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张金丰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12-28   共 0 篇   访问量:116
第一百四十章
发布日期:2020-12-28 字数:2146字 阅读:116次

等人到齐后,大家帮着收拾利落,由周大海推着轮椅出门,梁冀东去找吴吉伟。

周大海在走廊里,忍不住地高兴道:“哈哈哈,天神土地爷,梁大哥训话,不准狗乱叫。可惜我不能参加,不然老子整死他,丫头片子养大得。”末尾两句音渐弱。梁艳梅路过休息室,告知苗清泉。

吴吉伟从厕所回来被请走。

梁冀东,眉头微皱摒住呼吸因他闻到强烈酒味儿,便抢一步走到前面以避其熏。

进到病房他指一下沙发说:“坐。”吴吉伟说不想坐。梁冀东便问:“泡杯茶?感谢及时送我母亲来医院,也谢您为艳梅安排住进这样的病房。”见他鼓眼想开口,忙用手势制止住,又指沙发示意坐。

梁冀东泡好茶,端来放在茶几上,这才仔细打量他,微笑问:“穿的这么少,您知冷暖吗?绒衣上的一排字母咋就弄得这么大?您想告诉大家什么?或者您有表现欲?”因不愿意离他近,搬把椅子坐一边。

吴吉伟感到气氛不对,不喜有人居高临下对着自己讲屁话,更不喜欢梁冀东坐得高一截,俯视假笑盯自己,便不去瞧他,也不回答他的话,故意架起二郎腿,端杯揭盖吹气品茶,不屑地吐茶叶沫,然后摇头盖上放好推开表示不咋的,又捋捋长发轻轻掸腿,冷落怠慢差不多了,这才望着梁冀东笑:“好哥哥,就喝这?每斤二十元以下?别来跟我玩儿虚的,不要开口就拿人。这些字母是法文,意思是,‘快乐地生活’,人能健康快乐,是最大的幸福。您在衙门办差,看惯三七头型,紧扣风纪钮扣,用你们市的话讲,中山服像胎神。您视咱为异类,不知地球多彩?”讲完哼出鼻音,以示他的讥讽。

过了一小会儿,梁冀东板脸对他说:“您这位,土生土长的中国人,愣想在京活出法国样儿来,很可笑,不异类?好了不扯这个了,只想问问您那‘快乐地生活’,包括破坏别人家庭?”

吴吉伟一愣,然后明白了,瞧着梁冀东忙说:“如果这种破坏,是为解放感情,那我就很快乐,恕不举例。” 梁冀东很不以为然:“无耻咋时成你战旗?为了私欲费尽心机?硬把人从平静安宁中哄出或拖出来,这像是在解放人?我看更该算'爬墙'。当然了,对于某些人,窃夺会快乐。哲人说:'先有非分之想,后行非凡之举,得手便喜,强盗逻辑!冠冕堂皇,爱去‘解放。’别人圆满的家庭,一旦被您馋涎上,就去快乐地破坏?吴吉伟,'成人不自在,自在不成人。’您从小就有随心所欲的习惯?想什么就弄到手?自认解放者?扛着杆破旗?看看您的这副打扮,脸上生满乱草胡子,头发似有三千来丈,标新立异出臭风头。不觉得?自己走在北京街上,是视觉的污染物吗?今天告诉您,自欺随便,欺人不行!请离梁秀娟远点儿,因耻而止吧?”说完扬扬头,示意他回答。

吴吉伟听后蔑视地笑双手搓脸。他棱眼朝上瞅,又端杯揭盖敲几下,晃着脑袋四周看,换腿架好不讲话,一个劲儿地发窘笑,越来越勉强,越来越难看,最后僵化成哭脸。

梁冀东见他手足无措无言答,以为他感到羞耻了,因此嗤笑道:“老子说,‘知足不辱,知止不殆,可以长久。’” 吴吉伟望一会儿天花板说:“孔子讲,‘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梁冀东是哪座庙里溜出来的假僧人?把我说成爬墙贼?不隐瞒,是私欲,男女相爱本来就是双方私欲,能够大公无私吗?谁规定的男女之爱是公欲?除非那是在青楼!一往情深爱上就是爱上了,‘力比多’使然,人既动物,有生化本性。您那些高调,就是空包弹,没有杀伤力,因为脱离人的本能。另外我都哄谁了?出于对秀娟尊重,不会拿她作解释。这么跟您说,我们很早就彼此喜欢,不幸的是在激情燃烧的青春期前就分了,没能进一步升华。往后多年不管在哪里,每次忆起心中总甜的,常情不自禁仿佛欢乐又回来,常会感动的流泪。往事在梦里,在朦胧细雨中,似幻又似真。许多回梦见雨中的她婀娜多姿笑嘻嘻,顶着红伞越过小桥向我来。原以为,随着光阴的流逝,时间它会一铲一铲埋没我的深情想念,其实大错了,当我和她前不久重见更相爱,惊喜能让人平静安宁?浩瀚的星空有许多星,我俩是那重新撞击的两颗星,灿烂之后一起遁入无边无际时空永恒。地球不过是宇宙中的一粒微尘,是暂时存在的反光点,人生短得忽略不计。您这只偶然的灵长动物,有什么永恒的狂道理,敢对浩瀚宇宙说?在亿万年的时空里,除了变化没永恒,枉费心机来阻挠,您想装什么上帝?指手又划脚?祝福也好,诅咒也罢,放在我的宇宙观,您这活不过区区百年的文明猴子实在可悲。梁冀东,您不可悲吗?”

吴吉伟一脸的看不起。


上一篇: 《第十一章 卧倚船阁说夜长。》     下一篇: 《红薯那些事
责任编辑: | 已阅读116次 | 联系作者
对《第一百四十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