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心》--那山那水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1-02-24   共 0 篇   访问量:171
女人心
发布日期:2021-02-24 字数:1447字 阅读:171次

  中午吃过饭,临雪睡了一个饱饱的午觉。老公在客厅几次喊她起床去挖野菜,她一边答应一边又翻身沉沉睡去。他也不生气,这正是她喜欢他的原因之一,脾气好。几次三番后,他来到卧室打开抽屉,大概想看一下还有多少现金,因为睡意朦胧中,好像听他说儿子班主任在群里发了新消息,要家长给孩子们缴纳新学期的学费。

  “看到一摞红嘎嘎的人民币,你会不会很开心?”他自顾自数着钱,随口问道,也不看她。

  “就那样吧。说实在的,因为节省惯了,花钱购买的几乎都是必需品……没有奢侈过,当然你知道我也不喜欢奢侈,所以……所以每次消费的时候就是在做一件很普通的事,心情也很平淡。看到一摞钱,心情当然不坏,但也不至于特别兴奋。但是……但是这个前提是建立在没有温饱之忧的基础上。”她含含糊糊组织着语言,让混沌的大脑跟上思维的逻辑。一动脑筋回答他的问题,临雪的睡意渐消,顺势坐了起来。

  “比如那次,你告诉我银联建材商城搞促销活动,让我去那儿领红烧肉,结果因为找不到地方没领到。骑着电动车走那么远,又是白花花日头下大中午,出来看到路口的小吃摊正在卖红薯面条,透凉丝丝的面条配上绿莹莹的青菜,真想吃一碗。后来一想,十几分钟就到家了,算了,省省吧。对了,要不咱今晚吃红薯面条吧,我起来擀……”提到最爱吃的红薯面条,临雪越说越兴奋,恨不得立即起身去厨房。

  “我晚上不在家吃饭,老罗请客。”他打断她的话,“都多大岁数了,还省那个钱干嘛?以后对自己要好点……”

  听到老公说晚上有应酬,瞬间,临雪高涨的情绪降到冰点,再也听不到他后面说了什么。兴奋的脸一下子淡了下去,不再接他的话茬。明明刚才还晴空万里,下一秒却似秋风扫落叶,他暗自猜测,估计与晚上的饭局有关。但也不多问,他讪讪走出了卧室。

  临雪也很奇怪,为什么每次听到他有应酬就不开心,是因为有应酬就免不了要喝酒,酒一喝多就会伤身体,心疼他?还是因为他一喝醉身体一两天时间才能恢复过来,就会耽误许多计划好的事?可能二者兼而有之吧。

  到点了,他还是毫不犹豫出门了。出门前他跟临雪打了声招呼,她没有答理他。

  老公出门后,临雪坐在沙发上反思,问题到底出在哪儿?她也不想自己不开心,但是无论找什么理由就是开心不起来。

  虽然理智告诉她,今晚他不去不行。

  他不去不行的原因有二,一是老罗上个月刚从台上被撸下来,于情于理他都得去捧场;二是他与老罗的交情摆在那儿,不去不行。况且老罗下台前刚给他做了一件“单西”,一想到这个词临雪忍不住又想笑了,虽然现在再笑对老罗有点不近人情。单西即单件休闲西服。临雪也是从老罗口中第一次知道了这个词,当时听他说的时候,临雪笑得前府后仰,并且这个词做为一个笑料曾经让她和老公度过了许多开心的时光。这个词之所以让她发笑,是因为临雪敢肯定,老罗一定是从服装店老板娘那里现学来的,他说的时候极其拗口,“单西”两个字像加了着重号,语气刻板僵硬,下意识想拽的感觉,又有点土憋味的洋气劲儿。哈,就像喝醉了酒舌头捋不直。

  想起当时他说这句话的情形,临雪兀自一个人竟“噗呲”一下笑出了声。对不起。她心里说。

  本来想反思一下自己心情不好的原因,结果想到老罗和他的“单西”,临雪的心情又莫名的好了。

  算了,原谅你了,因为你朋友的这个词,临雪自言自语地说。奋,


上一篇: 《院中那棵松树》     下一篇: 《同学少年多不贱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171次 | 联系作者
对《女人心》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