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445544554 又是集体宿舍_生活散记_扫花网
《王海洋文集》--王海洋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12-08   共 112 篇   访问量:465
又是集体宿舍
发布日期:2020-12-08 字数:2339字 阅读:465次

  我写过我上师范时几十个人住一个大宿舍,可是一九九八年师范毕业,刚上班,竟没想到还住集体宿舍。都当老师了,还要“群居”?是的。学校条件差,原来的几排老瓦房推倒了,却没钱盖起现代化的住房,只该如此。


  又是集体宿舍,十几个男青年教师挤在一个大屋子里边,都是二十四五的单身汉子,都没对象,都没结婚。从某种意义上看,那就一律平等了,都没有什么特别的顾忌。晚上,每人一张桌子,一盏台灯,有几个象棋爱好者常常灯下对弈,夜夜越“楚河汉界”鏖战,驰骋厮杀,乒乒乓乓,愈战愈酣。偶也因悔棋发生争执,激战双方舌战不休;也有围绕一局残棋反复排兵布阵的,屡试屡败,从不气馁。我就是那时跟着他们学会下象棋并对此渐生兴趣的,从前对象棋的规则一概不知。


  也有挑灯发奋,研习书法的。宽敞的桌子上铺一张生宣(是生宣,好奢侈啊),压一块大理石,左边一瓶“一得阁”墨汁,一本“玄秘塔碑”字帖;习帖人站立,弓腰,瞄帖,悬腕,下笔,运笔:提、按、顿、挫,轻重缓疾,刚柔相济。满纸墨汁泼洒,一室墨香氤氲,其雅致之风、书香之气实在是洒脱风流,羡煞众人。


  也有伏案埋头,钻研一本唐诗宋词的,圈点批注,摘录抄写,孜孜不倦。其潜心专注之神情,全然不顾他人闲谈喧闹;其忘我读书之情怀,尽显书生潇洒淡泊之意气。我也就是那时买了一套唐诗宋词元曲,闲来没事读读,抄抄,看看注释,想想意旨,品味一下诗人词人所要表达的思想感情。没想到,日久竟然也爱上了诗词,文学上多少也算铺了一点底子,涵养了一点点文学的气质。如果说今天我还总能写出一些东西,偶尔也能随便写写自己生活中的故事和人生的浅思,都得益于那时住集体宿舍时的读书和学习。


  也常有静坐备课、翻阅教参写教案、批改作业的,默默无声,时而眉头紧皱,一脸严肃;时而和颜悦色,一脸温情,其潜心治学之态,其专心从教之风,令人肃然敬之。


  也有晚上因兴奋睡不着觉的,躺在床上咿咿呀呀地唱,一人起唱,所有人齐而和之:“大王叫我来巡山,我把人间转一转,打起我的鼓,敲起我的锣,生活充满节奏感;大王叫我来巡山,抓个和尚做晚餐,这山涧的水,无比的甜,不羡鸳鸯不羡仙……”完全是南腔北调,没有多少音乐的美感。唱毕,所有人不约而同哈哈大笑,傻乎乎的,全然不知生活的艰难,室内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夜晚,集体宿舍灯火通明,偌大的屋子和宽松的空间总能吸引不少人。尤其是那些已婚并有了孩子的男老师,他们都来了,拉着蹒跚学步的孩子,或是抱着牙牙学语的小孩。一来到这里,他们轻松的表情里总是洋溢着喜悦的笑容,我推想他们一定对集体宿舍怀有一种久违的情思,他们一定能由此怀想起自己当年学生时代温馨美好的集体生活。他们已经有了自己的家庭,在学校也有了自己独立的住房,但他们总是喜欢常到我们的集体宿舍坐坐,就随便坐在某张老式木床上,与青年未婚教师拉拉家常,谈谈教学工作,语气是那么平易,话题是如此轻松。我们单身男教师也常常抱抱、逗逗他们可爱的小孩,拉拉他们的小手,小孩子也常会在其爸爸的教导下,带着奶腔,甜甜地喊一声“叔叔”,尽显其率真无邪之情态。时间一长,已婚男老师来的多了,也会默默掂量出哪个单身青年品质好,相貌也凑合,于是就想法设法给他牵线搭桥,做起红娘,最终总有男青年幸运地牵手新人,幸福地走进新婚的殿堂。其实那时我也是在集体宿舍里被好心的老师们牵线,并结识了她,就是我现在的妻子,最终完成终身大事的。现在想来,对集体宿舍我是尤其怀着深厚的感情的,就是从集体宿舍里我才悄然翻开了人生幸福的扉页。


  那时住集体宿舍,晚上啥时候熄灯,是没有固定时间的,这要全看十几个人的兴致。哪天兴致高了,有点兴奋了,就熄灯晚一些吧,这是谁都不会怪罪的。东一句,西一句,你一言,我一语,随便闲聊,哪里有什么约束呀!有几个人烟瘾大,常常吸烟,氤氲起满屋子烟雾,漫散着呛人的烟味,久之,我们不吸烟的人也便习以为常了。这常常让我想起“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入幽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的名句,实在耐人寻味。


  那年“世界杯”即将开战,集体宿舍便有人提议集资买一台二手黑白电视,以满足观看的强烈愿望。世界杯是世界上最高荣誉、最高规格、最高竞技水平、最高知名度的足球顶级赛事,怎么会有人不同意呢?所有人一致拍手赞成。每人五元,一天之内就从街上一电视维修处买来了十二英寸的二手老式黑白电视,挺便宜,也挺实惠的。“世界杯”刚刚开赛,电视上刚刚出现闪耀着雪花点的不算清晰的踢球画面,一天晚上集体宿舍内两位青年老师发生口角之争,其中一位恼羞成怒,气急败坏之下,一下子搬起电视狠狠地砸向水磨石地面。结果,电视从外观上看上去倒也好像完好无损,但雪花点从此再也不会闪耀,更不用说看图像或踢球的画面了。这样一来,看世界杯也便成了泡影。那时电子产品落后,看不成电视就各干各的事吧,或者就继续通过漫无边际的闲聊来打发漫漫长夜吧。


  时间过得老快,一晃又是二十多年消逝了,如今在学校我们都住上了教师公寓,人人有一套属于自己的住室,每天晚上都可以随心所欲地享受着独属于自己的静夜时光。时代进步、社会发展真是好事。但有时回想,刚上班时住集体宿舍不也过得挺有意思,生活也挺充实吗,不也很有生活情趣吗?也曾有过暗想,时代不进步,不发展,有时在某些方面不也挺好吗?这真是古怪的想法,岂不可笑吗?


上一篇: 《寂寞的看山者》     下一篇: 《还是集体宿舍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465次 | 联系作者
对《又是集体宿舍》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