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445544554 第十八章_长篇_扫花网
《第十八章》--徐健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1-03-06   共 0 篇   访问量:251
第十八章
发布日期:2021-03-06 字数:12185字 阅读:251次

姑妈有时上午会去团里,平时都在家忙。有天上午姑妈为什么事要打赵三,用鸡毛掸子假装使劲地抽他屁股,我还赶紧过去拉了。感到还是在这边好,我妈打不到我了。姑父周末会骑摩托车到乡下去,他在那边和人家承包了一个鱼塘,回来会带一条大鱼。姑父最拿手的菜是煎烧鱼,那油旺旺的大鱼块烧得真好吃。后来回到合肥,让妈妈也学着做,我妈就说那就能学了吗,他多舍得放油,他放的糖都够咱家吃半年的。

这边是中心地带,街道人流密集,路两边划分一片片宿舍院,沿街的楼房、商店和合肥一模一样。不过稍远的地方就很空旷了,路边的平房都连不成片,好多地方都是大片的农田,充满了一股乡土气息。

一天下午,我和赵佳、赵三到外面逛,从剧团对面一个破开的墙洞钻到里面,在医院楼下廓道乱转感到快活极了。我和他们说话语速好快,赵三直笑说俺听不懂,赵佳有点自卑地说:“他说地是官话,咱这说地是土话。”

平时赵佳和赵三都有点轻视大雷哥,就像李桂弟弟那样。不过有一天发生了转变,那天下午我和大雷哥写会作业,躺在床上吹着风扇看书,大雷哥说在家坐个啥,出去遛达遛达去。我们出去逛了一大圈回来时,路边一个比我们稍大点的半撅子突然挡住我了,他挑衅地瞪着我,因为我手腕上戴着一副米色的松紧护腕,那是从百货大楼体育用品专柜买的。当时我有些不知所措,但是大雷哥好厉害,他已经上前一步,怒视着对方说:“干啥?”那家伙被震住了,赶紧往后面让开了。我对大雷哥那凛然不可侵犯的样子敬佩极了,大雷哥就好像面对歹徒英勇无畏的警察一样。回到家就和赵佳和赵三说了,他们都那么激动又喜悦地咧嘴笑了。其实他们对哥哥的英雄壮举也是深感自豪的。

一天上午,我在报纸上看到介绍香港电视连续剧《射雕英雄传》的剧照,就从沙发上拿起一把折扇扮演欧阳克哼哼奸笑,没想到赵佳和赵三都看过录像,赵三也跟着拿起一把折扇学,赵佳好气地一拧腰说告诉俺妈去。她气呼呼地到厨房找姑妈告状去了。

其实《射雕英雄传》中我最恶心的就是欧阳克,而最喜欢的是杨康,那是苗乔伟扮演的,一副贵公子打扮,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尤其是在片头那激昂又缠绵的主题曲中,杨康在灯下仔细端详那只凝结着家国情怀的匕首时,那种让人捉摸不透的沉郁表情帅极了。不知怎么搞的,每次看到杨康,我就会想到钟明了,钟明挺拔的身材就和杨康很像呢。如果没来阜阳,这时候我就会到他家楼下花园一起看武术杂志练武了。

阜阳这边习武的人很多,赵佳就拜了师父练过武术,客厅墙上还挂着一把她用的宝剑。这让我想到白玉了,初一上学期她就和我说过,六年级暑假她在少年宫学过武术。当时她还做了一下出拳的动作,很不好意思地笑了。我已经感到迫不及待地想回去看《天龙八部》了。

 

 

到了星期六,社会哥下午就骑车过来接我回去了。从这边回我爸家骑车大约半个多小时,一路上阳光暴晒,景物陌生,分不清东西南北。不过路边一个新华书店给我印象很深,那个店不大,好像只有一层,和合肥四牌楼新华书店没法比。

到家发现那台索尼彩电已经没了,前几天就被爸爸托人运回去了。想到这时妹妹、姥姥和妈妈已经在家看新彩电了。我就有些迫不及待地想回家了。

晚饭后洗过澡,坐在客厅八仙桌边好高兴看起《天龙八部》了。小学六年级在徽州路口小画书摊看的第一本武侠小说就是《天龙八部》第一回。后来上了初中和白玉同桌,一天上午课间,她从书包里面拿出这本书的第一部了,那是方银借给她的,方银哥哥买了一套。我找她要过来看,正好翻到段誉在山洞中看到神仙姐姐裸体塑像那节,当时她在边上好羞地转开脸了。

我已经看到群豪们正在议论姑苏慕容家族以彼之道还施其人之身那部分,对那种绝世武功的神奇传说和亲历者惊恐的叙述带来的强烈震撼、以及北乔峰南慕容这一响彻武林的名号感到激动极了。这样边吹风扇边看书就像神仙一样快活。

后来回屋睡觉,钻进蚊帐里面还回味无穷。想到了白玉,就充满了一种忧伤而又美好的怀念。

 

 

第二天上午,我爸骑车带着我到爷爷奶奶家去了。记忆中他们好像住的不远,这是我第三次见到他们,第一次是出生时,第二次是小学时妈妈带我和妹妹来探亲。

爷爷个子很高,相貌清癯,穿着一身白绸布衣裤。后来每次在电视上看到《羊城暗哨》这样的老电影,里面那些穿绸衫举止闲散逍遥的人就会让我想起他了。

家里并没有想象中的那种阔绰,很普通的平房,客厅只摆着一张八仙桌,上面陈设很简单,墙上也没挂着传说中的唐伯虎的画。我们只坐了一会就走了,爷爷和奶奶往我口袋里塞了好多糖。回来的路上坐在自行车后面,一边吃着糖悠然自得。

 

 

吃过午饭,社会哥带我到外面游泳了。骑车来到一条河边,下水没多久,我的脚就被划破了。那是人家往河里扔的破碗、碎玻璃瓶划的,淌了好多血。社会哥带我到附近一个门诊部缝了好几针。这边不叫缝针叫打靶子,显得豪气纵横。

这已经是我来阜阳第二次受伤了,上一次是在火车上,当时我正趴在窗口兴致勃勃地看外面风景,不知哪个村庄的小孩在铁轨边的土坡上站成一排,一边朝着火车撒尿,一边用树枝伸到车窗上划着,我的胳膊被刮了一下疼得钻心,留下一条印子好几天才消掉。

垂头丧气地回来时,经过一个书摊,我一眼瞥见有《天龙八部》,赶紧叫社会哥停下来,这儿有一本还没买到的第三部,本来想用小叔给的钱买的,结果社会哥也出回血给我买了。

到家我逢人就说今天打靶子了,赢得大家啧啧夸赞,就像英雄一样。想起以前张志明的二哥张志坚脚也被划伤过,那是冬天的下午,在礼堂巷机关浴室洗澡,他一只脚在池子里划破了,看澡堂的特别允许他穿着木拖鞋出去,他扶着我们小学同学小狗头的肩膀一蹦一跳去的医务室,那样子可狼狈极了。那天我刚进浴室还在脱衣服,藏在远处没被他瞅到,不然澡就洗不成了。

晚饭后洗过澡,坐在八仙桌边又看起了《天龙八部》,虽然脚上伤口还很疼,但是快活极了。

 

 

早上起来,我还坚持锻炼一会基本功,想到钟明这时一定正在楼下花园里苦练呢。社会哥好像也会一点,但他从来没练过,他就站在边上边看边说。在我再三恳求下,他终于教了我一招二龙戏珠。那完全是从香港武打录像里学来的,就是蹲着马步,双拳握在腰间,突然转身,右手食指和中指扎向后面来犯的敌人双眼。他还鼓着腮帮,怒目圆睁,矮壮墩实的他留着陈真式发型,穿件白背心,让我笑得简直要喷饭。在家休息的几天里,又到春芹姐家去了一次,何新哥教了我几下军体拳,他是上过战场的,说练这些都不管护,他在家就拉弹簧臂力器,那上面沉甸甸的装满五根钢丝弹簧,他双手在胸前和背后就像拉手风琴一样轻松自如。而我连拎在手里都感到重极了。真不知何时才能练得像他这样孔武有力。

小时候每次到逍遥津公园玩,从热闹的淮河路上经过时,在好远前面往北拐弯方向的路口东北角有一个小店,那儿有一种拉力器,只有那些最强壮的男的才敢试一试,拉一次好像五毛钱,能拉动不收钱。我就佩服那些能过去拉的大人,哪怕是不拉但有资格站在那儿打量的人,他们都是别人不敢随便欺负的。虽然每次身上都带着搞铁卖的钱,但我们之中没有一个有勇气过去摸一下拉力器。每次看到有人在那儿拉,就像看到了武打电影一样激动。

 

 

休息了几天,又住到姑父家和大雷哥去老师那儿补习了。老师家有一个女儿和一个儿子,儿子还好小没上学,女儿和我们差不多大,她非常温柔善良,和我们相处很好,有时趁老师去忙了,我们翻起杂志时,她也会过来一块看。但是没一会外面老师就喊她了,她赶紧跑过去,不是带弟弟就是做家务。我们都很同情她。老师夫妇重男轻女,喜欢她那个小弟弟,而她动不动就挨骂,每天还要干好多家务。就在那时,我有了一个怪想法,觉得她和大雷哥很像一对,好多年后听说大雷哥结婚的对象不是那个女孩,我还感到还有些失望呢。

有一天上午老师的弟弟带老婆和孩子来了,老师夫妇欢天喜欢地准备酒菜,那个小孩突然闹着要吃鸡脑子,老师夫妇都直笑摇头没办法。

那天中午我们回来很早,路上下雨了,我们没有带伞,大雷哥拉我进了一家饭馆躲雨,那是一家回民饭馆,阜阳这边回民好多,最好的饭馆和面馆都是回民开的,连卤菜和枕头馍都是回民做的最好。大雷哥买了一碗水饺,让人家分成两碗,那饺子真是太好吃了。尤其在这下着大雨的时候。

午后大雷哥带我到颖州西湖去逛,出门时他从姑父挂在门边衬衣口袋悄悄拿钱,让人忍俊不禁。他显得轻松自如,若无其事地一招手让我跟上。我暗暗心惊又无比佩服。我小学时就从妈妈口袋拿过钱,当时多么紧张、慌怕和丢人哟,而且回回都被发现了,被打过好几次。不过后来搞铁了,就再没有拿过。我一个暑假搞铁的钱,比很多大人两个月工资都多。颖州西湖就在附近不远处,那片水面很阔大,比我们那边包河公园大一倍不止,绕一圈不知要走多长时间。我们就站在那儿吃着冰棒随便看看。我发现附近有一个电影院,就准备哪天过来看电影了。

晚上我们看过电视出来,到对面屋里坐到床上,大雷哥躺在那边又捧起相声选集高兴地看。我从抽屉里翻出了一本赵佳的作文,第一篇就是写到大舅家扫雪的事,我愣了一下,才想到那个大舅是我爸。

我趴在桌上写起作文了,写一件好人好事,想起有天下午放学,看到一个老头从银河大桥桥头那儿过,把路上一块石头踢到路沿边了。我就准备歌颂一下这个老大爷了。

 

自从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改革的春风已经吹遍了祖国大地,如今人们的精神面貌焕然一新,学好人做好事可以说已经蔚然成风。

就拿我亲眼目睹的一件好人好事来说吧,那天下午放学,银河大桥西边一片残阳如血……

 

我脑海里又开始想象武侠小说了,我在一个本子上抄过好多武侠小说中的诗词和有意境的词汇。在我爸的书柜里,我还找到了几本古典诗词书,前些天晚上还躺在蚊帐里看呢。这几天在老师家翻杂志时,我还从一篇描写古代爱情的故事中学到了一个新词叫染指,觉得那些写流氓案犯的纪实故事用词太粗俗了。

 

 

星期六下午,社会哥又骑车来接我了。他穿了一件雨衣,还给我带了一件,我没穿就坐到自行车后面,脑袋钻到他雨衣里面了。车骑到那个新华书店边,我叫他停下来躲会雨。他还没停好车,我就已经到店里买了那本描写闯王起义的小画书了。

我早就在玻璃橱窗里看到这本小画书了,封面是闯王李自成戴着那种圆边阔檐帽系着红披风,骑在战马上挥刀怒吼的浓墨重彩雄姿。那时候什么都不懂,还真以为闯王就是领导农民起义的大英雄。后来坐到自行车后座上,在雨衣下面还幻想着追随在闯王身边,在那漫天大雨中奋力冲杀何等英勇悲壮。长大后才晓得,真实的李自成确实叱咤风云过,但形象并不光彩。而那个与他在电影中共演《双雄会》的张献忠,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杀人魔王。

到家把这本小画书收进了包里,准备回合肥时在火车上看了。和春芹姐来阜阳时,在火车上就带了一本《西游记》系列小画书,为我抚慰了旅途的忧伤。

春芹姐来到的第二天,吃过午饭就到省政府大门对面花园巷口招待所那儿的售票站买车票了。那天下着小雨,妈妈给我收拾好行李,还给了我两块钱,让我到阜阳那边花。我等她上班走了,就到四牌楼新华书店买了一本《狮跎擒三魔》。

回来姥姥已经在厨房淘米准备烧稀饭了,春芹姐又去商店买东西还没回来,妹妹在里面坐在床上看电视,那依依不舍样子好可爱呢。妹妹还主动问我看不看电视了,我把那本小画书先给她看了,自己留着到火车上再看了。

坐在客厅凉椅上看着外面的雨,感到好舍不得合肥了。如果不是怕派出所来找我,我才不会去阜阳呢。如今唯一的安慰就是在火车上看这本新买的小画书了。在那漂亮的绿框封面图画中,孙悟空正跃到空中,挥起金箍棒打向三个妖怪真冲气,让我充满了阅读的期待。其实还是能在家里看多好。想到明天就要离开家了,我感到又激动又难过。

外面雨小了一点,我就到大院西南角找杜军了。他家早就搬到这边一栋红砖楼住了,楼呈曲尺形很漂亮,就在庐江路和桐城路交口的围墙里面。他家住在一楼,房门开着,他坐在小板凳上对着画架练素描。我说来和他告别的,杜军又羡慕又高兴地陪我到小学操场那边,我们淋着小雨打一会乒乓球,脑袋上套着塑料袋,雨水顺着脖子滑下来,我们豪兴不减快活极了。后来就站在那儿说话。我说起小学时有一年夏天中午,在操场上看到师范附小的二格子过来,他穿条白色西装短裤好神气还吃着冰棒,短裤口袋塞着好多张新发行的钞票,都是一分、两分、五分的。我一边和他聊天,一边把他口袋里钱掏出来几张,他到走的时候都不知道。杜军乐得捧腹大笑。

院内已经有炊烟升起了,操场边一缕缕淡蓝色暮霭飘浮在树的梢头。附近一棵歪脖子柳树上一只天牛在爬。

在这个雨天的下午,我留恋地看着这片操场和东边已经所剩不多的几排平房小巷,对这从小长大的地方充满了不舍之情。

上一篇: 《《陆浑文学》杂志征稿启事》     下一篇: 《元月 29
责任编辑: | 已阅读251次 | 联系作者
对《第十八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