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445544554 上卷_长篇_扫花网
《上卷》--远遁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1-03-05   共 0 篇   访问量:551
上卷
发布日期:2021-03-05 字数:27697字 阅读:551次

第1集

施耐庵写《水浒传》为108位好汉立传,后人就这部书研究了许多年,得出的结论是:好汉们选择上梁山无非是为了安身立命。同样,电视剧《甄嬛传》中的众位小主做了那么多令人不齿的事,无非也是为了安身立命。

天底下最无药可救的就是男人之贪和女人之妒。

男人都是贪婪的,主要表现无外乎对金钱的追逐和对情欲的放纵。寻常百姓,限于财力,对情欲的放纵总还有个节制。可是,作为皇帝,无论从制度层面,还是从经济层面,他都有足够的理由来放纵自己的情欲。

为了绵延子嗣,为了使自己的江山有接班人,皇帝就要多娶老婆。可是,女人天性是善妒的,她们不会在后宫中和睦相处,于是,作者一挥笔,竟写出了一部长达76集的电视剧。

雍正皇帝后代人丁不旺。在本剧故事发生之前,也就是早在他还是雍亲王时,本剧的皇后(当时叫侧福晋)因对纯元皇后(她的亲姐姐,当时叫福晋)大不敬,被罚跪,导致小产。纯元皇后当时不知妹妹已孕,因此自责不已。皇后自此怀恨在心。后来,皇后又诞一子(剧中称为“大阿哥”),在两岁左右患风疾而死。从此时起,她就见不得其他女人有孩子。纯元皇后怀孕期间,她在姐姐的饭食上做手脚,结果导致姐姐难产,母子(剧中称为“二阿哥”)一齐丧命。【剧情前后略有矛盾,第70集端妃回忆时未提宜修被罚小产之事,只说宜修怀孕时纯元入府。当然,也有另一种可能,那就是纯元怀孕后宜修二次怀孕,而这次纯元不知她妹妹有孕。】至此,雍正的前两个儿子都没了。到本剧开始的时候,雍正有三个儿子,分别称为三阿哥(弘时)、四阿哥(弘历)、五阿哥(弘昼)。

故事从雍正皇帝登基说起。解说辞说道,年羹尧和隆科多为雍正谋得皇位立下了汗马功劳。隆科多在剧中所占戏份不多,这个人物对于剧情的发展也没有多大影响。可是,年羹尧在戏中却占据着重要的地位。

年大将军的历史形象笔者在此无暇缀述,他在这部剧中被塑造成了一位跋扈、贪腐的形象。相应地,他的妹妹华妃也就不可能是一位低调的妃子了。

全剧的前半部分主要表现的是华妃与甄嬛等小主的矛盾。当然,华妃与皇后也是有矛盾的。

按照清王朝的规矩,后宫本应是由皇后来管理的。可是,不知由于皇上有意有分皇后的权,还是要给华妃一些好处,他竟然要华妃来帮助皇后管理后宫。这样一来,华妃侍宠而骄,竟不把皇后放在眼里。皇后变态,华妃恶毒,这皇宫想要不乱都不可能了。

本集中,皇后同华妃的第一个交手战就打了个近乎平手。为了掌握翊坤宫的动态,皇后将下人福子强行安插到华妃身边。精明的华妃怎能不知皇后的用意?怎奈她没有正当的理由拒绝,所以只好暗示下人颂芝演个节目。作为华妃娘娘的第一大奴才,颂芝自然很快领会了主子的意图,这才故意将点心弄到了地上。这是她代表主子对皇后提出的无声抗议。皇后当然也明白,不过,她没有发火,她要等着福子为自己立功。

奴才的命不可能好,奴才的活不好做。到翊坤宫“卧底”可不是件好差事,福子在此之前应该会有心理准备。可是,她还是同皇上搭上了话,将自己的年龄透露给了皇帝,这就让华妃更恨她了。

女一号甄嬛在后半集出场了。作为全剧的女一号,作者无疑要将她的形象塑造得光辉一些。透过台词我们知道:甄嬛本不想入宫,她幻想着能找到一个对自己有真爱的普通人,相亲相爱过一生。可是,那个可恶的制度不允许她这样选择人生。

甄嬛的父亲甄远道是大理寺少卿。父亲的品级既然达到了标准,那么,按照制度,在皇帝说“不”之前,甄嬛就不能私自婚配。她这次如果不去参加选秀,将来她的妹妹玉娆就要参加。作为长女,她要履行义务,作个好姐姐。所以,她只能在心中祷告自己不要被选中。

暗恋甄嬛多年的太医温实初终于对她表白了,怎奈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当然,也可能甄嬛是出于其他方面的考虑,比如替玉娆承担这次选秀。

民间有句粗话:妻不如妾,妾不如偷。还有人在后面加上一句更粗的:偷不如偷不着。

皇后好不容易盼得皇上来景仁宫吃了顿饭。可是,话不投机半句多。最终,皇上还是离开了景仁宫,去翊坤宫华妃那儿了。面对如此形势,大概皇后心中已做好了打算:一定要利用新选进的小主同华妃好好斗一斗。当然,皇上去华妃那儿并不是因为想念她,这就同他去皇后那儿也不是因为想念皇后一样,这都是皇上需要做的工作,就同他让苏培盛转交给年羹尧治伤的药一样,都是政治。如此想来,皇上也真不容易。

本集结尾前,安陵容同夏冬春吵了一架。此处值得研究的信息不少。

夏冬春看不起比自己出身低的安陵容,得理不让人,若不是甄嬛出面,她不知要将安陵容难为到何种地步。这种轻浮的人,结局不可能好。果然,她是入宫后第一个倒下的新小主。

更值得讨论的是安陵容。安陵容后来似乎有一百个理由背叛甄嬛,可是,她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这个错误在现实生活中许多人都会犯,那就是只看自己缺什么,不看自己有什么)。本来,皇帝已经决定放弃安陵容了。这时,一只蝴蝶救了她。如果没有甄嬛给她插上那朵秋海棠,蝴蝶又怎会落在她的头上?当安陵容在心中告诉父母自己入选时,不知她有没有想到甄嬛的功劳。

不知感恩,是安陵容这一生犯下的最大的错误。

若说不知感恩,安陵容竟是在落选后第一个祝福皇上和太后的人(她祝愿皇上、太后身体安泰,永享安乐),这也是皇上重新审视她的一个重要原因。看来,她似乎是有选择性地不知感恩。还有,她说自己此生能有幸进宫见到皇上、太后一面已是最大的福气,可是,入宫以后,她并没有安之若素,而是加入了激烈的宫斗的漩涡之中,这样一来,我们对安陵容的人品不禁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了。

第2集

轮到甄嬛接受“面试”了。

在整个“面试”过程中,甄嬛表现得与先前自己所说的完全不一样。

甄嬛在第1集中说自己不愿入宫,祈祷自己最好被淘汰下来。可是,面对重重考验,她却极力表现自己。她先是用蔡伸的词句来解释自己的名字,博得了皇上的好感。当太后提出她的“甄”字与皇帝的“禛”字同音时,她又百般解释,争得了皇上的谅解。第三关,面对泼水,她表现得十分镇定,没有失仪。最难能可贵的是,她十分怕猫,可是,当那只白猫被扔到她足下时,她竟然一点反应也没有,能忍耐到这种程度,这个女人十分可怕。

甄嬛被封为正六品常在,同时皇帝赐号“莞”。从此,莞常在就在宫中落脚了。

皇后一直在寻找能为自己所用的“棋子”,以期同华妃斗争到底。不过,皇后也十分矛盾,因为她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够控制住甄嬛。她先是竭力打消了皇帝封甄嬛为“贵人”的念头,让她不至于热得太快;随后,为了让皇上高兴,她又将甄嬛安排在了舒适的承乾坤。承乾宫,单听这名字就是承受皇帝雨露恩泽的意思,多么吉利啊!

可是,华妃并不给皇后面子。在没有同皇后打招呼的情况下,她擅自将甄嬛安排在了偏僻的碎玉轩。皇后虽然也不希望甄嬛“火”得太快,不过,华妃擅自调配甄嬛的住处,想来皇后心里不会好受。

甄嬛归家后,她的父母对她大礼参拜,这不禁让人想起了《红楼梦》中元春省亲的场面。面对君臣之礼,亲情之序只得靠后了。从此,甄嬛没有家了,皇宫才是她的家。可是,这个家让人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福子没有犯错。华妃突然转头,福子的反应当然跟不上她。可是,主子到什么时候都是对的,奴才到什么时候都是错的。就这样,一个鲜活的生命刚出场就被投入了井中。那些高高在上的主子哪管这些奴才的死活?

各宫小主每日都要到皇后宫中请安,这就像现在某些单位的早会一样。透过本集中的第一次“早会”,皇后系的和华妃系的已经泾渭分明。不过,各人政治头脑的高低显露了出来。当华妃系的由于在言语斗争中没有占到上风而提出告退时,隶属于华妃系的曹贵人并没有马上要走。可见,曹贵人在站位这个问题上表现得十分谨慎。由于她一贯谨慎,而且能够审时度世,所以她是华妃集团中最后倒台的一个。

甄嬛入宫前,父亲在家中叮嘱了她一些话。父亲的大意是:如果你没有把握征服皇上,最好表现得低调一些,这样对自己才安全。甄嬛采纳了父亲的建议。

父亲向女儿交待了自己过去不大光采的事——私生女浣碧的事。作者在此写上这一笔,大概是提醒我们男人都是好色的吧。

夏冬春对待训导礼仪的姑姑的态度很快被华妃得知了。可见,后宫两大派系(皇后派和华妃派)无论在宫内还是在宫外都有无数的耳目。残酷的宫斗即将拉开帷幕。

本集末尾借助芳若姑姑之口向观众介绍了乌拉那拉氏姐妹的背景。原来,雍正登基前被封为雍亲王,亲王的正妻叫做“福晋”,侧室夫人就叫“侧福晋”了。福晋难产后母子一齐死掉了。由于她十分贤惠,雍正后来追封她为“纯元”皇后。在这部剧中,此人始终以历史人物形象出现在剧中人物的口中。

当今的皇后是纯元皇后的亲妹妹,在皇帝登基前是侧福晋。后来我们知道,她害死了自己的亲姐姐。后宫的主位品德如此恶劣,那么,接下来后宫不论乱到何种程度,也自然都是合情合理的了。

第3集

在经历短暂的居家休息后,甄嬛、沈眉庄、安陵容等新进小主们正式入宫了。

皇后和华妃对新入宫的小主们都下发了赏赐,这一方面是宫中的成例,另一方面也是在试探,看看哪个新来的小主将来能成为自己的人。

甄嬛一入宫就和先前的掌事宫女崔槿汐处好了关系,并在后来的时光中逐渐将其变成自己的心腹。善于团结下人一直是甄嬛的处事之道,这也是她后来成功的重要因素之一。

第一次上场的淳常在显得不知是轻浮还是天真。也难怪,她才14岁。现在14岁的孩子还是父母的心头肉,怎么能够独立面对宫中的险恶呢?她后来所遭受的一切都是那万恶的旧社会所一手造成的。

同淳常在一样不幸的还有福子,她的尸体已经在井中被人发现了。华妃见事情暴露,不但没有一丝担心,反而倒打一靶,说是福子倚仗皇后的势力侍宠而骄,竟容不得主子的批评,自己投井。

如果说福子和淳常在的不幸是那万恶的制度造成的,那么夏常在的结局似乎就是咎由自取了。她不但瞧不起比自己地位低的小主,还听不懂正话反说,可以说她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她先是在宫中大声说“华妃娘娘的赏赐再好,那也不如皇后娘娘的”(这话被周宁海听到了),后是在沈眉庄面前寻衅。华妃正要收拾她,也为了在其他新进的小主面前立威,正好拿她开刀,顺便杀鸡儆猴。于是,夏常在被赏了“一丈红”,这个令许多观众生厌的女人这么快就“倒台”了。

本剧作者是位女性。身为女性,她为何要将许多女性写得如此轻浮、弱智呢?这点我们后面再说。

第4集

福无双降,祸不单行,坏事真是一件接一件。

甄嬛先是被夏常在受“一丈红”惊吓,然后又看到了福子在井中的尸首,本集又无意中发现了埋在碎玉轩海棠树下的麝香仁,这难免不令她对宫中的险恶心存忌惮。思前想后,她只得想办法先避免侍寝,不作新入宫的“出头鸟”。

本集中皇后与皇帝有两次对话,她当然要借机告华妃的状。她先是提华妃责打夏常在的事,再说对福子之死的质疑。皇上当然对华妃不满,可是,出于前朝工作的考虑,他只得纵容华妃。皇上的主要工作就是平衡各方势力,既由不得自己愿意不愿意,也考虑不到公理,这大概就叫做“无奈”吧。出于无奈,他只得将一勺燕窝喂进皇后的口中。不过,这已经教皇后欣喜非常了。

大概是由于甄嬛在“面试”环节留给皇上的印象很深,本集中皇上两次向皇后问起她。皇后只得如实禀告,说莞常在生病了。这给沈眉庄创造了机会,她迅速得宠,却同时也让自己处在了风口浪尖。

皇上多次临幸咸福宫,这不可能不令华妃心生妒恨。借着沈眉庄请安迟到,她罚了沈眉庄的俸禄,就连与之同宫的敬嫔也跟着吃了锅烙。多亏皇后从中调停,才将罚俸期限从两月减为一月。

皇后虽然地位比华妃高,不过,她的日子也并不好过。华妃不将她放在眼里且不说,而且每次与之斗口都处于下风,这让皇后不得不加紧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齐妃是皇后的人,可是她既老又笨,实在帮不上皇后什么大忙。由于她老,就得不到皇上的庞爱;由于她笨,就没办法让儿子(三阿哥)得到皇上的喜爱。无奈之下,皇后只得物色其他帮手。

通过几次侍寝,沈眉庄博得了皇上的宠幸。皇上先是大行赏赐,又将常熙堂改名“存菊堂”,只气得华妃将自己宫中先前存的菊花全都扔掉了。皇上夸奖沈眉庄稳重、识大体,有意培养她将来管理后宫。皇上说皇后“三病两病”,说华妃“毛躁气盛”,还借着夸赞菊花“独立秋风,不与百花争艳,耐得住寂寞,才能享得住长远”来警示沈眉庄。怎奈,复杂的后宫常常是树欲静而风不止,贤淑的沈眉庄根本无力承载皇帝给予她的无限期望。

皇后继续物色着新帮手。她派剪秋到碎玉轩,名为探病,实则是来摸甄嬛的底。华妃审查敬事房记档,密切注视谁是自己的敌人。皇后找帮手,华妃找敌人,这第一轮宫斗谁胜谁负就此已经有答案了。

富察贵人因为得到皇帝宠幸,就被华妃叫去研墨。华妃似乎永远不怕树敌太多。

小人永远是鼠目寸光的,当下社会比清代更为有过之而无不及。看着自己的小主不得宠,康禄海师徒三人、佩儿已经无心侍奉自己的主人了。

小允子由于自己在宫中当差的哥哥生病而愁苦不已,甄嬛打发他去照顾哥哥,这一举动为她赢得了一个忠心的奴才。自始至终,槿汐和小允子都是甄嬛的左膀右臂。

第5集

曹雪芹将贾宝玉梦游太虚幻境放在了《红楼梦》的第5回,同样,流潋紫也将这部剧的重头戏放在了第5集。

剧集一开始,康禄海师徒三人就跳槽了。由于甄嬛信奉奴才在忠不在多,所以她并未觉得如何失落,反倒是洞观了世态炎凉。

内务府的奴才更是往上交的,他们供给碎玉轩的炭都是冒烟炭。如果不是瞧着沈眉庄得宠,而沈眉庄一直与甄嬛要好的份上,真的不知道他们会如何苛待碎玉轩。

沈眉庄给甄嬛送来了银炭,这是真正的雪中送炭。二人自始至终保持着深厚的友谊,这在险恶的宫中是很不容易的。

采月去内务府替沈眉庄领月银,无意遇到了颂芝。有什么样的主,就有什么样的奴。华妃跋扈,颂芝自然不知何为收敛。她先是自视地位优越,后是越规索要金纸,女人的浅薄无聊再次被女作者描摹纸端。

除夕夜来了,重头戏开始上演。

皇上坐拥脂粉当中,只是其中少了莞常在。

皇后允许甄嬛在自己宫中守岁,她也乐得只同下人一起过年。

不过,作者既然想把重头戏放在此处,她就要让皇上同甄嬛见面。

在以往的作品中,我们也见到过类似的场面:男主人公周围美女成群,杯盘罗列,他却无心饮酒,视群芳若无物,心中偏偏牵挂着宫外的一个人。本剧情节略有不同。第一,皇上同甄嬛并未相恋;第二,他去倚梅园并非因为甄嬛。

华妃布置酒席,无意中插上了红梅。可能是由于先前的纯元皇后喜欢红梅吧,皇上触景生情,顿时没了酒兴。他独自一人,踏雪寻梅,来到了倚梅园。

显然,皇上是寂寞的。他虽然拥有三宫六院,可是却没人能住进他的心里。

皇上也渴望爱情吗?

看来是的。

皇上会拥有爱情吗?

似乎很难。

甄嬛为了祈福,也来到了倚梅园。

好在有惊无险,甄嬛撒了个谎,逃过了一劫。

可是,那团龙密纹的服饰,对相逢男子身世的揣度,竟让甄嬛误以为自己遇到的是果郡王。作为皇帝的女人,她在心中有意无意间为果郡王留了一个位置,甄嬛的爱情悲剧由此注定。

余莺儿捡了个便宜,先是被封为官女子,后是进封为答应,赐居钟粹宫。她整日以昆曲哄皇上开心,难道就没有想过:雪里埋的孩子就不会有露出来那天吗?或是她根本就是抱着过一天算一天的打算?

本集结尾处余答应与沈贵人狭路相逢。余答应恃宠而骄,不知低调,她的人生结局在此就已注定了。

苏培盛办事很老道。他不知余莺儿对的下句是否正确,所以没有贸然将她引荐给皇上,而是借献茶之机让皇上自己检验此女子是否是那夜之人。皇上没有认出余氏是“水货”,果郡王却看出了端倪,或许这就叫做“旁观者清”吧。

第6集

为了分夺皇帝对华妃的恩宠,皇后时不时地向皇上推荐新人。这一日,安陵容终于侍寝了。见风使舵的奴才们立马投桃报李:花房为安答应送来了花,御膳房为延禧宫送来东阿阿胶。可是,安答应却没有发挥好。

女孩第一次紧张是完全正常的。不知那夜皇帝老儿哪根筋搭得不对,竟一点耐性也没有,将安答应给打发走了。从后面余答应深宫高歌、雍正痴迷甄嬛箫音来看,这老儿是喜欢风骚的,不喜欢规矩的。

余答应比夏常在聪明:她得宠后,马上站到了华妃一派,使自己在宫中有了依靠。至此,华妃系成员浮出水面:曹贵人,丽嫔,余答应。

余答应虽然知道站队,但是到底有些得意忘形。由于把欣常在送进了慎刑司,终于导致皇后出手,太后将她“妙音娘子”的封号禠夺了,并且罚她闭门思过半个月。好在华妃点拨(华妃帮她也是为了让她分夺皇帝对沈眉庄的恩宠),她又在养心殿前跪唱了半夜,这才重拾恩宠。

甄嬛在御花园打秋千遇见了皇上。皇上被甄嬛的箫声所打动,遗憾的是,他并没有表明自己的真实身份。在他这一面,可能是一时的开心,或是追求浪漫,可是,这于甄嬛而言,却是不幸了。本来,皇上一时寻开心,冒充自己的弟弟果郡王也非不可,可是,他不该与甄嬛细论箫曲《杏花天影》,这知音妙悟怎能在叔嫂之间付诸言辞?所以说,后来甄嬛与果郡王成事,皇上和果郡王应各责五十大板。

没过几天,二人第二次在御花园相逢。皇上偷着从后面推秋千上的甄嬛。当甄嬛看见推自己的是“果郡王”后依然没有从秋千上下来,窃以为这是不符宫廷礼仪的。不过,既然是影视作品,加上后来皇上从后面抱住甄嬛时甄嬛马上挣脱了出来,那我们就权当这次甄嬛没有失礼。

二人开始品谈杏花。甄嬛宁肯喜欢松柏而不肯喜欢杏花,理由是松柏虽然无花无果,可是却得终年青翠。看来,她追求的是天长地久,而不是一时的光华。后来,她的所做所为始终没有违背这一原则。

皇上同甄嬛约好五日后在御花园内共研曲谱,这种行为本就处在妥与不妥之间。偏偏甄嬛思虑缜密,回身嘱咐“果郡王”不要将约会之事被人知晓,以免坏了各自清誉,这就为后来三人之间纠葛不清的关系埋下了永久的隐患。可以说,皇上与甄嬛二人的关系从一开始就有些“夹生”。此时,皇上还不知道,他假冒的果郡王已经令甄嬛心猿意马了。可是,这罪魁祸首究竟是皇上还是果郡王呢?作者这一笔,写得真是绝妙。

第7集

皇上与甄嬛约定再次会面的日期到了。天不作美,在约定的时间下起了大雨。可是,二人都没有爽约。偏偏太后临时叫走了皇上,让二人错过了这次约会。

皇上为了追求浪漫所付的代价不小,竟一连病了几日。甄嬛未能与心上人履约,竟也情丝款款。流朱虽然百般劝慰,说她这般思念果郡王甚是不妥,怎奈世上有个词叫做“情不自禁”。

余答应的霉运来了。论口才、论思辩能力她都无法与甄嬛相比,可她偏偏要压别人一头,于是落得个降为官女子、迁出钟粹宫的地步。她不能做到知己知彼就贸然出手,结果导致惨败也是必然的。

皇上的浪漫游戏大概也玩得尽兴了,他终于在甄嬛面前表白了自己的真实身份。甄嬛对他的身份没有失望,如果此后她不再接触果郡王,应该说他们二人是不会有猜忌的。

皇上一句话便破例封甄嬛为贵人,这让上上下下立刻将目光聚焦在了碎玉轩。皇后对此并不感到意外,可见,她在后宫是个老道的政治家。

皇上一般是没有恋爱经历的。有些浪漫情调的雍正皇帝虽然表明了身份,但是,他似乎还没有尽兴。这不,为了展现自己的孔武有力和浪漫柔情,他从御花园将甄嬛抱到了碎玉轩。接下来,赏赐、探望、问候、叮咛、送心爱的礼物(箫),让我们不由得不相信真正的恋爱在这对男女之间已经开始了。

甄嬛毕竟不同于一般女子,她在骤然得宠之际不但没有忘乎所以,而且深深地为自己和家人的未来感到忧虑。可是,槿汐说得对,不论你争不争,也不论你是否得宠,在后宫永远是避不开争斗的。这就叫“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也叫“树欲静而风不止”。你不得宠,人家就要踩你;你得宠,人家就会忌妒你。你想独善其身是完全不可能的。唯一的办法就是睁亮眼睛,时时警惕,该出手时就出手。好在小允子伶俐,占住了掌事太监的位子,有了他和槿汐,才不至于使甄嬛在以后同敌人的斗争中显得太孤单无助。

甄嬛虽然聪明,但她毕竟是一个年轻的女性,对于纯洁爱情的向往、将对人生另一半的预期定得过高,不可能不导致她犯下一系列的错误。当然,成长是需要时间的。

第8集

皇上的浪漫并没有止步。他不想同甄嬛在宫内履行第一次仪式,所以干脆去郊区——昌平行宫,并赐甄嬛汤泉宫沐浴。

机会偏爱有准备的人。甄嬛平日所学在这时派上了用场。他用自己熟悉的历史掌故赢得了皇上的倾心,并以“将皇帝视作自己的夫君”之说令雍正大为欣慰。接下来,赐椒房、撒帐(在甄嬛被褥下放花生、大枣、栗子)、吃生饺子一出出好戏接连上演,二人马上步入了热恋阶段。

沈眉庄与甄嬛坦诚地交了心。甄嬛虽然将皇帝视作夫君,但她也并不奢望自己独享皇帝的爱,所以,她对眉庄的情谊是真实的。同样,沈眉庄虽坦言自己有稍稍地吃甄嬛的醋,但她也明白,即使皇帝不宠甄嬛,也会宠其他女人,所以,她还是宁肯皇帝宠着甄嬛。她对甄嬛的情谊也是真实的。这样一来,华妃试图挑拨二人的亲密关系当然是痴心妄想了。

皇后对甄嬛的得宠表现得很淡定。因为皇上早就已经不宠着她了,时常来看她也是看在她坐在皇后这个位子的面上。既然甄嬛难为自己所用,那么她能分掉皇帝对华妃的宠爱也是好的,这是皇后表现得淡定的根本原因。

华妃就不一样了。她既盼着甄嬛早日像余答应一样失宠,对甄嬛的聪明沉稳又存着几分担心,所以,她很忧虑。加上丽嫔智商情商均低,做不了自己的猎狗,这不能不令她更添烦恼。

丽嫔做不了咬人的狗,却时常将自己的牙齿暴露在敌人的面前。她总是寻隙刺激甄嬛,又无法在真正意义上打击对手,除了把人得罪了,什么真正的实惠也没捞到。所以说,她是个十足的笨女人。

相比于丽嫔,曹贵人就表现得十分得体。她虽然站在华妃的队伍中,但是,表面上她同其他小主也都过得去,不轻意得罪哪个人。在宫中也只有这种人才能相对立得长久。

康禄海见风使舵,又想回到甄嬛身边。他既得罪了丽嫔,又没得到甄嬛的好处,这种小人是很难站得住的。偏偏这种人在任何年代都屡见不鲜。

第9集

甄嬛的口才在这一集得到了更好的展现。出于怕惹来更多的嫉妒,甄嬛不愿皇上天天来自己这里。可是,话不能这样直接说,她只得说雨露均沾才能延绵皇家子嗣,说她怕人议论皇上凉薄,喜新厌旧。她说自己不忍让皇上烦心,这无疑更加博得了皇上对她的垂青。

青少年朋友们:学好语文很重要!

皇上还真听了甄嬛的建议,这日他来长春宫看齐妃了。遗憾的是,齐妃并没有抓住这次机会。

依我看来,二人不欢而散应该各打五十大板。

先说齐妃这一面。

1、女人会打扮自己很重要:20岁的女人有20岁的打扮方法,40岁的女人有40岁的打扮方法。所以,我们常在荧屏上看到颇有气质的中老年女人,她们具有年轻女性所没有的另类气质。可是我们的齐妃却不知道自己年华已逝,依旧用旧日的风格来迎接皇上,结果令皇上不喜。

2、坚持学习很重要。纵观全剧,没看到有齐妃学习的镜头,而皇上端书的镜头却不少。一个天天学,一个从来不学,二人的差距只能越来越大。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有许多妻子抱怨自己的丈夫变心,却从来不在自己身上找原因。你年轻时,丈夫贪图你的美貌;等你不再年轻美貌时,你就没有想过该怎样充实一下自己吗?要想赢得人家的爱,你总得给对方一个爱你的理由吧?

再说皇上这一面。

喜新厌旧几乎是男人的通病,喜新不厌旧就更为女性所不齿。可是,始终守着个旧女人而不爱新女人的男人在这世上实在太难找。

皇上在回养心殿的路上听到了甄嬛弹奏的《湘妃怨》。齐妃说的那些话他嫌烦,可是齐妃没有一句抱怨的话啊,她自始至终都是在笑着跟皇上说话。对比来看,甄嬛的琴声充满了幽怨,可是,这却赢得了皇上的同情。结论只有一个:皇帝老儿喜新厌旧。

就在此夜,皇上决定当一夜昏君,甄嬛决定来日再作贤妃。看来,人都有放纵自己的冲动。

就在此夜,她称他为“四郎”,他称她为“嬛嬛”。

我们但愿他们永远如此相爱。可惜,天不遂人愿。

就在齐妃挡住皇上看书的光时,华妃故意吹灭了蜡烛。所以说,华妃永远作不了政治家。她只是一条张嘴露牙的狗。相比而言,皇后和敬嫔更显老辣。

为了防备沈、甄联手,将来做大,也为了防备沈眉庄将来协理六宫,华妃果断决定出手,派人将眉庄推进了千鲤池。

这一集,华妃和甄嬛之间展开了一场对决。

二人都知道暂时扳不倒对方,于是决定趁机先拔掉对方的几颗牙:华妃以伺候主子不利为由,打算打发掉眉庄的贴身奴婢采月和小施,幸亏甄嬛帮忙,她才没能得逞;甄嬛顺势进攻,提出换掉翊坤宫的侍卫,结果皇上批准。

此轮对决为何甄嬛能够胜出?

依然是因为甄嬛语文学得好。

华妃提出的是“罚”,甄嬛提出的是“换”。“换”温和,“罚”冷酷,皇帝选择温和的谁也说不出什么。华妃这一败,内外通信变得不那么方便了。

眉庄醒了。经过商量,她和甄嬛决定暂时忍而不发。宫中的形势日益严峻,宫斗也日趋激烈了。

第10集

宫中矛盾继续升级。

这次华妃集团由余氏出面,派人在甄嬛药中下毒。事发后,由于华妃安顿好了余氏的家人,余氏自己承担罪责,死了了账。

人无伤虎意,虎有害人心。甄嬛与沈眉庄面对复杂的局势,根本没有退路,只有迎难而上,时刻做好斗争准备。

出人意料的是,安陵容的狠辣初露端倪。或许是真人不露相,或许是残酷的环境逼得她走向成熟,总之,安陵容不再是那个怯生生的小姑娘了。

经验告诉我们:该把敌人踩死的时候就一定要将其踩死,否则,等到他缓过来的时候,就要来伤害你了。


上一篇: 《《陆浑文学》杂志征稿启事》     下一篇: 《中卷
责任编辑: | 已阅读551次 | 联系作者
对《上卷》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