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薯》--秦阿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11-13   共 0 篇   访问量:391
红薯
发布日期:2020-11-13 字数:3851字 阅读:391次

       又到了刨红薯的时候。
       看着阳台上一堆堆粉嘟嘟长溜溜的红薯就有一种兴奋瞬间生成。记得去年是整整储了四个大纸箱子的红薯。先在箱子里面放一瓶开了槽子灌了清水的矿泉水瓶,红薯放进去,置于阳台一隅,一直吃到春节后,竟一块都没坏。今年估计比去年多,得多少箱子呢?再说屋子里摆那么多红薯也不是事呀?打量着暂新的、本来清晰着原始木纹的、一向自我欣赏的大阳台,这会儿被红薯和红薯上带的黄土弄得“灰脸吐噜”的,兴奋之余又有点犯愁,犯愁之余又有觉得有点滑稽:真可谓雅俗共赏,土洋并存最后不伦不类了。
       电梯间新贴着开发商卖地下室储藏间的广告。过去从来不看,因为我们老俩住刚买的一百四十多平的房子,已够住了,更主要的是我们,主要指同学朋友们先前闲聊时已达成共识:在以后的日子里,要扳着指头度时光,精神上和物质上,都轻装行进。比如生活用品,需要时才买,不用的就扔,决不能再像从前,衣物鞋帽,旧自行车旧家电,不想用的,不舍得用的,放了十几年甚至几十年,到头来还是扔了。所以,当初买房子时就没考虑买储藏室。
        现在,就突然产生了一种冲动:买储藏室!
       售楼处美女热情接待,大概因为开发商积压了很多储藏室尚未卖出的原因,工作人员今天服务都特别到位,尽管已到了下班时间,售房小姐还是立马带着挂满了钥匙的大钥匙盘,乐呵呵带着我去挑房。
       一个急着买,一个急着卖,配合就默契了,挑好房,签协议,手机转帐付款,半个钟头,我就拿到了钥匙。高兴了,发个微信给儿子,儿子说你准备放什么呢,我不敢说放红薯,故作老成说:“算件东西备用呗,如今钱贬值,攒着老吃亏”。老伴回微信则调侃说:“知道你放红薯,呵呵,五万元买个红薯窑,值!由你吧。”
       红薯窑,窑红薯,这种情景我熟悉极了,至今还清楚地记着小时候我家的红薯窑以及挖窑,窑红薯的情形。
       我记事我家的第一孔窑在家门前麦场东头那棵七月节桃树不远处。窑四周是红土垫的平台,高出地面半尺,是为了防下雨天往里灌雨水。窑口砌了白色的大石头,很漂亮,但主要是防止往里掉土。窑壁相对凿两行小窝一直通到洞底,供人上下时踩。洞底处垂直打“拐窑”,根据需要,可打单个也可朝相反方向打两个。
        新红薯刨了运回来,先摆在窑边平台上晾晒。吃过晚饭,全家或趁着月光或打着灯笼,说笑着窑红薯。
       父亲先把一根粗绳子绑在竹篮子上,把铁制的棉油灯点着放在篮里,慢慢系下去,下面就有了光亮,然后踩着洞壁上的小窝下去,端着灯弯腰钻进一侧的“拐窑”,我们就拉空篮子上来,往里放红薯再系下去。如此循环直至把红薯全部放下去。
      为了保证红薯在窑里不坏掉,窑红薯有很多讲究:轻拿轻放就不说了,重占是强调参与操作的人,不准用肥皂和香皂洗手,女人不能用香脂一类抹脸抹手,下窑的灯油要用食用的棉籽油等。有没有科学根据不知道,只知道尽管做到了这些,每年还是或多或少有些红薯坏掉了。
       往下系红薯是力气活。我们小的时候,是母亲系。她双脚叉开稳稳站在窑边沿上,先用力把竹篮提起移至窑口上,再双手紧紧抓紧绳子,然后慢慢轮换松动绳子放下去。为了防止不小心绳子掉进窑里,绳子的尽头绑在石头或棍子上,或两头各绑一个篮子换着系。后来我们兄弟姐妹相继长大了,先是哥哥,姐姐,等他们成家和出嫁,我也可以干动了,后来弟弟就“接棒”了。
      红薯在农作物中产量较高,好地薄地都适合生长。在粮食紧缺的年代,是农民赖以生存的农作物。因此,老百姓都很重视收藏。鲜红薯保存在窑里总有风险,吃法也单一,人们就按照传统的做法,通过加工增加它的安全收藏效果,同时也变换着口味填饱肚子。
        切红薯片是最简单的加工项目。
       白天,把红薯刨了,为赶第二天的太阳,通常连夜切片。起初是用切菜刀,下面垫块木板,就地切,就地摆。后来发明了红薯刨子,效率高还省劲。那时农村还没天气预报什么的,晒红薯片全靠运气,若大晴天再有点风,一天时间,红薯片表面便干并且挠起来。挠起来下面通风,更好晒,第三天就能收了。农民无闲时。收红薯片也安排在傍晚或晚上。也因为避免夜里潮气。
       妇女们提了篮子掂了布袋,白瓜瓜的薯片被一个一个拣起来,扔进篮子或袋子,发出清脆的响声,一种踏实的,收获的喜悦赶走了所有的辛苦和劳累。
      若运气不好,第一天就遇上雨,基本没办法,淋了雨的红薯片就发霉了。若半干遇雨抢收及时,虽也不同程度的发黄发霉,还好点,可以喂牲畜,当然,人饿了也掺着吃。红薯片便于储存,吃法也多,可以直接放在农民成辈子喝的黍秫糁汤里煮了吃,也可以磨成面,擀面条、蒸窝窝头、裹在麦子面里蒸花卷馍、把窝窝头压成饸络面等,总之,妇女变着法让家人吃饱充饥。
        除了晒红薯片,讲究些的农户还把鲜红薯擦成糊,用水把淀粉滤出来晒开,制做粉条或用作其他食料。在没有机器以前,人们自做工具:找块铁皮,两边钉在木板上。用铁钉在铁皮上斜行砸出密密麻麻的孔。然后,把红薯按在毛的那一面擦,擦成糊状,用水搅洗,再用面罗把渣滤出来,浆水澄半天,倒掉水,白呱呱的淀粉就成了,晒干收藏。
       红薯渣也是好东西。刚滤出的,家人们都要蒸几笼渣窝窝吃。掺少许黄面,兑萝卜丝,盐,当饭吃。不能说好吃,但那时沒有好吃的,就算好吃了,特别是胃不好的人,吃渣馍要比红薯好些。剩余的晒干了磨成红薯面。       
        穷人的春天决不是文人诗里的春天,没有莺歌燕舞和百花争艳,只有面黄饥瘦度“青黄不接”。暮春,野草起苔结籽不能吃了,陈麦子吃完了新麦子还没熟,头一年储存的红薯干就派上用场了。除了红薯面条红薯馍,有人还把红薯面发酵成酸浆吃浆面条,记得也好吃。
        我们这代人是被红薯养大的,难怪对红薯有特殊的情感。时代在变,如今红薯的经济地位也在提高,如今超市的红薯价已攀比鸡蛋了。城市酒店宴席上,也常见红薯制作的佳倄,与酒,与大鱼大肉,与山珍海味平分秋色了。
        自打我退休迷上种地后,就希望种点红薯,一是吃鲜,二是忆旧。记得过去农民种红薯求高产,薯块越大越好,现在人都喜欢吃小块红薯啦,也讲究品种换代更新,制品花样翻新。看来,红薯,这个救活了共和国整整一代人的农作物,也将走向集营养与口味于一体的品牌与高雅了。
              写于庚子初冬
上一篇: 《红薯》     下一篇: 《第十章 丢车保帅(上)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391次 | 联系作者
对《红薯》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