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月 15》--Kyle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11-15   共 0 篇   访问量:342
元月 15
发布日期:2020-11-15 字数:3185字 阅读:342次

15

   

  1966年3月间,毛泽东对《座谈会纪要》作了3次修改,亲笔改动了11处。其中,他在“我们一定要根据党中央的指示,坚决进行一场文化战线上的社会主义大革命,彻底搞掉这条黑线”一句之后,又加上了一句:“搞掉这条黑线之后,还会有将来的黑线,还得再斗争。”

  毛泽东还加上了这样一段文字:

  “过去十几年的教训是:我们抓迟了。毛主席说,他只抓过一些个别问题,没有全盘的系统的抓起来,而只要我们不抓,很多阵地就只好听任黑线去占领,这是一条严重的教训。1962年十中全会做出要在全国进行阶级斗争这个决定之后,文化方面的兴无灭资的斗争也就一步一步的开展起来了。”

  3月4日,林彪在北京布置了批判罗瑞卿的会议。会议对罗瑞卿的批判逐渐升级,说他是“反对毛主席,反对毛泽东思想”。在3月18日,罗瑞卿感到强加给他的罪名是百口莫辩,决定以死表白心迹,便跳楼自杀。可是历史多情,很侥幸,他并没有摔死,只是左腿骨折。这次会议一直开到4月8日才结束。

  3月8日,河北省邢台地区发生强烈地震,波及到了北京。

  此时的毛泽东正在住处办公,护士长吴旭君慌忙跑进来,一边喊:“地震了!地震了!”一边搀起毛泽东就往屋外走。刚走到门口,毛泽东又返回去,抓起案头上的一个牛皮纸袋夹在腋下,随着吴旭君走出屋外。吴旭君问:

  “主席,屋里那么多好东西你不拿,为什么就拿这包纸啊?”

  毛泽东回头瞥了一下办公室,说道:

  “那些东西都不是我的,我身无长物,只有这些自己写的诗稿属于我。我是无产阶级,一无所有啊。”

  吴旭君说:

  “主席并不是一无所有。你有那么多著作,是一笔多么大的精神财富啊!”

  毛泽东正在考虑哪里是地震的中心,灾区群众的损失会有多大?似乎没有听见吴旭君的话,在院子里一块草坪上坐了下来。吴旭君见毛泽东面色凝重,为使他放松一下,便提议说:

  “主席,讲个故事吧。”

  毛泽东哪儿有心情讲故事,瞅了她一眼,说:

  “平时我给你们讲过许多故事了,今天你给我讲一个,好不好?”

  吴旭君想了想,决定讲一个笑话,让老头儿开开心。她说:

  “那是上海刚解放的时候,我是上海人,当时还小,亲眼见到解放军进城睡在马路上。有一次,一位战士为班上做饭,准备吃米饭,要淘米呀?刚进城哪去找淘米用的炊具,正巧碰见一个抽水马桶。那位战士觉得是一个又大又干净的瓷缸,便把米倒进去淘起来了,结果一抽水米被冲走了。战士很奇怪,便高声喊叫起来:你们快来看哪,这个缸子还会吃米呢!”

  吴旭君讲完,自己先笑了起来,她以为毛泽东也一定会哈哈大笑,可毛泽东不但没有笑,反而背过去身子,沉默不语。她就问:

  “主席,我讲的不好吗?”

  毛泽东低沉地说:

  “你看不起我啊!你讽刺我啊!我们是土包子,你们是洋包子,土包子不如洋包子,连抽水马桶都不认得哟!可是,我们土包子打下了天下,无产阶级坐天下。难道这不是真理吗?”

  吴旭君的脸腾的一下就红了,想不到老头儿如此叫真儿,自己的目的没有达到,反惹得他这样不高兴,心中暗暗后悔不已。

  不久,毛泽东得到了邢台地区发生强震的报告,他立即指示周恩来组织人力物力大力开展救灾工作。周恩来亲临灾区,慰问受灾群众,指导救灾工作。

  邢台地区此次强震使30个人民公社、34万人受灾。

  3月10日,刘志坚、陈亚丁接到通知再度来到上海,江青让他们看了毛泽东对《纪要》修改。于是,江青、陈伯达、张春桥、刘志坚、陈亚丁等人又对《纪要》进行了修改。

  此时还发生了一个“电话事件”,就是上海的张春桥派上海市委宣传部部长杨永直,到北京与许立群、胡绳谈话,询问“二月提纲”中所说的“学阀”是指谁?另外还提出了其它一些问题。

  3月11日,在杨永直返沪之前,许立群在电话里转告了彭真的答复:

  许:杨永直问,你那个学阀有没有具体对象?指的是谁?

  彭:学阀没有具体指什么人,是阿Q,谁头上有疤就是谁,谁像就是谁!

  许:杨永直问,重要的学术批判文章要不要送中宣部审查?

  彭:过去上海发姚文元的文章,连个招呼都不打,上海市委的党性到哪里去了?

  张春桥通过江青,迅速的将电话内容转告给毛泽东。

  3月12日,毛泽东给刘少奇写了一封回信,他写道:

  少奇同志:

  3月11日信收到。小计委派人去湖北,同湖北省委共同研究农业机械化5年、7年、10年的方案,并参观那里自力更生办机械化的试点,这个意见很好。建议各中央局、各省市区党委也派人去湖北共同研究。有7天至10天时间即可以了。回去后,各做一个5、7、10年计划的初步草案,酝酿几个月,然后在大约今年八九月间召开的工作会议上才有可议。若事前无准备,那时议也恐怕议不好的。此事以各省市区自力更生为主,中央只能在原材料等等方面,对原材料等等不足的地区有所帮助,也要由地方出钱购买,也要中央确有原材料储备可以出售的条件,不能一哄而上,大家伸手。否则推迟时间,几年后再说。为此,原材料(钢铁),工作母机,农业机械,凡国家管理、地方制造、超出国家计划远甚者(例如超出一倍者),在超额内,准予留下三成至五成,让地方购买使用。此制不立,地方积极性是调动不起来的。为了农业机械化,多产农林牧副渔等产品,要为地方争一部分机械制造权。所谓一部分机械制造权,就是大超额分成权,小超额不在内。一切统一于中央,卡得死死的,不是好办法。又此事应与备战、备荒、为人民联系起来,否则地方有条件也不会热心去做。第一是备战,人民和军队总得先有饭吃有衣穿,才能打仗,否则虽有枪炮,无所用之。第二是备荒,遇了荒年,地方无粮棉油等储备,仰赖外省接济,总不是长久之计。一遇战争,困难更大。而局部地区的荒年,无论哪一个省内常常是不可避免的。几个省合起来来看,就更加不可避免。第三是国家积累不可太多,要为一部分人民至今口粮还不够吃、衣被甚少着想;再则要为全体人民分散储备以为备战备荒之用着想;三则更加要为地方积累资金用之于扩大再生产着想。所以,农业机械化,要同这几方面联系起来,才能动员群众,为较快的但是稳步的实现此种计划而奋斗。苏联的农业政策,历来就有错误,竭泽而渔,脱离群众,以致造成现在的困境,主要是长期陷在单纯再生产坑内,一遇荒年,连单纯再生产也保不住。我们也有过几年竭泽而渔(高征购)和很多地区荒年保不住单纯再生产的经验,总应该引以为戒吧。现在虽然提出了备战、备荒、为人民(这是最好的同时为国家的办法,还是“百姓足,君孰与不足”的老话)的口号,究竟能否持久的认真的实行,我看还是一个问题,要待将来才能看得出是否能够解决。苏联的农业不是基本上机械化了吗?是何原因至今陷于困境呢?此事很值得想一想。

  以上几点意见,是否可行,请予酌定。又小计委何人去湖北,似以余秋里、林乎加(余是小计委负责人,林是成员——笔者注)二同志去为宜。如果让各中央局、各省市区党委也派人去的话,似以管农业书记一人、计委一人去为宜。总共也只有大约70人左右去到那里开一个7天至10天的现场会。是否可行,亦请斟酌。

  毛泽东

3月15日,江青将再次修改后的《座谈会纪要》送给毛泽东。

 


上一篇: 《第十章 丢车保帅(下)》     下一篇: 《武汉
责任编辑: | 已阅读342次 | 联系作者
对《元月 15》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