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445544554 第二十六章_长篇_扫花网
《第二十六章》--徐健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1-03-16   共 0 篇   访问量:465
第二十六章
发布日期:2021-03-16 字数:8793字 阅读:465次

第二天,星期天的午后,我陪李桂到农学院去采桑叶。那个杨伶在养蚕了,李桂要帮她搞桑叶。其实杜军家那边花园里就有一棵桑树,不过我还是想借这个机会到外面玩玩,顺便看看能不能搞到一株农学院新培育出来的巨峰葡萄。我们从三孝口坐3路车到农学院站下,农学院里面大得没边,路两边那些高坡上都是教学楼和宿舍楼,到处是茂密的梧桐树。往前向北边走了很远,开始出现农村的景象了,我们下到农田边摘了几个好小的那种扁圆型的红萝卜吃。

我们一路问了好多人,也没找到哪儿有桑叶,更别提巨峰葡萄了。后来下起小雨了,我们站在田埂边看远处空旷田地里一个老农一边扶犁一边赶牛在雨中缓缓前行,边上一个穿透明塑料雨衣电视台的扛着摄像机在拍着。那种飘渺的意境很动人。

回来路上,遇到刘向东和他们班一伙人了,那个李桂最怕的陈宏就在里面,陈宏和刘向东叨着烟正在路边互换武装带上的铜头,他们都穿着蓝军装和水兵裤,一看就是痞子。那个高强对我真好,他一手搭在我肩上护着我往前走,李桂被刘向东和陈宏他们从后面一路扔着石头,还有石头砸向我了,高强回头怒喝了一声,他们不敢砸我了,还在砸着李桂,我央求他也保护一下李桂,他说别管他。到了农学院外面,他让我们走了。

 

 

新的一周又开始了。周二中午放学,我们好多同学一起往校门走,突然看到魏东被打了,只见前面涌出校门的人群中,四班一个新转学来的男生,跳起来打了魏东一拳,魏东吃惊地手捂半边脸,居然没有反击,就被四班好些人劝着拉走了。我们都感到好震惊,没想到那个男生敢打魏东。

这个男生身材也很精壮,平时穿蓝军装和水兵裤,和他们班学校排球队的几个高壮女生关系很好,我们班几个发育早的高个女生也喜欢下课时在外面和他们笑聊。后来听大皮卡说是张峰让魏东打他的,因为张峰喜欢我们班的刘燕,看到那个男生和刘燕还有向红、李晴晴她们关系很好妒嫉了。没想到魏东却被他打了。

就在上午,因为下雨在教室上体育课时,体育老师王斌还在讲台上说起他们上学时的故事了。这位王老师才是我们学校最棍的,他原来就是运动员,三十多岁好壮,已经结过婚了,住在校门边那栋教工宿舍楼上。外面来学校这边滋事的痞子都躲着他走。他说以前他们一个同学好厉害,一个人骑辆自行车出去,半个小时就抢了五顶军帽和三条武装带回来。他说学校外面坐在马路对面的那些人都不行。全班都笑了起来,安昌脸都红了,好窘地笑着埋下脑袋了。王老师还很得意地说以前到北京去,那边一个女的好喜欢他,问他在哪上班,非要他留下联系电话和地址,他说在合肥饭店包小笼包的。全班又哈哈大笑了。

第二天中午放学,在学校外面魏东、安昌和另一个痞子堵住那个男生了,那个男生被逼到一个商店边,他背靠着墙,双手抱住头,脑袋被武装带打破了。体育老师听到动静过来了,魏东他们这才走开。体育老师带着那个男生往路口南边去了,那儿不远处是延安路派出所,可能去报案了。安昌这时又回来了,站在路边还好愤怒样,他朝前面使劲掼了半块砖头,边上人都赶紧闪开了。这时从西边开过来一辆挂斗摩托车,上面有两个警察在喊他,问他在这干什么,他笑着点头哈腰跑到路沿,和他们说了几句话,那辆挂斗摩托车开走了。安昌爸爸是工商所的所长。四班那个住在郊区的男生后来没来上学了。

 

 

那段时间四班比较倒霉,周六下午上完第一节课,突然刘向东他们班好多人冲进来了,他们到向红座位那儿,指着她说回家跟你哥讲他跑不掉,给我们逮到要搞死他。向红坐在那儿一点没怕,白了他们一眼,一副凛然不可侵犯的样子,让我非常钦佩。那伙人气势汹汹地走了。后来班主任李老师知道了,放学前特地点了班上几个高个男生名字,让他们护送向红回家。阿庆、张峰、大皮卡、刘建明和老妖他们放学都去护送向红了。

我和鸣亮、阿胖一起回家,往桐城路那边过时,看到刘向东他们班一伙人正在往前面追,一边追一边喊着逮到他。路口那边往南边回家的钟明赶紧兴奋地跑了过来,还有恰里、丁洋、阿乡好多同学都跑过来了,我们就跟在后面往前跑,一路跑进了黄梅剧团里面,阿胖家就住在这儿,前面第二栋红砖楼就是。只见刘向东班那伙人又往东边追到了一个公共厕所边停住了,前面被一道围墙挡住了去路,他们在到处搜寻着,那个高强穿件绿军装和水兵裤,两手各持半块砖头蹲在墙头上,处于万众瞩目的位置,他双臂无力地垂落,眼神无比迷茫地向墙两边张望着,蹲在那儿好像不肯下来。多年以后,一个夏天午后我从学校那边过,远远看到高强从对面路上过来,他看向校门方向那种伤感怀念的样子,又让我想起当年他蹲在墙头上不知怎么办好的模样了。

向红哥哥不知为什么得罪他们了,他们班有几个男生陪着他一起跑的。好多人都散开了,阿胖已经回家了,他在路边三楼一个窗口趴着朝下面看,向我们笑着招招手。我们从黄梅剧团出来,看到四班另外几个男生站在路边,其中一个是凌刚那一伙的,他穿着蓝军装和水兵裤,根本不在乎的样子一看就知道混得很好,他对那边一个过马路的同学说:“到三孝口把李林哥叫来。”那个同学赶紧往三孝口方向跑去了。刘向东班上几个人看了他一下,都从边上默默无声地过去了。

我和鸣亮往北边回家,钟明和阿乡一起往南边走了。这还是上初二后他们第一次一起走。之前他们关系已经很别扭,早就不在一起玩了。小学五年级时,钟明家搬到东城岗那边了,每天下午放学都到阿乡家写作业,阿乡家当时还住在四牌楼工农兵商场附近,工农兵商场是专门卖布料的,就挨着省政府大院东北角,我妈买布料不是到这里就是到前面小东门那儿的三八商店。离工农兵商场不远是工艺美术品商店,当时画家韩美林家就住在这一片一栋宿舍楼上,我妈单位好多人都认识他,说他人才好呢,那真是一个非常善良的好人。钟明在阿乡家写完作业就到省政府里面等妈妈下班,然后坐4路车回家。那时他们关系非常好,就像我们以前的四个小伙伴一样。

上了初中后,阿乡家也搬到学校那边往南的地方了。但从初二开始,他们虽然放学同路,但从来没有一起走过。我能猜到其中的原因,肯定是阿乡妒嫉钟明了。我就经常遇到这种事,有时候穿件新衣服,或刚剪过头走在路上,就会被某个心理阴暗的家伙仇视地盯一眼。钟明长得就像小画书上岳云、罗成和斐元庆那种白马银袍小将,他还喜欢锻炼热爱武术,能双腿一跃跳到课桌上,而阿乡学他跳过几次,还没等跳起来就双手赶紧扶住课桌了。阿乡表面大大咧咧的,有时也很仗义够处,但骨子里有一种自卑感。虽然钟明从来没对我说过原因,但我知道只能为了这个。

 

 

已经四月初了。中午放学,拐向庐江路时,迎面刮来一阵阵浩荡的东风舒畅极了。天气已经不会再冷了。

一天中午放学,我独自溜进了海威特音像大楼。这栋大楼六层高是警备区的,对着庐江路这边上面一层层铸铁框凸肚玻璃窗很别致,下面大厅门对着桐城路,里面有好长一排售香烟的玻璃柜台,边上还有一个漂亮干净的公共厕所。从大厅北边出去,向东一拐就到警备区那边了。平时我和鸣亮上学遇到就会从警备区绕到这儿过,我们看一会玻璃柜台卖的香烟,在大厅拐角上个厕所,从边上侧门出去一拐就到桐城路了。楼梯上很安静,二楼是招待所,最上面是音像公司,中间楼层都是军队干部住家,每一层都有一个公共厕所,在楼道走廊上晾着好多衣服,我在三楼看到一件绿军装,不知怎么会有那么一件小号的,简直就像为我量身定做的,虽然还有点潮,我赶紧摘下来塞进书包里,匆匆下楼跑了。那件衣服稍微有点大,我一直穿到了初三毕业。

午后上学,我已经穿上那件绿军装了。放学后和鸣亮、阿庆、阿胖、恰里还有大皮卡来到银河大桥东北边河岸草坡上,大家躺在那儿一边晒太阳,一边说向红哥哥的事情,那件事已经过去了,他们班柳海认识三孝口那边一个大混家,现在已经没事了。正好我口袋带钱了,就到桥头西南角一家小卖部买了一包合肥烟和一盒火柴,在这儿买烟不要票,比在星火商店凭票买的贵一点,那红色的烟盒上还有大钟楼图案呢。大家都点了一支抽,一边看着斜对面无比熟悉的电讯大楼感到很有意思。

这是我第二次抽烟,第一次还是上初一时,那天中午学校春游从逍遥津公园回来,当时天空阴云密布,随时都会下雨。我和钟明走到集邮门市部,到里面看会柜架上醒目位置摆放的《贵妃醉酒》和《从小爱科学》这些小型张,感到向往而又无奈。这些小型张都好贵,特别是《贵妃醉酒》好几百块,就是大人们都买不起。后来钟明买了一套中国女排夺冠的纪念邮票,白色邮票上女排队员跃起扣球的鲜艳画面至今记忆犹新。当时我想起了小学时看日本电视连续剧《排球女将》,想起了那个小鹿纯子,想起了和山口百惠好像的小学女同学丁梅,还想起了去年暑假在邓阳家看的奥运会游泳比赛,他哥哥就是一个体育迷。后来回来,和钟明在益民旅社外面分手,沿着红星路往前走到路口,在废品收购站边有一个公共厕所,进去看到我们班的王光蛋蹲在里面正在抽烟,他笑着掏出一包九华山烟递给我一支,我和他对火抽了一口,出来就赶紧扔了。

这次我也是没抽几口,感到嘴里又苦又辣。大家起来准备散开回家时,恰里拉住我了,他戴着眼镜用恳求的眼神看着我说,能不能把剩下的烟给他,原来他想带回去给他们院里的赵虎,上次和魏东、安昌一起打四班那个男生的就是赵虎。赵虎对恰里很好,恰里想把烟带回去给他抽。我就把烟给他了,因为带回家被发现还麻烦呢。恰里高兴极了,拉着我从环城南路走,一路说着武侠小说,原来他看过的武侠小说比我多得多。他还说我们班的张大勇有一次被赵虎打了,被罚跪还自打耳光喊爷爷。让我听得心惊肉跳。

 

 

很快学校又要春游了,李桂开始为钱烦恼了。这次春游是去董铺水库和大蜀山,他家没给他钱,只准备给他买一个面包带一个白煮蛋和一壶水。李桂为此愁眉苦脸,他过年的压岁钱早就花了,既不想错过和杨伶她们在一起说啊笑啊的机会,又不想因为没钱丢面子。

春游前一天下午放学很早,我带他到三孝口那边搞铁,一开始没找到合适的工地,后来我们翻墙进了公安厅,找到一处建筑工地,在施工楼下捡了好多角铁和连接钢管用的那种像手铐的铁家伙,都塞满了书包。翻墙出来时,外面街头传来那种无比熟悉的嘈杂声,让我感到了一种久违的喜悦。到长江路边废品收购站卖了,李桂分到钱兴奋得脸都红了。

第二天他和同学们去春游了,我在家没有去,初中不像小学,小学春游要写作文,老师带我们去逍遥津公园,还要求女同学们穿得鲜艳一点,这样才能让动物园的孔雀开屏。我从来没看到过孔雀开屏,只记得动物园那些破败的笼舍边腥骚的臭味。只有站在那个高高的水泥圆台上看下面那些熊最吸引我了,我总会想到要是有人掉下去怎么办,简直就像春节晚会上姜昆说的相声《虎口脱险》了。初中不用写春游作文,这是我最高兴的事情。我到红星路和徽州路交口那边书摊,租了一本梁羽生的《牧野流星》回来看。我就想以后能天天在家看书,以后能开个书店就好了。那天快到中午下雨了,我边看边笑,想到李桂他们这时候已经在冒雨爬山了。

 

 

天很快就热了。五月初,庐江路上大院围墙边已经有桑椹落到了地上,那些桑椹枝条伸出了墙头,水泥方砖路面一片狼籍,就像泼洒的紫药水。里面杜军家住的那栋红砖楼呈曲尺形很别致,黑色瓦顶和涂着绿漆的木框玻璃窗漂亮极了。到了夏天的时候,还有喇叭花、丝瓜花和各种花盛开在墙头上,一派姹紫嫣红。

隔着桐城路,对面一栋商住楼下面是供销社开的白玉兰商店,后面还有几栋楼已经盖好了,李桂家很快就搬到这边来了。那些天他家正在打家具,他说那个老木匠会铁砂掌,他准备和这个人学。李桂家搬家时,借给我一套小画书《西游新记》,说的是改革开放初期,唐僧师徒四人到美国留学的故事,他们都不会英语,在飞机上吃西餐点的全是汤,到了美国后又闹出各种笑话。里面戴顶鸭舌帽穿西装打领带的孙悟空大战黑手党,还有那个猪八戒参加吃饭大赛,和一个美国大胖女人在决赛中都差点撑破肚皮了。哎哟,上面一盘盘牛排、烤鸡和香肠什么的可把我给馋坏了。感到美国人民的生活真是太好了。这套小画书有好多本,我们全家看都笑坏了,连姥姥都翻得津津有味。

这时班上开始传出我被那边学校开除了,我听到后又气愤又没办法。后来才知道是吴放说的,他家楼上一个女孩是那边学校那个班上的。

一天下午,李桂和赵中东下课后又和杨伶打闹,杨伶拿出一个橡胶做的像玻璃弹子大的球砸他们,那球撞到黑板上弹到我这边了,李桂和中东都在笑喊给我们给我们,那边杨伶坐到了白玉边上瞧着我想要样,我就烦卷进他们这些人的破事,根本没看落在地上的球一眼,就从边上走了过去,李桂和赵中东都喜笑颜开地跑过来捡了。这时杨伶冷冷地说了一句:“别忘了,你是被开处过的。”

我很想回敬一句,但看到白玉在她边上好难过好窘迫地笑低脸了。

 

 

放学后和鸣亮、阿庆一起回家,李桂也跑了过来和我们一块走。他兴奋地说今天上午他弟弟学校出事了,他弟弟中午吃饭讲的,他们学校一个女生被体育老师强奸了,那个老师被逮到派出所,戴着手铐从楼上冲下去跑掉了,现在警察正在逮。他弟弟学校今天已经闹翻天了。李桂弟弟才上五年级,比他还要那个,就对这种事感兴趣。上个星期天我和妹妹到光明电影院看一部国产电影,没想到李桂全家也来看了,中间他还坐过来和我说会话。那部电影中有个男的向介绍人诉苦,说老婆不肯和他那个,介绍人说你当初不就想找个纯的吗。这时就听到李桂弟弟在前面嘿嘿一下笑了,也不知道他爸妈会怎么想。初一时合肥发生了一起很轰动的分尸案,后来案子被破了,是情杀案,凶手就住在白玉兰商店附近,离李桂家那栋新楼好近。当时李桂弟弟还去街道看宣判大会了,回来说在一个会场里面,那个男的被五花大绑,嘴里用布堵住了,不给他喊。好多人都讲那男的是被冤枉的。

那天李桂好高兴,一路笑说着外国人都好富,他们供销社已经有好多领导出过国了,很快就轮到中层干部了,他爸爸很快也会出国了。听他爸爸说沙特人用牛奶泡在浴缸里洗澡,还说他爸爸讲的人家美国总统都好年轻,都是选举出来的。我们这边还是八十岁的人召集七十岁的人开会,讨论六十岁的人退休问题。他那种无比崇拜和向往的神情语气让我好震惊,他爸妈还都是党员干部呢。

 

 

很快期中考试成绩下来了,那天下午开家长会李桂不敢回家了,放学后我陪他到警备区里面游晃了半天,警备区从大门都可以进,除了正对面那栋很威严的有八一金星标志四层高的办公大楼没去过,别的地方我上小学就玩遍了。大门就斜对着我们大院南门,站岗的机关兵个个吊儿郎当,能来这儿当兵的家里都有关系。在围墙后面挨着庐江路的那栋灰砖宿舍楼,住的都是这些机关兵。有一年冬天晚上我从这边过,上面窗口就有当兵的往墙外面人行道上扔酒瓶、砸碗。听说一到复员的时候,所有枪支都要收起来,就怕老兵们闹事。

我和李桂坐到一个仓库边的破围墙上,又开始安慰他说不要紧了。他很难受害怕,掏出了两支从家里带来的香烟,又拿出一只他爸爸同事出国回来送的打火机,我们点上抽了几口。李桂在家最怕他爸爸了,他爸爸高个子很严厉,和他妈妈都是从外地来合肥工作,在火车上认识的,当时他爸爸还给他妈妈削了一个苹果。这是我认识的人中最浪漫的爱情故事了。李桂说他爸爸平时在外面不抽烟,就是晚上在家抽两支,他爸爸说抽烟一定不能往肺里吸。李桂抽烟的样子就好假,那样轻描淡写地吸一口,然后赶紧张大嘴吐出来了。

他脸皮焦黄发暗,眉头深锁,一副苦瓜相。他说要会特异功能就好了,上次他借给我一本五角丛书,那种五角钱一本的丛书有好多系列,他借给我的是关于特异功能的,上面有一个北京小男孩会用耳朵识字,还有国外特异功能大师能用意念窃取绝密情报。不过我还是不太相信这些,我买了另外两本,一本是世界各地发生的神秘事件,还有一本是轰动世界的盗窃案,比如法国卢浮宫的名画《蒙娜丽莎》被盗之类的。

李桂向往地说要是会特异功能了,以后考试还不门门都一百分啊,那还不就想吃什么好东西就吃什么好东西啊。我笑说手向空中一抓就来一把钱了。

我妈老家那边十几里外有一个村庄,那儿出过一个贼,这个贼从来不在本地偷东西,平时都在外面,只有过年才回来几天,那几天人家和他赌钱,从来蠃不到他的钱,就是赢了拿回家,不管藏在什么地方,第二天就找不到了,不多不少就是赢他的钱。我猜那可能就是特异功能了。

我妈老家那儿还有一个傻子更厉害,这是很久很久以前的真人真事,这个傻子其实一点不傻,有一次他哥哥出去卖粮食了,嫂子平时不喜欢他,认为他在家里吃闲饭了,从来不烧饭给他吃。这天中午嫂子在家偷偷烧饭,傻子慌里慌张地跑来了,进门二话不说,就脱下鞋扇稀饭锅里泛起的米汤,嫂子气得直骂,但傻子不理,一会才说好了,俺哥这下没事了。过了两天傻子哥哥回来了,说起前几天过河时掉到河里了,差点没了命。嫂子和哥哥一对时间,正是那天中午烧饭的时候。

傻子有一个老娘,他对老娘很孝顺,有一次傻子要出门一段时间,他知道嫂子不好,临走前在灶台上用油灰画了一个小圆圈,告诉老娘没饭吃的时候,就闭上眼把手伸过去抓一下,但是千万不能睁眼看。傻子离开家后,老娘没饭吃了,就依他的话闭上眼伸手到那个小圆圈上,就能摸出一块从来没见过的糕点。有一次老娘实在忍不住睁开眼了,想看看到底怎么回事,结果一下进到一个大厨房里了,原来是皇宫的御膳房。傻子为了救老娘到京城自首,被当成妖人给处死了。

这些事真真假假已经说不清了。反正李桂就是不敢回家了,他从家里带了一只春游用的仿军用水壶,里面装满了信息水。他爸爸上次带他弟弟去省体育馆参加一个气功大师的发功报告会,从那个万人大会上带回来一塑料桶的水,这个水气功大师发了功,从高维宇宙接引的信息,喝了对身体好,就是不吃饭都不饿。他准备带这个水壶跑反几天了。

我还是劝他回家,反正最后还是要回家。他也点头了。我同病相怜地送他到路口,看着他过马路从白玉兰商店那边回家了。但他没有真回去,那天晚上他在卫生厅宿舍院躲在一栋楼上过的夜。

上一篇: 《《陆浑文学》杂志征稿启事》     下一篇: 《屋檐下的红辣椒
责任编辑: | 已阅读465次 | 联系作者
对《第二十六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