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张金丰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11-16   共 0 篇   访问量:152
第一百二十八章
发布日期:2020-11-16 字数:1947字 阅读:152次

两人相对抹泪,房门突然开了,吴吉伟满脸含笑推着轮椅进来说:“二位’仙鹤‘,我在外面站累了,进来坐一会儿。哦对了,护士可没听,她一来,我就把她打发走。”说完坐到沙发上,翘起二郎腿,“哎呀呀”地叹息摇头在惋惜。梁艳梅怒道:“请你马上就出去!” 吴吉伟不生气,轻言细语说:“没事儿谁会来这儿呀?这么跟您二位说,我觉得,是该进来了,不然病房准会失控。” 梁艳梅斜看问:“你能管得着?” 吴吉伟问苗清泉:“您说呢?” 梁艳梅抢断反问:“你来到底干什么?” 吴吉伟就正色说:“这回您算问对了。不过我有小要求,咱讲话时请谁都别乱打岔,让一气儿说能完行吗?”他见俩人不瞧自己无奈道:“听着就也行。咱先说说梁艳梅,您个性张扬不理世俗死心塌地痴着这位好孬种。良言不进疯劲不减楞要闭眼冲南墙,其憨甚可畏。您用自己的观点,糊涂自己的头脑,愚蠢不明事,和愚昧有一大拼。真爱的确值得追,关键是,苗清泉像老娘儿们。刚才我在门外听,他的那些理由啊,这就是他的真心话,没有一点儿新鲜的,感情骗子全用过。人心都是肉长的,父子之情他难割,夫妻情份很难违。梁艳梅的美丽和情令他馋,自己前途也不放,什么都不想失去,那可怎么咋办?家有妻儿外有相好,相安无事以他为主,‘和谐’共处回到远古?苗清泉?莫非您是公猿吗?”说完毅然起身,指着苗清泉说:“没打算离婚,就别来害人!告诉您公猿,赶快远离梁艳梅,不然别怪我下手!”情绪激动地讲完,缓和下来对着梁艳梅劝说:“我爱的,不是你,是你姐姐梁秀娟,是让父母给逼的。知道今天为啥说出这些吗?因为憋得慌。我和您,梁艳梅,害了同种病,都爱一位不该爱的,同病得相怜!”说完转身大步走了,毅然决然头也不回。

梁艳梅和苗清泉,愕然的对望。

听吴吉伟说了那些话后,梁艳梅惊得大松气,欢喜道:“这下好,我姐大暴露,看她以后敢来说我。”见苗清泉闷声不语知道他正直想什么,拉住他手宽慰说:“老苗今天值得高兴,推我出去晒晒太阳,其实是让太阳晒我。我家铁杆反对派,现在有了问题了。当然这是阶段性的小喜悦,还有大喜在后头。” 苗清泉把轮椅推到床边刹好,小心扶下床坐了,取下输液瓶,挂到轮椅输液杆上,用毯盖好她的腿,这才出门下楼去。

园里空气清新,太阳暖融融的。

出来散步的,穿着条纹病号服,都是一些老头子,也有坐着轮椅的。 梁艳梅她笑容满面望了一会儿蓝天说:“天空真晴朗!”她甜蜜地闭上眼,充分享受温暖阳光。不一会儿又咕噜道:“祖宗显灵,逢凶化吉。”竟欢喜得笑出声,再一会儿又流出泪,也不想就擦。

苗清泉推着轮椅听叨叨,知道她此时快乐,自己反倒更沉重,更提不起精神了。吴吉伟那句,“没打算离婚,就别来害人!”,深深刺痛他的心,是他不愿触动的,他的焦虑源于此,虽然始终回避着,又知回避不了的,像被当众剥尽衣裤,羞耻之态无地自容。所谓哪边都不伤害,是苦恼他的所谓两难,其实伤害了每一方。他即不敢下定决心背叛婚姻,又深被梁艳梅的快乐美丽和不顾一切所吸引,‘爱’的无法释怀。他预感危机越来越近,就像打开潘多拉盒,自己注定经受打击。他惶恐。

两人在园子里走着,苗冬梅突然就来了,是带着笑声出现的,使梁艳梅的快乐心情顿时增添了几分。她俩嘻哈笑不停,荡起年青的活力,传布到周围,院子里的老年病号受感染,像众星捧月朝着她俩微微笑。

苗清泉知趣地退一边,好让她俩悄悄话,毕竟她可能是梁艳梅的侄媳妇,正有许多话要说,直到估计药液快完才过去。苗冬梅争着推,苗清泉因时告了辞,梁艳梅不放心地拉他说:“这么远,下次找车送。”她痴情地望着苗清泉,走出好一段又喊:“老苗…,情况正往好的方面在转变,你把胸脯挺起来,不许驼。”见他回头挥手作别,依依不舍。

苗清泉望了望,见梁艳梅坐在轮椅上,不由地鼻子发起酸,快步地走了。

苗清泉从医院回到办事处,早已过了午饭时间。他没食欲进屋便倒在床上,双手枕头两腿交叉望着天花板发闷,很不痛快地咬牙。


上一篇: 《春【外一首】》     下一篇: 《儿时记忆里的纽扣
责任编辑: | 已阅读152次 | 联系作者
对《第一百二十八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