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张金丰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12-03   共 0 篇   访问量:162
第一百三十三章
发布日期:2020-12-03 字数:2060字 阅读:162次

周涛根据听来的,一路打听到楼下,果然需要介绍信,觉得很幽静。办完手续到病房外见门虚掩,清了嗓子轻轻敲门。听见屋里脆声应,因口音不是梁艳梅便迟疑了,猜可能是位嘴快同屋这才轻轻推门进,一看吓一跳,以为走错了,愕然呆立着。

梁艳梅躺在病床上,和苗冬梅正闲话解闷,笑些可笑事。听见敲门苗冬梅抢着应一声,过一阵见门被慢慢推开了,一位穿墨兰色毛料中山装,梳三、七发型的老头,乡里乡气抱把鲜花在发愣。苗冬梅正想问,就听梁艳梅惊道:“哎呀呀,周大局长怎么来了?今天是个什么日子?” 周涛听出是梁艳梅才松口气,四下一看说:“嗬,嗬嗬嗬!这种好地方!高局长那年住医院,也没这儿一半强。梁艳梅?这可报不了账啊。” 梁艳梅介绍:“这是我们环卫局的副局长,周涛老同志,满脑袋装的尽是一些'不可以。‘ 长期坚守个人真理,一贯嫉'恶'如有深恨,多年历练炉火纯青。”又笑问:“你来看望算是高抬贵手吧?更是既病不咎吧?”说完看眼他怀里的花更笑道:“这花买得有点土,许是被人诓骗了。”

周涛本来做好准备,哪知被梁艳梅戏说成了僵巴巴的尴尬脸,便自下台阶解嘲说:“幸亏不是才认识,你就是那怪人一个。” 苗冬梅过去接花说:“周副局长好。”说完拿去换了旧的放新的,说声“出去一下还有事儿。”轻盈握着旧花走了。

好半天,周涛站在原地问:“不请我坐下?” 梁艳梅忙说:“周局长,快坐快请坐。”周涛关切问:“伤得还好吧?” 梁艳梅就点头说:“没大碍。” 周涛似乎放心了,便笑说:“好,好,那就好。”

两人没话讲。

等苗冬梅又回来了,梁艳梅才说:“快,泡杯茶。” 周涛赶忙客气道:“不用真不用。”苗冬梅泡好茶,端给了周涛,因不知两人有过节,陪着坐了会儿,见谁都不开口,以为有要事要谈,自己碍着了,这事儿病房常常遇,按规定是快迴避,便找理由出去了,随手轻轻关了门。

屋里重又安静了,都不知道怎样开口,更不知道该朝哪看。

周涛愁得不停端杯喝茶水,唏嘘而有声。

梁艳梅更是受不了憋,自然更加的难受,又因实在没话说,忍着忍着打起哈欠,竟然一连好几个。

两人都很不自在。

到底周涛心里有事忍不住,抬头望着梁艳梅说:“干脆讲了吧!今天一是来看你,我过些天就要回去,你要留京继续治疗。二是来谈想法的,希望你能耐心听。”见梁艳梅点头就接着说:“这次来京见到一起开过会的老朋友,听了一些有所触动想了不少。这些就不多说了,咱俩的矛盾,日子不短了,积怨也很深。梁艳梅同志,还有不到两年时间,我便就要退休了,回想过去的日子,特别进机关以后,总有些事拿起来就放不下,这是为个什么呢?是我认死理?其实都不是。我这个人啊,几十年来干工作,从来不肯落人后,眼里不能揉沙子,又好占上风,斗来斗去,其患无穷,积不少怨,别人不高兴,我也不愉快。这毛病是啥时候被落下的?我也想不清,也许是,历次运动练成的?有位老朋友,用时髦的话来劝我,‘活得很累,质量不高。’深刻道理细心领会,其实别人要咋活,碍我什么了?朋友劝得对,世界太大它因该是大家的,哪能依着我怎么想就怎么干?社会在往文明发展,不能守着旧观念,对谁人指指点点,这也看不惯,那也不惯看。话又说回来,谁愿认真听你的?梁艳梅?你和苗清泉的事,我就不再掺和了,碍我什么了?搞得大家仇人似的。今天把话全说开,从今往后我跟谁也不斗了,真的想通了,人与人之间,总斗不是好事情!今天找你就是想说这个事。” 梁艳梅听了很吃惊,半信半疑问:“刚才你说早认识,可我觉得今天才就认识你。你的话我还来不及细细想,不过没关系,我从来不会弄清别人怎么想,再来决定自己应该怎么活。我和苗清泉,不因该是你的靶子,难道良心呀,道德呀,我们竟会不知道?我们很知道。更知道,有了感情不为众人所接受,为什么会很痛苦?活得太复杂,迷惘就难免,生活中,有难题,我们这代甚至几代无法解决,指指点点装圣人,其实都会藏着啥,不想说穿就是了。周局长,不说了,到此吧。” 话音刚落有人敲门,两人互望周涛就去拉开门。

他吃惊地看见,来人竟是苗清泉和周副市长的儿子。


上一篇: 《第十二章》     下一篇: 《盘扣一生2/11/23
责任编辑: | 已阅读162次 | 联系作者
对《第一百三十三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