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445544554 厕所见闻沉思录_生活散记_扫花网
《王海洋文集》--王海洋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1-05-31   共 112 篇   访问量:277
厕所见闻沉思录
发布日期:2021-05-31 字数:3257字 阅读:277次

  这是一位五十多岁的伊川县的老大哥,去年他一直远路迢迢,每天早起开着小型货车,跨越县界跑80多公里路程,到我们学校运输尿液。寒冷的冬天,学校早读的铃声在五点半准时响起,揉着惺忪的睡眼下楼,如厕或从厕所旁走过,我总是能与这位老大哥碰面。于是我不禁惊讶于他的准时,更对他劳动的艰辛有着些许的怜惜之情。


  因为我的父母都是农民,从小在大山里我也有过长期的艰苦劳动的经历,因此但凡是朴实勤恳的自食其力的劳动者,我都对他们怀着敬佩和怜悯的深情。


  我不止一次亲眼见过这位外县的老大哥在厕所的忙碌。


  冬日的清晨冷风呼啸,滴水成冰,男厕所的地面铺了光滑的瓷砖,为了防止跌倒,他穿着黑色的防水胶鞋,一进厕所门就微微探身弯腰,两只胳膊尽量向外屈伸,以保持身体的平衡。只见他走一步,待确认扎稳了脚掌,才再走一步;走一步,再走一步,以此缓慢地向前移动。


  为收集尿液,厕所的南墙根是他整齐放置着的一排清一色的红色塑料尿桶,硕大的尿桶里都是泛着白沫的淡黄色的尿液,散发着呛人的刺鼻的气味。每一桶尿液大约五十来斤,他都要一一用双手提起,每提起一桶都见他分明使尽了力气,脸部肌肉连带有些微微的颤动。他戴着塑料手套,一一把尿液过滤,除去杂质,然后倒进厕所外车上的大桶内。如此往回反复,这二十几桶尿液足足够他干一个小时。倒完尿液,他还要把尿桶放在水龙头下冲洗,用自制的简易的刷子认真地擦拭,里里外外,边边沿沿,每一个尿桶最后都锃亮一新,每一个尿桶最后都一一归位。等南墙下二十几个尿桶重新排成整齐的队伍,他才放心地走出厕所。但这时他还没有立即离去。每当这时我都发现,他从车上取出一个小本子,用笔在上面记录着什么,神情是那样专注,面容上也分明显露出几分劳动后的轻松和愉快。


  我想他是在记录着自己每天的劳动成果,因为在我和他的谈话中得知,这些尿液他还要每天及时把它运到洛阳的某个工厂,才能得到并不丰厚的报酬。我问过他这些尿液的用途,他说有一种医院急需的药品,人工合成的成本太大,不划算,目前只能从人的尿液中提取,这样相对简单的多。啊,我终于知道人类的排泄物也有用,于是你不得不相信,世间万物都有存在的价值,这是否验证了存在即合理的哲学命题呢?想想多可笑,人体把废物排出体外,为了治病或挽回生命还得从尿液中提取珍稀的物质并制成药品,再把它吃回肚子里,这是否体现了宇宙间万物循环的颠扑不破的真理呢?


  天地肃寒,冷风刺面,黎明时分人说话时哈出的热气迅速变成冉冉升腾的白烟,校园一片清冷。这位老大哥在本子上记录完以后就要离开了。他迈着因疲劳而迟缓的脚步上车,这一番劳动之后他的裤子大半被尿液和自来水溅湿,套着袖套的两只胳膊上斑斑点点,淋淋漓漓;一张宽大的脸庞上流溢着的全是憔悴的神情,过早谢顶的头上是略显凌乱的灰白的头发,他分明已不再年轻,这样的劳动和每天的奔波,对于他显然并不轻松。


  这些都是去年的事了,今年情况渐渐有些反常。同样是二十几个尿桶,不知道为什么,男学生们都不往桶里尿了,每周每个尿桶里的尿液都不及尿桶的五分之一高。于是老大哥就每周来一次,后来是每两周来一次。一天,早起如厕,见他来了,我还是热情地与他打招呼,他也微笑着感叹:


  “唉,这孩子们调皮呀,都不往尿痛里尿了!”


  “其实,你可以给我们学校领导说说,要求学生们都往桶里尿。”看着那一个个浅浅的尿桶,我带着对他同情的口吻赶紧提醒他说。其实这样的话我不止一次给他说过。


  “唉,还是不说吧,有点麻烦人!”他的语气分明蕴含着不好张口和有点寄人篱下讨饭吃的意思。


  当他把尿桶洗刷一新,重新整齐地放置成一排离去后,恰巧有五个男学生如厕小便,我顺便大声笑着招手:


  “都过来,孩子们!尿到尿桶里!”我用手指着尿桶。


  “老师,凭啥要俺尿到尿桶里,他又没有给俺掏钱(就是付钱),俺尿到他的桶里,让他拉去卖钱?”一个我平素认识的精瘦的九年级男孩掷地有声地反驳我,带着明显的不屑的神气。


  “啊……你们竟这样想!”我一时被震惊了,半天无语。


  “那,就是这样!他算啥!”精瘦的男孩再一次努着嘴,微微龇着牙,昂着头,理直气壮地反驳我。他所说的“他”就是指倒尿液的老大哥,他竟然用这样的语言说话。那一刻我分明感到他面部表情的狰狞和难看。


  “他算啥?他是朴实的劳动者,和我们的父母一样……”我愤怒于他对一个劳动者的亵渎、冒犯、轻视和不敬。


  结果五个男学生中只有一个相对腼腆的孩子,不太情愿地侧着身子过来尿到桶里,其他人仍旧固执地尿到尿槽里,让自来水无情地冲走。


  那一刻,我愣在厕所里好久好久,一时走不出我自己给自己构筑的窘境。


  我原来才知道,现在的孩子自己的一泡尿竟也这样值钱?我现在才知道,现在的中学生竟把自己的一泡尿看得如此要紧?我从不知道,今天的初中生他们的思维逻辑竟也与金钱和铜臭契合得严丝合缝?我想我们的学生难道吝啬得连自己的一泡尿都不愿慷慨地施舍给别人吗?那你还能指望他们将来去同情一位穷人或是生活中的弱者吗?虽然这样的学生可能只是少数,但已经足以使我感到震惊和愕然。


  我想我们今天的教育到底给了孩子们什么?我们的教育难道就没有感化出孩子们对艰辛的劳动者或是社会底层小人物的一点点同情心和怜悯心吗?


  真是难怪孩子们有这样的想法,现在我才弄清了为什么今年以来厕所里的尿桶每每总是空空如也,就像一张张饥饿的嘴巴总在等待着施舍和给予。


  其实,我见过很多我们农村的学生家长,他们大多都过着一般的日子,也都是农闲时节到外地打工,干的都是没有技术性的粗活、重活、脏活、累活,以此挣钱养家,供孩子上学,都不容易啊。都是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啊,都靠出力甚或苦力挣钱,可他们的孩子竟然有意排挤和歧视一位以收集尿液为谋生方式的外地人。他们何曾想过,他们的父母也在外地的某一个地方打工,如果他们的父母身边都是这样的人,极不友好,极不和善,极不仁慈,毫无一点点同情心,带着鄙视的目光去看待一个异乡的谋生者,他们的父母内心会是怎样的感受呢?


  人啊,还是要多一些成人之美的美德,能在适当的时候不费吹灰之力去成全别人的好事,能在无损自己利益的前提下给别人提供一些方便,克服自私阴暗的心理,这是何等的宝贵。就像你的一泡尿,与其顺水流而去,何如排在尿桶里,给靠此谋生的人多一点出路,给他们多一些生活的希望。


  由此看来,学校教育中德育教育多么重要。对于某些学生,他们能学到多少知识也许并不重要,也许真不重要,最要紧的是我们老师需要赶紧洗礼一下他们染尘的心灵,擦拭一下他们蒙垢的思想,超度一次他们向恶的灵魂。一个国家良好社会风尚的形成必须从学校的德育教育起步和塑造,一个民族整体道德素养的提升必须在学生时代启蒙和累积,对此我深感路漫漫其修远,所有的为师者,我们的确需要上下而求索。


  今天写就此文,我想这不是小题大做吧。


上一篇: 《寂寞的看山者》     下一篇: 《老道沟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277次 | 联系作者
对《厕所见闻沉思录》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