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张金丰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1-02-01   共 0 篇   访问量:84
第一百五十章
发布日期:2021-02-01 字数:1773字 阅读:84次

苗清泉前天递交离婚申请时高明月就吼:“不收不收,关局里个屁!”

“不是写给你,是写给县里的,请你把把关。”

“现在不是以前,结婚离婚不打报告写申请,要么找民政,要么上法院。你还真想离?”

“我觉得,还是事前向组织申请比较好,一是尊重组织,不让组织被动。二是习惯了,这样做塌实。”

高明月就收起来,指着苗清泉:“你这人的良心坏,塌实不了的。警告你,别去后悔一辈子。怎么你像喜欢热屎的流浪狗?吃着这处瞧那处。不对,是心在狗窝放眼茅坑。也不对,是有妻有儿心中惦着野鸡婆,年轻漂亮的鸡婆!”

“你放心,离了不会马上结。”

高明月怒问:“那么孩子呢?怎么不提他?不要了?“ 推他出了办公室。

这时苗清泉,坐不住了说:“都别吵!传票接就接,然后去见粱市长,一股脑的全吐了,杀剐存留一句话!”说完起身出了门。周涛急忙跟出去,在过道才劝:“老苗要冷静,别充二杆子,说狠话挨扇?” 苗清泉笑说:“冷静不了,就想发毛!”大步走到前面去。

刘小川下午赶到市环卫,到了苗清泉的家,门开着,探头看,见朱德贵和苏桂琴,正亲亲热热挤在一起看电视,播放女子排球赛,解说一惊一乍的,就笑道:“来人了,没找错?倒像到了你俩家,也不注意群众影响?未婚男女非法同室不是流氓也算浪荡。” 朱德贵寻声回过头,见果然正是刘小川,傲慢神气问:“你跑来干啥?” 刘小川就说:“来接苗副县。”讲完进了屋。

朱德贵白他一眼又去看电视。

苏桂琴就问:“还记得我姐夫是副县长?从北京回来都这么多天不来接,今天怎么想起了?回吧回吧不用接,真真正正当不起。” 刘小川听了就纳闷,不明白两人生什么气,就问道:“怎么了?得罪你们了?” 朱德贵便粗声粗气地气道:“要坐你就坐,喝茶自己泡,县长不在家,啥时回来不知道。刘小川,我问你,警察当得好好的,干嘛又来当司机?是王胖子给安排的?他一位公安局的胖穷逼,怎么管起这事了?是你他抱大腿?争来的?”刘小川辩说:“因此这样做,当然有原因,可惜不告诉。” 朱德贵笑道:“来和老子玩玄的?告诉你,我在这里坐,算是走亲戚,跟在自己家一样。你来挨毬啊?算出小公差?衙役就是狗!”一脸的不屑。

刘小川碍着苏桂琴,又在苗副县长家,不好就发作,忍了忍才说:“朱德贵?我没招惹你,干嘛呀?” 苏桂琴又问:“最近县里议论我的姐夫吗?都造什么谣?”

刘小川一愣,答不上。

朱德贵补问:“议论我姐夫,和我姐离婚?” 刘小川暗想,这人不要脸,还没娶就粘糊上了。想起来前马秘书长嘱咐说:“去了先瞧瞧,苗副县长两口子,是不是又干仗了。是就劝,不行先回来。”当时没多想,这会儿被他俩一问,警觉起来了,摇头说:“我是他司机,怎么会知道?”朱德贵虚眼审视刘小川一会,这才点头说:“看你这副缩头缩脑乌龟样,肯定不知道。知道你也不敢说?能理解,能理解,专职车夫嘛?一只小虾米,乱讲会滚蛋。不过在这说可以,这是县长家,没外人。” 刘小川又说:“真的不知道。” 朱德贵嗤之以鼻笑:“不识抬举的东西!” 苏桂琴接说:“刘小川?有人想整苗副县,想替这种人保密?真的一点不知道?” 刘小川装莫名奇妙直摇头。

两人不再理,接着看电视。


上一篇: 《《那年,那月,那书》浅析》     下一篇: 《第六章
责任编辑: | 已阅读84次 | 联系作者
对《第一百五十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