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张金丰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12-10   共 0 篇   访问量:164
第一百三十五章
发布日期:2020-12-10 字数:2367字 阅读:164次

苗清泉望着众人在楼道尽头拐过弯,叹了一声转看窗外犯楞发起呆,良久自言自语说:“起风了,天也红,要下雪,明天定是白茫茫的一大片。” 周大海却不屑地撇嘴斜瞅问:“咱就纳了闷?您呀乡巴佬一个,敢有心情观察天?肚里全是杂碎吧?哎,到底是位粗大傻,穷远山区一活猴。”苗清泉怒视周大海,愤眼圆睁说:“嘴巴子要干净点!”周大海笑着卑鄙视说: “咱这还是忍着说,您就忍着听。” 苗清泉压火回应道:“年青人?为啥总装出流氓腔,油嘴滑舌很不好,别总一口吊儿郎当的二流子调,还真以为谁怕你?我想挥你几巴掌。” 周大海昂头闭眼说:“小哥爷爷我,从小就这样,去他娘的爱谁谁。”

两人正吵见休息室出来一个人,长发大胡子,双手插裤兜,朝着走过来,一瘸一拐步履蹒跚。

周大海见了小声说:“快点看!法国公狮狗来了!他和您是一样的,也是尽添事儿的主。咿……?活活混成瘸子了?此间又添一大笑, 岁月的确很蹉跎。”说完笑着迎过去,单膝似跪行臣礼,单臂下垂作揖唱响:“奴才给吴大少爷请安了。您精神委靡喝高了?对!都瘸了?嘿嘿嘿,嘿嘿嘿,笨蛋们常这样糟贱自个儿。”幸灾乐祸的爽脆笑,既含讨好更有怕,近前扶住忙捂鼻子:“唔!浑身酒香真把自个儿灌醉了。” 吴吉伟不理,抽出手来招呼说:“苗老兄,别站着?过来我有花生米,独自喝难受。来来咱俩同病同怜。古有词云,‘对饮歌一曲,哭笑两心知。桃红柳绿春娇艳,只叹总伤情。’”说完晃悠要倒地。周大海忙扶稳说:“哥哥亲哥哥,醉了说疯话?这才刚入冬?哪来桃花红,柳条叶子绿?站稳站稳哈哈哈!房子变船了?咱得怪地球!干嘛它偏是圆的?平的多好啊,对吧亲哥哥?”说完朝苗清泉做怪相,指着吴吉伟偷偷笑。

吴吉伟问苗清泉:“苗老兄,我问你,爱情大还是婚姻大?请回答!” 周大海忙说:“怎么能问他!这块情疙瘩。” 吴吉伟瞪眼指着周大海命说:“去!打酒来,马上去,两瓶白的再弄一点酱牛肉。”眼睛血红血红的。

周大海哄他:“杏花村在东门外,几十里的半山上。满天飘着鹅毛雪,路远实在去不了。” 吴吉伟怒道:“一千里,也得去!”

苗清泉把吴吉伟劝进休息室,里面再无旁人了,地上倒着空酒瓶,散落着些花生壳。吴吉伟结结巴巴说:“半斤下去了?” 周大海讽道:“咱可艺术范儿,怎么着?半斤成狗熊?”过去捡起瓶子看,都撒了,闻了闻,扭头撇嘴皱眉说:“真冲呀,高粱酒?平时您就好这口,说酒中有股土地味儿,庄稼味儿,勤劳汗臭味儿,贫苦百姓的生活味儿,总之一大堆,特有艺术味儿。”笑眯眯又问:“哥哥亲哥哥?不会是在装醉吧?您可吓着我们了。” 吴吉伟一把抓过问:“周大海!丫养的,去不去?这是一个问题吗?C'est si difficile?(法语,那么难吗?)”。周大海忙说:“您喝死了我算间接谋杀罪。不!算直接谋杀罪。再说医院也不准酗酒。” 吴吉伟瞪大眼球问:“不想去?” 周大海低头不看他,委屈地说道:“痛揍吧,狠踹吧,只要您觉得好受些。” 苗清泉过来握住吴吉伟的手,感觉热乎乎就说:“今天我也想,你先用劲扭。” 吴吉伟扭几下。苗清泉便说:“真有劲,再看这是几?”先伸出了四根指,又变成了两根指,再变回了四根指。吴吉伟就笑:“拉倒吧,你考我?四个两个又四个,我站不稳是蹲麻了。” 苗清泉对周大海说:“去买吧,夜还长。” 周大海怨说:“您见到酒瓶也醉了?现在才下午。” 苗清泉笑说:“之后是长夜,去买吧,我负责。” 周大海嚷道:“您?您能负个什么责?你们俩正常吗?就都不算正经人。”刚嚷完,听吴吉伟'嗯'地又怒了,慌忙改口说:“行行行,买买买,还要别的吗?” 吴吉伟不耐烦问:“以前咋买的,狗日的忘了?”

周大海叹声气走了。


上一篇: 《花与果【外四首】》     下一篇: 《游汉博,话栈道
责任编辑: | 已阅读164次 | 联系作者
对《第一百三十五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