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445544554 第二十一章_长篇_扫花网
《第二十一章》--徐健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1-03-09   共 0 篇   访问量:379
第二十一章
发布日期:2021-03-09 字数:8284字 阅读:379次

开始几天我爸天天在家休息,小胜子已经不敢来玩了。那件事已经过去了。派出所的一个警察来找过我妈,那是我妈单位刘处长的女婿。后来我妈说起这事就笑,说我是出了事才跑到阜阳去的。

很快爸爸就到省政府地方志办公室上班了。我又开始搞铁了。那些天连日酷暑,中午外面水泥路面都晒得滚烫。吃过饭躺在凉椅上休息时,就会听到外面王卫星家后面那栋楼前有人骑车过来喊水虎,楼上那个名声很大的大哥哥答应着,他下来和朋友们大声说笑着骑上车走了。我出去看到过,他们有七、八个人,有的肩上还扛着一只黑色汽车内胎。我听邓阳说过,他们都是狂飙队的,水虎以前就跟着梁刚哥混的。我很羡慕他们能无忧无虑能出去游泳,而且人多势众,没人敢欺负。我要敢扛着这样一个游泳圈出去,肯定会被人家痛打一顿抢走了。

不过我和福生、阿拔弄出去搞铁,不管到多远的地方,从来没有人欺负过我们。我们只要不被工地的人抓住就行了。回来的第一天午后,我就听到往东院门去的路口那边好多人在玩,王小五和刘强他们都在。后来传来了一阵刘福生不服气的哭声,还有刘向东愤怒的叫骂声,可能刘福生和刘向东为什么事打起来了。他打不过气哭了,而刘向东因为刘福生敢和他打愤怒异常。我根本没敢出去看,过去我也帮不上忙。刘向东就是整天在外面打架混世,他比我们高半个头,一看就是个痞子。

初一时从李桂家借过一本《少年文艺》,上面有一个故事很励志,说一个男生很怕附近的一伙痞子,但是有一天他看了一本什么书,突然勇敢起来了,看到那伙痞子在前面不远地方抽烟说话,他没有绕开反而响亮地唱起歌挺起胸膛走了过去。那伙痞子都被吓愣住了,这一次没敢欺负他。那个作者在结尾赞美起这个少年终于鼓起勇气克服了懦弱什么的。我就猜这个作者没什么社会经验,我很想想问问这个勇敢的少年明天怎么办呢?后天怎么办呢?他会被人家打得连门都不敢出的。所以搞不过人家就不要搞好了。以我后来总结出来的经验,那些喜欢欺负人的家伙以后都会自动消失的,如果没有消失也会变得很老实了。

每天爸妈午睡后起来上班了,我就跑出去找福生和阿拔弄搞铁了。因为快开学了,我们已经不去很远的地方,就到省政府大院里面搞。在鸣亮家东边和外面轻工业厅宿舍院、煤炭厅宿舍院隔开的围墙那儿有很多堆积的废旧物品,我们拆些变压器上的废铁和铜丝扔过墙头,然后翻出去,就能到安庆路收购站卖钱了。只搞了几次就被保卫处注意上了,那天下午我们被逮到了前面办公大楼一楼大厅过道边的保卫处里面,我妈就在上面三楼上班,站在那儿看到门外好多人经过,真怕被妈妈同事发现了。这时非常羡慕福生他们不要紧了。还好保卫处只是训了我们一顿罚会站就放了。

那个暑假的结尾真倒霉。第二天午后,我们到三孝口那边蒙城路上一个工地搞铁时,又被逮进了一个竹篱笆搭的值班室里,这次不但被训了一顿还写了检查才被放回来。

最后一天下午,我到大礼堂那边的电影宣传栏看剧情图片介绍,正好看到蛋蛋从省政府后门出来了,他爸爸就在里面小食堂上班。我们站在那儿聊会天。我告诉他在阜阳学武的事情,还一边把腿高高踢过头顶给他看,他露出了一副又惊又羡的敬畏表情。让我感到得意极了。

那天晚上,我又来到了礼堂巷,隔着路边围墙看向里面那栋楼上白玉房间窗口的灯光,在悄悄往前走时,月亮从楼顶上面翻过去美丽动人极了。

 

 

已经开学了,班上的男女同学都分开坐了。我和白玉已经不再同桌了。就在那年秋天,合肥电视台开始放《射雕英雄传》了。

1985年的秋天,多么令人激动哟。从《合肥广播电视报》上看到预告,就喜悦得直蹦了,大家都奔走相告。

总算等到了那天晚上,我和妹妹早早就在里屋各就各位了。妹妹坐在前面床上,我在后面那张床上靠墙躺着,都在激动地等待快点开始。只有姥姥这时已经困得睁不开眼,很快就回小屋睡觉了。

电视里的广告没完没了,过了半个小时了,里面还在放着:“要想牙齿好,天天用芳草。”合肥廉泉啤酒厂的厂长也出来了,用字正腔圆的合肥土话说:“我们合肥廉泉啤酒厂祝广大市民……”我和妹妹哈哈大笑了。

广告总算放完了,就在即将开始之前,电视台还在感谢着各个单位、企业和商家的大力支持,上面密密麻麻的一条条字幕,播音员不厌其烦地一条条播报,我急得躺在床上用脚踢电灯拉绳,不停地问妹妹放完了没有,她说后面还有好多呢。等啊等啊,就在急不可耐冒火生烟时,突然一阵激动人心的急管繁弦声传来了,随之响起:“啊啊啊啊啊……”荡气回肠的合唱声,那在当年感觉无比壮阔的画面出现了,在一阵阵热血沸腾中,那充满了家国情怀和爱恨情仇的人物一一闪现了。甄妮婉转低徊的歌声响起:“依稀往梦似曾见,心里波澜现……”那在缠绵倾诉中突然高亢激昂,转而又款款情深,罗文雄浑慷慨的声音引吭高歌:“……射雕引弓塞外奔驰,哪管雪霜扑面……”我的心已经随着歌曲旋律和塞外奔驰的画面飞扬起来了。

当年这首《铁血丹心》主题歌不知打动过多少人,那是一种已经深入骨髓的旋律和歌声,日后无论何时何地只要一听到,就会感到一阵久违的激动之情。

以后每到周末晚上,等到那些没完没了的赞助广告过去,一听到这首主题歌就会热血沸腾了。当看到小时候的郭靖戴着灰棉帽子穿着灰棉衣裤出现时,我和妹妹就会哈哈大笑起来了,真是太像小胜子了。

在这部电视剧中我最喜欢的女性角色就是华筝,那是黄造石扮演的,到今天都记得这个美丽而别致的名字。那纯情如梦的面容和眼角眉梢的忧愁,都让我心动不已。最难忘在小说中华筝最后和郭靖说:“只要我还活着,就在这草原上等你。”太感动人了。我没喜欢过扮演黄蓉的翁美玲,就是后来她在船上喊声靖哥哥,已经换了一身美丽的女装出现,让傻乎乎的郭靖如在梦中看呆了时,我也没觉得她有多好。我还喜欢过演包惜弱的女演员,那种美丽端庄的形象就和郑娟一样。另外还有后来出现的瑛姑像极了小学女同桌丁梅。

我到今天都搞不懂为什么当年那么多人会喜欢翁美玲。后来小胜子家还买了一本《翁美玲传》,他爸妈都是翁美玲迷。喜欢翁美玲的人太多了。

就在后来黄蓉穿上女装出现的第二天,星期天一大早,我起床到外面院里准备练功时,看到阿亮从吴勇家楼边通道那儿过来,他看到我高兴地使劲拍了拍手,满脸兴奋地学着昨晚翁美玲从船上换装出来时的声音说:“靖哥哥,嘻嘻。”他咧嘴笑着从我们楼边通道过去,到大院外面拿牛奶去了。

这家伙简直就和李桂一个势子。星期一上学时,李桂就在班上满脸激动地说了一上午的翁美玲。中午放学还和我一路回来边走边笑说着翁美玲好漂亮。

 

 

就在那段时间,我爸又调到省政府办公厅下属的一家大型商场当总经理了。我妈找了专门给省领导做衣服的老师傅,给他做了好几套西服,还买了风衣,给他的秃顶戴上了一顶鸭舌帽,里里外外打扮一新。

从我爸回来后,我的学习就成了头等大事,我妈正在联系给我转学。我当然不愿意了,但我爸说他中考时是全县第一名,说我妈在学校时也是名列前茅,而我除了语文、政治、历史、地理、植物能勉强考个六十分,别的从来没及格过,英语一考只有十几分……他说你都是怎么学的,换了别人都愁死了,你还无事人一样。我只能低头无语。我爸说已经和我妈商量过了,准备给我换个学校。

我爸还在长二小给我报了一个《新概念英语》班,每周三个晚上到那儿上课。还好周末不用去,这样我还能看到《射雕英雄传》了。

每到周一、周三、周五晚饭后,我爸就骑车带上我到长二小去,等到下课时再过来接我。

那儿来上课的全是大人,只有我一个学生,但是那些已经工作的大哥哥、大姐姐来学英语都很认真。班上最漂亮的一个姐姐很喜欢我,课间休息的时候她还笑说我是你师姐。记忆中她好像是合肥骆岗机场的,和几个要好的姐妹一块来学。那时我还不知道什么是空姐呢。下课时她就和女伴们围在那位高个子英俊潇洒的男老师边上问问题,那么崇敬地望着老师呢。而我每天上课都在看武侠小说,这位老师从来没有打扰过我。我就喜欢这样的老师。

有时候我爸在商场很忙没回来,吃过晚饭我就自己到长二小去。其实就在长江饭店边上,从西北边院门出去,经过桐城路往北走到长江路就到了。那儿路口西南角有一个书报摊,我在哪儿翻过一本电影杂志,上面说香港已经拍过电视连续剧《神雕侠侣》了,是刘德华和陈玉莲主演的。我非常期待很快也能看到了。

但是好日子即将过去,我就要转学到三孝口那边一所学校了。想到很快就要离开四十八中了,我就很难过。

我妈帮那所学校一个副校长的女儿调换了工作,副校长找老同学商量,让我到她当班主任的班上,那个教语文课的女老师同意了。我妈还带我到老师家去了,老师四十多岁,短发蓬松很胖好厉害,我看到就怕她,不过她对我很和气。我在书桌上看到一张成绩表,上面居然有我们小学班上两个女同学,张晓晴和管玲,其实她们成绩都不好,中等偏下。这样我就感到放心了。那个张晓晴小学时就坐在我和同桌丁梅后面,她就喜欢说女明星什么的,有一次还说她家有洗衣机,还说她小姨到香港去过。那个管玲平时闷闷的很老实,我对她没什么印象。

 

 

星期六下午放学,李桂没和赵中东从气象局那边回家,他嚷嚷着过来拉着我一块走。路上我还在说今晚就能看到《射雕英雄传》了,明天晚上还有一集。

我们高兴地走到银河大桥上时,李桂突然停住了,站在桥栏边不走了,只见他脸满面含羞,低头在想心事,目光那样痴情发怔,过了老半天让我猜他喜欢班上谁。我心头顿时一紧,就怕他说出白玉,那样就糟糕了。虽然我从没向他透露过喜欢白玉,但他肯定知道我喜欢白玉,大家都喜欢白玉这是肯定的,她就是那种让人偷偷喜欢的对象。从我和李桂成为好朋友到今天,他还从来没问过我都喜欢白玉,就像我不会问他一样。这其实很不正常,因为我们本来应该先想到的就是白玉,但是谁也没有说破。如果这次他说喜欢白玉,我就不能再装了,不可能帮他想什么办法或分析什么了。但也知道他会有自知之明,不过越是这样心里越是不安,迫切地想知道答案,就乱猜了几个班上女生名字,都他被坚决地摇头否定了。我等着他说出白玉的名字了,反正也没办法了,因为我就要走了。这时他的脸都已经红透了,就像含羞少女一样低着头说:“你就往翁美玲那里想,你看我们班上哪个像翁美玲。”我脑海一片茫然了,班上哪有翁美玲呢?我从来没喜欢过翁美玲,根本就没注意过谁像她。

最后他踌躇再三,还让我赌咒发誓不许和人家讲,这才羞红了脸说出那个名字,原来是杨伶。我开始还大吃一惊,根本没想到会是那个不起眼的小丫头片子。又好高兴不是白玉,这样我心中的女神就不会被亵渎了,就不用担心被好朋友朝思暮想了。刚才还以为他真要和我说喜欢白玉了,心里怎样的煎熬难受哟。这下开心极了,随即不禁笑弯了腰。我根本想不出那个杨伶好在哪儿,但还是很高兴,只要不是白玉就松口气了。当他要我百般起誓之后才说是杨玲时,我真是感到快活极了,简直如释重负,同时又对他有一种深切的同情。不过看到他那羞涩动情的样子,又感到好高兴了,反正这下我就放心了。

“唉,”这时他又愁容满面地说,“发现得太晚了,要不然早一点追就好了。”

原来赵中东也喜欢杨伶,俩人现在正在明争暗斗呢。其实我早就注意到了,他和中东每天下课后都围着那个杨玲打打闹闹,那个小丫头片子最喜欢和他们这种比较骚情的男生疯了,经常站在讲台上和在下面的李桂、中东来劲地打闹还咯咯地直笑,让班上同学们都侧目而视。如果说她有哪点像翁美玲,那也就是个子矮这一点了。

以前看到这些只想到不知丑和不要脸什么的,还从来没想到过这里面还混杂着打情骂俏和争风头的因素呢。我还一直认为像这种爱疯爱闹的女孩谁会真的喜欢呢,没想李桂已经和中东成了情敌了,难怪李桂现在每天放学都和中东一起走,还说这样好掌握他的思想动向。原来就是这个意思。

我趴在汗白玉护栏上笑得抬不起头,但是李桂还沉浸在无比激动的爱恋想象之中呢。我又看向西边那片秋日残阳,很伤感这样美好的时光就要结束了。没想到这是我最后一次放学后在这儿了。

后来我们一路走到桐城路和庐江路交口处,我和李桂说要转学到外地了,以后你就看不到我了。这回轮到他笑我了,根本就不相信,他推下我背开心地笑说:“嗨嗨嗨嗨,又在编了。”

我很认真地说:“你星期一就看不到我了。”

他笑得都快岔气了,兴奋地指着我说:“好好。”

 

 

星期一早上我就到三孝口那边学校上课了。那所沉闷乏味的学校,从此就成了我这辈子最厌恶和痛恨的地方。不过中午放学时,当我挎上书包走出校门,一眼就看到了郑娟,她和几个女同学站在路边笑着说话,那样惊奇高兴,我看着,你要不走呢,星期一我要看到你来呢怎么办,嗨嗨嗨嗨。”地注视着我,她那光彩夺目的形象让我赶紧低下了头。她在这儿的初三重点班还是班长。

班主任王老师让我坐到第一排,同桌的唐肖让我感到很有缘分,就在刚开学时,一个星期天中午,我在书桌边写作业,正好看到这小子从院外铁栅边低着脑袋经过,一脸心事茫茫的样子,还伸出右手在铁栅上无聊地划着。没想到今天居然和他坐到了一起。

我们相处得很好,经常上课还趴在那儿悄悄说话,很快就了解了班上情况。别看他憨头憨脑的,个头在男生中倒数第二,成绩也很一般,但在学校没人敢欺负他,他哥哥以前在三孝口这边很有名,班上打架最厉害的张平和程冬都和他关系很好。

我们小学班上的两个女同学变化很大,原来爱炫耀的张晓晴现在很低调了,她和班上最漂亮的一个女生同桌。那个原来不起眼的管玲,就坐在我们后面,已经变得很风骚。她和唐肖说我在小学是结巴子,唐肖说那有什么,他现在已经不结巴了。我当时听到了好气,回头骂操你妈。没想到她得意洋洋地笑说我和你爸上床。让我简直不敢相信耳朵。唐肖和我说,他以前也结巴过,是和家门口一个小孩学的,后来天天在家读报纸才改过来的。

唐肖其实很老实,从来不惹事非,但总喜欢装出一副小混混架势,走路都摇晃着肩膀拽拽的。他是每所学校都会有的那种人,虽然个头很小,看上去谁都能打过他,但又显得好棍让人不敢欺负。他说班上男生里面最矮的张锋学习成绩排在前几名,也喜欢看武侠小说,有一次上课正在那看,被物理老师一把夺过扔到了楼下。他怕被人家捡走了,赶紧从窗口跳下去了。唐肖说他不跳下去不行,那是他租来的。下课后我到窗口朝下面看,我们教室在二楼,北边窗口能看到外面大街,距离下面泥土地面非常高,我是绝对不敢跳的,对那个又瘦又矮的张锋不禁刮目相看。

班上有六十多人,课桌分成四行,每星期从南向北移动一次座位,只有坐在北边窗口的李凉不用移动,他被班主任王老师固定在那儿的。当我们座位移到李凉专座后面就成了第二排,坐在那儿是每个月最高兴的一个星期。

李凉个头很高样子好痞,但不是那种会打架欺负人的类型,对我们完全无害。他就是一个废仔,平时喜欢在外面乱混,结交各种乱七八糟的人。他发育得就像高中生了,上面穿件时髦茄克像个花花公子,下面穿条又肥又长的水兵裤,腰间系条武装带,头发留很长是自来卷,喜欢在座位上到处乱瞅,时而发怔地咧嘴傻笑,就差要流口水了。这家伙整天精神不振,像条懒虫一样瘫在座位上,老师叫他坐好,他就嬉皮笑脸地扭动几下,不是趴到课桌上就是靠着墙稍微坐直一点。他家住在公安厅,爸爸是公安厅的一个处长,连校长都讨好他家。他爸爸和班主任王老师有一个专门用来联系的本子,每天从家出来带上,放学后再带回去,上面写着他几点从家出来和几点放学回去。

他就是一个牛逼桶子,还经常借人家东西耍赖不还。每天坐在我们前面仰起头吹起来唾沫横飞,一会说他爸爸工资好高,上一天班有十块钱,那时普通人一个月工资加奖金顶多六、七十块;一会又吹他在外面混得好好,认识什么什么人。他那张大面团脸经常泛出不健康的粉红色,一双鱼泡眼又贼亮又虚弱,眼珠发黄淫光闪闪。

唐肖很肯定地说李凉手淫,我那时还根本不知道什么叫手淫,唐肖说他家那边的大孩子教过他,手淫就是站在那抖下面。他说不能手淫伤身体,低头皱眉露出了很懊恼后悔的表情。唐肖家住在学校对面永红路上省出版局那边棚户区,对面就是程冬家,程冬就像邓阳一样,在班上也是一呼百应,他爸爸是中市区的领导,学校教导主任经常到他家喝酒,和他爸爸是朋友。程冬学习成绩很好,平时看上去憨厚老实,他个头不高,说不出是壮还是胖,反正身体敦实大腿好粗,戴着一副厚眼镜成天笑咪咪的。如果不是听唐肖说他打架的故事,根本想不到他会那么厉害。

上一篇: 《《陆浑文学》杂志征稿启事》     下一篇: 《作业本里的故事
责任编辑: | 已阅读379次 | 联系作者
对《第二十一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