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445544554 我的老家在嵩县_生活散记_扫花网
《回望乡土》--李现森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1-05-10   共 0 篇   访问量:396
我的老家在嵩县
发布日期:2021-05-10 字数:9278字 阅读:396次


“我的老家在农村,那里是我生命的根,枝繁叶茂仍离不开你,繁华落尽我把你找寻……”初夏清晨,听着歌手秋裤《我的老家在农村》的醇美低婉吟唱,我又一次驱车回到了我的老家——嵩县。

天空澄碧、远山含黛,青瓦白墙的村舍错落有致,功能完善的小镇别具特色,产业园里一片繁忙,温室大棚里硕果累累;文化广场上更是载歌载舞,欢声笑语……村落、景区、农舍与百姓的笑脸相得益彰,美得让人心醉。

我的老家在嵩县,那里是我生命的根。

记忆中的老家,且不说低矮的土墙,带着岁月沧桑的老屋、老井,倚在墙角的石磨……单就那把老式的门锁,一个孔,一根铁棍穿过去,找把挂锁锁住,就让我记忆犹新终生难忘。

好日子是个啥,梦也梦不到,老家穷得让人揪着心儿的疼。沟沟里种庄稼,坡坡上放羊。一年又一年,光景一天又一天过,群众一直走不出贫困的循环。日子越过越没指望,老家人的心慢慢地凉了。

 一方水土养不起一方人。沟沟地里谁能种出个花来?每每说起老家的人情事,爹总是感叹,“深山里的日子真是穷怕了,苦怕了!

“嵩”是由“山”和“高”组成,喻山高之意。

“九山半岭半分川”,土地瘠薄,亘古以来,绵延的大山、纵横的沟壑像一道道顽固的拦路虎,贫穷出不去、富裕进不来,是国家扶贫开发重点县,河南省4个深度贫困县之一。这就是我的老家——嵩县!

 大山成了生活的阻挠。为脱贫致富,老家人不停地寻找着每一条致富路子,迫切需要一把向上的“梯子”。

 “在思想的牢笼里,关着两只虎,一个是穷人思维,一个是弱者心态。这两只‘拦路虎’不除掉,脱贫攻坚就会是年年‘一年级’。”车轮在高速公路上疾驰着,那股乡愁越来越浓郁。

到家时已接近晌午,爹早早地站在了村口。

“大抵以乍出坑谷,忽见天地日月,不觉欣跃惊诧……”眼前的街景令我诧异:宽敞的马路、整洁的村容、优美的环境,绿树掩映下的重脊高檐的临街门楼,让原本静谧、闲适的山村,车水马龙、人声鼎沸,恍如到了“闹市”。

爹说,也就这两年,村里人宜工则工,宜商则宜,修了路,盖了房,让贫困落后山区变为美丽富饶山乡。

啊!荒原渐绿,百灵晨唱。青山绿水绘就百姓幸福生活,我的老家再也不是记忆里的“古苦土穷”的模样!翌日,我有些甚至迫不及待地找到好友罗孝民,以求其是。

孝民今年50岁出头。一张饱经风霜的脸轮廓分明,脸色红润,两只深陷的眼睛深邃明亮;头发乌黑,很有精气神。他是县委宣传部副部长,也是老家乡村振兴的发言人。

“是爷们,就把这杯酒干了!”他爽朗的笑声,宛如轰轰作响的汽车引擎,穿墙越壁而来,让我完全可以想象到他当年的风采——总是像太阳吸引向日葵那样,把人们的注意力引到自己身上。

孝民的思维很清晰,关于农村变迁更是如数家珍。

“要让老百姓的日子一年更比一年好”,这是县委县政府的承诺。随着他的话匣子打开,一幕幕如诗的往事,一个个似画的场景,如同轨道清晰可现的老唱片一样,又似音乐、似流水般淌了出来,滔滔不绝向我奔来,大有收不住的感觉。

旅游是嵩县的最大优势、脱贫攻坚为最艰巨任务。孝民说,“脱贫攻坚、发展产业、乡村振兴……”以“全域旅游”带动“全域脱贫”的“嵩县模式”为钥匙,解开了绿水青山的密码。

路,是远方,是希望,是向往。

俗话说,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当天下午我们驱车走进了昔日一个个“古苦土穷”的小山村。

木札岭下的龙王村,在我的记忆中,是一个远近闻名的穷地方,孩子上不起学,男孩大了都不好找媳妇儿。刚一进村,便有村民们围了过来,争相描绘着这里的一个个新变化。

李双趁是龙王村的村民。2002年木札岭景区开门营业,她在景区旁开了个农家宾馆尝到了甜头。到了2009年,她家的三层楼房拔地而起,高标准“农家乐”让她赚得盆满钵盈,一年的纯收入就有个五六十万元吧。

“龙王村‘人人干旅游、户户有宾馆、个个是老板’,150来家农家宾馆最高的一年能挣百十万元,人均收入最少也得四五万元。你说这日子美不美!”李双趁激动地说,全域旅游一头连着绿水青山,一头连着脱贫攻坚。

青山如画,绿水环绕,林涛低吟。

行走豫西山区海拔最高的一个小山村——天桥沟村,在这里让我看到的是,昔日“山顶秃、山腰乱、山脚滚满石头蛋”的景象日渐消失,代之以“山顶松槐戴帽,山中板栗缠腰,山脚苹果梨桃”,处处生机盎然。

一条路向前延伸,依山而建的“石头部落”跃入眼前。以往这里是“风吹石头跑,地上只长草”的“荒蛮”之地。如今,这个被誉为“石头部落”的小山村,石房石屋,家家比邻而居;石院石墙,户户随形而就,村子成功申报“中国传统古村落”。

……

好风景带来了好“钱景”。放眼3009平方公里的热土,全域旅游挑起了嵩县脱贫攻坚的“大梁”,白云山、木札岭、天池山、陆浑湖、白云小镇、石头部落、手绘小镇、两程故里、兰花山等旅游景区交相辉映,大坪中原花乡、白河千年银杏林、大章太极山、旧县仙女潭等乡村旅游点相得益彰,加之山水灵动、如若画卷的县城,共同构筑了“5A嵩县、‘净’享自然”的全域大空间,带动附近的群众捧上旅游的“金饭碗”,实现了从“美丽乡村”到“旅游景区”的精彩转身。

……

暮霭降临,华灯初放。不远处楼房里人家已是灯光点点,忙碌了一天的人们也陆续都回到各自家里,乐享和谐温馨之美。

说起山村巨变,孝民给我明显的感觉,记忆闸门一旦被打开就很难关闭,像是尘封了多年的一坛老酒被启开一样,散发着浓郁的醇香。

用美丽经济打开致富门,不能落下一村一户,不能让一个群众掉队。作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路径之一和脱贫攻坚的重要引擎,我的老家依托“好山好水好生态”,找准产业发展优势,妙解脱贫攻坚难题——这便是他们登天的梯!

“山高石头多,出门就爬坡”“一沟十八岔,岔岔有人家”是黄庄乡三合村以前生活的真实写照。

因为土壤贫瘠、山高路远,这个山水萦绕、炊烟袅袅、恬静自然的诗画山村,饱受出行难、吃水难、看病难、上学难之痛,全村352户中近1/3是贫困户。

山川纵横,制约在山,潜力在山,优势在山,希望也在山。2016年,在政策支持下,村子修复了老井、旧宅、豆腐坊等景观,让穷山村变成了花墙黛瓦的手绘小镇。每年来写生人数已超5万人,全村增收超350万元。

昔日的“放羊倌”“养蜂匠”纷纷变身“贩羊商”和“新网红”;就连年过花甲的贫困户张章给学生们当“模特”,在门前石头上坐一晌就能挣钱……写生产业“绘”出幸福的新生活。

车村镇地处南山北岭之间,中有河川盆地。该镇更是以“老屋认领”的方式,将具有豫西传统风格的、搬迁后荒废的土墙老屋,以现代的设计理念打造成“朝看云雾,暮观夕阳”的嵩县民宿群,吸引投资人认领改造成主题民宿,使一个个美丽乡村看得见山水,留得住乡愁,让贫困户增收脱贫渠道更宽了……

在宽阔平坦的南车路上,一块标语牌格外醒目——“厚植绿水青山、打赢脱贫攻坚”。这标语牌虽默默无声,但却如同一声春雷催人奋进、激荡人心。

“小康路上,一个都不能掉队!”伫立在标语牌下,孝民感慨地说,一业兴带动百业旺,旅游与文化、农业、体育、养生、互联网等产业倾情拥抱,带动了金融、交通、餐饮、商业、娱乐等多行业,形成了一二三产联动、共绘旅游蓝图的新格局。

赤橙黄绿青蓝紫,谁持彩练当空舞?在他的叙述中,我也看到在全域旅游理念的引领下,我的老家以如诗如画的绿水青山与富民强县的金山银山相融合,正实现着多产业、全要素同频共振,带动整个县域向阳发展、转型升级。

旅游产业迅速与农业、工艺品、食品、电商等产业相融,生产、生活资料变成了休闲旅游产品,玉米糁、柿子醋、土鸡蛋等土特产品转化成旅游商品,农业附加值大幅提高。“茵陈汁”“烙画”等商品生产渐成规模,奇石、根雕、草编、土鸡蛋等旅游商品达130余种,就连乡村里随处可见的“土坷垃”也变成了农民致富的“金疙瘩”。

景色无墨画,秀水有声诗。如果说,从“治山造田”到“林果当家”,再到“转型升级”,所走的是单一产业模式,那么如今把林果业、生态农业、旅游观光业等一切能够依托生态发展起来的多种经营方式“绑”到一起,则让群众享受到的是多重叠加经济。

一路繁华一路歌,听到的看到的让我激动不异。

全域旅游不仅走出了一条速度快、质量高、百姓富、生态美的绿色发展新路,也让一条条名不见经传的荒山沟,从单纯的种植业到以生态休闲为主的服务业,新产业、新业态已然重塑山村的“颜值”和“气质”,一手挽住城乡居民的绿水青山蓝天梦,成为我的老家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的典范。

一草一木,一村一景,融洽的气氛,和谐的氛围,今天的嵩县,山水在变,变得更美;山村在变,变得更富;贫困群众在变,变得更加有志有智。绿水青山变成金山银山,成为老百姓脱贫致富的强大靠山,成为乡村振兴的强大动力。

此时此刻,心中的那股浓浓的化不开的真情再次萦绕,虽然我的老家现在还算不上华丽,但她足以给了我岁月静好的记忆。因为,我知道有老家的人,就拥有了精神家园的故土。即便走得再远,老家仍是最终的归宿,只有回到老家,这才是心灵最大的安慰——我的老家在嵩县!


上一篇: 《二叔》     下一篇: 《闹洞房
责任编辑:何美鸿 | 已阅读396次 | 联系作者
对《我的老家在嵩县》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