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445544554 资本家_感悟小品_扫花网
《犀利之笔》--远遁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1-05-03   共 0 篇   访问量:698
资本家
发布日期:2021-05-03 字数:4650字 阅读:698次

近日国内某知名电商创始人人设一时大跌,由原来被年青人万众仰目的“阿爹”瞬间变成被国人口诛笔伐的“资本家”。资本家虽然未必是贬义词,可是,国人在伤心之余赐给他这一称号,可见,“资本家”一词给国人的心灵带来的创伤还是足够大的。

我们这一代人认识资本家,大多始于中学教材中马克思的学说。如果抛开马克思的学说不谈,其实,早在三千多年以前,中国就已经有资本家了。

商国第七任君主王亥曾经用牛车拉着部落内剩余货物到外部落去搞贸易,他可以被看作是中国最早的资本家了。贸易带动商国农牧业迅速发展,商国得以强大。因此,人们把从事贸易活动的商部落人称为“商人”,把用于交换的物品叫“商品”,把商人从事的职业叫“商业”。

在中国古代,商人之所以受人鄙视,从他们自身这一面来说,有的投机取巧,有的不守信用,有的借盘剥生利,有的靠囤积居奇,甚至还有像吕不韦做政治投资的。从百姓这一面来说,一是受国家文化影响,认为做官是最光宗耀祖的;二是整体道德水平较高,拜金主义还没有产生的土壤。

随着社会的发展,到了近现代社会,资本家越来越多了。同时,与它的对立面工人渐渐势同水火。马克思主义传到中国后,人们开始越来越痛恨资本家,决定将所有无产者联合起来,打倒资本家。

可是,有一个问题,不知道当时的无产者们有没有想过。那就是,无产者将资本家打倒后,是无产者自己变成新的资本家,还是在这片土地上永远也不再允许资本家的存在?不论当时无产者想没想过这个问题,总之,后来的事实证明:第二个选择是否定的。

随着中国贫富差距的拉大,人们变得越来越恨资本家了。可是,这种恨同恨小偷和恨老鼠不一样。人们恨小偷、恨老鼠是真的恨,因为,人不会去选择变成老鼠,也很少有人会选择变成小偷。然而,人们在恨资本家的同时,却有许多人自己想变成资本家。这其实并不矛盾,正如有些人天天骂贪官,可是,一旦他自己当了官,他就变得比谁都贪了。

“阿爹”早年当老师时,可能对资本家也十分厌恶。可是,当他走到了金字塔的顶尖时,立场就发生了变化,开始鼓舞人们工作要遵“996”的制度了。这正如他早年清醒地说过,毛主席要是早点退就是神了,可是,他自己却正是因为退得晚了,才由国人心目中的“阿爹”变成了“资本家”。看起来,一个人要想守住初心,真的是不容易。

依我来看,这个世界不能没有资本家。以当下社会为例,如果没有资本家,国有企业的领导有许多会被法院关到监狱里,街上会到处都是摆地摊的小商小贩,城管抓都抓不过来。资本家能够整合闲散资金,资本家能够组织生产,资本家能够将科学家在实验室中研制出的新产品变成百姓手中的消费品。如果没有资本家,我们还要到供销社排队购物。唉,不说了,简直无法想象。

既然资本家为国人带来如此多的方便,为何国人还痛恨资本家呢?

这里面有几种原因。

第一,国人恨自己不是资本家。巨大的贫富差距,严重的心理落差,毕竟,人是有自尊心的。如果一个人说自己仇富,未免容易引起旁人的鄙视。可是,换一种说法,提高一下高度,如果说自己恨资本家,那么,层次就上来了。

第二,许多资本家确实可恨。电商诞生之前,房地产资本家将房价提得老高,你租他的商铺奋斗一年,地产商挣的是大头。你买卖做好了,挣点小钱;你买卖做不好,就等于为地产商打工了。电商诞生后,刚开始国人挺高兴,因为那些可恶的地产商终于没有那么大的利润,眼看要倒霉了。可是,国人高兴才没多久,这些电商就开始要搞社区团购了,简直比当年的地产商还可恨。还是马克思说得对,资本是嗜血的。我再加上一句吧,就像藏獒一样。这些资本家试图将资本带入所有的行业,不让穷人有一点翻身的机会。如果国家不进行适当干预的话,那么,不知道最后他们要做什么。

第三,许多资本家虚伪。马克思时代的资本家明面剥削工人,引起工人的不满。于是,马克思号召全世界的无产者联合起来,推倒他们。在马克思主义的影响下,资本家也变得奸滑了。他们想办法提高工人福利待遇,想办法提高生产力和工作效率,尽量让工人少挨点累。近年来,有的资本家时不时搞点慈善,为自己镀点金,赢点好名声。其实,这些钱有的是从政府骗的补贴钱,有的是在股市上从退休大妈的手中夺来的钱。有的资本家甚至连这一点钱也不想掏,于是,他就给大学生打鸡血,说:“我都是大老板了,还在996;你刚毕业,凭什么不996?这世上最可怕的就是比你优秀的人还比你勤奋。”于是乎,有的大学生就被剥削得猝死了。

当然,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资本家也不例外。像古代范蠡和子贡被世人称为“儒商”,当代的邵逸夫和霍英东等名声也不差。资本家自己付出了巨大的辛劳,享受一点无可厚非。可是,在享受之余帮帮弱者,也是积阴德的好事,于人于己都是有利无害。可是,大部分资本家还是在按照马克思得出来的规律在走路——永远为金钱服务。

马克思曾经号召全世界的无产者联合起来,其实,无产者是最难联合的,一是由于数量太大,心不齐;二是由于素质参差不齐,根本斗不过资本家。到了当下,这种差距更大了。以购物偏好为代表的所有无产者的大数据全被掌握在那几个资本家的手里,你拿什么同人家斗?好在国家意志比较清晰,不时会对资本家进行监督:有时罚某个电商上百亿,有时禁止某金融投资者几年内涉足证券市场。

矛盾永远存在。至于掌握数据的和数据被人家掌握的二者之间的矛盾最终如何解决,我只能套用《中国诗词大会》解说人的一句话了:让我们拭目以待。


上一篇: 《光明与黑暗》     下一篇: 《金融人
责任编辑:何美鸿 | 已阅读698次 | 联系作者
对《资本家》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