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445544554 第27天_长篇_扫花网
《第27天》--远遁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1-01-11   共 0 篇   访问量:355
第27天
发布日期:2021-01-11 字数:52078字 阅读:355次

廿

2009年8月30日是你出生后的第27天。

再过三天你就满月了。

我要尽快地向你讲讲去年我在狱中是怎样熬过那十五天的。

下午上完课后,通常就已经四点钟了。回到牢房,依旧是每坐20分钟,站起来走10分钟。每屋都有几本旧杂志,供无聊的哥们儿阅读。有的犯人通过亲朋好友介绍,管教同意他们一天出去吸上一、两次烟,有时也给捎进来几个面包打打牙祭。

由于正值暑季,牢房的窗户每天都开着。有时听见外面警笛响,好事的哥们就会到窗前去向外张望,这时就能瞧见新来的犯人被民警带下警车,随后被押进拘留所。

有时,外面下雨,就有哥们开始分析预测了:“今天下雨,许多人无事可做,就会到烧烤店喝酒吃串。喝酒的一多,肯定会有酒后冲动打架的。所以说,今天保准会有新人进来。”果然,话音落地不久,就有因打架而被抓进来的到了。

总体说来,进拘留所的除了吸毒的就是打架的,像我这样因为欠抚养费进来的只有我自己。其实走到这一步也不全怪我自己,因为有时我真是弄不懂法律。

2011年3月,我到东安法院起诉离婚。法院立案了。按照法定程序,法院要将起诉书送到你妈手里,同时通知她何日开庭。法院的工作人员对我说,他们自己没有车,无法去你姥姥家送达。如果我想完成送达的话,那就花钱打车拉他们去。

当时去你姥姥家送达的有两个人,我至今记得其中有一个叫蔡俊的,另一个叫什么名字我不记得了。我花钱打车将他们拉到了拥军村。他们进你姥姥家以后,你妈不在送达书上签字。这两个人出来后对我说,你妈不签字送达就不生效。

这两个人通过打听,找到了村支书。他们想让村支书替你妈签个字,证实他们将文件送到了。村支书出于多方面考虑,没有同意签字。

到此,法院这两个人就无计可施了。我白白花了二百元的打车钱,什么事也没办成。

没过几天,你妈抱着你“杀”到了牡丹江。那天,正值新上任的林宽海市长到牡丹江就职。你妈在政府的3号门大吵大闹,一边跳一边喊:“公务员抛妻弃子啦!公务员抛妻弃子啦!”

保安将这事迅速通知了农委的领导。领导怕事情闹大不好收拾,他们教我去法院撤诉。

那时我也不是十分想离婚,于是,科长开车拉着我去法院办理撤诉了。

起诉费不给退,前后我搭了五百元钱。惹得你妈到政府大闹一场,这才叫“没打着狐狸,惹了一屁股臊。”

其实起诉离婚的主意也是单位领导出的,他们认为我只要一离婚,你妈就不会再骚扰他们了。

由于有了这件事,从15年起你妈起诉我,我就没怎么当回事。我想:“我也可以拒收送达书,你能怎么着呢?”

没想到,事实并不像我想象的这样。

我竟被抓进了拘留所。

我现在既没时间也没钱,等我有钱有时间了,一定要将这件事弄个明白。如果有人没有依法执法,我不会让他们好过。

5:30晚饭开始。晚饭依旧是大米饭和一点点菜。在那十五天内,好像有三、四顿是馒头。我偏爱面食,如果给馒头的话,我就拿馒头吃。有一天早晨,走进餐厅时,桌上盛的都是大米饭。我见送饭老头儿的托盘上有馒头,就想过去拿米饭换两个馒头。没想到那老头竟冲我喊了起来:“你想吃馒头就吃馒头?”

我一时无语了。

这真是:得意猫儿雄过虎,落坡凤凰不如鸡。

这真是:龙游浅水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

想想你爸我,也曾坐过高档轿车,也曾坐飞机在蓝天上遨游过,也曾和某市市委副书记一桌吃过饭,也曾和省政协主席出席过同台酒会……可是今天,一个在拘留所做饭的破老头儿也敢大声冲我喊,我真是欲哭无泪。

有时,当我走在街上看见那些弱势群体的时候,真的是很同情他们。可是,谁知他们如果有一天能够在拘留所做饭又会怎样对待像我这样的人呢?无怪乎很多人有了钱后养宠物,看来人真是交不得!

拘留所里的人是人吗?

有两次下午我们听完课回到牢房后,就被勒令在走廊内靠墙站着。这时,管教逐个教我们脱光衣服,检查我们身上是否藏有毒品。说实话,爸爸长这么大也没见过毒品长什么样。可是,这话说给谁听呢?无端地被人家搜一顿,尊严何存?

回到牢房后,床铺无疑早被人家翻过了。这倒是能够理解。可是,人毕竟不同于床铺。

有人说,犯人不是人。

也许这话有理吧。

每间牢房都有台显像管电视机,每晚七点拘留所都统一播放新闻联播。只是电视图像效果较差,也不知这电视机是几十年前的产品了。

有时大家闲着无聊,于是就有想演“节目”的。有个宁安的哥们儿,是因为打老婆进来的。他是工地上的架子工,有一把子力气。提起做俯卧撑,他说将两只脚架在床上做才算标准。说着说着,他竟真的做了起来。可是,还没做上五个,扩音器就响了。管教将他臭骂一顿,他这才停了下来。

什么叫“没有自由”?

这就叫“没有自由”。

政府把这些犯人关在拘留所里,并不是想将这些犯人怎么样,主要是给这些人立规矩,也就是说,他让你做的事你就必须做,不论这事情是否真的有必要做;他不让你做的事情你就一定不要做,也不论这事情是否真的不能做。

你如果不犟,一般情况下不会挨骂。

按照规定,每晚必须扩音器里面让我们就寝,我们才能上床睡觉。那天晚上,有个哥们儿见时间到了,管教还没喊让上床睡觉,他就先躺下了。这下坏了。紧接着,管教让其他牢房的都上床了,只有我们牢房的在地上坐着。直到大家都知道怎么一回事了,也都服了,他这才让我们上床。

说实话,如果在外面受过军事化训练,或者长期经历过集体生活,身体胖又想减肥,在拘留所呆半个月也没什么。

在拘留所里面的想法同在外面是不一样的。

在外面时,一想到关在拘留所里面的犯人,总觉得他们是人渣,是生活在正常社会序列之外的人。可是,当我关在里面,和他们一起吃、一起睡的时候,竟觉得他们也没有那么坏。例如,偷自行车的老朱看起来忠厚老实,因打架进来的王刚说话也很讲究,我并不觉得他们有多坏。不过,有两个人我还是不大理解,因为他们本身是医生,竟因为吸毒而被关进拘留所,这就让我大跌眼镜了。那两位医生其中有一位竟还当过军医。

半年后,当我在电视屏幕上看见赴武汉支援抗疫的军人那雄姿英发的气质时,我真是想套用范伟那句话:同样都是军医,做人的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在外面时,对身着警服的干警充满着崇敬之情。可是,一被关在里面,再看这些干警,那感觉就变了。有两个干警,不骂人不说话,一位是于某龙,给我们上课那位;另一位是周某举,就是担心生孩子没屁眼那位。真不知道他们最后能是个什么样的结局。

我人生计划中的第三部小说《墙里墙外》就是因为有了这十五天的狱中生活才有了创作灵感。希望喜欢我写作风格的朋友能够给予关注。

7月12日那天中午,你妈去拘留所了。

法院的人说,那天你也去了牡丹江,你妈去拘留所时,你被留在了法院,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这样。

你妈那时大概是绝望了。

她本想通过打官司从我手中弄到一大笔钱,可是她也许不知道,我根本就没有钱。

或许她本知道我没有钱,只是想让我饱尝坐监之苦。

我真的不知道她到底是怎样想的。

她不论是对农委领导,还是对法院的工作人员,都说我有个情人叫陈嘉欣,而且还说我在牡丹江给这女人买了一栋楼。

我认识的人中没有叫陈嘉欣的,我倒是认识李嘉欣(香港电影演员)。她为什么不说我的情人叫李嘉欣呢?

其实我也分析过,“陈嘉欣”这个人名或许是这样来的。

12年和13年我在工作之余兼做俄语翻译。有时,客户打来电话咨询翻译业务,可能成也可能不成。不论成不成,我一般不询问客户的姓名。你妈偷着查我手机的通话记录,然后,不论是否认识,挨个地往回打电话。如果接电话的是个男的,她说上两句,找个理由,然后就挂断了。如果是个女的,她就会同人家吵起来。她会先问,你认不认识关洪礼,如果人家说“认识”,她就会问你同关洪礼是什么关系;如果人家说“不认识”,她就会说:“你不认识我老公,我老公手机里为什么会有你的电话号码?”

有一次,有个男的接了你妈的电话,他说:“你老公挣钱就给我老婆花。”

这些都是你妈对我说的。

我想,或许这个男士的老婆叫陈嘉欣?

如果不是这样,我真是猜不出谁是陈嘉欣了。

按照法律规定,法院一次最多只能拘留我15天。到了第13天的时候,你妈给你大姑打了电话。她将我进拘留所的事告诉你大姑了,希望你大姑或是你奶奶他们谁能替我出钱。你大姑将你妈的电话挂断了,她可能有些绝望。

你妈到拘留所的时候我刚刚吃完午饭。我们这些犯人正在楼梯口处接受管教的训话,这时,我看见王某彬正站在我们队伍后面。他跟管教嘀咕了一阵,随后,管教将我从队列中叫了出来。

王某彬将我带到一间单独的讯问室。他问我,放我出去后,每月能还多少钱。我以为他们允许我出国了,于是我说每月可以还三千元。他又问你妈是否同意,你妈表示同意。于是,我们签订了还款协议。

你妈说你曾经向她求过情,你说:“妈,钱真的那么重要吗?我长大了替我爸爸还不行吗?”这是真的吗?

还是我女儿知道心疼我。

记得你不满五岁的时候,有一次在你姥姥家吃饭,你非要把那个鸡蛋让给爸爸吃。当时,你用小勺盛着鸡蛋往我这边走,不小心把鸡蛋弄掉到炕上了。你又把鸡蛋重新捡了起来,最终送到了爸爸的碗里。我的好姑娘,那时就知道疼爸爸了。

12号我就已经开始一个小时一个小时地倒计时了。

13号早饭过后,管教开始通知当日出狱的人员。我们先是从物品柜中取出自己的鞋和腰带,然后排队等着领取出狱证明。经过几次三番的盘问核实,我们终于离开了那黑洞洞的铁门。

当我重新呼吸到自由的空气时,那是一种怎样的感受啊!

我曾经设想过自己会对着天空大喊大叫,我也曾设想过自己会对着旷野高歌一曲。不过,这些设想都没有付诸实施。我只是贪婪地呼吸着自由的空气,我只是极目望向远方,尽管我对自己的前途没有充满那么多的希望。

那天,天灰蒙蒙的。

许多出狱的犯人都有亲友等候在大门口,亲友们对出狱的犯人嘘寒问暖,百般安慰,然后获释的哥们儿被让进汽车,扬长而去。

只有我,一个人出来,一个人奔向远方。

那天是周六,法院不上班,我无法去法院取回自己的东西。

所以12号我向王某彬提了这个问题,我要取回自己的手机和身份证。

王某彬要我到值班员那里去取。

我辨明方向,徒步走向东安法院。

回想起来,当初在牡丹江租的房子位置不好。

你还记得吗?咱们家当时住在百好花园小区。平时上班的时候,我经常看到监狱的通勤车从咱家旁边路过。想不到,有朝一日,我竟被带到了那里。

18年在俄罗斯南萨工作的时候,我们诊所的位置离监狱就很近。

19年在俄罗斯乌苏里工作的时候,我们的鹿角厂离监狱也不远。

看来爸爸注定是要进去一次啊!

街上没有多少行人,车辆也不甚多。

我迈开大步行进,这种感觉真爽。

整整十五天没有迈过大步了。

在里面由于空间太小,走起路来腿部肌肉是舒展不开的。

里面流传一句话:“高墙电网细铁丝儿,阎某忠进来也发der。”说这句话的时候,阎某忠还是公安局长,兼副市长,正是威风八面的时候。没想到,他后来竟被抓进监狱了。这回也真的发der了。

昔日曾经在大会主席台上说牡丹江房子不贵的张某川书记,后来也被关进牢房了。

是啊,那房子对于他来讲当然不贵了。他哪里知道百姓的收入?这狗官!

天上浮云如白衣,斯须改变如苍狗。今天抓爸爸的执法者,谁知道哪一天被其他执法者送进拘留所呢?

我终于走到了法院。

绕了两圈,找到了值班员,取回了我的手机和身份证。

我见手机上有你大姑给我打来电话的记录,知道她给我打过电话了。我赶忙拨了回去。

我出国前给你奶奶打过电话。后来,他们就失去了我的消息。起初,他们不知道我在拘留所里。有的以为我在俄罗斯出事了,有的以为我在绥芬河失踪了。直到你妈给你大姑打电话,他们才知道我的确切下落。

同家里人解释清楚后,我面临的是吃饭的问题。

由于入狱前现金清零,我现在是一分钱都没有。

我只得给朋友打个电话,让他给我送点钱过来。

在里面的时候,每天都想象着出来以后第一顿吃什么。我好想吃肉啊!

我来到了百好花园小区。

以前楼下那家卖菜的还在那里卖菜,卖肉的还在那里卖肉。我仍记得他们,可是,他们似乎已经不记得我了。

我在这里曾经生活了六年,我在这里建立家庭,我在这里开始新的工作,我在这里生儿育女……

你还记得吗?当你小时烦闷的时候,你妈只好把你抱到二楼的平台上,让你等候爸爸下班回家。当我走到楼下的时候,你马上发现了我,立刻露出了开心的笑容。当我从你妈怀里接过你的时候,你那种开心的表情我永远不会忘记。那时,你的小脸儿被风吹得都有些皴了。可是,你依然在等候爸爸的归来。每天早上,当爸爸做出要去上班的架势时,你马上用手朝墙上我挂衣服的地方指去,意思是让我穿衣服。这时我问你:“爸爸干什么去?”你总是这样回答:“上班。”我又问:“上班干什么?”你说:“挣钱。”我又问:“挣钱给谁花?”你说:“芊芊。”……

我离开牡丹江那年,牡丹广场刚刚落成不久。你每次从宁安回来,晚饭后都会吵着要到广场去。广场的确建得很漂亮。且不说木桥延伸到水面上,游客可以手扶栏杆,把酒临风,在水中欣赏那明月的素晖,单就脚下那透明的厚玻璃,就足以教人们既胆战心惊又跃跃欲试了。爸爸给你拍了张照片,玻璃下面的两盏灯光正好充当了光源,那张夜景拍得十分漂亮,尽管我的摄影技术很糟糕。

你梳着运动头,前面的刘海儿过眉,小脸蛋儿红扑扑的,面露微笑,看上去既健康又端庄。

……

如今,这一切都不复存在。

我怀揣灰暗的心情走进故宅对面的一家餐馆。

我要了一盘红烧肉,一盘锅包肉,一盘尖椒干豆腐。

一瓶啤酒是必须的。

在里面时,觉得出来后说不上一顿能吃下多少肉。可是等到肉放在面前,也并没有吞下去多少。这三道菜直到第二天才被我吃完。

在附近找了一家便宜的小旅店,好好地睡了一个午觉。

下午,我在江滨绿化带逛了许久。

以前在牡丹江生活时,我没事时经常在这一带散步。随着绿地家园建设的竣工,这里的绿化更完美、更典雅了。江水虽然不是很丰沛,可是,有了这一湾水,究竟使城市活了起来。尤其是到了晚上,两岸灯光呼应,城市还是显得很美的。

天没有下雨。可是,也许上帝看到了我的心情,竟不忍心晴起来。空中没有一丝风,不过,天气竟然不热,大概是厚厚的云层挡住了那温暖的阳光。

我没有心情在此长时间逗留,很快又躲进了小旅馆中。

晚上,饭后我闲逛到政府广场。广场前曾经是一片树木,如今已经改造成休闲花园了。人们休闲的范围扩大了,花园内遍植各色新鲜的花卉,花间小路蜿蜒绵长,修建得很有特色。政府大楼前的老广场上,人们正在跳着广场舞。小孩子在滑旱冰,大人则密切地关注着自己的孩子。

这里曾经是我工作的地方,可是,如今我只是一名看客而已。

一名刑满释放的看客。

我顺着漆黑的小路,一直来到牡丹广场。

这里是我曾经带着女儿嬉戏过的地方,可是如今我面对的是一群熙熙攘攘的陌生人。

广场在举办一个庆祝建国70周年的活动,临时搭建的舞台上有歌手正在表演。台下游人很多,他们衣着整洁,有说有笑,共同分享着改革开放带来的丰硕成果。

我又一次站在栏杆前,脚下踩着玻璃地板,心中回忆着曾经与你共同享有的天伦之乐,真有恍如隔世的感觉。

星期一就已经是15号了。我早早来到了法院。办完一堆手续后,他们将我的物品还给了我。那天你妈也去了。

临走时,法院交待我仍然不能出国。

可是,不出国让我每月怎么能还上3000元钱呢?我的专业是俄语,只有出国才能挣到钱呀。

从法院出来,我有一种“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的茫然,更有一种“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的惆怅。一时没有什么清晰的思路,只得到市里找一家更为便宜的旅店。

16天没刮胡子了。

在拘留所不允许用剃须刀,牙刷都是统一下发的,把是圆筒状的,使用时将手指插在里面才能用,很不得劲。为什么这样做呢?

以前看过监狱题材的电影,里面的犯人寻衅滋事,他们将牙刷把磨得尖尖的,就能当武器用来伤人。大概是为了预防此类事件的发生,现在就下发这种圆筒状的牙刷了。

牢房里没有带尖带刃的东西。如果不像武侠小说中的人物具有那种自绝经脉的武功,想在里面自杀都是很困难的。

剃完胡子,洗了个澡,终于有个人样了。

入狱前为我办签证的那家公司因为我被捕而联系不上我了。人家难免以为我自己带着签证出国去别的地方了。我向人家好一顿解释,人家当然要我退回签证的费用。我又不想再回绥芬河,好在那人在牡丹江有朋友,我约了他的朋友,将剩下的一点卢布充当人民币给人家抵了签证的费用。

这一切的一切,都缘于你妈的屡次起诉。你说,我能不恨她吗?

她需要我的钱,又限制我去赚钱。

12年和13年我在农委上班的时候,兼职做翻译赚了点钱。你妈给纪委写信,反映我做兼职的事。纪委责成单位调查此事。你说,有这样的夫妻吗?

你穿的那件带小枕头的短袖衫就是用我做兼职赚的钱买的。

我恨这个女人!

你奶奶给我打来电话,说如果没什么事的话,建议我回双城呆几天。考虑到他们不知道我的详细情况,再说也有半年没回家了,于是,我起程回了双城。

《三字经》中有两句话:“头悬梁,锥刺骨,”讲的是战国名士苏秦的故事。

苏秦早年拜在鬼谷子的门下。

苏秦学成本领后,开始到各地去游历,希望能够为人所用。他到过很多国家,可是那些国家的国君都没有十分地看重他。

苏秦非常想做出一番成就。有一次,他想求见周朝的天子。可是当他来到周朝的国都以后,却找不到朝见天子的门路。后来,他将家里所有的财产都卖掉了,然后跑到其他诸侯国去寻找机会。

机会没有那么快降临到苏秦的头上。他身上的钱用完了,衣服也穿破了,眼看没有出路,他只得回到了家中。

到家之后,家里的人非常看不起他。他们发现苏秦在外面混了那么久,回来的时候还穿着破烂的衣服,脚下还是一双草鞋,甚至都没有带回一件像样的东西。看到他这样狼狈,父母狠狠地将他骂了一顿。妻子坐在织布机上织布,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

苏秦肚子非常饿,因为他已经很久没有吃顿饱饭了。他求嫂子给他做顿饭吃,但是嫂子没有理睬他,竟自转身走了。

世态的炎凉大大地刺激了苏秦,他决定干番大事业给家里人看看。苏秦每天刻苦学习,学习各种治国的道理。每天他都要学习到很晚,如果困了,就拿锥子扎一下大腿。虽然这样很痛,但是,痛过之后他就不困了,就可以继续读书了。有时,他将头发用绳子悬在房梁上,如果自己因困倦一低头,绳子就会牵扯他的头发,他头皮一疼,就忘记困倦了。

就这样,苏秦又学了一年多的时间,对治理国家等方面的知识有了更为深刻的了解。他开始重新游说各国,劝他们联合抗秦最后,他做了六国的丞相。

他再次回到故乡时,父母离家三十里出来迎接他,他的妻子不敢直视他,嫂子对他也恭恭敬敬。苏秦笑着问嫂子:“嫂子为何以前对我倨傲,现在却对我恭敬啊?”

嫂子说:“你现在作了大官,肯定有很多钱。”

对此,苏秦当然很感慨。

我们该怎样看待苏秦的故事呢?

第一:“头悬梁锥刺骨”是一种精神,不值得效仿。我们要学习的是苏秦那种刻苦的精神,而不是要真的去刺自己的大腿。你如果学得脑袋都胀了,再坚持下去也没有什么好的效果。学习效率很重要。

第二:世态的炎凉是永远存在的,爸爸所体味到的绝不比苏秦少。

短暂休整后,有个朋友给我打来了电话。他说牡丹江有家公司需要一个写材料的文员,老板是他的朋友。他说我如果对这份工作感兴趣的话,可以去看看。

就这样,在家呆了十天后,我又返回了牡丹江。

这家公司是培育食用菌的。工作量不大,收入也较低,每月只有两千元钱。我暂时没有其他更好的去处,只得先在这里干下去。

由于收入较低,我无法兑现在法院承诺的3000元还款计划,你妈再次申请法院强制执行。

法院向我电话了解了实际情况,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

你妈二次起诉之前,每月能得到2036元;二次强制执行后,每月只得1500元。由于贪婪,她每月反而少得了536元。她的愚蠢令我想起了俄国作家普希金笔下的老太婆。

 

渔夫和金鱼的故事

 

从前有个老头儿和他的老太婆,

住在蔚蓝的大海边;

他们同住在一所破旧的小木棚里,

老头儿出去撒网打鱼,

老太婆在家里纺纱绩线。

 

有一次老头儿向大海撒下网,

网到了一条不平常的金鱼。

金鱼苦苦地哀求:

“老爹爹,您把我放回大海吧!

我要给您贵重的报酬。

老头儿放了那条金鱼,

还对她讲了几句亲切的话:

“上帝保佑你,金鱼!

我不要你的报酬;

到蔚蓝的大海里去吧,

在那儿自由自在地漫游。

 

老头儿回到老太婆那儿去,

向她讲起这件天大的怪事情。

老太婆指着老头儿就骂:

“你这个蠢货,真是个傻瓜!

你不敢拿这条鱼的报酬,

就是问她要一只木盆也好,

我们那只已经破得不成话。

 

于是老头儿走向蔚蓝的大海,

大海轻微地起着波浪。

他就开始叫唤金鱼,

金鱼向他游过来,问道:

“您要什么呀,老爹爹?”

老头儿向她行了个礼,回答道:

“鱼娘娘,你做做好事吧!

我的老太婆骂我,

不让我这个老头儿安静,

她想要一只新木盆;

我们那只已经破得不成话。

金鱼回答说:

“用不着难过,去吧,上帝保佑您,

你们马上就会有只新木盆。

 

老头儿回到老太婆那儿,

看见老太婆果然有了一只新木盆。

这次老太婆骂得更厉害:

“你这个蠢货,真是个傻瓜!

滚回到金鱼那儿去,问她要座木房子。

 

于是老头儿就走向蔚蓝的大海,

蔚蓝的海水发起浑来。

他开始叫唤金鱼,

金鱼向他游过来,问道:

“您要什么呀,老爹爹?”

老头儿向她行了个礼,回答道:

“鱼娘娘,你做做好事吧!

老太婆骂得我更厉害,

不让我这个老头儿安静,

爱吵闹的婆娘想要座木房子。

金鱼回答道:

“用不着难过,去吧,上帝保佑你,

就这样吧,你们准会有座木房子。

 

老头儿走向自己的小木棚,

小木棚已经无影无踪;

在他的前面,是座有明亮窗子的木房子,

装着砖砌的白烟囱,

还有橡树木板钉成的大门,

老太婆坐在窗下,

指着丈夫就破口痛骂:

“你这个蠢货,真是个地道的傻瓜!

只要了座木房子,你真傻!

滚回去,向金鱼说:

我不高兴再做平凡的农妇,

我要做个世袭的贵妇人。

 

老头儿又走向蔚蓝的大海,

蔚蓝的海水不安静起来。

他开始叫唤金鱼,

金鱼向他游过来,问道:

“您要什么呀,老爹爹?”

老头儿向她行了个礼,回答道:

“鱼娘娘,你做做好事吧!

老太婆的脾气发得比以前更大,

不让我这个老头儿安静,

她已经不高兴再做农妇,

她要做个世袭的贵妇人。

金鱼回答道:

“用不着难过,去吧,上帝保佑你。”

 

老头儿回到老太婆那儿去。

他看见了什么?原来是座高大的楼房。

他的老太婆站在台阶上,

身上穿着名贵的黑貂皮背心,

头上戴着锦绣的帽子,

珍珠挂满了颈项,

手上戴着嵌宝石的金戒指,

站在她前面的,是勤劳的奴仆。

老头儿对他的老太婆说道:

“您好啊,可敬的贵妇人!

你现在总该满足了吧。

老太婆骂了他一顿,

就把他派到马房里去干活儿。

过了一周又一周,

老太婆的脾气发得更厉害,

她再派老头儿到金鱼那儿去:

“滚回去,向金鱼说:

我不想再做世袭的贵妇人,

我要做海上的女霸王。

让金鱼侍奉我,

还要她供我使唤。

 

老头儿不敢违抗,

于是他就走向蔚蓝的大海,

海面上起了黑色的大风浪:

激怒的波涛翻动起来,

在奔腾,在狂吼。

他开始叫唤金鱼,

金鱼向他游过来,问道:

“您要什么呀,老爹爹?”

老头儿向她行了个礼,回答道:

“鱼娘娘,你做做好事吧!

我怎样才能对付我那个该死的婆娘?

她已经不高兴再当世袭的贵妇人,

她要当海上的女霸王;

要你亲自去侍奉她,

还要供她使唤。

金鱼什么话都没有讲,

只用尾巴在水里一刬,

就游进了深深的大海。

老头儿长久地站在海边等候回音,

没有等到,就走回到老太婆那儿去——

一看:在他的面前仍是那所小木棚;

他的老太婆仍坐在门槛上,

摆在她前面的,还是那只破木盆。

中国明代的音乐家、文学家朱载堉写过一首散曲《十不足》,同样鞭挞的是人性的贪婪:

终日奔波只为饥,才得有食又思衣。

置下绫罗身上穿,抬头又嫌房屋低。

盖下高楼并大厦,床前缺少美貌妻。

娇妻美妾都娶下,又虑出门没马骑。

将钱买下高头马,马前马后少跟随。

家人招下数十个,有钱没势被人欺。

一铨铨到知县位,又说官小势位卑。

一攀攀到阁老位,每日思想要登基。

一日南面坐天下,又想神仙来下棋。

洞宾与他把棋下,又问哪是上天梯。

上天梯子未坐下,阎王发牌鬼来催。

若非此人大限到,上到天上还嫌低。

去年这下半年我有许多空闲时间。

爸爸是不会浪费时间的。

我将针对川端康成名作《睡美人》写的论文《坠落的果实 腐败的芬芳》译成了俄文。

我将前些年写的零星的文章详细整理了一遍,又新写了一些文章,加起来竟有16万字之多了。

我没有租房子,而是同公司的两位同事挤在一个狭小的民居内。这里以前有许多私营书店,我上班时经常在这里买书。现在,轮到我将读过的书转化成自己的作品了。这难道也是上帝的安排吗?

在我整理的作品中,有一篇是写你过第一个生日时抓周的情形的,现在给你看一下。

 

    

 

连绵的阴雨天持续了数日。早上起来,天又阴得像水盆似的。本来昨天天气还可以,可是为了和妻多团聚半天时间,我没有赶昨日的班车,没想到今早的天气又如此糟糕。趁着妻和女儿仍在熟睡,我在门外闲走了几步。院前唯一的大柳树早已醒了,一边吐着晶莹的露水,一边舒展着懒腰,不知是仍未睡够,还是厌恶即将到来的淫雨。

    考虑到大蒜的价格涨得比工资快得多,岳母给我装了一小兜自家菜园内栽种的还未完全成熟的青蒜。草草吃完了早饭,外面已下起了小雨,我吻了下还在熟睡中的宝宝,匆忙赶往正街食杂店前等车。

    车来了。从车外我已望见车内不只是座无虚席,就连过道也已站满了乘客。为了不耽误上班,我只得赶这班车。没想到快到宁安收费站的时候,为了躲避交警的盘查,司机竟让我们无座的九位乘客下车步行到过收费站二百米处等车。无奈我们只得下了车,不巧的是这时雨下得更急了。

    好在我有先见之明——带了伞,可同行的几位乘客就不那么“幸运”了。没走几步,没有伞的朋友浑身就已经湿透了。我刚得意没几分钟,鞋子就已经进水了,因为路面已积了些许的水。由于高速公路上的车速度快,我只能靠边走,可路边往往有浅层的积水。我的伞不大,雨又有些斜,不一会,下身的短裤也有些湿了。

    好不容易过了收费站。又等了五分钟车才来,原来司机已将终点到宁安的乘客送到了客运站,这回我们这些“难民”终于有了座位。坐在好不容易得来的座位上,还没顾得上浸在凉水中的双足,我又想起了昨天那激动人心的一幕。

    我这次是来给女儿过生日的。出发前我在自家附近提前给她订购了生日蛋糕——展台上最小的蛋糕,因为担心女儿吃了奶油消化不好,我将奶油刮去,给她吃了里面的部分。她还太小,没吃上几口,就不要了。吃蛋糕只是个形式,因为这毕竟是女儿的第一个生日,我和妻最看重的还是下面的节目——抓周。

趁女儿睡觉时,妻已把物品摆放好了,有刀子、钳子、马套、像机、计算器、国徽、钢笔和勺子。女儿是去年这天下午一点四十三分生的,现在已经一点半了,正巧她醒了。我赶忙将睡眼惺忪的宝宝抱到炕上,八样物品齐齐地摆放在她的面前。往常她看到新鲜的东西总是会立刻爬过去,可今天她的表现却一反常态,大概她也知道这是件庄重的事情。由于她的大运动能力一直落后,所以五十多天前才开始学习爬,现在她的爬行动作刚刚称得上标准。此刻她匍匐在炕上,双睛盯着为她摆放好的物品,就像一只小狗走到十字路口在考虑该往哪边走一样。大人们都很着急,我的心则砰砰直跳,不知她会不会抓我期望她抓的东西。

“芊芊,快抓呀!”妻着急地叫着。

宝宝观察了大约有三分钟,这三分钟对于我简直宛若三个世纪。她终于开始向着一个目标爬过去,然后用右手抓起了国徽。

    我激动得差点跳了起来,因为这正是我最期望她抓到的东西。记得四年前算命的说我婚后会生个女儿,将来是学习法律的。后来我在哄宝宝睡觉时总是唱“小芊芊,不简单,长大要当检察官……”慢慢地,我真的希望女儿长大后能做个检察长了。这次抓周活动一个月前就纳入我们的“工作日程”了,为此妻特意向亲属借了国徽,就是希望宝宝能抓到国徽,没想到果真如愿以偿。

我搂着女儿亲个没够,她在我的怀里却只知道用脚往上蹬。此时此刻,每年高考时考场外众多家长撑着遮阳伞在烈日下苦等的情形浮现在我的眼前,我瞬间理解了为人父母的那种心情。

其实抓周的说法未必可信,可父母对孩子的爱却是无比真实的。

我的相册里如今还收藏着一张照片,那是你第一个生日时照的。炕上放着八仙桌,桌上放着一个小巧别致的生日蛋糕。我扶着你坐在桌旁,你瞪大双睛望着桌上的蛋糕,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这张照片被你玩得很旧了,上面已有许多褶皱。幸好我及早地将它收了起来,也好供你将来回忆回忆那久违了的童趣。

以后的每个生日我们都简单地庆祝一下。爸爸虽然没钱,可是蛋糕还是要给你弄一个的,你爱吃的饺子也必不可少。遗憾的是,这样的生日我只陪你过到第四个。

不知道14年以后的生日你都是怎样过的,想来你妈不会亏待你。不过,少了爸爸的出席,你总会觉得少些什么吧?

 


上一篇: 《《陆浑文学》杂志征稿启事》     下一篇: 《第二章
责任编辑: | 已阅读355次 | 联系作者
对《第27天》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