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445544554 第十三章_长篇_扫花网
《第十三章》--徐健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1-03-01   共 0 篇   访问量:619
第十三章
发布日期:2021-03-01 字数:13450字 阅读:619次

关于牛司令的故事版本好多,据高班的女生说,他原来在纺织厂当工会主席,后来因为生活作风问题被搞到学校来代课了。隔壁四班的女生都很厉害,有几个还进了学校的排球队,我们班个子最高的两个女生刘燕、向红和她们关系很好,听她们说牛司令以前夏天晚上还用剪刀偷剪过女儿裤头的,老婆就为这事和他离婚了。

反正牛司令就是好色出了名的,他上课就喜欢瞄着那些漂亮女生,每个班都是选发育早的漂亮女生当课代表。我们班的课代表是和白玉住在一个院的方银,方银端庄稳重,就像男生中的钟明一样,但还是被牛司令选中了。

就在寒假前夕,牛司令好像闹起了饥荒,天天下午放学让各班的一些同学带路去家访,然后就在那吃晚饭。开始他找的是一些课堂上表现不好的,有的同学家都去过几次了,后来换成了一些家境好的同学家,他连女生家里都去,四班的赵琳和白玉、方银她们住在一个院,牛司令星期六下午放学就到她家去了,赵琳到省政府大食堂买回来十个大肉包,牛司令一口气吃了八个,还带走了两个。

我就开始时刻担心会被牛司令盯上了。那段时间,我们院里好些人正处于刚学会骑自行车的兴奋期,每到星期天下午,邓阳领着头,好多人骑着自行车从庐江路绕向桐城路,再从芜湖路绕过大钟楼,一圈一圈地转。一路上边骑边听邓阳说牛司令又到哪家去了,大家乐得哈哈大笑。

还好到放寒假牛司令都没找上我,也没到白玉家去。寒假傍晚到大食堂买大馍时,邓阳还在说牛司令以前强奸他女儿被判过三年刑的。

开学后牛司令还在搞家访,不过已经不是每天了,改成了星期六下午。在三月初的一个星期六下午,邓阳低垂着脑袋被牛司令押着回家了。我和王小五、刘强还有四班的蛋蛋在后面看得笑弯了腰。

到了星期三那天上午生物课,李桂和赵中东说话被牛司令逮了个正着。我当时就吭着脑袋趴在课桌上笑得差点要出声了。果然星期六下午放学后李桂被押着回家了。他是从桐城路这边走的,赵中东跟着我们在后面一路看一路笑得要打滚。

第二天上午,李桂说牛司令昨天晚上在他家一个人扫了一只大蹄膀,本来他家还以为没蒸熟放了几天没有吃,结果被牛司令风卷残云干掉了。吃完后他还若无其事地连放了几个惊天动地的响屁,把李桂爸妈都气坏了。

下一个星期六终于轮到我了。牛司令说下午放学要到我家家访。放学后他拎着一只黑色人造革旧提包,穿件青灰色主席装,就像下面小地方来出差的干部,神情严肃地押着我回家。李桂和阿胖、鸣亮他们远远地跟在后面,都笑得弯腰捧肚子。

走到桐城路和庐江路交口处,看到大院围墙后面杜军家那儿,墙头上开着月季花,粉白细碎的花瓣落在下面人行道上。我没领牛司令从南院门那边过,带着他继续沿桐城路往前走,然后从红星路边那条弯曲的小黄泥巴路进去,我早就计划好了,准备带他到杜军家楼上,那儿有省政府房管科的空房子,到那敲会门然后装出没人忘带钥匙了。但是当我带着牛司令从学校边茅厕那儿经过时,看到他正在东张西望,我突然一闪身钻进了边上灰砖楼里,赶紧跑到了上面,从楼道平台窗口看到牛司令在前面路上拎着皮包不知所措。当时我就有点后悔了,其实还是带他到那边敲门比较好,但就在这时,李桂从后面跟进来了,他还没有来及躲开,就被牛司令喊住了,牛司令押着他没去我家又去他家了。我捂着嘴躺在楼道木地板上已经笑得起不来了。

上学后感到又好笑又忐忑不安地熬过了两天。周三上午第二节生物课上完,就被牛司令带到了办公室,他坐到椅子上捧起一只有豁口的白色搪瓷杯,上面还有先进生产者几个红字,边吹气边大口驴饮,仰起头鼓着腮帮咽下,又瞪起眼瞅着我开始训话。我说去上厕所了,出来看到他不在了。然后就低着脑袋站在那儿装孬了。恰好这时方银来送作业本了,她抱着一摞本子放到办公桌上,没说话就低头转过身走了。牛司令只顾盯着她背影呆呆地看。我这才发现方银在全校都是最漂亮的,她身体已经发育成熟,有些像外面的女青年了。牛司令又恼火地训了我几句,等到一班那位很严厉的班主任女老师进来了,他不耐烦地挥挥手赶我走了。我有幸逃过了一劫。


 

中午放学,和李桂、鸣亮还有四班的蛋蛋一起回来,鸣亮和蛋蛋还在笑问牛司令那天都到我家吃饭了。李桂在边上使劲地向我使眼色,我忍住了笑,说到我家吃了五个窝窝头。他们都哈哈大笑。

师范附小外面新建了一个漂亮公厕,我们到里面解小便,没想到蛋蛋好流氓,迅速地往我那儿瞅下,露出好恶心的表情说:“哟,好脏。”原来我下面包皮里面有衬裤上的绒絮。以前还从来没注意过这些。上过厕所出来,李桂说他爸爸说的,晚上洗屁股的时候要清洁龟头。就从那天开始,我每次洗澡洗屁股都会清洁那儿了。

李桂又和赵中东说了,其实这种事在今天是卫生常识,但在那时候就好丑。被中东在班上一宣传,李桂就有了一个龟头的外号,后来感觉不雅,大家又改叫他鬼头了。直到学校在光明电影院包场电影,片前放的动画片《真假李逵》里面那个假李逵叫李鬼,赵中东又喊他李鬼了,李桂的外号这才正式被定下来了。

反正李桂恨死赵中东了。一天中午放学和我说中东原来在小学留过级的,他向中东的小学同学张卫打听到,中东小学五年级留过级的,比我们大一岁多,他在班上和一个女同学是一对,外号豆角烧豆腐。那女同学是豆角,他是豆腐。李桂经常在班上故意笑喊豆角烧豆腐喽,中东就会脸涨通红地笑着上去掐他脖子不给讲。

我们班有一个女生外号小白菜,长相一般看上去也很老实,她开始先和住在黄梅剧团的王丽坐在一起,后来又和杨伶坐在了一起。这两个女生都是中东和李桂先后瞄上的目标,因此小白菜成为他们讨好的对象了。李桂经常帮小白菜写作业,然后再用邮票交换,让王丽帮他写作业。王丽长得漂亮,喜欢时髦打扮。那时李桂看到我和钟明集邮,也搞了一个集邮册,经常从供销社院内人家邮箱里信封上面撕邮票,那些邮票他都拿去讨好王丽了。后来不知怎么被李老师发现了,打电话告诉了李桂爸爸。

当时期中考试成绩已经出来,马上就要开家长会了,我们天天都在害怕难受。那天下午李桂爸爸来了,他先找到了校长,反映了牛司令老到同学家家访的事情。然后又到李老师那去了解情况。开始连李桂都不知道,等到上语文课时,李老师突然在班上表扬李桂爸爸了,我们这才知道李桂爸爸来了。李老师说李桂爸爸今年都四十岁了,还在利用业余时间上电大学文化,当时李桂脸都红透了,那样子又激动又难受。

放学后我送他回家,双手握住他一只手,一路上兔死狐悲地忍着笑百般安慰,他低着头痛苦难受的样子,让我心里也很不好受。想到很快就要轮到我了。在学生时代,我们最怕的就是考试和开家长会,那段时间感觉头顶乌云密布,整天都在提心吊胆地过日子。

其实这时候我还羡慕他了,只要过了今晚就不用怕了呢。而我还要多煎熬两天呢。我又搂住他肩好言安慰,说放心吧,你回家不会有事的,你爸妈一定会宽宏大量原谅你的。他只是难受地摇头,低着脑袋怕得要死。后来我站在路口目送他低头好可怜往供销社那边走,真是又想笑又为他感到难过。

两天后下午开家长会了,放学后轮到李桂送我了,他一路上拼命地忍住笑搂着我肩百般安慰,我低头难受地说现在轮到你送我了。他就又同情又自怜地忍住笑,又开始新一轮安慰了,说你放心,你妈晚上不会打你的,明天早上你来上学就会没事了。这和我那天送他时完全不同,因为他已经没事了,我那天还在为过两天就会轮到我了难受呢。我真是羡慕死他了。后来李桂陪我转进了黄梅剧团里面,那是一个阴雨天,剧团排练场没有人,我们到里面转了一圈,我在舞台边捡到了一个古代书生帽子,原来是纸糊的,我装到了仿军用书包里面,准备到了暑假和小胜子过来玩时戴。

后来到了路口,李桂双手拉着我一只手还在百般安慰,满脸同情和回忆带来的难受交织的表情,我们都叹息以后没这样的日子就好了。

进院我没回家,怕在家等妈妈回来,就在大院东躲西藏地乱转,看到邓阳和小学同学陶丰过来了,邓阳他们班昨天已经开过家长会了,他拿着三根白松木,说正在做三节棍,准备找人在上面打眼穿上尼龙绳,他哥哥一个同学会三节棍,他准备做好了学。

我到邓阳家待了一会,听他说好像魏东欺负他了,他哥讲如果魏东再搞他,就准备找人打魏东。我看到他哥床头放本《中篇小说选刊》,打开的地方是张贤亮的《绿化树》。就想到以后不上学了,天天在家无忧无虑地看书多好。

大人们快下班了,我迈着沉重的脚步往家走,路上遇到了在八中的小学同学小狗头,让他帮我过去看下。这家伙跑到我家铁门外面看下,回来笑嘻嘻地说看到我家正在吃饭,饭桌边放着一根大棍子。我就知道他在骗我,但还是给吓住了。

小狗头高兴地回家了。我在外面踟躇半天,还是硬着头皮到铁门前进去了,家里已经吃过了,但是饭桌上还给我留着饭,我就放下心来了。


 

那些天在家低头做人,每天回来就老老实实地写作业,妈妈的脸色终于开始缓和了。这次开家长会妈妈没打我,但我却把自己给打了。星期六那天晚上写好作业,我到铁门外面舞棍,不知道怎么搞的,突然眼前一黑,疼得惊叫一声摔倒在地上。隔壁王阿姨家二儿子正好在外面抽烟,他赶紧跑过来扶我,我的右边眉骨被棍子打破流血了,差一点就伤到眼睛了。

那边小红爸爸也出来了,他推着自行车带我到省立医院缝了好几针。妈妈和王阿姨她们都来了,缝针时我好像没感到疼。

星期一上学时,包着白纱布的伤口处疼得要命。那几天真倒霉,下午放学,我在桥头边工地外面折篱笆时又被几个工人抓住了。

因为学校很快要在省体育馆参加运动会,我突发奇想,准备做一个风筝带过去放。下午放学,我和李桂走到桥头那儿,就在西南角那家国营餐馆附近,一处工地外面用竹篱笆扎着围挡,上面竹节还是绿色的,我赶紧过去折,没想到被工地的人发现了,几个干活的过来抓住我,一个家伙还揪掉了我戴的仿军用绿单帽。这时李桂在边上冲着他们嚷起来,说他眼角有伤,给风吹到了怎么办。那家伙又还给我了,李桂赶紧帮我戴好,用帽檐挡住伤口处了。那几个人押着我去学校,李桂和鸣亮、阿胖他们都跟在边上。他们找到了校长,校长瘦高个白净和善,笑咪咪问我是哪个班的,等几个工人走后,他没有训我,也没找班主任李老师,就把书包还给我了,笑着让我回家了。我真是庆幸极了。这辈子遇到的好人屈指可数,这位校长就是其中之一。

我从小体质就弱,胆子也小,和福生、阿拔弄他们在外面搞铁时,我都是最怂的一个,很多时候他们从高处往下跳,一点都不在乎,我就不敢跳。不过他们都很够处,福生会再上来帮我,阿拔弄也在下面满眼诚恳地鼓励我,双手往下挥说没事。我运气还算不错,从小学和初中没遇到过什么大事,基本上没吃过亏。后来上了高中,才经历了很多凶险事情,不过每次都靠机智和磨炼出来的胆量化险为夷了。但我遇到一些小麻烦不行,尤其是理亏的事情就不知所措。而李桂在这方面让我很佩服,开学不久的时候,有一天中午从黄梅剧团外面过,那儿挖了一条长沟,两边堆着土,我从沟上蹦跳着跑过去,不小心碰到测量仪表了,一个技术员抓着我不放,非要让我赔。当时全靠李桂了,他一点不在乎,气咻咻地和人家指着鼻子吵,结果那个技术员把我放了。我就是遇到这种事不行。上了高中后,和梁山他们认识,才知道这都是一耳光打过去的事,就那么简单那么有效。李桂当然不敢打人家耳光,但他从来不怕这些大人,哪怕这些人多蛮横不讲理,因为他知道人家不敢动他,他就认为这些人不如他家,非常有底气。人家往往也会被他震住了。他爸爸上次就向校长反映过牛司令的问题,真是帮了同学们的大忙,牛司令从那以后再没家访过。

几天后伤口拆了线,留下了一个疤。那天课间,白玉撩开额头上刘海,让我看下她的胎记,那儿有淡淡的粉红印痕,她脸红了一下,飞快地放下刘海遮住了,眼睛在注视着我。放学路上,李桂笑说我这是破相了,以前小糖豆脸上也搞过一个疤,后来到医院修复好了。李桂小学时和家住在保健院的小糖豆关系最好,他说以前放暑假,他外婆从芜湖带来一罐杨梅汤,小糖豆到他家吃过,那里面泡的杨梅一个就有碗那么大,小糖豆都吃醉掉了。我被他说得口水直流,李桂笑说暑假他外婆还来,到时候来喊我去吃。


 

初夏上午,学校在省体育场参加运动会,其实根本没我们什么事,就是和很多学校的师生坐在露天场地边一层层水泥台阶看台上,看那些不知什么地方的队伍做体操和排队形。我们校长也来了,说实话他很土气,就像一个为人很好的农村生产队长,对我们都笑咪咪的。大会宣布开幕时,场地边放飞好多鸽子,校长也站起来和大家兴奋地抬头鼓掌看,他真是不走运,一泡鸽子屎正好落到他马桶盖头上了,他好狼狈地赶紧掏出手帕擦,一边还在咧嘴笑着。后来这位校长调走了,我一直都记得这个好人。

运动会结束快到中午了,已经不用回学校了。我和钟明一块回来,陪他从芜湖路南边一侧向西走,这样他到路口往南正好拐向东城岗那边,而我从路口往北边回家反正要过马路。他买了两支奶油冰棒,我一高兴又说起猎奇故事了。在小学时有一年夏天全校在光明电影院看国产电影《孔雀公主》,就因为那部电影,唐国强被扣上了奶油小生的帽子,很多年没翻过身来。不过我和钟明都很喜欢这部电影,中午回来路上头顶烈日还边走边说着。那次就有一件事想和他说结果搞忘了。这次我又想起来了,说稻香楼宾馆那边出事了,一个美国人住在里面,鸡巴头被铁丝套住搞不下来了,都已经发肿了,被送到省立医院,医生都说没办法了,还是外事部门从东门一个大厂找来一位老师傅,用锯子给锯断了,老外的鸡巴头毫发无伤。这还是以前听小东子哥哥他们说的。钟明咯咯地笑得手直抖,拿着冰棒都没法吃了。

我们边走边探讨那家伙套铁丝干什么,那时哪晓得还有性变态这些,我们都想到是不是苏联特务干的了,不过那个美国人已经承认就是自己搞的。就在这时,我们看到前面路上邓阳和王小五了,他们正被魏东在后面押着走,原来魏东来这边粮站买米,把他俩抓了壮丁,只见俩人轮流扛起半袋米,走不了几步就换一下,累得满头大汗。到了芜湖路和徽州路交口处放下米袋,都夸张地弯着腰笑喊着好累,一边还讨好地看向魏东。魏东比我们大两岁左右,已经不上学了,就像外面一些混得好的,有时候很不错,笑起来很豪爽仗义,但是凶起来样子阴鸷怕人。他不为所动地盯着俩人,用脚踢屁股让他们继续扛。邓阳和王小五又合力抬起米袋,又笑又喘地过路口了。在骄阳下又往前面气象局那边赶了。

我们远远吃着冰棒边看边笑,钟明说他家楼下面有一个小花园,他准备放暑假每天就在那儿练武。我和他约好了,到了暑假过去和他一块练,我们要把《武林》杂志上面好多拳术套路还有那些刀枪棒棍全部练好。

上一篇: 《《陆浑文学》杂志征稿启事》     下一篇: 《春 雨
责任编辑: | 已阅读619次 | 联系作者
对《第十三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