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445544554 欠爹一个道歉_生活散记_扫花网
《回望乡土》--李现森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11-13   共 0 篇   访问量:471
欠爹一个道歉
发布日期:2020-11-13 字数:2986字 阅读:471次

我不是亲戚们眼里的乖乖儿,虽不敢明目张胆地跟爹对着干,但骨缝里藏有叛逆绝不是逆来顺受的。用爹的话来说,若是借给我一个胆,就会上房揭瓦!

和爹最强烈的一次对峙,我16岁,那年爹四十有五。这是我们爷俩有史以来的第一次正面“遭遇战”。虽没输赢,但却让我耿耿于心,不能释怀。

大概在端午前后,为逃避高考落榜的打击和痛苦,我产生了退学的念头。我对爹说:“我和你厮跟着拉车吧。”

给人拉车是苦力活。爹起五更搭黄昏,手脚和肩膀都磨起了泡,结了痂,痂掉了,再磨出泡,反反复复,也挣不了仨核桃俩枣,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啥时候是个头。

爹一听,气不打一处地拿起赶驴鞭子朝我抽来。

好在我机敏,身子一闪,鞭子抽在了车辕上发出爆豆般的清脆响声。紧接着,一连串的责骂似连珠炮般从爹那被烟叶子熏黄了的牙齿缝里迸出,飞过鞭梢,飞入我的鼓膜。

我也凶巴巴盯着爹,歇斯底里地哭嚎着:我就是不要上学!

爹没文化,也说不出啥道理。见我犟劲还不服气,又一次操起手里家伙什举起来就打。这次不是鞭子,而是一根尺把子长的木棍子,大概是害怕他真的会把我的“狗腿”敲断,我一溜烟地跑了!

我在前面跑,爹在后面撵。他边撵还边骂,打死你个鳖犊子,糟践粮食的货,大人起五更搭黄昏,挣个钱供你读书,你都把书本读到哪儿……若不是爹被路人拉住,我想,我那天一定会是遍体鳞伤的。

在爹的眼里,除了拉车挣钱,剩下的就是我的分数。捂着屁股一瘸一拐回学校的路上,我满眼都是恨,我恨爹,咬牙切齿的恨。甚至想,我是不是他从那犄角旮旯捡来的,哪有这样不讲理的爹呀!

……

我对爹的整个看法,就是一粗人。平头,发茬又粗又黑,不修边幅,满口被烟叶熏黄了的牙齿,一张嘴说话就露了出来。常年穿着那件打满补丁并褪了色的蓝粗布褂子,天热时候,就光着背,露出的那几块不算结实的肌肉,在肩膀和两臂微微凸起,肩膀头上被粗麻绳勒出了道道紫红色印子,倒是引人注目——

和爹一起日子并不多,抛开中学住校日子,加起来也不过是十来年的光景。爹的好,小时候的我不记事,没记住,等到大一点会记事了,自己也进入了叛逆期,不是和爹顶嘴,就是和爹对抗,爹的脾气就像挂在树枝杈上的炮仗,一遇到丁点儿火星子就会点燃。我们爷俩简直像是一对冤家。

在少年我的记忆里,全都是爹的“错”。什么下河摸鱼了、什么考试不及格了、又被老师罚站了……这些我眼里鸡毛蒜皮的小事,全被爹放大了百倍、千倍,挂在嘴上,横竖瞧我都不顺眼,觉我吊儿郎当不好好念书,是个败家货,一文不值。

而我呢?嫌爹老土,没有给我“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优越条件,整日跟着他吃糠咽菜;嫌他啰嗦 ,“牛不饮水强按头”,整日就知道逼着我读书,揠苗助长;嫌他赶鸭子上架——强人所难!以至于心中都是不满,一心想要离开家,离开爹,跑到远山千里之外,远远地离开。

1990年春天,和爹一起的时光终于结束了。这一年,我当兵了,而爹仍在家乡那条土路上继续躬行。彼此也都清楚,陪伴他的只剩下那辆满载着全家人希望和美好未来的毛驴车了。

……

光阴似箭,日月穿梭。

一晃三十年,一不留神,自已也过了不惑之年;一不小心,自己和儿子也成了冤家。直到和儿子的一次激烈争吵后,我才明白爹当年的不易:人到中年,真的好难!

那天,儿子懒洋洋地躺在床上,说他不想去学了。

一门心思想让儿子通过学习出人头地的我,听了此话,顿时如同被抽去了生命中那根最重要的精神支柱般,我崩溃了。热血“刹”地涌上脑门,愤怒的火焰似同火山喷发的熔浆,炽烧着我大脑里的每一根神经,整个人像着了魔,和爹当年如出一辙,咆哮如雷,不分青红皂白,揪起儿子衣领就是一个耳光……

我不知道,自己做的是对是错,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虎毒不食子”,打下的一掌,虽疼在儿子脸上,却痛在我的心里。都说“儿孙自有儿孙福”,可能是我太刻意他的将来了吧!事后,冷静地想想,这也许就是人们常说的“中年综合症”吧。

曾记得有人说过,在单位,中年是集体事业的核心与骨干;在家里,中年是老人与孩子的支柱与港湾;在社会,中年是人字结构中最坚实的支撑。义务要尽,责任要承担,国事家事事事关心。工作上的不顺心,生活中的不如意,老人的头疼脑热,儿女学业、结婚生子,甚至是工作上受了委屈,也得憋住忍住……身体的疲惫永远比不上心的疲惫。

事实的确如此。年轻的时候,少不更事,自然是无忧无虑。但人到中年,是儿子,是父亲,上有老,下有小,肩膀头上挑着一家老小的重担,自然是不敢懈怠,不敢停留,明明没有看上去那么强大,却也只能硬起心肠,不敢病,不敢死,把脆弱藏在深处,把压力扛在肩上,把辛酸衔在心里,即便心与情再苦再无奈,一切还都得尽在不言中,一切都只能在心里默默的感受。唯有在回家路上、在工作恍惚的刹那,也许才会得到片刻的喘息,然后继续在这生活的洪流里奔波。

想明白了这些,我蓦然觉得,“打是亲,骂是爱”,爹当年打我骂我,并非是错,那是他望子成龙、盼女成凤的一种语言表达,更是一种深沉的父爱,如同我对儿子一样。

看来,我欠爹一个道歉!

上一篇: 《二叔》     下一篇: 《父亲进城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471次 | 联系作者
对《欠爹一个道歉》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