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445544554 中卷_长篇_扫花网
《中卷》--远遁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1-03-05   共 0 篇   访问量:421
中卷
发布日期:2021-03-05 字数:33938字 阅读:421次

第11集

本集宫斗继续升级。

甄嬛集团将余氏置于死地后,华妃开始清醒地意识到:甄嬛是自己面临的一个棘手的敌人。她在心中谋划着该怎样对付这个大敌。

甄嬛集团也开始意识到,余氏的背后一定还有人,这才上演了一出深宫闹鬼的大戏。

心理素质欠佳的丽嫔终于露出了马脚。关键时刻,甄嬛集团给予皇后坚定的支持,终于顺利将丽嫔带到了景仁宫。虽然没能扳倒华妃,但毕竟暂时剥夺了她协理六宫的权利。从中可以看到,毛主席说的“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在政治斗争中何等重要。

“细节决定成败”和“管好身边的人”这两句话时常被挂在管理者的嘴边,可是,真正做到这两点却很难。甄嬛虽然精细,却没能及时准确掌握浣碧的心理动向,这才导致浣碧到碎玉轩外去烧纸,结果被曹贵人撞见,并开始策反她,一度令甄嬛处于被动的局面。

华妃对曹贵人的粗暴态度再次证实了她不善管理。面对这样的上级,曹贵人背叛她无疑是迟早的事。

第12集

此集继续展现曹琴默的高智商。眼见自己集团的首领华妃可能无望陪皇帝去圆明园避暑,她不用一句进言,只是拿着步摇在女儿面前晃了晃,就实现了目的,不能不说,这是一个十分厉害的角色。

接下来,她借着果郡王的由头来开始挑拨皇上和甄嬛之间的关系。相比于华妃挑拨沈眉庄和甄嬛的丝毫未见功效,曹琴默三言两句就实现了自己的目的,迫使甄嬛费了老大劲才暂时打消了皇上的疑虑。不过,后来这件事终究没能平安瞒过皇上。

皇后为了分华妃的权,极力支持沈眉庄的工作,带头削减开支,过苦日子。可见,为了最终的胜利,皇后是有一定忍耐性的。

华妃集团精心谋划,出重拳,决意扳倒沈眉庄。他们将刘畚推到前台,先是以同乡的身份获得眉庄的信任,再以帮她去痘之机让她神思倦怠,最后由曹贵人帮腔让她误以为自己怀孕,最后,由刘畚亲自搭脉,这样一来,沈眉庄对自己怀孕之说就确定无疑了。此计可谓天衣无缝。

辩证法告诉我们:矛盾的双方是可以互相转化的。面对曹琴默的老辣,如果始终与其为敌,势必处于不利的地位。可是,如果能将她收为己用,那么自己一方的实力也会得到加强。不知从何时起,甄嬛已经做好将曹贵人拉拢过来的打算了。只不过,这是需要时机的。

许多小主(甚至包括皇后)没有子嗣,可是,她们面对孤苦无依的四阿哥(后来的乾隆皇帝)却无动于衷,丝毫没有想到将其收养过来,将来作为依靠。是她们目光短浅还是人性生来过于凉薄?也许,人做了什么都是会被苍天看到的吧。

第13集

上帝不会辜负善良的人。

见到四阿哥可怜兮兮的,甄嬛委托苏培盛去给他送碗莲子百合汤。聪慧的小阿哥也借此机会结识了甄嬛,二人的缘份从此奠定。

写到此处,我想起了两件事。

第一件事发生在2004年夏天。那天傍晚,我从家里出来,去学校授晚课。出了单元门没几步,一个刚会走路的小朋友伸开双臂,蹒跚向我走来。我蹲下抱起他,迈步就走。那孩子在我怀里很是享受,就像跟着他的熟人一样,一点也不闹。我赶忙转身将他递给随后跟来的孩子妈妈,并开玩笑地嘱咐她道:“你家孩子可要看好了!”那母亲一边笑一边问孩子:“你认识人家吗,就跟着人家走?”

第二件事发生在去岁夏天。我出门散步,路过一个小广场,前面一位男士牵着一条爱犬。那狗一边走一边回头,看见我后眼光直直地盯着我看,弄得我很不理解。它的主人也训它:“你认识他吗?”

我想:佛家所说的“缘份”大概真的存在吧。若不然,怎样解释那孩子和那条狗的行为呢?

甄嬛同四阿哥的情份就要归于缘份。因为如果说自此时起甄嬛就考虑将来能借到四阿哥的力,那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成立的。

本集甄嬛在水边与果郡王初次会面。果郡王此次表现显得很不稳重,况且先前皇上就此事心中已有疑云,那么为长久计,甄嬛以后就应避免同果郡王发生牵连,可惜的是,她没有这么做。

敬嫔择机同甄嬛私语,这一举动应不是偶发的。为了对付华妃一派,敬嫔一定在物色帮手,这次应该视为牛刀小试。当然,甄嬛也需要寻找帮手。尽管如此,她表面虽然答应了敬嫔,但是,私下里对待四阿哥的态度并未因敬嫔的叮嘱而改变。可见,甄嬛是有自己主见的。

第14集

曹贵人献出妙计,用甄嬛的《惊鸿舞》引出华妃提到《楼东赋》,使华妃重新博得皇上宠幸。当然,这只是引子,起核心作用的还是前朝的年羹尧。为了让甄嬛体恤自己的苦心,皇上特意命人将甄嬛叫到勤政殿品诗,让她在殿外听到大臣为华妃求情的言语,这既省得自己向甄嬛解释,也能让甄嬛体味到自己权衡各方利益的为难之处,这也真难为我们这位雍正皇帝了。

皇后在剪秋面前抱怨皇上对待自己不如对待姐姐纯元皇后好,在分析原因时,她总认为是自己出身的缘故。这是皇后一生中犯下的最大的错误。

人类有个弱点,那就是对别人要求严,对自己要求松。如果发现自己有不足之处,人类很愿意在自己无法更改的地方(比如性别、出身)找原因,而不愿意在自己能够做到的事情上用力气。皇上更喜欢先前的纯元皇后,分明是先皇后的品质优于现任皇后。可是,现任皇后不忍承认这一点,更惰于加强自身修养以期完善自身,而是一直以为皇帝爱她之少都是由自己的庶出身份造成的。这一点,到死的时候她都没有意识到。

本集是安陵容立身的转折点。她起码犯了两个错误:

1、认为别人帮自己是天经地义,不帮则是对不起自己,完全不站在对方的立场上去考虑。这种人很难交到真正的朋友。

2、没有判断出真正帮到她父亲忙的是甄嬛而不是皇后,这导致她站队错误,跟错“老板”,最终决定了她的悲剧命运。

    一位不到30岁的作家,塑造人物能够避免脸谱化,作者的写作功底可见一斑。

甄嬛和曹琴默堪称实力相若的对手。二人都不是直接咬人的狗,且都城府极深,这大概也是她们后来能够团结起来的原因。

皇后通过试探,终于收罗了甄嬛和安陵容,现在她有信心和华妃斗到底了。

甄嬛在皇上面前以史明证,提出“责其首而宽其从”的处罚原则,博得了皇帝的赞许。看来,学好历史真的很重要。再有,好口才也必不可少。

第15集

华妃集团在第12集设计的奸计在本集开始点燃药引。

政治是讲派系的:沈眉庄一倒,甄嬛和安陵容宫内的人气顿时下降。好在与眉庄同宫的敬嫔没有落井下石,这里面主要有四个原因:

1、正像槿汐所说的,敬嫔不是铁石心肠的人;

2、如果沈眉庄出了大事,敬嫔也会受到一定程度的牵连;

3、华妃以前也欺压过敬嫔,这就使得她不可能同华妃站在一起;

4、她要团结沈眉庄与甄嬛,以后伺机对付华妃集团。

甄嬛心思缜密,她叫槿汐给芳若送去螺子黛,皇上见了芳若画的远山黛这才想起了甄嬛,因此来到了碎玉轩。依我看,皇上也未必相信眉庄故意假孕,因为这种事早晚得露。他之所以如此处理,想来也是麻痹华妃,等她和年羹尧露出破绽再一并处理。可是,他的心思眉庄是不可能看透的。

皇后步步为营,第一步先拿下了华妃在内务府那边的亲信黄规全。这虽然不是什么大动作,不过,皇后集团好在也为自己这边争了一点面子。

第16集

本集暴露了华妃不擅作管理者的特点。曹琴默本来是她的智囊,可是,她却不能完全信任曹琴默,进而想用孩子来威胁她,这样难免适得其反,最终导致曹琴默归依敌方。要让下人敬而不要让下人怕,这是许多管理者不明白的道理。

皇上在雷雨之夜弃华妃而就甄嬛,看来二人仍处在热恋期。皇后随时关注宫中动向,适时给甄嬛送去鸳鸯和合屏风。因为她知道,被皇帝宠爱的女人如果高兴了,那么皇帝也会跟着高兴。

相比早已陷入政治斗争中的皇后,甄嬛虽然还是新人,可她也不得不考虑眉庄的建议,趁自己还未失宠时赶紧包装安陵容,让自己这一方的人能够接近皇上,安陵容也因此很快就从答应升到了常在。至于安陵容后来背叛她,那当然是她始料未及的了。因为这世上根本就没有完全算无遗策的人。

那日,皇后在安陵容走后又派人将其叫回,充分显示了她的高情商。看来,不知道该舍即舍的道理,皇后的位子也是未必坐得牢的。

第17集

家贼难防。浣碧领来木薯粉,险些致甄嬛于死地。

甄嬛又逃席,又遇果郡王。现实生活中很难如此巧,可是,作者要让他们相见,谁也没办法。允礼那句“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用得很不恰当,可是,甄嬛并未转身即走。看来,嫂子有时专爱撩拨小叔子。我没有考察过清朝礼仪,不过,二人相遇聊天若完全中规中矩,在皇上问到可有人能够证明你没到清凉殿时,甄嬛为何不敢提与果郡王相遇之事呢?可见,二人关系从此时起已有些龌龊。

端妃等了许多年了。政治家是需要忍耐的,端妃有足够的耐性。她的洞察力也很敏锐,单单听到温宜吐奶就预感到要有宫斗发生,这皇宫将她历练得简直洞若观火了。

这次华妃用计不成,关键原因在于树敌太多。得道多助,失道寡助,这话看来是不错的。

第18集

曹贵人借给皇上献莲子之机点明利用温宜一事纯属华妃所谋,皇上教她要有耐心。二人心照不宣。

甄嬛已敏锐地发觉了华妃与曹贵人之间的矛盾,决定将曹贵人拉到自己这边来。第一次试探性的拜访虽然没有什么明显的成效,但是,曹贵人收下蜜合香让她觉得她们之间的合作是可期的。

水能给人类带来灾害,可是,如果利用好了,它却能用来发电;火能毁灭一切,可同样能为人类所利用。甄嬛发现浣碧背叛了自己,可是,这奸细也能利用,为自己带来利益。

第19集

甄嬛利用浣碧送信,终于为自己扳回了一局,而且得机顺便探访了眉庄,这一计使得漂亮。

从甄嬛与眉庄的言谈看来,眉庄自入宫起就对皇帝的感情期许过高,竟不知帝王的薄情与无奈,这大概也是她悲剧人生的根本原因吧。

皇上夜宿皇后,心系甄嬛,他能将后宫摆得平衡大概就已心力交瘁了,哪还有那么多的余情顾及众小主呢?

本集甄嬛与果郡王第三次相遇,竟然比前两次还尴尬。果郡王首句提起西施就极为不妥,不符合叔嫂礼仪,再加上前几次他的言谈,综合来看,此人在对待甄嬛一事上,品质不佳。

在特定的环境中,果郡王同兄长的嫔妃谈及《牡丹亭》中的唱词,笔者认为更为不妥。甄嬛发现了王爷荷包中自己的小像,不知她的芳心有没有颤动呢?

甄嬛全面为浣碧剖析利害关系,终于将她拉了回来。发现下属的思想偏差并及时纠正,这是作为管理者必须具备的本事。

第20集

皇上的绿帽子甄嬛和果郡王给他戴一半,另一半完全是他自己戴上的。前面冒充果郡王且不说,本集甄嬛提到“共剪西窗烛”,他偏要提果郡王在巴山沐夜雨,这不是唯恐甄嬛忘了果郡王吗?

年羹尧在酒席宴前的表现很是失礼。皇上时常说华妃毛躁,可是,就连毛躁的华妃都觉得自己的哥哥举止有所不妥,可想而知,年羹尧的确不知人臣之礼。

第21集

从淳常在的年纪看,甄嬛等人入宫已将近三年了。

华妃以利养人,不是以德养人,所以她很费钱。在管理学上,以利养人也不是很可取的。

皇后终于找到机会将安陵容收罗到自己的羽翼之下,顺便还离间了安陵容与甄嬛,真可谓一箭双雕。安陵容遇事判断不清,这难免在她面临重大选择之时走错路。看来,政治站队是要具有敏锐眼光的。

第22集

年羹尧作人反复,因收了银钱,反过来又向皇上推荐被自己参下台的赵之垣。若要这样做,得皇帝是十足的昏君才行。可惜雍正不是那样的皇上。年羹尧如此行事,悲剧结局是注定的了。

淳常在随口就能得罪人,如此行事在宫中岂能长久?

安陵容没有团队合作意识,她永远将个人利益看得比团队利益重要。甄嬛用玉钗安抚她,她不知道甄嬛是要团队亲密协作,而只看成甄嬛是在维护淳常在。如此眼界,也就难怪她后来站错队了。

第23集

富察贵人有喜了,但这又是一个不知低调的人。刚一得势,便把能得罪的人都得罪了,这种人注定是走不长远的。

华妃集团穷追猛打,执意致沈眉庄于死地。好在甄嬛全力施救,先求温太医,后抓到刘畚,这才从死神手里将眉庄救了过来。

第24集

由于华妃立了功,所以皇上暂时不能动她,只等秋后算账。不过,他已发现了华妃同宫外互通消息的秘密。

幼稚是女孩的天性。甄嬛竟然以为皇上会完全相信她,在这一点上,她比沈眉庄也聪明不到哪儿去。还是槿汐在宫中呆得久了,经验要比她们多上许多,这才劝甄嬛尽量要做到让皇上少疑心。看来,要让皇上不疑心是完全不可能的了,因为毕竟人心隔着肚皮。

赵之垣弹劾甄远道,类似的事在中国朝堂上已经上演好多个世纪了。政治永远是这样:不是搞朋党,就是分派系,正所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皇后先让皇上宠幸安陵容,再让皇上安抚甄嬛,这样,她不动声色地离间了安陵容与甄嬛。接下来,安陵容死心塌地依靠皇后就顺理成章了。大概皇后此时就已谋划好扳倒华妃后就要对付甄嬛了。

第25集

安陵容终于主动来投靠皇后,皇后当然也就收罗了她。二人刚开始合作很是愉快,出手便导演了一出“猫扑戏”。可惜,姜是老的辣,这一点伎俩不但没有骗过太后,也没有蒙过端妃。

富察贵人不知收敛,倚孕欺人,她遭此横祸可说是咎由自取。

第26集

端妃开始与甄嬛建立感情。

当年雍正还是王爷的时候,华妃就有孕了(还是男孩)。胤禛深谋远虑,为防自己登基后如果华妃生下孩子,年氏一族会竭力干预立储之事,所以派了端妃以送安胎药为名打掉了华妃腹中的孩子。华妃随后给端妃灌下红花,导致她也终生不能有孕了。

是残酷的政治斗争永久地剥夺了华妃作母亲的权力,如果为凶犯定罪的话,年氏兄妹和胤禛恐怕要各挨五十大板了。作母亲的愿望得不到满足,性生活又得不到满足,华妃的变态想来也在情理之中了。

端妃是为了皇上的利益牺牲了自己的利益,这在政治斗争中也是很常见的,即丢卒保车之计。她永远也不敢对华妃说那碗药是胤禛让自己给她端去的,而是独自承受着不能承受的华妃之恨。

难怪有人说:皇宫是最脏的地方。因为这里充斥着政治,而政治斗争严重地扭曲了人性。就像安陵容,甄嬛对她的诸般好处她都不放在心上,有她自己觉得人家对不住她的地方她就睚眦必报,竟用含有麝香的舒痕胶暗算甄嬛。

第27集

曹琴默具有足够的忍耐力。为了在宫中能够站住脚,她要依靠华妃这座靠山。可是,这座靠山偏偏是缺少人性的。无奈,为了确保女儿的安全,她只得悬心度日。好在这时,甄嬛向她抛来了橄榄枝。甄嬛的言谈水平及高,既试探,又拉拢,软硬兼施,这样一来,曹琴默是不会不考虑投靠她的。

相比于曹琴默的老道和能忍耐,沈眉庄就显得太小孩子气了。她拿皇上当一般人家的丈夫,竟拿住前面的事翻不了篇。这样一来,她的悲剧结局也就不可避免了。也正因如此,宫中才保留了少有的纯洁之心,这大概是唯一一泓未被污染的清泉了。小作者能写出如此性格迥异的宫中女性,实属难能可贵。

政客都惯玩黑白两道,皇上派血滴子杀两位江太医即是体现。

淳常在的死只是埋藏在皇宫深处中的无数罪恶之万一吧。

第28集

乱花渐欲迷人眼。

年羹尧愈加跋扈,拆民居,扩府邸,接太医,群臣屡参,皇上却愈加宽纵。唯有甄嬛能借《左传》道破皇上心事,被皇上誉为知己。

高层领导频耍政治手腕:皇上赐皇贵妃服却晋封华妃为贵妃,皇后故意布置无太医为她看病的局面,就连身处下层的安陵容也先暗示齐妃害甄嬛而后又揭露她,宫中人的真实意图越来越让老百姓看不懂了。

第29集

上一集的谜局在本集有了答案。

皇后先暗示齐妃谋害甄嬛,再指使安陵容告诉谋害甄嬛的办法,又让安陵容提醒甄嬛不要吃齐妃做的点心,原来最终目的是为获得三阿哥的抚养权,以期以后扶植他成为接班人。

皇后老谋深算,她的心机非一般人所能窥测。

皇上虽然同样老谋深算,但是他似乎忘了一条:害人即害己。

他用欢宜香防备华妃怀孕,可难道他不知道,其他嫔妃也是要到翊坤宫去的,尤其是皇后出宫的时候。即使没有后来的罚跪事件,想必甄嬛的孩子也已经坐病了。

华妃明目张胆地找甄嬛的茬,这是一个十足的二百五,她的智商连皇后的一成都不到,只是倚着年羹尧的势罢了。

第30集

愚蠢的年世兰又重回到了旧的木房子,拾起了旧木盆。

甄嬛短时间内很难从痛苦中走出来。脆弱啊,你的名字叫女人!也许正因如此,政治才是男人们的舞台。可是,小主们既已踏入宫中,就注定离不开政治,真是教人无奈!

第31集

甄嬛依旧沉溺在丧子的痛苦中。从她对皇上重视她的容貌一事的不理解上看,她还是不懂男人,更不用说政治了。

眉庄在谈到人心时,提到了“适可而止”。适可而止为中庸之道,能够把握好就是大智慧,谈何容易?

被皇后精心包装的安陵容再次博得了皇上的垂青。作为宫内两大集团的首领,皇后千方百计寻找自己的代言人来拉皇上的心,年妃费尽心机除掉自己的敌人,一正一反,年妃焉能不败?

犯错失宠,膝下无子,望着可爱的温宜,年妃已走到了发疯的边缘。

安陵容的歌声让皇上再次想起了纯元皇后。不过,他依然认为纯元的歌声更好。看来,失去的永远是最好的。

眉庄不理解皇后“宽容大度”的“爱人”之心,那是因为她身处政治之中却离政治太远的缘故。

第32集

富察贵人是同夏冬春一样的二百五,四处得罪人。

太后对甄嬛做的思想工作并没有起太大作用,槿汐的暗示也帮不上什么忙。甄嬛此时这泓水还是清的,心中还有对皇上的情。等她后来从局中走出来以后,大概胸中就无情了。

相比于甄嬛的钟情于斯,皇上对情的掌控就显得游刃有余多了。他在集福门外遥视甄嬛,自是说明他对其用情之深。可是,他同时又能在安陵容身边坐沐燕语莺歌,这就不能不说他是位真正的情场高手了。

故事到此,甄嬛与安陵容的关系变得越来越微妙了。二人在皇上面前的地位似乎易位,彼此心理上难免都有些异样。

甄嬛访端妃,随后请温太医负责端妃的健康。不论是出自善意,还是为了报答,抑或是寻找帮手,这都是必要工作。

第33集

人情冷暖在本集可见一斑。

与甄嬛只有一面之缘的敦亲王福晋能够想着来瞧上她一眼,这就远胜于与她相交甚久的安陵容只顾给皇上捶腿却一直不来看望生病的甄姐姐了。

皇上念着甄嬛博古通今,可以时常与自己纵谈青史。若是寻常夫妻,这自然是伉俪情深,彼此都不能没有对方。可是,皇上毕竟是皇上,纵使身边没有张口孔孟的甄嬛,有个信奉“皇上永远是对的”这句箴言的安陵容也是能够令他开心的。

沈眉庄对皇上已经彻底绝望了。为了能在宫中生存,她开始向太后靠拢。虽然她自己对皇上绝望,可是,她却不想让甄嬛失去皇上的宠爱。她带甄嬛到冷宫走了一趟,看到那些失宠嫔妃的惨境,甄嬛的内心受到了巨大的触动。

在从冷宫回来的路上,甄嬛又受到了齐妃和富察贵人的羞辱。齐妃是个最易受挑唆的人,如果说她有六分“坏”的话,那么她的“笨”却有十分。她不但认不清自己的真正敌人,还在不必要的情况下树敌,这在宫中可不是求生之道。

皇后严密地控制着安陵容。绝对控制,这是一些管理者的管理信条。只是,出于“怕”而非出于“敬”,试问:这种关系到底能够维持多久呢?

冷宫惨景和路上遭遇让甄嬛意识到:自己必须重新得到皇上的宠爱。于是,她要开始捉蝴蝶了。

第34集

“今日之我已非昨日。”

这是甄嬛给自己下的评语。所以说,本集是全剧的分水岭。在此之前,甄嬛用情;在此之后,甄嬛用智。于是,有了故意不参加毓庆宫家宴,有了沈眉庄迟到,有了皇上携群妃游倚梅园,有了蝴蝶漫天舞……其实,甄嬛的这些“把戏”皇上焉能不懂,可是,他欣赏甄嬛的“倔”,现在既然这个倔丫头主动向自己示好,那么,用些小伎俩又有何妨?他也乐得分享这些小浪漫。

甄嬛一出手,立刻将皇上从安陵容身边拉了回来。她二人先前的友好就像《三国演义》中的孙刘友好一样,皇上是隔在她们二人面前的“荆州”,所以说,二人的离心是不可避免的了。看来,绝对的信任是需要感情基础的,像甄嬛同眉庄那样才可以。

甄嬛得隙继续抛橄榄枝给曹琴默。看来,她是执意要将曹琴默拉过来了。这不,二人在御花园邂逅了。

第35集

富察贵人被“人彘”的故事给吓疯了。这种色厉内荏的人,在残酷的政治斗争中只能充当小丑而已。

当年曹操千方百计想把关羽从刘备手中“挖”过来,可是他始终没有成功。当甄嬛发现曹琴默这个人才后,便一直想收为己用。现在,她终于如愿以偿了。至此,皇后、年妃、甄嬛三足鼎立局面正式形成。只是,华妃已走向末路,而皇后的狠辣甄嬛还远未知晓。

甄嬛对齐妃采取了“冷处理”的态度,“抓大放小”在政治斗争中是常用的手段。

从甄嬛帮助皇上处理敦亲王与张霖冲突一事上看,这个小女子是有一定的政治头脑的。

第36集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甄嬛频繁出入皇帝左右,难免引起太后担忧,皇后不快,嫔妃嫉妒。可是,想要站在前台,就要顶受住来自方方面面的压力,否则,那是永远没有出头之日的。

甄嬛建议皇上恢复年妃的位分,终于暂时赢得了皇上的绝对信任。甄嬛、眉庄、安陵容同时入宫,入宫时的心智都差不多。可是,三年多的时间过去了,她们成长的速度却有天地之差。甄嬛的政治手腕已经让沈眉庄和安陵容看不懂了。可见,坚持学习、努力提升自己是何等重要。

第37集

合作最忌双方预期利益不明朗,尤其是在变幻莫测的政治合作中。甄嬛与曹琴默事先谈好条件,宁作真小人,却远胜那些拍着胸脯的伪君子了。

沈眉庄由于吃甄嬛的醋,竟不觉间提高了同温实初说话的语调,大概她还不知道自己已经爱上太医了吧。

甄嬛虽与沈眉庄倾心交谈,可是,由于二人思想认识上的差距已拉得太大,所以,眉庄既无法完全理解甄嬛,也无法完全相信甄嬛,只能谨慎地存着一点疑心来静观其变了。人与人之间就是这样,有了隔阂,就很难弥合。所以说,即使安陵容以血入药,甄嬛也没办法相信她。

安陵容与沈眉庄之间的关系也变得生疏了。作者在处理人与人之间关系发生微妙变化的过程上笔法很精。

第38集

皇上授意甄远道等言官弹劾年羹尧,用一派来对付另一派是掌权者惯用的制衡之术。

华妃将颂芝送到龙床上,心里却十分不快。如此肚量当然难成大事。

第39集

政治家是最富忍耐力的。

皇上的敌人不只年羹尧一人。在收拾年羹尧之前,他要先收拾敦亲王。

政治斗争你死我活。未思胜,先虑败,就连甄嬛也在身边备了一把刀。

皇后在未知真相前已把皇上的心思摸得差不多了。她派出安陵容,无论如何都没有什么大的闪失。结果证明:她做对了。

第40集

皇上终于对年羹尧出手了。

在除掉盟友敦亲王,拿下羽翼胡期恒之后,皇上对年羹尧出手了。

皇上对年羹尧的处置可以说是蓄谋已久,所以,正式出手后并未对官场和朝局形成太大的振荡。先是革去他川陕总督之职,贬为杭州将军;还没等年羹尧走到杭州,紧接着又削其太保之位,革一等公爵位;接下来,又将其贬为城门看守;最后赐其自尽,连儿子年富也搭上了性命。

忽喇喇似大厦倾。

墙倒众人推。

曹琴默率先出首华妃,她自己虽然罪过也不小,却反而晋升为襄嫔。皇宫可不是讲法制的地方。

也怪华妃平日竖敌太多,到了这个关口,谁又能放过她呢?好在皇上还不想要她的命,只是降她为答应。

第41集

祺贵人华丽登场了。

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上,每天都在吐故纳新,皇宫中更不例外。

皇后竭力增加满军旗在后宫的实力,祺贵人这才有机会进宫。华妃既倒,皇后接下来再扳倒莞嫔,那样一来,后宫就是她的天下了。

第42集

年世兰终于死了。

按她做过的那些坏事来看,她是死有余辜。可是,被枕边人骗了一辈子,倒死的时候若不是敌人点醒,她竟还以为皇上一心爱着她,这也真是怨女一枚了。

曹琴默原来是年世兰的帮凶,年世兰的许多坏点子都是她出的。眼见年世兰要倒台了,她又出来揭发。如此阴毒的女人,皇上和太后偷着要了她的命,也不能说太过分。

多情的沈眉庄,既已对皇上绝情,这款款深情也总得有个宣泄之处。于是,他总是期盼着温实初,甚至不惜让自己的烧伤慢些好。痴情啊,你的名字叫女人!

第43集

我们在用微信时,有时会发现:朋友圈中的张三和李四竟然认识。此前,我只知道张三是我的好朋友,李四是我的好兄弟,就是想不通:他们两个又怎会认识。

可是,他们两个的确认识。

宫中的人际关系比朋友圈远要复杂。

皇后利用祺贵人的父亲暗中向皇上告甄嬛父亲的状,这事甄嬛怎么会想得到呢?

想不到的还远不止这些。

当年世兰自杀时,甄嬛大概还为她始终以为皇上全心爱她而笑她傻。如今,她该笑自己傻了。原来,她一直是死去的纯元皇后的替身。莞莞,多么肉麻的称呼,竟原来是她的代号!

一个女人最不能容忍的就是为别的女人作替身了。

年世兰的跋扈时刻张显于外,在宫中竖敌也多。如今,她终于倒台了。可是,更厉害的对手眼下站在了甄嬛的面前。论地位,她比年世兰高;论手段,她比年世兰阴;论人脉,她比年世兰更善于团结宫中嫔妃。接下来,甄嬛将怎样面对宫中的日子呢?


上一篇: 《《陆浑文学》杂志征稿启事》     下一篇: 《下卷
责任编辑: | 已阅读421次 | 联系作者
对《中卷》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