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445544554 第二十章_长篇_扫花网
《第二十章》--徐健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1-03-08   共 0 篇   访问量:401
第二十章
发布日期:2021-03-08 字数:4803字 阅读:401次

到了周一,叔叔已经走过了。而我们还要继续补习。上午和大雷哥出门去老师家,路上我让他去补课,自己到电影院看电影,然后在外面书摊等他。他咧嘴笑了,问:“那我见了老师咋说。”我说:“就说我没来。”没想到他会说:“伶,假啦,你这就假啦。”我很羞愧,但还是和他坚持着,最后他说:“好,反正我也说不过你。”

那天上午我看了一部武打电影,从电影院出来时,外面阳光明亮刺眼,我在小画书摊上翻看一本武侠小说,还回想着电影中那练功的情景。那个男主角在大水缸边练功,在水上劈掌,把缸里的水打成漩涡好厉害,后来手掌皮都脱落了,练出了太极神功。我真是很想依葫芦画瓢也这样练,但是家里哪有这样大的水缸呢。

一直到周六,每天上午都在颖州西湖边电影院外面看武侠小说,这里其实没什么好看的书,有几本开始以为是金庸的,后来才发现原来是全庸和金康写的。说实话,有时候想到武侠小说也挺无聊的,不是在山洞就是在什么地方发现武功秘笈了,然后练出绝顶武功了。虽然我很着迷这种武林奇遇,但是毕竟太过俗套和虚假了。我还是更喜欢金庸小说中那种充满侠义的儿女情长的故事。那时我还没看过古龙,除了金庸只喜欢看梁羽生,别的武侠小说作家差得太远了。

周六下午回到这边,我就在屋里到处乱翻衣柜和抽屉,就像武侠小说中的人物在寻找武林秘笈一样。后来在一个衣柜里找到一个拇指大两头圆长方形贝壳状黑色木头匣子,上面盖子能滑开,里面有一个同样黑色木质的印章,上面名字是康惠民。那是爷爷的印章。我觉得这个印章盒充满了神秘感。

在一间屋里还放着好多玻璃框装饰品,上面各种图案,用红色油漆写着新婚祝福,那都是爸妈结婚时人家送的。

他们是大龄结婚,之前都一心扑在工作上。我妈结过婚后怀了我,还放弃了组织上送她上大学的机会。我妈说过结婚前去理发,耳朵还被剪破了,陪她去的人和理发师吵了一架。我爸第一次去太和老家时,村里的狗都扑过来了,好几条大汉护着他才走到家的。当那饭桌一摆,菜还没上来,我爸就已经被别的来客灌倒了。

我妈说你没见过咱那庄上人喝酒,那哪是喝酒呢,简直是逼命嘛。哪一回不喝倒几个人、出几个洋相就不行。滴一滴罚十盅,都揪着耳朵灌啊。农村虽然没什么好酒,都是几分钱一斤成坛子打来的。不过,你可知道,乡里人豪气得很啊,不管有钱没钱,来了就让你喝好,哪怕卖房借债都不管了。

我爸从来烟酒不沾,就喝过那一回酒。他一年会来探两次亲,小时候记忆最深的就是他那风尘仆仆赶来的喜兴样子,和那只青灰色装满东西的人造革大皮包。

 

 

已经八月中旬了,皖北大地依旧骄阳似火。这儿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午后的热气腾腾。回到这边我已经学会午睡了,午睡后起来,就到巷口右边菜市场那儿买只花脸雪糕,吃完逛到外面大马路边,在一个油茶摊上坐下,喝了一碗还没尝过的从大铜壶龙头嘴里倒出来的油茶。在我边上坐着一个吸烟的老大爷,他问我从哪来的,还点头说认识我爷爷。另一张桌边一个粗嗓门男的正在和老板说:“刘书记到北京向他汇报工作,他得老年痴呆症呢,汇报了五个多小时都没有汇报好。”

后来我往前面摆服装摊的地方去,远远听到一个泼辣的胖女老板在嚎淘大哭,她边哭边骂,原来钱被小偷偷了。

在服装摊边书报摊上,我看到有一套上下两册大开本的《神雕侠侣》。赶紧回来和爸爸说了,告诉他这是《射雕英雄传》续集。他马上就掏钱给我了,因为他也很想看。

本来准备明天午后过去买的,我们就要回合肥了,下周不到姑父家那边补课了。晚上春芹姐和何新哥来了,带着给姥姥和妈妈买的东西,爸爸叫他们赶紧洗手吃饭,何新哥边洗手边笑问:“伶子,你吃过了么?”我学机器人说话:“吃过了,面条。”何新哥和春芹姐都笑了。何新哥待人真诚热情,让人看到就满心愉快。他看到我要出去,说:“伶子,就说要跟你聊聊呢,咋又走啦。”我说:“我出去转转。”

这还是我第一次晚上步行出去,出巷穿过马路,夜幕就像一张巨大的网,将整个平原上的县城笼罩了。我有点想尿尿,就去了对面的露天公厕,在厕所边修自行车铺前站着一个比我大些的女孩,在她注视下我进去了。正准备掏裤裆,突然吓了一跳,那女孩在外面望着我迅速一闪,我吓得赶紧躲到里面了。出来时我又羞又丑,赶紧低头往前走了。

我沿着还没修好的大马路往前走,一路被雷得不行,路边好多坐着乘凉的大妈大婶大嫂大媳妇都披件短褂摇着扇子,她们全都敞着怀露出大奶头,我惊得头皮都发炸了,到了前面书报摊上买到书,从小巷那边绕回来的。

 

 

春芹姐和何新哥走后,我就上了房顶,踩着和后面宿舍院分隔的围墙,上了对面的屋顶,在夜幕下就像武林高手那样潜行着。我很小心不要踩到了屋顶上的玻璃。上面风凉如水,夜暗如墨。我想起了两句诗:磬声深小院,灯影迥高房。突然间我瞧见一户人家院门边小屋厨房里亮着灯光,透过门框上面的窗口,只见一个大姐姐正坐在澡盆里,昏黄灯光映在她赤裸的后背上,有一种神秘而美丽的光泽,在热雾中她正用一只手撩着水在丰腴的身上浇着。我感到心悸不已,吓得赶紧往回跑了,低着头弯着腰,生怕被人家发现就完蛋了。下来回到屋里,钻进纹帐,还感到惊心动魄激动得不行呢。

我忙又拿起《天龙八部》看了,最喜欢段誉和王语嫣雨天躲在农家避难的那一节,惊险动人极了。书中写到王语嫣神清骨秀,端丽无双,这又让我好想白玉了。

她束着马尾辫,额前斜披着刘海,一双水晶般的眼睛含笑时柔情似水,那笑容美丽极了,纤巧可爱的鼻子甜甜地皱起,娴静娇艳的面容,孕含笑意的双眸,无不让人心醉神迷。每次被金庸武侠小说中男女主人公美好的情感触动,内心激荡向往那种爱情时,我就会想到她了。有一次课间,她突然撩起额头上的刘海,让我看到左边一小块胎记,是很小的一点红印,她又迅速放下刘海,笑着有些不好意思地注视着我。我也笑了,感到她的信任好高兴。我们都笑望着对方,然后赶紧把目光转开了。

在我额头上也有胎记,不过并不明显,只是一道浅浅的粉红印子,激动和兴奋时才会变红。每到暑假,当我们就像脱缰的野马整天在外面疯玩时,从路边汽车后视镜和商店玻璃窗上就能清晰地看到。

我又拿起《神雕侠侣》上册翻看了一会。后来睡觉时一一回想金庸小说中的各色人物,乔峰、阿朱、段誉、王语嫣、虚竹、梦姑、郭靖、黄蓉、杨康、穆念慈、杨过、小龙女……一连串熟悉的名字和电视剧中扮演的或想象出的形象,仿佛一起在草原上策马奔驰。

 

 

那些天家里都是来人和爸爸道别的。已经住了这么久,我连家里有多少间房子还没搞清楚。家里房子好高,上面都是梁柱。我睡觉的房间两边屋子都是空的,后面房间能翻出去,从那儿抱着树能攀上屋顶。白天走在屋顶上面感到自由自在极了。那沉重的大黑瓦都很结实,趴在上面就像打伏击战。想到小胜子要来这儿玩一定会乐疯了。

我的暑假作业已经写完,这几天就在家看《神雕侠侣》好快活。那天傍晚,我闲倚在院门边,从狭长的小巷看前面直通马路的地方,巷子在两边水泥院墙夹护的路上空荡荡的没人,暮色已经降下来了。对面那个女孩从家里出来,她站在边上和我说话,还拉着我的短衫问:“你就要走了吗?”“嗯,”我高兴地点头。她问:“那你以后还来吗?”我说:“不来了。”“嗯……”她难过地低下头了,拉着我短衫的手还不肯松开呢。其实从我来到这边,这还是第二次见到她。真是感到还是这地方的人重感情啊。

“十五泣春风,背面秋千下……风吹声如隔彩霞,不知墙外是谁家。”那天晚上,我终于在《神雕侠侣》下册中看到最喜欢的郭襄出现了。

 

临行前一天上午,姑父骑着蓝色雅马哈摩托车带着我和大雷、赵三到火车站去踩点,那个车站空旷一片,我和大雷哥站在铁轨边笑看着周围,感到很惆怅很不舍了。

第二天一早,爸爸带着我上了一辆吉普车,我和社会哥挥挥手,车就往火车站那边开去了。我爸一个人都没让来,只有他的一个小兄弟开车送我们。车子直接开进了车站,我们上了空无一人的车厢。爸爸叫那个叔叔回去了,然后我们就坐在车厢里静静地等着。后来车厢开始陆续上人,当那汽笛拉响车轮滑动时多么激动人心哟,我们就要回合肥了。

在回来的旅途中,还是没吃到土豆烧牛肉饭。在符离集站台停靠时,爸爸给我买了一只著名的符离集烧鸡,他说这里的烧鸡用的都是几百年的老卤汤。我吃了半只,另外半只留着回去给妹妹和姥姥尝尝。那时吃到的一定是正宗的,不过我嘴里只有回家的味道。吃完外面已经黑透了。我开始在车厢灯光下看那本描写闯王起义的小画书,一直看到广播中说合肥到了。外面火车已经轰隆着驰进合肥火车站了,我看到了站台上昏黄灯光中那红漆斑驳的合肥两字,看到了那迎面而来的水泥浇筑的像工字钢型的防雨顶棚和下面仿苏式的带有雕刻纹饰台座的立柱。

和爸爸匆匆出站,在外面大厅看到妈妈带着妹妹正在等我们呢。我们都高兴极了,妹妹长胖了,脸盘好圆好笑人。妈妈从单位找来的车子,我们坐到车上,妹妹对我亲得不行,高兴地说现在正在放《魔域桃源》,是刘德华主演的,今天晚上就有一集。我感到激动极了。到家看到姥姥已经给我们热好了饭,招呼我们赶紧吃吧。我真是好高兴,感到回来幸福极了。

吃过饭洗过澡,就和妹妹坐到里屋看起新彩电放的《魔域桃源》了。虽然家里很小,和阜阳那边没法比,但还是感到这边好啊。

上一篇: 《《陆浑文学》杂志征稿启事》     下一篇: 《有裂缝的消愁
责任编辑: | 已阅读401次 | 联系作者
对《第二十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