有没有人在那里闹事,关键还是政治的一种稳定,当然这种稳定是良性的,不是强制性的,硬要它稳定。所谓和谐社会是一种有机的,有生命的一种和谐,各行各业都很有朝气的一种和谐,那样才行。所以“三年无改于父之道,可谓孝矣”;我们要从这样的高度来理解。当然,三年之后,在原有的基础上稳定下来之后,该改的也应该去改,该变的也应去变,一成不变也不行。

胡人胡说,久病无孝子。现如今的青年人想要尽孝,那也得家里的老人家别生病不是?


上一篇: 《《陆浑文学》杂志征稿启事》     下一篇: 《小石桥
责任编辑: | 已阅读424次 | 联系作者
对《学而篇 11》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