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445544554 偏方_生活散记_扫花网
《回望乡土》--李现森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12-25   共 0 篇   访问量:711
偏方
发布日期:2020-12-25 字数:3698字 阅读:711次

简单搜罗一下,记忆中的偏方还真不少。

小时候屁股上长了密密麻麻的红疙瘩,又痛又痒。爹捉了一只癞蛤蟆,把皮剥下来,水里稍微一冲就贴在我的屁股上。疙疙瘩瘩的,凉津津的,还有点儿瘆人,随后几天红疙瘩全消了。

过去冬天寒冷,还穿着光筒子棉袄棉裤,一热一冷,容易头疼脑热。娘每天晚上就用白菜根、萝卜根、香菜根、葱须子、姜片等,烧一锅水逼着我们喝,喝不完不准出去。这些不用花钱的根根须须、汤汤水水,让我们在那个寒冷的冬日里,躲过了一场场流行性感冒。

我的胯部至今仍有两个椭圆形的疤痕,那是童年的记忆。

那一年,不知咋的,肚子上,头上,腰上,腚上,颈后都是脓疮。疮疖从肉体里面蹦着向外痛,先是出现一个大红地盘,然后再鼓个又红又亮的尖形大包,慢慢出现个白顶,白顶一破里面就挤出许多脓液,里面还有个硬棒棒的脓疙瘩。少则十几天,多则几十天,疼痛难忍。

去诊所里问,医生说我身上毒气大,给了几粒“敌白虫”药片,让研磨成粉末,浸泡,擦抹疮疖,以毒攻毒。药水往创口一抹,肌肉是蹦着疼,不次于蜂蛰。

“娘,老疼”,我说。

娘也没法子,叹口气说:“忍着吧。”

隔了两天,娘听人说,吃长虫皮炒鸡蛋能治疮疖。她便到坡上的草地里找长虫皮,捡回来后用剪刀剪得碎碎的,与鸡蛋搅在一起炒给我吃。还别说,吃上三五次,疮疖渐渐回缩了。

同样和鸡蛋炒着吃还能治病的另一种药材是“老婆子花”。

老婆子花,书名“白头翁”。因其种子上的柔毛一绺绺地纷披着,形成一头蓬松的白发,像苍颜老翁,又像白发老妪,常被中老年人用来自嘲,戏谑中有韶华不再的失落。这种草在农村的山坡上随处可见。

娘去地干活时只要见到,必然抠出来带回家晒干备用。若遇到谁个发烧、内火外寒、跑肚拉稀等状况,将老婆子花根切碎,再打个鸡蛋拌入,上锅拖个鸡蛋饼,趁热吃后热炕头上一躺,蒙上被子出一身汗,一到两次,基本痊愈。

这是娘对付一般性拉肚子的法子,对付恶性癞痢,娘还有一招。如果拉肚子几天不好,就用小米泡一泡,握成一个椭圆形湿球,用玉米棒子叶卷实,将两端用细线扎紧,烧饭时埋在草灰里烘焦。待凉后剔除外面的玉米叶糊层,里面就露出一个黑不溜秋的糊球,将糊球放在案板上用擀面杖擀碎,用开水在碗里一冲,空腹趁热一口气喝下去。不长时间,便会觉风平浪静,疼痛渐轻了。娘就用这种方法治好了我和周围邻居家的好多孩子。

我的姨父过世后,姨一个人拉儿带女,积劳成疾,落了个哮喘的毛病。一遇到阴雨天或干活累着了,嗓子眼儿就像被棉花堵了般,“呼噜呼噜”地扯风箱。实在喘不出气来,姨就靠手臂支在膝盖上,身子向前微倾来缓解,在家里捱着。

那一天,姨又犯了病。看着她喘得满脸通红接不上气来,表弟急得是搔头抓耳,生怕她活不过腊月三十。娘听说了,让表弟把一枚鸡蛋放到癞蛤蟆的嘴里,埋在燃烧的草木灰里烧,等鸡蛋烧熟了再吃。两天一个,一般吃上两三个月就好了。

可大冬天的,往哪找癞蛤蟆了啊?

清晨,表弟扛着锄头就出门了。先是到附近水库边上的草地寻找冬眠中的癞蛤蟆。一连几天,他非常辛苦地挖了很多洞穴,都不见癞蛤蟆的踪迹,甚至有些气馁了。

后来有人说,冬眠中的蟾蜍一般都躲藏在向阳的石头坎子附近,那里透气性比较好。表弟这才找到了几只睡眠中的蟾蜍。

……

姨吃了一个冬天的蟾蜍烧鸡蛋。说来也是,从第二年开春以后,姨的哮喘病很少再犯过。后来,我也翻看了很多医学书籍,但都没有找到关于蟾蜍烧鸡蛋能够治疗哮喘病的记录。想到“王祥卧冰求鲤”故事,我也就把姨哮喘病痊愈的合理答案——归结为表弟的孝心吧。

“戚戚菜”不是每个季节都有,可农活每个季节都得干,受伤是每个季节都会出现的。因此,娘就有了常备的刀创药。

甲鱼身上的硬盖儿,俗称老鳖壳儿,晾干后里面的白粉就是最好刀创药。一旦有刀伤,就拿出来倒在创口上按住,不一会就好了,止血又消炎。还有,那蒲腊和霜打过的丝瓜叶,晒干搓成面,对于创伤止血也很有效果。

在小时候的我眼里,娘简直“神了”,得了脚气用晒干的茄子棵泡水来洗脚,用白萝卜汁滴鼻孔可以治头痛,睡觉前用热水加醋浸泡双脚可以缓解失眠多梦,开水泡花椒睡前喝一杯可治疗打鼾,睡前吃一块生桔皮可治疗磨牙,蚊子叮了抹点肥皂,薄刺毛蜇了抹点小苏打,落枕了就用擀面杖来回滚压颈部,烧烫伤了抹点大酱,如果烧烫伤破皮了就抹香油……这些招数都有意想不到的奇效。

所谓的偏方,其来源不为人知,也不见历代的药学典籍记载,只是在民间流传,其疗效也只能应人而异。起初,对于偏方的疗效,我也是模棱两可。但前不久的一次体验,让我对偏方又有了新的看法——

长年伏案,让我患上了一种富贵病——腰腿疼。先是感觉腰椎酸胀疼痛,后来逐步延续到臀部和两胯,及至两腿和脚趾麻木。据《黄帝内经灵枢·刺节真邪篇》记载,“腰脊者,身之大关节也。”一想到体操运动员桑兰的遭遇,怎能不引起我的重视?

经过一番X片、CT、核磁共振等检查,医生的诊断结果是因腰椎间盘突出压迫神经所致,需动刀子。既然疼痛难忍,手术就手术吧!

就在我准备动手术的前夕,有人劝我,能保守治疗的,就不要做手术,腰上神经密集,风险大。听了忠告,便决定先保守治疗。不是说“高手在民间”吗?没准“偏方治大病”呢!

从大医院出来,又转向民间。经朋友介绍,找到一个中医,连续喝了三个月,但效果甚微。之后,在网上看到有人介绍,腰椎病不能光吃中药,要配合推拿、牵引、针灸等外用手段。于是,我又找到一家专业机构做按摩和针灸。

连续治疗了一个多月,诸如“一贴灵”、“追风膏”、“腰腿贴”、“腰椎间盘突出贴”等膏药贴了无数,尽管当时感觉有所缓解,但过后仍是老样子。并且,腰痛和脚趾麻木的毛病一直在加重。由此,我对权威也产生了怀疑。

岳父听说后,特地打来电话,他让我取高度白酒泡凤仙草和大蒜梗,泡个十天半月后用来擦身。他说这能够促进血液循环、缓解痛疼的症状,或许对我的腰腿疼有帮助。

这神医那权威都摆治不住,这行吗?我半信半疑。然而,疼痛仍然在继续。妻子劝我:凤仙草是一种透骨草,用来泡酒擦身子,也没啥副作用。与其干耗着,不如“死马当活马医”,试试吧。于是,我按图索骥泡一壶“药酒”,一天两次进行擦试。

或是真的应验了那句“偏方能治病”吧。自从坚持了一个多月,身上的疼痛感好了许多,感觉浑身轻松,睡眠质量也明显改善。这也让我改变了过去“喝酒就要喝好酒,看病要到大医院”的思维,看来有时“酒香不一定全在大堂”,因人而异,因病而异,偏方也确能让一些医生束手无策的病而缓解甚至治愈。

看来偏方有时还真管用!


上一篇: 《二叔》     下一篇: 《像狗一样地活着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711次 | 联系作者
对《偏方》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