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445544554 海洋哥_感悟小品_扫花网
《王海洋文集》--王海洋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1-01-15   共 112 篇   访问量:571
海洋哥
发布日期:2021-01-15 字数:2183字 阅读:571次

  这几年学校新上岗的老师大多都是刚刚毕业的女大学生,不知什么原因,男孩们大都不愿从事教师这个职业了。她们大多年龄较小,二十三四,二十五六,至多不过二十七八,都小我十几岁,十好几岁,不敢想象年龄差距竟然如此之大!她们大多喊我“王老师”,满含着尊敬之意;也偶有喊我“海洋哥”的,感觉真是亲切至极。


  当喊我“王老师”的人多了,就每每喟叹“岁月催人老,粉笔染白头”。回想一九九八年刚毕业,自己也是教师队伍中较年轻者之一,不说风华正茂,至少也是满脸稚气;不说芳华葱茏,至少也称得上正当韶华。那时除了上课,真是无忧无虑,心无杂念,闲暇时间似乎也特别多,也感觉时间走得很慢,至少走得不算太快。那时整个校园六十几名教师都直呼我名字,我还远远没有被喊“王老师”的资历或资格。也曾天真地羡慕过一些年龄较大的老师,他们天天被同行以“某老师”称呼,这至少象征着他们别人无法替代的教学经历、人生资历和生命阅历。现在想来多么可笑啊,当别人必须以“某老师”称呼你时,至少证明你已不再年轻,因为你年龄老大,别人不好意思再叫你名字了嘛。在这个世界上有什么比年轻或者青春更令人羡慕的吗?


  今年秋冬季节两次到信阳师范学院学习培训,走在美丽的大学校园里,迎面涌来的是一波又一波青春靓丽的男女大学生,当然是女的远远多于男的,男的几乎成了师范院校的点缀。他们和她们是如此年轻,仿若初春的芽苞,初夏的嫩叶,饱含着饱胀的汁液和无限的生机;仿若芳草地上一泓游荡着青草的清流,那么清纯净丽,那么灵动自然;仿若一睹嫩绿的苔藓和青翠的芦荟,让你从来不会联想到衰老和凋零这样破败的字眼。放学时段,走在前往师院餐厅的路上,我被裹挟在汹涌的青春的人潮中,当看到“青青子衿”窥看我时那异样的眼神,我痛切地觉出了在这青春的潮流里我俨然属于“另类”,属于年龄上的“另类”。对了,我显然无法再归属于这样一个年轻的群体,这让我对他们产生多少深深的羡慕呀!当然我羡慕的是他们清脆水灵的年华和晶莹剔透的青春岁月啊!


  恍然一梦,在讲台上站了二十三个春秋,虽然我不算老,但我真的不再年轻,至少“青春”这个词语已经不再属于我。这几年从心理上我越来越觉得我正在一步步走向苍老,走向人生的秋天,这是不是有点消极的味道呢,要说这种担忧和顾虑或者说畏老的情绪为时尚早。也许是因为这些年在教育这个圈子里,三十岁以下的年轻人太多了,以至于几乎快要淹没了中年老师这样一个群体。每当教师全体会议,放眼望去,全是一张张出水芙蓉样年轻的脸庞,花花绿绿的全是正当芳华的青春少女,一瞬间你能感受到时间的无情和岁月的残酷,是岁月和时间已将我无情地抛向了某种范畴的边缘。在这种环境和心境下,我怎能不感到光阴的速逝和自己的渐变苍老呢?


  但也有一种很感欣欣然的时刻,那就是在校园偶有年轻的老师喊我“海洋哥”的时候,他们或她们(当然更多的是她们,因为男老师已经越来越少了)出口自然,语调轻柔,语气亲切,语感至诚,让我感觉如此亲近,如此贴心,就像我的同胞小弟或小妹喊我时一样的甜蜜,一种柔情样的暖流瞬间涌过心头,那是怎样的一种熨帖和幸福啊!一个个年轻潇洒,靓丽帅气,充满着青春的朝气和活力的年轻教师们,当他们喊我“海洋哥”的时候,我想是否在他们的印象里有一个也许不算太精准的定位和判断,那就是“他看上去还不老,应该叫他‘哥’吧”,这就赐予了我心理上一种有关年龄的结结实实的慰藉和安抚。其实我真的并不在乎他们究竟喊我什么,怎样称呼,这是他们的事情,与我关系不大。但事实上我似乎也很在乎他们的称呼,因为行文至此已经证明了这种不容置辩的心理上的在乎或者在意。真的,很多时候我更愿意年轻的老师们喊我“海洋哥”,而不是“王老师”,因为从“海洋哥”这种称呼的听觉感受上我已经感受到一种亲切有味的结结实实的质感,它消除了一种年龄差别上的陌生和距离,关键是它还能让我获得一种我依然年轻的错觉之美和类似某种虚荣心的满足感。


  在内心深处,没有人知道我一直很讨厌我的名字,也曾暗暗埋怨过父母给我起一个这样通俗甚或庸俗的名字。“海洋”这个名字太大,我本凡人,懦弱平庸,怎配得上大海一样的辽阔和包容呢?海纳百川,有容乃大,我远远没有这样的胸怀和气度,于是这个我一直讨厌的名字就给了我一种长久的不能承受之重。但也奇怪,我的名字到了年轻老师的口中,就是当他们或她们呼出的时候,后边再加上亲昵的“哥”字时,那种圆润雅致、流转自如、流动如水的音质美感就被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了。这真是我从前没有体味到的一种窃喜啊。原来“海洋”这个名字并不坏嘛。


  鼠年将尽,牛年将至,盘算年龄,我已四十有五。窥镜自视,满脸沧桑,我在与时间的赛跑中匆忙向前。我非常喜欢著名散文大家余秋雨先生的一句话:“我无法不老,但我仍有可能年轻。”是的,我还有可能年轻吗?我绝对相信在心理年龄上我真的能够回到从前。新的一年,期盼能多听到“海洋哥”这样亲切绵柔的呼唤,这至少能给我一点点心理上的慰藉,至少能给我因岁月苍老、年龄老大而渐变孤独苍凉的心理以一丝阳光般的慰抚和温暖。


上一篇: 《寂寞的看山者》     下一篇: 《二月二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571次 | 联系作者
对《海洋哥》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