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445544554 第二十二章_长篇_扫花网
《第二十二章》--徐健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1-03-10   共 0 篇   访问量:406
第二十二章
发布日期:2021-03-10 字数:6438字 阅读:406次

唐肖说有一次星期六下午放学,好多人来抄他家,程冬从楼上抄两把菜刀冲下去就砍,把人都吓跑了。还在上初一时他和初二的一帮人打架,拎根棒子就冲到人家教室去了,把窗户玻璃都打破了几块。

班上混得最好的是张平,他一看就是外面打架混世的痞子,身体很结实,认识好多混世人。不过他不是那种欺负人的类型,上课也很老实,老师们也不找他麻烦。

像我这样转学来的就是弱势群体了。班上有三个转学过来的,一个是大个子,就像我们小学班上陆远征那样,简直比大人还像大人。他喜欢穿绿军装和蓝色水兵裤,一看就知道外面混得很好。我刚来学校没几天,一天上午课间,他和唐肖、程冬躲在操场角落抽烟时被学校逮到了,唐肖和程冬都没事,他当场就被教导主任开除了。

后来有一天上午他还回来一次,唐肖和程冬都旷了一节课出去陪他,唐肖回来说和他一起来的一个朋友好敢搞,在路上故意往人家谈恋爱的男的身上撞。唐肖问我都知道他这次为哪个回来的,原来大个子是为班上最漂亮的女生张艳回来的。张艳已经发育得像社会上女青年了,每次上物理课,那个三十来岁前额有点谢发的物理老师,在讲台上拿着书,讲着讲着就会停住了,眼睛发直地看向张艳,保持似笑非笑的样子好久。张艳赶紧埋下头装看书,他才从痴迷中醒过来。不过这些好像别人都没发现,从来没听大家议论过。

班上另一个转学过来的刘挺就是这个物理老师的侄子,班主任王老师说过,我和他是竞争关系,到了初三我们两个只能留下一个。刘挺最怕他叔叔了,上物理课时他脸都吓得发白,头都不敢抬一下。他叔叔从来对他都是怒目而视,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但是对我却比较平和,从来没找过我麻烦。好像他是教导主任的人,教导主任和那个副校长是死对头。虽然这里面关系很复杂,不过我和刘挺关系很好,我们都喜欢到三孝口那边书摊租武侠小说。我租的书能带回家,藏在书桌下面柜子里就行了。而他租的书不敢带回去,他告诉我放学时候,就把书藏在一个工地附近,然后上学路上再拿出来。还说放假在家看武侠小说时,在开水里泡两颗大白兔奶糖就是半杯牛奶,他经常放假在家这样泡牛奶边喝边看。

说实话我很同情他,从我开始搞铁后,每到寒暑假在家看小画书和武侠小说时,我都会泡一杯浓浓的麦乳精,一边吃着牛肉干和巧克力一边看。

 

 

刘挺并没有给我带来任何压力,反而是一种轻松和解脱,本来我就担心来到这里成绩差怎么办,但是第一次考试就发现和唐肖成绩差不多,李凉和坐在后面的张平他们成绩最差,虽然和那些受老师宠爱的好生不能比,但我的分数只要比刘挺高就行了。

我们这个班只是一个普通班,不过总体成绩确实比原来的班上好。只是班里一些女生很风骚,都是我从来没遇到过的。第一天上午做早操时,就有一个叫王娜的老回头瞄着我还抛来媚眼,她长得比较风流性感,脸上有一点浅浅的雀斑。唐肖和我说她和班上另一个女生都在追程冬。而那个管玲已经和外面的痞子都认识了。一天下午放学,一个在三孝口这边混的痞子往学校过来,笑着喊她名字,管玲站在那和他说了几句话才走。

就在那天下午,我从大院北边往家那边走,突然远远看到前面李桂的身影了,他穿着那件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咖啡色灯芯绒茄克,在我们楼东边正匆匆低头往路口去。我赶紧进家问妹妹,妹妹说李桂这几天每天下午放学都过来,还在外面学猫叫弯着腰绕来绕去,他可能怀疑你被家里关起来了。

妹妹带我转移到后面那栋楼一个同学家了,那个小男孩家住在二楼,在他房间北边窗口正好能看到东院门那边。在暮色苍茫中,我看到李桂就站在主路口那儿,挎着书包的身影显得凄惶无比,他向东院门方向失魂落魄地张望很久,一边张望一边着急地看手腕上戴的塑料电子表,感到时间来不及了,他想走又停下,犹豫再三,最后慌慌张张地向南边跑去了。他还要回家烧饭呢。我真是感动极了。在那个小男孩家看完了他爸爸买的一本《武林》杂志创刊号,这才放心地和妹妹回家了。

 

 

李桂不知道我已经转学到三孝口那边了。这事只有郑阳知道,他家那边一栋楼上有一个大个子也在这所学校。这个人很老实,是从农村来的,在隔壁二班,还是邓阳介绍我们认识的。

转学后经常晚上找借口去问作业到他那儿玩,他已经住到大院外面煤球站边一间小平房里,是后妈把他赶到这来的。有一天下午放学,张卫东弟弟和几个人围住他搜钱,他又高又壮把张卫东弟弟打伤了。张卫东是专业混世的,邓阳哥哥和他是小学同学,晚上邓阳带着大个子买了水果到张卫东家道歉,张卫东很欣赏他,还说以后要带他混世。

大个子住的小平房,就一张写字桌和一张床,每天在家吃过饭就过来了。我真是很羡慕他,如果我能一个人住这,那就天天晚上看武侠小说了。不过大个子很快就不在这了,不知又搬到哪去了。

一天中午放学,我和同班的方诗学、童劲松从金寨路往红星路拐时,突然听到路边正在盖的保险公司大楼上有人喊我,抬头看到原来是他站在高高的脚手架上面,戴顶水泥色藤条编的安全帽,一只手拿把瓦刀一边高兴地向我笑着挥手。他已经不上学了,开始在建筑工地当小工了。

我在新学校又交了几个朋友,天天放学一块回家的方诗学和童劲松都很不错,尤其是方诗学斯斯文文的,学习成绩也很好。他家住在庐江路上,寒假的时候,中午骑上我爸的自行车去找他,他那个好漂亮个子很高的姐姐还特地下来帮我搬自行车上楼。她姐姐已经上班了,一看就是那种热心善良的女性,披着长发穿条牛仔裤让我倾慕极了。

童劲松家住在师范附小里面,长得有点像后来香港喜剧片中一个尖头小眼上唇留胡须的演员,样子有些猥琐。他有个外号童孬,在班上是最被大家嘲笑和轻视的对象,不过他也确实有点歪不烘烘的,每当老师批评他时,他就习惯性地低头红着脸笑,还会傻里巴叽地挠挠脑袋。不过这家伙能耐不小,居然从银河大厦刚开的全市第一家超市偷出过一瓶雀巢咖啡,还在庐江路口的白玉兰商店偷过东西。他经常星期天午后过来找我,我们一起到外面乱逛,听他讲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有一次他在农学院那边,看到值班室里没人,钻到里面翻挂在墙上的衣服口袋,被人家逮到打了两个耳光。还有一次晚上他迷迷糊糊地翻到一户人家院子里,差点就被捉住了。他就喜欢钻到树丛里看草地上脏兮兮的红色卫生纸,还说想偷一条女的内裤闻闻。让我笑得都不知怎么好了。

 

 

每天下午放学,只要看到李凉可怜巴巴挎上书包回家就想笑。我已经开始带班上一些同学玩爬大楼了。方诗学很老实,放学就回家写作业了。开始童劲松先跟我爬保险公司大楼,之后住在学校边七桂塘菜市里面的吴顺来了,很快好多同学都加入了,后来程冬和唐肖他们都上瘾了,星期天还会另行组织家门口的人一块爬大楼。

三孝口这边已经盖了好多新大楼,就连学校正对面的商住楼都那么别致有型,下面是几十米长的一排商店,上面四栋七层高的居民楼像火柴盒一样竖立,都是绿漆铁框玻璃窗,阳台还贴着马赛克。在学校南边的合肥电视台九州大厦和对面的保险公司大楼,还有北边的四联大厦都超过二十层,都是当时全市最高的建筑。

我们最喜欢爬正在施工的九州大厦和四联大厦。四联大厦紧邻长江路,每次爬到楼顶上俯瞰全城,只见大厦雄踞繁华闹市,下面车流滚滚,人头攒动,那种登临绝顶的感觉快意极了。在上面不但能看到西边的大蜀山,还能看到东北方向猜测中的逍遥津公园。大家就在满城炊烟四起中,坐在那听程冬说星期天在光明电影院看的一部美国电影《无腿先生》,他好佩服里面那个坐在轮椅上的男主角,说那家伙上身肌肉好发达。后来史泰隆的《第一滴血》和施瓦辛格的动作电影开始放映时,我就想到程冬不知会激动成什么样了。

四联大厦边就是光明电影院,从这儿沿着长江路向东坐公交车两站路,就是解放电影院,当时这两个全市最有名的电影院就在一条线上。听说一位省领导的儿子就在电影院当放映员,还有省政协主席的女儿在明教寺收门票。我妈说那时很多老干部,他们人才好呢,很多人子女都是当工人和营业员。

那时每天下午放学去爬大楼是我们最大的快乐。周六那天我们一定会爬九州大厦,因为九州大厦最难爬,要先从下面攀钢管搭的脚手架,攀好多层才能从里面上楼梯,楼梯没有扶手,非常危险。

那天下午放学,我们攀着层层叠叠的脚手架往上爬,浑身是汗也没感到累,到了五、六层就能进到里面上楼梯了。那天很倒霉,刚进到工地楼里面,不知怎么就被看守工地的工人发现了,下面传来怒喝声,一群五大三粗的工人拎着铁锹冲上来抓我们。

我们个个惊慌失措,大家都没往楼上跑,全都往一处阴暗的门洞里钻,结果一个挤一个掉了下去。我双脚一踏空就知道不妙,万幸的是还没来及害怕已经踩在了下面童劲松脑袋上了,他忍着痛闷哼了一声,上面是接二连三掉下来的一片惊呼声,我的肩膀一阵剧痛也被人家踩到了。原来那儿是一个电梯井,幸好里面有脚手架,先掉下去的童劲松和吴顺都被竹筒搭的脚手架挡住了,并且毫发无伤,要没有脚手架我们这些人就全完蛋了。本来大家还以为会被那些工人瓮中捉鳖一网打尽了,都又惊又怕一边憋着笑一边紧张万分地听外面动静,外面已经没有动静了,四周一片漆黑如同悬崖,我双手抱紧竹筒,听到班上学习好的大高个洪军发出了哭泣声,赶忙提醒他别出声,大家都不敢吭声了,只有粗重恐惧的喘息声。上面没有亮光,什么都看不到,想到刚才差点就没命了,真是感到毛骨悚然。外面那吓人的脚步声和怒喝声已经没了,我能听到那些工人们踮着脚尖悄悄遁去,感到人心真是可怕。

等到大家惊魂未定地爬出来,都哧哧喘着粗气无比庆幸没出事,赶紧悄悄下楼跑了。从那以后,我们再也不敢爬大楼了。

 

 

三孝口这边已经是全市最繁华的地方了,从学校往北到长江路,近百米长路上就有玉屏楼商场、龙图商场和汇通商厦。我爸就在其中一家商场当经理,我每次从商场外面过,都能看到他停放的那辆自行车。有一次自行车被偷了,还是小李哥帮他找回来的。小李哥是商场采购员,那时候商场女的都不愿意和他谈恋爱,他顶多一米六五,非讲有一米六九。不过他以前在外面打架很厉害,和这边珍珠队的人都认识。有一次他来我家,我还和他学了几招,他说一个朋友练过功夫,在家用手插缸里绿豆,后来换成铁砂,手指好粗好硬,打架从来没输过。我也在家里插起了绿豆,很快就被姥姥发现了,绿豆被收起来不给练了。

龙图商场边,七桂塘菜市场已经改造完工,变成了一个风景点。从入口处贴着黄色面砖的门楼进去,路中间下行台阶上修了好长一排层叠式的水池喷泉,里面还有一座七仙女汗白玉雕像,很多游人都来这儿拍照。水池两边都是营业门面,干净明亮。这儿新开了一家馄饨店,开业那天下午放学很晚,我到店内吃了一碗馄饨,看到外面已经黑下来了,那个管玲和一个女同学从外面过还向里面看我。过会隔壁班我们另一个小学女同学李晓洁来了,她刚想进来看到我脸一红好羞走了。

馄饨店后面是其昌书店,原来在学校正对面那排商住楼下面,现在已经搬到这儿来了。暑假前一天中午放学,李桂就带我到这家书店看过好东西,在玻璃柜台上贴着一张扑克牌大小的画片,上面是一个外国女人光着奶头。李桂当时还激动得要命。其实在这之前,钟明就带我到四牌楼集邮门市部看过更好的东西,那儿外面有邮票贩子卖成版的外国邮票,上面都是裸体女人,个个光着奶头拿朵玫瑰花挡住下面了。其昌书店搬来这边后,那张画片已经没了,现在的镇店之宝是一套港台出版的金庸武侠小说原稿本,书又大又厚摆在书架最上面让人望而兴叹。

那时每到周六下午放学,我就会到光明电影院边一排小吃摊买好吃的。后来的007牛肉面馆最初就在这儿,店名就是摊位号。我最喜欢吃的是一对农村来的夫妻摊的鸡蛋肉馅面饼,面皮上面抹着肉馅和蛋液,煎得香喷喷的真好吃。

我拿着一边吃一边沿着长江路逛,看向汇通商场边一家国营餐馆橱窗里的各色冷盘,想象着以后有钱来这里大吃大喝。在长江饭店对面路口边人行道上有一个小书摊,钢丝床上摆着好多外国文学名著,我已经开始买外国小说看了。

来到这边上学后,最大的收获就是下雨天上体育课时,听那位三十多岁体育老师在教室里给我们讲故事,他喜欢看外国文学名著,讲的《斯巴达克斯》故事让全班都听得入迷了。后来大家就天天盼着上体育课下雨,这样就能听他说后面的内容了。

我买了那本《斯巴达克斯》小说,不过没有老师说的精彩。后来买的一套《基督山伯爵》就好看多了。还有《简爱》我也很喜欢,里面孤儿院中那个美丽善良的姑娘让我心都碎了。我最喜欢的女性文学形象一个是郭襄,一个就是她。我的阅读兴趣已经开始转向外国小说了,特别喜欢那些惊险作品,在看到《007》系列小说之前,最喜欢买那些描写二战时的惊险间谍小说,比如德军派遣小分队空降到英国刺杀丘吉尔之类。

已经是冬天了。周六一个阴雨下午,我从长江路北方水饺馆边上过,看到一个穿水兵服戴着有长长飘带水兵帽的男青年和披着长发的女友拉着手经过,满街的人都在看他们,让我感到羡慕极了。

上一篇: 《《陆浑文学》杂志征稿启事》     下一篇: 《三月在一场大风中确定
责任编辑: | 已阅读406次 | 联系作者
对《第二十二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