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严》--秦阿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12-15   共 0 篇   访问量:304
尊严
发布日期:2020-12-15 字数:2174字 阅读:304次
 

  王局“走”了,凌晨时分,没有任何动静。

  依照惯例,大楼里有老人过世,大家都要送上一份礼算是吊唁。因为知道王局离世的消息是一星期之后,所以,也就没人随份子。除了人之常情的惋惜之外,我心里还附带了一点安慰:因为,也幸亏,大概就在他走的头几天,我和老伴买了礼品去象征性地看望了,也算尽了邻家之意,还因了对他家风家教及家属的褒赏。

  现在住大楼的人们,若不是一个单位的,平时很少接触。讲究的人在楼梯上擦肩了,会点头微笑一下,都算绅士了,年纪轻一点的很少有这修养。

  王局家例外。

  王局,姓王,年纪大了,很多人不知其名字,是一位退休很多年的在教育局供过职,级别相当于局长的干部,有人用时尚的称谓半恭敬半戏谑地称呼“王局”,大家觉得既简单明快又不失身份个性,就约定俗成,叫开了。

  他家三个孩子,清一色男丁。早些年老俩身体尚好,不在市里住,住山里老家,孩子们不来。后来老俩搬来住,生活勉强能自理,孩子们也不来。再后来,王局隔三差五住医院,身体日渐衰弱,于是,我每每下上楼,会遇到年轻些的陌生人让路。年轻人迎面看有人,总停步在楼梯拐角处,恭谦地伸右手示意对方先行。我好奇,便冒昧打听,才知道是楼上王局的孩子们。

  王局的老伴我也认识,一位地道的大山里妇女,高挑个儿,长得很是端庄。因对人谦恭和善,我自然也很待见,也以礼相待,有时散步碰上也会叙叙家常。

  王局和大楼里的往户比,家境恐怕最差。去过他家的电工说,水泥地,灰墙,吊扇,木板床。

  按说,一个享受国家离休待遇的人,不该过得如此清贫。

  他一九四八年参加工作,有点文化,起初在市里一所中学校教书,五七年被右派,被遣回农村老家种地。三个孩子也被耽误在深山里。等右派帽子摘掉,被安排在机关工作后,那点薪资也仅够养家糊口的了。

  好在,人穷志不穷,孩子们长大成家,虽没大出息,也都能自食其力,而且孝敬父母,口碑很好。

  这些年王局经常有病住院,倒是住在条件较好的特殊病房。同病区的都住着享受同等待遇的老年病号。

  住过几次院,王局便发现了问题。

  王局就有想法了。

  一天,他把老伴叫到身边,郑重其事地交待说,记住,人到了没有意识的时候,千万别让大夫插管、上呼吸机、抢救,趁有口气时赶快出院回家,没气了,在老家后山上找个地方,悄悄埋了。这人呢,啥都可以丢,但尊严得留着。还解释说,如果不领国家抚恤金,地方上也就不强制火葬。

  老伴嘴里没说,心里清楚。

  原来王局在医院看到有一些病人,都无知无觉,被插管鼻饲着,再问,都好几年了。他也知道,这些病人也是享受国家离休待遇:医疗费全报,另有每月一千多元的护理费用。

  儿女们轮流陪护的,来去都匆匆,程序化地用注射器往插在鼻子里的管子中打流质食物,翻身,换尿袋屎盆……。

  如果是一个孩子承包护理的,更难堪。护理的人长年累月与没知觉的人打交道,有苦有烦,都写在脸上。也难怪,俗话说,百日床前无孝子。而其他子女们,闲了也来视察,挑刺,理由是护理者拿了老人的养老金和护理费呢!至于护理,自然也不会那么到位,长褥疮啦,瘦啦,有味啦等等,直说或拐着弯说。护理人心直肚明,于是少不了你来我往言语交锋。有时也在病人床边争争吵吵,骂骂咧咧,他们大概没把活着而没知觉的老病人当人呢。

  倒是请护工,事反少了些。那是“机器人打理活化石”的工作,倒也都清净。和兵马俑的护理工比,医院的护工工钱要高些,一般人家雇不起。有钱子女也不雇:严格讲是老人“自己”雇的,子女是中介。

  彻底植物人还好侍候,不彻底的反而麻烦。有一病者,插管子鼻饲好长时间了,不睁眼不能说话,但手能动,不知是不想活还是什么,总拔管子。无奈,护工在其双手上绑两只拖鞋,咋一看,象只鸭子似的。

  听王局老伴聊到这,我突然想起早些年听同事讲笑话,说自已曾告诫儿子说:我老了你要好生侍候我,因为我活一天国家发一天养老金,赖好也比你养头猪强!

  唉!

  几次大病后,王局虚弱的身体终究没能扛过去,最后因脑卒陷入昏迷状态,人事不省。在ICU住了几天后,医生就说开颅吧,兴许能保住一条命。

  家人问,预后如何?

  “诺,就那样,植物人”。

  说着,医生 指了指那个插着管的没一点意识的病人。

  “这都不错了,护理的好,活个三年五载没问题。”

  医生又补充一句。

  王局的孩子们面面相觑,不知道下来该怎么说了。老伴思考片刻,含着泪说:

  “不开颅。出院吧”。

  不过,我们去看王局时,他的确很安详,象睡着了一样均匀地呼吸着,四肢舒展,气色也不错,一副自由自在大彻大悟的坦然和淡定。我还担心他得熬一段时间,熬干了才走呢!

  不料,他毅然决然地走了,该是带着尊严走的吧。


上一篇: 《尊严》     下一篇: 《翠绿的落叶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304次 | 联系作者
对《尊严》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