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445544554 集体宿舍_生活散记_扫花网
《王海洋文集》--王海洋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11-30   共 112 篇   访问量:487
集体宿舍
发布日期:2020-11-30 字数:3090字 阅读:487次

  二十五年前上师范,真想不到我们还住集体宿舍,学校条件有限,其实也没人埋怨或怪罪过。


  一个中文系三十多名男生住在一个大教室,上下铺,真是热闹得不得了。晚上谁也别想早睡,你一言,我一语,唯恐话儿掉在地上。天南海北,诗词文章,无所不谈;时事政治,男人女人,无话不说。或调侃戏谑,或激烈争辩,书生意气泼洒淋漓,兴奋之情高亢热烈。


  宿舍前墙有一块偌大的黑板。晚上一进宿舍,这块黑板就成了姚逸同学练习画画的自由天地。姚逸长发长脸,瘦而高,一向寡言,竟不知他还有些真功夫。总是见他左手潇洒地插进裤子的口袋,右手拿白色粉笔,在黑板上自上而下迅速挥洒两道曲线,瞬间一个凹凸有致、身段丰满、曲线柔和优美的侧面裸女图就生动地展现眼前。大家一致欢呼叫好,争相近前模仿,同样一支粉笔,但能画得像样的几近于无。这不仅让我们开了眼界,更让我们不得不佩服姚逸随便用几条曲线就能组合成一个活生生的大美人的绘画能力。久之,我们便戏称姚逸为“姚专家”,那无疑就是认为他是绘画的高手,也是画裸女的行家,当然姚逸笑呵呵的,他也十分乐于接受这褒贬参半的赞誉。现在想来,姚逸的简笔裸女图实在简洁精美,那时实在满足了我们青春期男孩对异性神秘的好奇和某种隐而不露的纯洁而美好的向往。


  夏天的夜晚,燠热难耐,一个个赤条条地躺在床上。熄灯之后,隔着偌大的窗户就能看到夜空的明月清辉或疏朗的星星闪烁,偶尔也有几丝凉风穿窗吹过,实在舒泰极了。此时,星河夜静,人籁俱寂,正是同窗夜话的好时机。话题当然无外乎老师和同学。


  例如我们的政治老师古老师(第一次听说“古”这个姓氏,觉得很古怪),山东大学毕业,他曾在课堂上说山东大学校长坐林肯牌轿车,造价一百五十万。我们都说老师净是吹牛,省委书记也不知能不能坐上这样昂贵的进口轿车。


  还有我们的班主任施老师,信阳人,不会说普通话,操一口浓重的信阳口音,一句也听不懂,唯一能勉强听懂的就是他喊我们每一个同学的名字的时候。他是教授大学英语的,我们模仿他喊学生名字的样子,嘲笑他的信阳话说得实在比英语要地道得多。


  还有一位英语老师,忘记了姓什么,研究生学历,大高个儿。一个深秋的大雨天,披深绿色帆布雨衣进教室,一身雨水,一身淋漓。走上讲台他就模仿武侠小说中的人物摆了一个造型,并做出一系列武打动作,口中还念念有词,学生笑了,他自己也忍不住哈哈大笑,笑的是那样的无所顾忌,真是痛快极了。这算是课前的小序曲。我们评论他定是一个武侠迷,有着大侠风骨,侠士风貌,是我们老师中最具孩子气和武侠形象的一个。


  美学老师王老师,名牌大学毕业,高挑个子,年轻、英俊、刚毅,粉笔字写得少有的漂亮。他曾在课堂上让我们男女生以自己审美的眼光说出自己心中心仪的异性形象,课堂仿若一锅煮沸的开水,气氛活跃极了。我们认为他是我们老师中最潇洒浪漫的,并猜测着他的女朋友一定是惠外秀中的窈窕淑女。唯如此,才能与其般配。


  教育学和心理学老师是一对夫妻,男的俊俏,女的漂亮;男的魁梧,女的温柔;男的文质彬彬,学养深厚;女的知性优雅,是心理学方面的著名专家。直至今天,我也弄不明白当时某些消息灵通的同学是怎样知道了老师的底细的,于是静夜里他们终于有了向大家夸耀的资本。他们说教育学和心理学老师当年在大学是同学,还是老乡,还是表哥与表妹关系。当年青梅竹马,四年大学你来我往,便暗生情愫,后跨越重重阻碍,有情人终成眷属。静静的夏夜里,听着这样的故事,真是让人想入非非,绮思缥缈。这不分明是古代才子佳人的故事吗?一群正值青春的少年谁不爱听这样的佳话呢?


  接着就要谈论同学了,当然谈论的主角多是班上或邻班的女同学。如谁把白色的上衣扎进裤腰了,真是时尚好看;谁穿白色的裙子显得袅娜多姿了,如同仙女下凡;谁的身段富有曲线美了,深情款款;谁的男朋友有点娘们了,不够男子汉气概,这时宿舍的每个男人都拍着胸脯,显出愤愤不平之气,仿佛只有自己才够资格做那个“她”的男朋友。还有谁穿裙子愈发显得肥胖笨拙了,谁穿高跟鞋走路如同走时装秀一样滑稽可笑了;谁的长发垂及腰身,梳洗起来是不是过于麻烦,如厕时会不会触及地面,多脏啊云云。总之是对女同学极尽评头论足之能事,当然全无恶意,现在想来这纯属青春少年的睡前谈资。谈至夜半三更,早已是大半同学已经进入酣甜的梦乡。静夜沉沉,最后是一个个鼾声如雷,梦语连连,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夜分解。


  寒冷的冬天,夜里狂风硬是挤进窗缝,呜呜地响,如狮吼虎叫。睡在床上,可以尽情想象外面是边关冷月,是塞外冰雪,是大漠荒寒。我们大都离家远,半年才回一次家,被子单薄,怎么御寒呢?我们有的是办法,发挥集体的智慧,激发合作的力量,半夜里冻得实在难熬,就起来合床并铺,搬、扛、推、移,每一个人都使尽力气,终于大功告成。所有的被子连成一片,多余的被子搭在上面,形成一个大通铺,从而把每一个被子的作用发挥到最大。几个人挤在一个被窝里,排成一排,连成一片,集体抱暖,说说笑笑,再冷的夜寒也被我们的笑声驱散殆尽,青春的火热和亢奋难道还怕你个冬天不成?


  最难忘的是一个初秋的夜晚,刚要就寝,大家咿咿呀呀地哼唱着,集体宿舍里荡漾着快活的空气,青春的自由和无忧无虑显得如此宝贵。突然,有人气喘吁吁地飞进来,“快……快……小胖在厕所受伤了!”大家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小胖伸着一只血淋淋的胳膊跑着进来,脸色苍白,语气虚弱,几近哀嚎:“快,快,我的胳膊!”全体室友一下子涌过去,只见他划破的胳膊上一大块撕裂的肉都翻过来了,血液漫流,滴滴下注。我们全被吓坏了,愣在那里,一时紧张失语,惊慌无主。究竟还是我们的老班长和小胖的老乡冷静沉着,果断把床单一撕两半,再扯成长条状,一层层把小胖的胳膊缠起来。小胖紧咬牙关,倒吸冷气,疼得脸部的肌肉扭曲变形,那一刻我们所有人竟然忍不住两眼模糊,泪水夺眶而出。说时迟,那时快,然后只听班长一声令下:“快,送小胖上医院!”大家这才如梦方醒,有的先行跑下楼到校门口叫车,有的赶紧替小胖披上厚厚的外衣,以防路上伤风;有的搀着小胖小心翼翼下楼,有的替小胖拿行李,有的千叮咛万嘱咐小胖要挺住、坚持住;有的掏出身上仅有的零花钱,说积少成多,让小胖当医药费;大多帮不上什么忙的人都严肃着一张呆板的面孔,默默地目送着送行的人群。


  当把小胖送进医院后,回到宿舍,大家的心还是收得紧,一时不敢睡下;即使睡下了,那一夜怎么也睡不踏实,大家都担心小胖真有什么意外。其实住了半个月医院,也没有大碍。原来是小胖晚上上卫生间,水磨石地面上洒了水,光滑,他一不小心撞在了卫生间前的玻璃屏风上,玻璃屏风哗啦破碎,他的胳膊便被严重划破。


  一晃二十五年如云飘逝,总感叹岁月无情,老是感叹时间走得飞快。二十五年间太多的往事都如霞飞散,我的鬓角也渐现白发,我的心态也渐变苍老,我的生命亦不再年轻。每当夜深人静回想起当年的师范生活,我总是最先想到集体宿舍里的点点滴滴。这点点滴滴让我回味,让我眷恋,让我感动,也让我遐思联翩。


上一篇: 《寂寞的看山者》     下一篇: 《又是集体宿舍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487次 | 联系作者
对《集体宿舍》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