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张金丰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11-26   共 0 篇   访问量:143
第一百三十一章
发布日期:2020-11-26 字数:1250字 阅读:143次

驶上街,周大海从后视镜中见苗清泉一点不怕也不问要去哪儿?干什么?一副临危不惧毫无所畏东看西瞧轻松样,便讥说:“我就特稀罕,世上真有这一号,明明心里敲小鼓,心虚反倒装沉稳。怕就出点声儿,可别闷出好歹来,回头赖我把狗日的吓神经。” 苗清泉就问:“到底谁找我?为什么是梁冀东?” 周大海讽说:“因为今天室外贼冷,您就像碗羊杂碎汤,所以都在找。”嘿嘿笑过又说道:“梁冀东一早电话托我把您拽到咖啡馆。梁艳梅在医院发气要我务必找到您。哎!公司又有好几处,正在大忙呢,全都张罗我一人儿,知道我有多忙吗?” 苗清泉又问:“梁冀东准备什么时候见到我?在哪里?”周大海回答道:“约好下午六点整,在咱‘惠德曼’咖啡馆。”苗清泉看表才下午两点多就问:“是梁艳梅摔伤的那家?”周大海便说:“是。还没说完别打岔!我得提前说说您,也许要臭骂,是争取把您教育回来。”苗清泉厉声说:“请停车,我下去。那处咖啡馆,梁艳梅讲过,一定准时到。” 周大海笑问:“不是刚说了,我要先谈谈。” 苗清泉说:“大可不必。” 周大海气道:“这得我来定。” 苗清泉喝道:“停车!什么乱七八糟的,谈什么?认识吗?和你有关系?你干什么的?都不想知道,谈个什么谈?” 周大海停在路边问:“狗日的,敢凶我?” 苗清泉嗤说:“不管你是谁的儿,都没权力这么做,再见!” 开门要下车。周大海忙问:“那您为啥还上车?” 苗清泉气道:“因为你没讲清楚,因为我不想,回避梁冀东。” 周大海哦道:“不怕他,只怕我?” 苗清泉就大声说:“可笑真可笑!” 周大海立即说:“您才最可笑!外表堂堂肚里肮脏,梁艳梅被害惨了,把她的名节毁了!咋就这么不要脸?衣冠野兽有啥资格对我吼?半点不觉行为可耻?你他妈的不惭愧?想找扇?” 苗清泉怒视周大海,腮帮咬得起了棱。

周大海指着苗清泉的鼻子问:“怒给谁看呀?把你骂羞了?凶个锤子凶。” 苗清泉一字一句说:“听着别来侮辱人!大叔不是衣冠野兽别惹我,忍不住用拳头砸!” 周大海嚷道:“以为自己是情圣!不是同情梁艳梅,管你是只什么兽,都狠扇!告诉你,臭小子,大爷我真不怕你,今天不谈也得谈!真想把你狗日的,拽进公安局里去。”说完回身发动车,这才看见车前站着位警察,吓了一大跳。
  警察过来问:“怎么停在这儿?没见是十字路口吗?叫您两三遍,为什么不理?下来吧。” 周大海气急败坏说:“这叫什么事儿!你小子,不许溜,事儿还没完呢。”开门下了车,陪着笑脸鞠躬说:“警察伯伯同志好?给您鞠躬了,礼到即是悔。警察叔叔我气昏头了没听见,实在没法,车上有位神经病,我正哄他去医院,您的贵手请高抬。”说完又鞠躬。

警察敬礼说:“出示相关的证照。” 周大海忙说:“大哥您稍等。”就去车上拿,恨苗清泉一眼说:“敢溜就是哈巴狗他亲大伯!”


上一篇: 《花公鸡【外一首】》     下一篇: 《哭的意义
责任编辑: | 已阅读143次 | 联系作者
对《第一百三十一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