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445544554 第十六章_长篇_扫花网
《第十六章》--徐健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1-03-04   共 0 篇   访问量:222
第十六章
发布日期:2021-03-04 字数:11723字 阅读:222次

                         

                    中部




     初一那年暑假我回故乡阜阳了。

 

阜阳虽然只是下面一个县级城市,但是感觉比合肥大多了。这儿是全省著名的农业县,据说人口好几百万,大多分布在广阔的农村地区。我爸家住的地方比较远,单位宿舍院在一条大马路边干净整洁的小巷里,两边一长排都是带水泥院墙的平房。巷子深长,不知去向。家家户户院门紧闭安静详和。在巷口左边有一栋四层高的办公楼,已经是附近目力所及最高的建筑物了。外面那条新修的水泥路面很宽很长,远方还没完工处一片空旷。在路对面有一个露天公厕,紧挨着一个修自行车铺子,边上一排破旧的平房显得很荒凉,后面都是大片的郊野农田。

我家离巷口很近,院门里面有一个很大的院子,边上还盖了一间有水泥平顶的屋子,窗户玻璃明亮,里面干净整洁,这是大舅家二儿子社会哥住的。在窗户边上有一个铁梯子,我每天下午都会到上面,坐在平台上眺望合肥的方向。从平台攀上那边平房屋顶很容易,带给我很多的乐趣。阜阳这种房子没有天花板,结实的黑瓦屋顶上有一块布满灰垢的玻璃透光,趴从上面隐约能看到屋里。屋后是和另一个宿舍院分隔的围墙,墙边种着树,我抱着树干滑下去,就能从后面窗口钻进家里了。这边的房子好大,比合肥家里要大好几倍,我都数不清有多少间屋子。我妈以前问过我们愿不愿意搬到阜阳来,我和妹妹都不愿意。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还是合肥好。虽然我是在阜阳出生的,但和这个地方没有任何感情联系。我妈快生我时,我爸接她到阜阳来照顾,生下我没多久就回合肥了。我是九月四日出生的,九天后林彪叛逃事件就发生了。我妈单位发来了电报催她回去,因为她在单位管机要文件,我妈回去看到文件都不敢相信。当时这事还在对外保密,但我爸已经知道过了,他在阜阳就神秘地和我妈说出了件大事,我妈都惊呆了,赶紧说这可不能乱说。我妈生我那天连只鸡蛋都没吃到,因为她是农村出来的,爷爷奶奶嫌弃她根本没有准备,还是老家的二爷赶来了,带了几只鸡和一篮鸡蛋。二爷是我妈最感恩的人,他一辈子就来过这一次,从来没去过合肥。以前我妈发工资想给他钱用,他说我要钱干什么,我有钱。那些鸡和鸡蛋大部分都被阜阳的奶奶吃了。我妈后来想起这事就好气。


 

有人说故乡在童年那头。

来到阜阳之后我才知道了自己真正的故乡在哪,那就是合肥。阜阳和太和一样,只能算遥远的老家。在这里我每天都在怀念故乡的风物,想念妈妈、姥姥和妹妹。唯一的遗憾就是合肥没这么大、这么好玩的房子,如果这是在合肥,小胜子每天跑来捉迷藏都不知会乐成什么样了。想到这时候小胜子一定正在家里满头大汗地和妹妹她们疯玩呢。阜阳这地方被称为皖北平原上的西伯利亚,其实也没那么邪乎,这儿的冬天根本没传说中那么冷,但是夏天却和合肥一样的热。

我和春芹姐早上从合肥坐上火车晚上才到的。我爸从单位找的司机开辆吉普车来接我们,社会哥和何新哥都在家里等我们呢。春芹姐是二舅家的二女儿,已经和何新哥结过婚了。原来她也住在这边,我妈两个哥哥家一家出来一个孩子,都在阜阳这边工作。

阜阳人豪爽热情,好多邻居都闻讯赶来看望我。离巷口最近的那家当家的是一个黑胖阿姨,她是那种凶悍泼辣型的女人,要在别的地方我会很怕她,但她对我亲热极了,搂住我喊大侄子。她和我爸关系很好,大嗓门一口一个康大哥。她爱人和我爸是单位同事,家里有三个儿子和两个女儿,大儿子在部队,我爸以前就说过她家大儿子好打架,后来到部队锻炼一下学好了,自卫反击战还立过一次二等功。她家二儿子也已经上班了,对我就像大哥哥一样友好。第二天上午他带着小五来看我,我们就坐在社会哥屋里铺着凉席的床边,他抽着烟说起电影《少林寺》了,说十三棍僧到香港访问时,好多当地的流氓找他们打架,他们都躲在宾馆不敢出门。还说李连杰学的是花架子,在某地被一个省队练散打的第十几名打得还不了手。那个小五又高又帅,以后每天下午都会来找我玩,他穿着白背心和白绸布灯笼裤,系着很宽的黑布腰带,手腕上还套着护腕,标准的习武人打扮。阜阳是武术之乡,这地方好多大人都这样打扮。在合肥根本看不到,看到了不知有多少穿水兵裤和混世鞋的痞子要和他们打架。

小五不怕打架,他早就身经百战了。他说有一次在公园练武就和七、八个半撅子打过,一点没吃亏。阜阳人说的半撅子多指十几岁的人,就像合肥人说的小家伙和侠们一样。他其实比我还小两个月,但是发育得就像十七、八岁样了。他敢从平台上往下跳,下面铺的都是硬梆梆的生出绿苔的大青石,我站在上面往下看都怕,但他站在边沿一纵身就跳下去了,稳稳落地一点没事。我对他佩服极了。就会想这要是在合肥,有这么多人罩着我,根本不怕被人家欺负了。

左边邻居也是一个大家庭,家里的兄弟姐妹很多,有个四哥和我处得来,他每天下午下过班就来找我下象棋,我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就到外面马路边找到好远地方,在一个书报摊买了一本下象棋的书回来学。

本来在合肥每天吃米吃面都习惯了,来到阜阳后不知怎么就被传成了只吃米不吃面了。阜阳把合肥那边当成南方看的。我爸还特地托人给我买了米,让我每天中午吃到一顿米饭。阜阳这边一天三顿都是面食,我最怕的就是晚饭吃面条了。我爸下班回来,就和社会哥、春芹姐在厨房忙着下面条,每天都是鸡蛋西红柿肉丝面,给我盛上满满一大碗,我从来吃不掉,都是从平台上递给在外面等着的四哥,让他帮我倒掉了。他虽然回回都露出可惜的表情,但从来没有说过我。阜阳人就是这样真诚地待人。


 

在阜阳的暑假生活从第二天早上正式开始了。

上午社会哥不上班,他和春芹姐在商店工作,都是半天制。春芹姐是上午班,下午两点半下班,这时候社会哥早就午睡起来去上班了。春芹姐上下午班的时候,下班会来这边,和傍晚骑车来接她的何新哥一起吃过饭回家。春芹姐胆子小,她没学会骑自行车。社会哥骑自行车就像风一样快,还能双手放把,游泳也很棒。这次来阜阳就准备好好和他学游泳了。上午在他屋子里看到桌上有一个笔记本,上面用钢笔字写着:

 

春天不到,百花不开;主人不在,不要打开。

 

这首打油诗在我们小学同学的笔记本上就已经有了。他却告诉我这首诗就是他写出来的,后来才在全国流传开的。我到今天也搞不清这话是真是假。

但是在他窗口边一棵无花果树却是货真价实的,让我惊喜得无以复加。那棵无花果树树干还很细,上面已经结了一些果子。在合肥的时候,我就盼着家里能种无花果树,好几次都搞回来枝条准备栽了,但是妈妈和姥姥不同意她们要种菜。

我在客厅写了一会作业,和来看我的人说了半天话。后来社会哥骑车出去了,我就在屋子里东游西晃。等到我爸下班回来了,他在厨房里面高兴地喊我,让我注意听广播里的戏曲声,说这是你姑妈。啊,我大吃一惊。虽然早就知道姑妈是戏曲演员,但是在广播里听到还是感到很惊奇。

午饭后社会哥回那边屋里休息了。我爸打开新买的一台小录音机,我们都躺在客厅凉椅上听会邓丽君的歌。后来我爸去睡觉,也要我去睡觉。我就回到房间靠在床上,边吃多味瓜子边看上午从我爸屋里翻出来的《射雕英雄传》。多味瓜子还是在火车上春芹姐给我买的,好像是在蚌埠站,下午的时候站台上有服务员推着售货车过来,那包瓜子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比李桂外婆从芜湖带来的那种正宗多味瓜子还好吃。而且份量好足,我吃了好几天才吃完。这样《射雕英雄传》就更好看了。这本书我还没有全部看过,以前在徽州路口书摊上只看过第一册开头,后来阿亮借给我看过《三道试题》那回的一册,别的一些情节都是从录像中看到的。我爸买的是大开本的上下两本全集,翻开第一页只见开头写道:

 

钱塘江浩浩江水,日日夜夜无穷无尽的从临安牛家村边绕过,东流入海。

 

我就感到激动得不行了。还在小学三年级时,我就已经听说过这本书了。当时《合肥晚报》还说这本书和别的一些被查禁的什么书都是黄色书刊。

我们班一个同学江涛,他家也住在学校边上,和我关系很一般,但是有一天下午放学,他就拉住我说起这本书的故事来了。他样子显得很激动,虽然说得颠三倒四,但是里面九阴白骨爪什么的还是很吸引人。他学习成绩很好,有一次穿了一件的确良白衬衣,被刘向东用钢笔在后面洒了好多墨水,他向班主任报告了,刘向东妈妈被从家里叫来,回家用米饭团加洗衣粉洗了好长时间,才勉强洗掉了墨水。江涛陪着我回家放下书包,又和我出去沿着大院外面围墙绕了一个大圈,边走边兴奋地说着。他说昨天晚上他妈单位一个阿姨来玩,给他说的这本书上的故事。从此我就对这本书印象很深。不过后来在四牌楼邮局外面看到那些书贩子兜售各种油印的武侠小说时,还会感到有点害怕,想到这些都是黄色书刊。那些油印本听说全是从广州那边挤火车带过来的,薄薄的一回一册只有几十页,要一块钱好贵。

那时候只要是港台的东西都是黄色的。我们班另一个同学刘刚,从他上初中的哥哥那里偷来了一个笔记本,上面有好多港台歌曲的歌词。下午放学就在操场对面,邓阳他们趴在一户人家平房窗台上埋头抄着。上面有一首歌叫《童年》:

 

池塘边的榕树上,知了在声声地叫着夏天/ 操场边的秋千上,只有蝴蝶还停在上面/ 黑板上老师的粉笔还在拼命唧唧喳喳写个不停/ 等待着下课等待着放学等待着游戏的童年……

 

就连罗大佑的这首歌在当时都是黄色歌曲呢。大家一边抄一边警觉地向周围看,生怕会被学校的老师逮到了。

后来在徽州路口的书摊上摆出了好多油印的武侠小说。那年五一节的午后,我到书摊那儿抽出《射雕英雄传》第一册看了下开头,就赶紧放回去了。我在那坐下来看的是一本叫《马兰花》的小画书,看大人书对我来说还太早了。到了六年级的时候,我在书摊看的第一本武侠小说是《天龙八部》,一个下午看完了第一册,当时感到好看极了。

今年过年的时候,江淮大戏院已经开始放香港拍的电视连续剧《射雕英雄传》录像了。大年初一晚上和大谷子到那儿看好高兴。当时也是没头没尾,但是当洪七公出场吃起烧鸡时,全场都口水直流。一看到老顽童出来大家就哈哈大笑了。胜子家已经买了一套四本的《射雕英雄传》,我正打算这个暑假找他借的,没想到来到阜阳家里已经有了。

后来回到合肥,秋天刚开学不久,合肥电视台就开始放《射雕英雄传》了,大家都激动万分。周末的晚上只要第一部《铁血丹心》的主题曲一响起来,就会感到热血沸腾了。这部连续剧合肥电视台前后总共放过两次都没放完就停播了。后来听说阜阳这边也是没放完就停播了。到今天都感到有些莫名其妙。


 

我爸午睡起来上班,叫我拿钱去买冰棒吃。我就高兴地出门到巷口往右拐,沿着新修的水泥路走到前面一个菜市场,在那儿买一只花脸雪糕。没想到阜阳这边也有合肥好华食品厂的这种雪糕。我边吃边逛,看到附近有好几家餐馆,一家清真餐馆外面摆在盘子里的凉肉和酱汁让人馋诞欲滴。外面不远处的水泥马路上,在烈日下的路中央相对摆着两排服装摊,一个卖短衫的摊上有一件白短衫,上面图案是《射雕英雄传》中香港演员黄日华扮演的郭靖在一轮红日映衬下弯弓射箭的剧照。可惜没有小号的,不然我就会让爸爸给我买一件了。

这条路在前面不远处中断了,两边空阔无遮无掩,有风刮过时路上尘土飞扬。

回来我又到平台上,向社会哥告诉我的合肥方向眺望。后来那边小五来了,他教我劈腿压韧带这些基本功,我累了半天他也回去了。这时院门被推开了,一个比我稍小一点的清秀女孩进来了,她径自走到无花果树边,旁若无人地摘果子吃,把我气得火冒三丈,从来都是我摘人家的无花果和葡萄,还没人摘过我家的呢。我一声断喝:“你干什么?”

那女孩吃惊地抬头看向我,理都不理转过身就走了。原来她家就住在对面的院子里。傍晚我爸下班刚回来,她又来了,向我翻下眼熟门熟路地进到屋里向我爸告状。我爸和她在里面笑着说话,还说什么好、放心、回来我揍他。她又得意地出来翻我一眼走了。我在平台上好窝火,感觉她就像我爸女儿一样,我成了这个家的外人了。其实还就真像那么回事呢。

晚饭后洗过澡,大家坐在客厅边吃西瓜边看电视,这台十四寸的索尼彩电也是我爸新买的,就等着带回合肥了。我这次来阜阳,其实还带着任务来接我爸呢。他的工作已经调到合肥了,以后就在那边和我们一块生活了。合肥家里用的还是十二寸的国产黑白电视机,一想到妹妹看到了新彩电的喜悦样子,我就感到好高兴。

后来下起大雨了。没想到阜阳下雨晚上会这么冷,我在屋里靠在床上看了一会《射雕英雄传》,刚才抹的花露水开始发挥作用了,我裹着毛巾被还被冻得浑身发抖,后来蜷缩在蚊帐里睡过去了。

上一篇: 《《陆浑文学》杂志征稿启事》     下一篇: 《第十七章
责任编辑: | 已阅读222次 | 联系作者
对《第十六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