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湾的梅,元湾的人》--那山那水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1-02-22   共 0 篇   访问量:172
元湾的梅,元湾的人
发布日期:2021-02-22 字数:2987字 阅读:172次
  受扫花轩主朋友圈的指引,昨日我和老公驱车69公里第一次到嵩县德享镇的元湾村去赏梅。
  一路上不断设想元湾的梅长在一个什么样的环境之中,那一定是一个幽静的所在,远离村野,一片或粉或红的干枝梅花,斜逸于悬崖峭壁之间,或被雪藏于深山古寺之中,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古代诗人对梅花的品性早有描绘:“冰雪林中著此身,不同桃李混芳尘”“数萼初含雪,孤标画本难,香中别有韵,清极不知寒”,梅嘛,定是骨骼清奇,傲然独放的姿态。
  就这样一路想象,一路飞驰,不知不觉已到达元湾村村支部广场。这几天河南的气温异常的高,昨天竟高达24度,我们带的两杯水早喝完了,渴的难受,我下车去寻水。面前有一家仅有的小卖部,走进去,女主人正忙着给几名游客结帐,我问道“你好,有开水没有?”声音明显底气不足,因为怕山上没有吃饭的地方,我们自带了食物,没有在店里购物的打算。
  “这会儿没有,我给你烧。”男主人脱口说道,毫不犹豫。心里有小小的感动。
  接了开水出来,眼看已到达目的地,四下连一点梅花的影子也没有。支部广场上停了几辆车,是不是车子到不了梅花园,停在这里,徒步上山?也有车辆不断从身边疾驰而过,正没主意,迎面过来一位环卫老人热情地介绍,车能直接开到梅花园,也可以停在这里走路上山,不过从这儿上去坡有点陡。我们选择开车上山。
  “山上有饭噢!”临走他又特意交待一句,那我们就不用吃自带的干粮了,到山上买饭吃。
  最终我们的车也没有开到梅园,在一处180度转弯的小陡坡前,我们把车停在陡坡下唯一的一家农户门前,从敞开的栅栏望进去,院里栓着一头牛,笼子里养着鸡和鹅。这家主人听到响声从院子里走出来,看到我们,他略显歉意地说“今儿去吃桌了,暖壶里没烧茶。”事实上我们根本没向他讨水喝,多么纯朴的村民!
       “没事没事。”我急忙说。
         说起话他主动告诉我们养鹅的经验:鹅不能离了水,只要在院子里一边放吃食,一边放一大盆水,鹅一天洗一个澡才肯勤下蛋;喂了一年的鹅就得买了,一年以后它就不下蛋了。老公指着他家门前的两方池塘,说可以把鹅放到池塘里养嘛,他说那不能那不能,那里面是别人家养的鱼苗。我们用他家门前的水洗了手,清凉的山泉水洗去了一身的燥热,离梅园应该不远了,我们遂与他道别轻装上山。
  刚走出200来米远,看见两位四十来岁的村民,身边放着农具,坐在一丛竹荫下凉快,没等我们招呼,其中一个问:“来看梅花的吧?去吧!山上有饭,免费的。”现在还有免费管游客吃饭的吗?心下疑惑。
  “离梅花园还有多远?”我问。
  “不远了。从这小路上去近的很。”另一人指着面前的小路说。
  按照他们指的路果然快多了。几分钟后,梅花园出现在眼前。
  这是一处山顶花园。与别处不同的是,这里的山顶是凹进去的,形成一个弧型,小路延伸的地方是弧底部的入口。难怪不走到近处,根本看不到梅花!不经村民的指引也根本找不到梅园所在!远远望去,梅树就栽在半坡的梯田上。从高到低一圈一圈的弧型坡地上,整齐地栽种着一行行矮矮的梅树,树上点缀着繁星般红色的花朵,山顶的底部是一泓方型的池塘,水上几只雪白的鸭子正在自由自在,欢快地游泳。
  附近一些上了年纪的老人坐在南面坡地边歇息边看花,远处一车载音响正播放一首流行音乐,细听是爱好音乐的村民在自嗨,一首唱完,她用喇叭邀请游客免费参与嗨歌,一些游客在花间树下拍照嬉戏。终于看到元湾村梅花园的真面目了,内心却有一点小小的失望。是与自己对梅花的想象有落差,还是与诗人的描绘不相符,还是被赋于阳春白雪般高雅形象的梅花与村俗融为一体的不相匹配……说不清楚。
  肚子咕咕叫,时间早已过午,又饥又渴,先把肚子填饱再说。池塘下面几间平房果然提供免费饭菜,老公接过大娘递过来的一大碗杂烩菜,小声说:“这一碗真实诚!”
  “渴了有大米汤啊!”一个圆脸妹子说。我去盛了一碗米汤喝,真解渴!
  吃着饭,听到几位诗词爱好者在向一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请教写诗作词的知识,男子手拿一蓝皮文件夹,边对照文件夹中收集的梅花诗作边侃侃而谈,这几位定是扫花轩主的朋友无疑了。
  吃过饭,坐在院内休息,一位姓张的老师,在众人的极力邀请下,结合近年来的国学热做了一个简短的演讲,其中讲到,人们习惯把国学当作史册束之高阁,只把国学放在书本里和课堂上进行讲学,为讲而讲,为学而学。没有把它真正融入到生活中去,许多人说一套,做一套,口中说着高大上的话,却做着追名逐利的事,没有道德底线。使国学与人们的生活分离开来,成了两张皮,其实国学是最接地气的东西,最能体现一个人的品性与素养,它与人的生活息息相关密不可分……
  听罢我的心中为之一动,目前国学的处境与许多人想象中的梅花何其相似。它们作为一个概念一种表象被孤立起来。梅花为什么只能活在文人骚客的墨宝之中,成为小众的喜好?为什么不能与民同乐,走入寻常百姓家?梅花属先是一种花卉,能给人带来愉悦的植物,然后才被赋于一些人文的精神,一些意象的代表!国学它属先来源于生活,服务于生活,又高于生活,在人们的实践与学习中,不断总结创新发扬光大!
  带着顿悟,我来到梅花园的顶部。放眼望去,整个梅花园外圆内方,似与中国的传统文化相契合。在灼热的阳光下,朵朵梅花或迎风怒放,或含苞待放,黑褐色的树干虬枝盘曲,遒劲有力,无数的蜜蜂飞舞其中忙于采蜜。忙碌的蜜蜂甚至没有功夫看一眼那在风中摇曳的花朵,他们专注于本职工作。他们的工作是务实的,在这一点上,梅花与他们有相通之处。梅花不仅为人们带来美的观感,也为勤劳的小蜜蜂提供了食物的来源。蜜蜂呢,一边采食花蜜,一边帮梅花授粉,二者各行其是,又互相协作,自然界得以长期繁衍有序进行的奥秘,正是这些看似低端的小精灵们在维护在传递……
          看到蜜蜂,我想到了元湾村的村民。这一群群正飞舞在花丛中的春的使者,多么像一路上所看到的勤劳热情的元湾村民,无偿为踏春的游人指引道路,提供方便。他们细心呵护着这片梅林,以元湾村的梅园为骄傲,把春的的讯息和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传播到更远的远方!
 

上一篇: 《父亲的三轮车》     下一篇: 《《山村春曲》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172次 | 联系作者
对《元湾的梅,元湾的人》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