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张金丰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1-01-25   共 0 篇   访问量:197
第一百四十八章
发布日期:2021-01-25 字数:1908字 阅读:197次

上午九点半,市环卫局。

局长高明月在办公室等苗清泉,见李明陪他进来了,开口问:“苗清泉,写离婚申请这件事,都有谁知道?” 苗清泉就说:“你和李副局,局里其局领导,还有家里的。” 高明月扁嘴挑眉想了会儿,叹气说:“范围不能再扩大。”又问李明道:“家属工作做的怎样?” 李明说:“苏桂兰请假,她的妹妹苏桂琴,领着朱德贵,每天到局里,多次找我谈,目前还没有闹事。” 高明月皱眉:“朱德贵是谁?” 李明说:“芝兰县的人,承包几个厂,和苏桂琴处对象。这人嘴太碎,估计芝兰县那边,已经有人知道了。” 高明月听后点点头,愁眉苦脸说:“闹离婚先放一放,冷一冷,半年之内不准提。咱先合计一下吧,市长要苗清泉去谈什么?老苗啊,这事不太妙,市长动怒了。”

说完请两人坐下。

苗清泉探说:“我有思想的准备,你说能有啥啊?“高明月板脸:“你是当事人,准备没啥用,关键是那梁市长他怎么想,怎么处理这件事,一起掂量掂量吧。唉!我这次怕保不了你狗东西。” 苗清泉听高局长竟这样讲,脸上挂了愁,东瞧西看说:“现在已经扯清了,还要怎么样?把我骂一顿?狠狠整一顿?” 高明月把烟盒扔给苗清泉,用无奈的口气说:“要抽自己拿。”看他点燃后,叹了口长气,正不知道说啥好,见李明怕熏赶紧躲开就询问:“最近心脏怎么样?” 李明说:“一直很注意,最近按医嘱,减了点药量,应该还好吧。”

高明月见苗清泉懊恼便只和那李明聊,谈些年底的事情,时不时的瞟一眼,等他缓过劲。见一支烟吸完续一支,劲头用得吸奶似的,眉心挤满了皱纹,一副焦躁不安样,便问他:“你是愁啊还是怕?我不想看鬼哭脸,收起来!” 苗清泉就望着说:“收不起。” 高明月气道:“这次去北京,梁艳梅跑去咖啡馆,摔伤住医院。还有周涛成天跑去会老友。你更了不起,成天谈情又说爱!被周副市长赶回来。好啊实在好!哪是进京去汇报,是进京丢人现眼嘛。苗清泉?你龟儿子乘兴而去败兴归,到底把夫人赔了,我看你是中邪了!管不住自己那地方?是吧很是吧?心浮气躁了?讲科学就骟了你!”说完夺过苗清泉手中吸了一半的香烟,狠狠扔地上,见他又端水,更加生气道:“满不在乎啊?!”

苗清泉喝口水,抬眼眯着说:“半年不提离婚可以,谈事也敬听,可你发牢骚,又在侮辱人。行,行行行!这我也受着,接着骂,前头风波刚过去,再来一轮吧?来的猛烈些,我心早就乱成团,逼得慌。骂透好,你解恨,我解脱,然后一心治理污染,那里山高水又长,容得我。” 高明月简直忍无可忍哪能接受吊儿郎当的态度,怒视大声问:“嘿!现有活猪不怕烫?使倔犟?耍泼皮?口口声声治水必须先治人,今天就来治治你!”起身去拿电话,打给周涛就嚷:“我要开会!党员大会!” 李明过去按断电话:“高局长你糊涂了,他都调走了。”劝住不让打,又劝说:“人我领来了,你不是要打预防针吗?怎么动起气来了?”再回头,气呼呼指责苗清泉:“你也太那个,还怎么帮你?” 苗清泉苦脸说:“我是心里憋,只能在你俩面前,由性使气才好受,心里还有好些话,不能到处去宣讲,闷声不语苦死人。这骂是我故意激出来消愁的,好似以痛制疼痛,都恨不得拿头去撞。”

高明月抬朝天花板,想了多一会儿,哈哈冷笑说:“屁!制的什么痛?痛你还离婚?苗清泉?我早说过你狗日的生不逢时,没遇‘好’时候,错过旧社会的三妻四妾那年头,看把你个发情王八憋屈得?左也不是右也不是转悠得像热锅蚂蚁,不!简直就是退了毛的骚公鸡,你还雄屁呀!” 苗清泉点头:“再来再狠点!求死难,求骂易,我就是个该骂的。” 李明摇头不屑说:“嗤!表面人高马大,才就这点事情,求骂又想求死?真失望,你失格,你可怜!气顶啥?大丈夫一咬牙,去球三七二十一!小媳妇才使怨怪。” 高明月听了惊问道:“李明咋说话?他干那种事,能一咬牙接着干?这是劝他?还是怂恿?你也太没原则了?”李明急忙解释:“我是恨他不能痛改。” 高明月怀疑地虚眼李明问:“听上去,不太像?李明我可告诉你,左也可,右也可的糊涂话,你少说。太油了!”

李明叹长气。


上一篇: 《盘扣一生5/11/59》     下一篇: 《有钱没钱,回家过年
责任编辑: | 已阅读197次 | 联系作者
对《第一百四十八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