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445544554 第二十五章_长篇_扫花网
《第二十五章》--徐健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1-03-15   共 0 篇   访问量:452
第二十五章
发布日期:2021-03-15 字数:6428字 阅读:452次

这次回到学校,第一个遇到的就是丁洋,我们的关系非常好了。星期一上午上完早读课,他说肚子有点饿,让我陪他到外面买点吃的。学校西边十几米处就有一个商店,他在那买了一袋切片面包和一瓶果酱,我还从来没见过这么阔的,我也来这儿买过吃的,都是买一个香草面包,那种面包真是好吃,我还从未想过一个人买这么一大袋面包,而他其实也就吃了两片,我也涂上果酱吃了一片。我们正在吃着时,班上的大皮卡笑着跑过来要了。大皮卡的外号也是张峰起的,开始没人能搞懂什么意思,直到毕业时才知道,原来这家伙是个十足的骗子,他利用刚毕业同学们很重感情,和班上另一个叫陈杨的家伙挨家挨户上门探望,然后就借书借磁带,一借就不还了。我和李桂都被他们骗过。

前面突然打架了,只见校门外面水桶粗的梧桐树边,一个矮壮男青年和一个穿蓝军装水兵裤的高个痞子打了起来。大皮卡认识那个矮壮男的,说是四班薛明哥哥。这俩人是狭路相逢,以前可能有仇,正好在这儿遇到了,薛明哥哥低着头猛打对方的肚子,那高个子就打他脑袋,俩人又去抄边上茶水摊小桌上的玻璃杯要砸,被那个三十多岁男摊主慌忙挡住了,他们又打了几下,各自恨恨地转身走开了。大皮卡满脸敬佩地目送,一个劲地说薛明哥哥打赢了,说他哥哥没吃亏。他说起四班混得最好的凌刚,凌刚哥哥凌健用一条武装带打跑过二十多个人。我以前就听邓阳说过凌刚,连我们大院的刘孬都怕他,学校这边混得最好的魏东也不敢惹他。

几天之后,我就看到凌刚他们班的痞生和杨飞打架了。杨飞是邓阳他们班的,长得又高又帅很精壮,就像刘向东他们班混得最好的李向群。小学六年级的暑假我就认识他了,那是在工地搞铁到永红路那边废品站卖的时候。

 

 

小学六年级的暑假,是我学生时代玩得最快活的一个夏天。我们已经毕业了,没有老师和学校管了,也不怕被同学们看到告密了。当时正好赶上1984年合肥旧城改造,无论东西南北去哪儿都有建筑工地,我和刘福生、阿拔弄天天出去搞铁,卖了钱就到市体育馆学游泳。有一天上午我还到王卫星家,借了一本很薄的《怎样学游泳》的书回来学。

就在快开学时,一天午后突然下起了雨,我和福生、阿拔弄扛着钢管到永红路那边废品站卖,那儿还没上班,我们在外面躲雨等着,一会看到一高一矮两个男孩过来了,也像我们一样搞铁来卖,不过和我们比就显得小打小闹了,他们拎在手里的只是几根从工地捡来的细铁管子,而我们的都是好粗的钢管。他们是兄弟俩,高个子的就是杨飞,给我的印象身体很健壮,我们就在那儿边等边聊很开心,原来他也小学毕业了,和我一样分到了四十八中。我们的初中时代就从那时开始了。

后来卖了钱,大家就各走各路了。到了四十八中又见到他了,他就在邓阳那个班,有时下课从教室出来,我们会在外面说会话。上了初二,他和班上一个男生关系很好,经常下课趴在外面阳台水泥护栏上高兴地笑聊。那个男生表面不起眼,个子不高看样子很温和,没想到打架却很厉害。

那时杨飞弟弟已经在学校上初一了,和丁洋弟弟在一个班,他们班上有个痞生很壮很蛮横,和我们班吴放家都住在物资局大院里面,吴放还有点怕他呢。

那天中午放学,我和阿胖、鸣亮还有新转学来的一个大个子一起回家,走到桐城路快到桥头那段高土坡防护墙边,看到杨飞莫名其妙地藏在路边灌木丛里面,他右手拿着半块砖头,样子非常紧张地注视着前面,我们忙向后面看,只见初一那个痞生冲了过来,穿着蓝军装水兵裤满脸横肉块头好壮,穿绿军装绿军裤的杨飞钻出灌木丛,砖头朝他脑袋砸过去,那个痞生头一偏刚好躲过了,他冲上前重拳轮击,杨威招架不住连连后退,邓阳和他们班几个人赶紧上去拉开,杨飞朝桥头那边跑,然后又停下,又抓起地上半块砖头,站在那儿等着。那个痞生被邓阳拉住了,但是四班几个和他认识的痞生朝杨飞那边冲去,被杨飞那个好友挡住了去路,几个痞生围住了他,但他毫无惧色,他个头不高也不壮,却非常能打,他擒住领头的一根手指往下掰,那家伙一下子单腿跪在了地上,他就拖着那家伙原地转圈子,另外几个都手指着他惊喊放开放开,其中一个瘦高个样子好痞的家伙打他一拳,被他轻松地闪过,瘦高个其实不能打,只会虚张声势,他脚下一个趔趄,在路沿上绊倒了,那个好友松开手跳上去就跺,瘦高个满地打滚躲着,样子狼狈不堪。另外几个在边上都被震住了,赶紧去拉瘦高个和那个跪在地上的,他趁机跑开了,和那边赶来的杨飞会合,俩人又一起往前面走了。瘦高个和跪在地上的爬了起来,浑身都是灰,他们一边提着混世鞋后跟,一边愤怒地和物资局那个痞生一起叫嚣着,但都已经锐气大折,没敢过去追了。四班是我们这个年级的痞子班,男生占三分之二,分成好几伙人,最能打的是凌刚那一伙,其次是我们班女同学向红哥哥向辉那一伙,这几个都是表面装棍其实打架不行的。

慢慢人都散开了。一个好高好壮将近三十岁男的骑车过来,他大摇大摆地停下来招手喊邓阳问怎么回事,那架势就像这一带他说了算。回来路上,邓阳说这是以前我们学校历届混得最好的一个人,外号叫滚桶,在省体校体工队上班。原来那个物资局的痞生欺负杨飞弟弟了,杨飞打不过他,幸好有那个好友帮忙才没吃亏。物资局大院就在芜湖路和金寨路交口,离我们学校很近,那个痞生认识学校很多人。不过邓阳说杨飞也认识不少人不要紧,杨飞表哥就是钢刀队的小队长地瓜。

 

 

午后上学路上,我还在为杨飞感到担忧呢。经过师范附小门口,看到一个小贩摆的小摊上有一个木头造的轮盘赌机,上面有一个闹钟控制的按扭,按一下就会转起来,最后指针停的地方如果有糖稀或面人就中奖了。我掏出一毛钱,兴奋地使劲拍按扭,那个钟不转了,小贩说我把钟搞坏了,扣下我的书包要我赔,我不知所措了,就怕碰到这种理亏的事,不知道该怎么办。就在这时小四上学过来了,他根本不当一回事,上前就拍着转盘叫小贩还我书包,正好我们班那个新转学来的大个子也来了,他站在我边上冷冷地盯着那个小贩,他和小四都是大个子,小四脸还像小孩,而他已经像社会上大人了,和大皮卡他们一样上面穿件大人的蓝色中山装,下面一条蓝军裤,身体结实得就像铁塔一样。小贩只好把书包还我了。我对小四和大个子感激极了。其实寒假前我就见过他了,当时还在那边上学,一天中午在院子里给鸡喂米,看到东边楼角那条路上鸣亮和他放学回来,鸣亮高兴地笑着往前跑,大个子作势笑追样。我当时还感到很羡慕呢。没想到现在已经和他成了朋友了。大个子是从农村转学来的,非常朴实善良,一开始班上同学都笑他土气,因为他样子很腼腆,说话软绵绵的,还容易害羞脸红。不过后来大皮卡他们都来和他交朋友了,他一米八几个子,身强力壮很有威慑力,原来有些木讷的脸,也显得有棱有角很冷峻了。大家都亲切地喊他阿庆。

在我的学生时代,不知怎么搞的,那些又高又壮的都特别喜欢和我玩,对我都有一种莫名的好感和信任。我上学时没吃过什么亏,就和他们有很大的关系。其实很多大个子都很朴实正派,刘向东他们班混得第二好的高强人就很好,虽然上学时爱打架,后来在社会上就是那种很朴实善良的人了。我妈单位的杜叔叔也是一米八几的大个子,认识的人都知道他最老实和善了。但他和我说过,上学时候也经常帮同学打架。

 

 

那天下午学校很平静,没人说起中午发生的事。上完第一节课,看到杨飞在教室门口和那个好友笑着说话,我就感到放心了。上政治课的时候,那位又干又瘦凶巴巴的老太太在讲台上照本宣科,安昌就在我边上吃多味瓜子,边吃边笑瞅着老太太往前面墙角放扫帚的地方吐,老太太戴副老花镜瞧下他就当没看见了。这老太太从来不敢讲他,还经常夸他呢。

初一时有一次期中考试,我把好多公式和答案抄在别的课本上,考物理的时候,我把几何课本放在卷子下面偷看,那老太大突然冲了过来,一把揪起卷子下面的课本,哗哗地翻了起来,我低头看着桌子,就等着被赶出教室了,但半天没有动静,抬头看到老太太正以错怪我了的神情把书又和善地放到卷子下面了,原来她没发现我作弊的方式,以为抄在书上的都是上几何课的笔记,她又到后面巡查去了。那次真是太走运了。

安昌知道好多事情,说进了螺丝岗,两眼泪汪汪;进了号房门,不残也得伤。说被逮进了螺丝岗,先被老警用电棍打,然后关进号房,里面将军命令面朝墙站好,额头抵在墙上,两只脚往后退,突然一下扫过去,整个人就正面摔趴下了,有好多人牙都摔掉了。他还说过年时到白玉家吃过饭的,原来他妈妈和白玉妈妈是同事,都在银行工作。他说香港有三条龙,李小龙、梁小龙和成龙。那时候成龙的电影还没看过,我们最熟悉的都是梁小龙,小学时就看过电视连续剧《霍元甲》和《陈真》,我还买过一本电视剧版的小画书,对梁小龙扮演的陈真一掌劈断拿在手里的砖印象深刻,我就好想能练出这种功夫。李小龙也是小学时就听说过了,知道他名声很大,比梁小龙还厉害。不过他演的电影还没看过,只在录像厅看过一个冒牌货假扮李小龙演的武打片,留着长头发戴着蛤蟆镜穿件花衬衫发出怪叫声拳打脚踢。边上一个大人说李小龙穿的是火箭头皮鞋,里面包着铁皮,一脚能踢死人。今年寒假到杜军家去,看到他哥哥从广东那边带回来的一本香港出版的李小龙截拳道书,定价高得怕死人,上面都是繁体字和手绘的格斗动作图。杜军说李小龙上学时和人家打架,打不过照跟人家打,他能追到人家家里,非打赢了才走。我和杜军都按照上面的绘图练过寸拳和侧踢,不过更多的时间还是用在打沙袋和练硬功上,我家院子里已经很粗的水杉树都被我拳打脚踢磨破树皮了。安昌说他家那边一个男的经常在楼顶上练功夫,有一次夏天中午他抱鱼缸,鱼缸经过暴晒一下炸了,那男的手腕上脉管破了,血都喷出来好高,他按住穴位才止住,赶紧到医院包扎的。

听他这样一说,我就感到好紧张了。在我写作业的书桌上就放着一个玻璃鱼缸,里面有几条从含山路花鸟鱼虫市场买回来的金鱼,我喜欢边写作业边看那些金鱼在鱼缸里游动。安昌还看过黄色手抄本,他说写《少女之心》的是一个戴眼镜男的,快写完的时候老警来逮他了,他赶紧把书藏到地板下面了。他显出那种好紧张的样子,让人深信不疑。不过这里面逻辑混乱,警察怎么知道他在写这本书的?还有人都被抓了,这本还没写完的书怎么会流传到社会上的呢?

四班蛋蛋的爸爸在省政府里面的小食堂工作,知道很多事情。省政府车队一个小车司机就因为看黄色手抄本被拘留了七天,冬天晚上穿一件绿棉军大衣进去的,这家伙一米八几好壮,就这样都不行,进了螺丝岗号房门,里面的将军说衣服给老子脱下来,他就乖乖地脱了。出来后说我再也不敢看了。这些给领导开车的司机平时都棍得要命,我每次从省政府大门外面过都很小心,里面开出来驶向长江路的车都是横冲直撞的。还有桐城路这边武警中队外面那段路也是险情很多,有一次中午放学我从人行道上过,差点被武警中队冲上来的吉普车撞到了,那车根本不减速,一阵风冲进了有武警站岗的营房大门。有一天上课,安昌突然想到什么乐得直笑,他双手做出一个手势让我看,我看不明白什么意思,只见他左手握拳,右手大拇指往左手拳眼里塞来塞去,他笑着说是那个那个。我还是搞不懂那个是什么。后来上了初三,李桂他们开始抄起《少女之心》手抄本了,听他说了后我才知道那个是什么。

 

 

那段时间,每天上学都感到好高兴。刚回来时,河岸边柳树上那些嫩叶还朦朦胧胧,就像春姑娘的辫子,让我想到白玉清纯美丽的面容了。这才半个多月时间,银河两岸高坡上早已绿树掩映,下面河边柳枝绿叶就像十七、八岁漂亮高傲的姑娘了。

过了大桥,路两边出现像小山一样高的土坡,西边杂草丛生的坡上有很多居民楼,下面是一人多高几十米长用大块青石和水泥垒的防护墙,一直到前面路口。东边坡下挨着桥头处有一家国营餐馆,早上卖鲜肉包子、锅贴饺和辣糊汤,我每次从边上过都会感到好馋。往前面一段路,高土坡上有一个消防哨塔,下面是消防队盖的一排车库房子,木门上涂着红色油漆。前面挨着桐城路和芜湖路交口处有一栋三层高的红砖宿舍楼,下面两层是营房,上面一层可能是军官住的。在消防队外面有单杠、双杠和障碍板,经常能看到那些武警在这儿训练。我们学校操场边只有一个双杠,那时我只能勉勉强强撑半个,想完全撑起来还不行。班上只有那些已经发育块头大的男生能撑一两个,新来的阿庆一口气能撑二十几个,大家都被他震撼了。

每天放学和鸣亮、阿庆一起回家都好高兴。他就像钟明一样喜欢听我散扯,低头憨笑着眼都不眨地倾听样老实巴交可爱极了。他像很羡慕我这样城里孩子,感到和我交朋友很高兴。那时他已经很放得开了,在班上成为一些发育早的高个同学争相结交的对象,大皮卡就整天阿庆长阿庆短的笑喊他。

阿庆不知怎么被魏东盯上了。一天下午放学,我们从银河大桥上过时,魏东和一个痞子过来叫阿庆站住,阿庆站住看着他们,他比魏东他们要高小半个头,魏东带来的那个痞子踢了阿庆屁股一脚,阿庆纹丝不动。他们就转身走了。我和鸣亮陪着阿庆回家,他和刚才一样表情没什么变化,但还是能看出有点害怕和不安。不过后来魏东没再找过他麻烦。

阿庆家住在淮河路那边,有一个哥哥比他还壮,但没他那么高,一看就知道没人敢招惹。周六晚上,我和阿庆到省政府大院找鸣亮,中午我就叫妈妈上班从传达室给我开两张进门证了,不然根本进不去。我带了乒乓球拍,鸣亮从家拿了两只球,我们到前面我妈上班的那栋办公大楼四楼,那儿靠近楼梯处有一个大厅,摆着一张非常高级的绿色乒乓球桌,我们在那儿打得很高兴。后来又到后面那栋办公大楼去,鸣亮说去看跳交谊舞,在那栋楼西边楼角一楼有一间屋子好大,里面灯光明亮,放着流行音乐,好多年轻男女正在学跳舞,都是省政府机关各个部门的。阿庆看得又高兴又害羞,像已经忘了被魏东他们欺负的屈辱和气愤了。

上一篇: 《《陆浑文学》杂志征稿启事》     下一篇: 《岁月静好
责任编辑: | 已阅读452次 | 联系作者
对《第二十五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