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张金丰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11-12   共 0 篇   访问量:190
第一百二十七章
发布日期:2020-11-12 字数:1504字 阅读:190次

王东南来通知说:“李明跟我们先走,苗清泉同志请留下,有人要找您谈话。” 苗清泉便问:“他是谁?” 王东南答说:“是吴吉伟,他在楼下等。”梁艳梅怒问:“他凭什么乱找别人谈屁话?”又对苗清泉护说:“你不去!就在这儿陪着我,有话叫他到病房来当面说,哼!传这个,宣那个,操纵人?以为自己算个谁?皇帝吗?想谈什么谈什么?今天你苗清泉要是去,我就立马闯出院。他的屁太多,可以臭死你。” 王东南微微一笑说:“是周副市长安排的,我看还是快去吧?” 梁艳梅就说:“难怪他先走,说是来看我,其实他帮吴吉伟。”说完犟恨天花板。

王东南却不急不恼只对苗清泉摊说:“我们这就下楼了,你要考虑清楚哦?”又对梁艳梅笑说:“多住些日子,安心养好伤,已经向您父亲汇报,他很关心时下情况。其他事儿您不要急,总会有结果。”说完斜看苗清泉,叫上李明同走了。

李明出病房,心神很不安,没几步又返回去,把临来周兵单独找他说的话,又对两人复述了,规劝道:“三思呀?冷静呀?遇事先想其后果,现在一定要知退,这是悔的预防药。”这才匆忙地走了。

苗清泉听了这番话,望眼粱艳梅便低下头,直到护士来加药。梁艳梅就问:“备有轮椅吗?” 护士答:“首长好,想去透透风?” 梁艳梅点头。护士说:“先要请示主管医生,同意就把轮椅送来。”

护士走后好半天,苗清泉烦说:“不等了,我去看他干什么,两叁个难占便宜。"梁艳梅一把抓住说:“要去我俩就都去,当面把话讲透彻,断了他的蠢念头。这个吴吉伟,是个奇怪人,我和他有半点关系?这驴扮起角色来,忙些不该忙的活,管些不相干的事,这人脑子有毛病。你看他那副打扮,大花大绿像什么?再看他的大胡子、披肩发,不算嬉皮士,又是什么呢?到国外没学回本事,学些半痴半傻颓废,装的什么艺术家,避之唯恐不及嘛!现在竟想赖上我。这位借荫的二货,想要什么非得到手?那我成什么人?不怕他!”见苗清泉还发愁,嗔怪道:“不说话在想什么?你都这副样子了,谁又给我打气呀?”苗清泉沉思说:“我不怕见,只是理短,气不壮啊。他是你们两家之长相上的,自然觉得比我强,所以才敢卑视我。” 梁艳梅急道:“那也要看我,同意不同意。我知道你难在哪,我不怕等待,说过不变就不变。可是你倒好,犹犹豫豫,患得患失,到现在了,还讲什么理短气壮的昏话,你来告诉我?两人相爱非得先在吴吉伟那里赢了道理才行吗?那是什么道理呀?无非是些吓唬人的陈词滥调,用来恐吓你认命。你再告诉我,我该怎么办?等你俩争出个输赢,谁胜把我领走吗?你和他们一样混蛋?去!找辆轮椅来!”说罢气哭了。

苗清泉轻声说:“千万不能急。一咬牙,一跺脚,这是那事吗?我不怕吓,逼急照样说狠话。每次想到你,见到你,我都十分地快乐,同时又内疚,没勇气去伤害谁,很焦虑,仿佛儿子就在旁,眼巴巴地望着我。当我想,顺从本意走出婚姻的时候,良心道德总是让我迈不动,生活经历造就我的价值观,疚愧困惑和良心,尽都杀来抵制我,不知要有多大勇气多么不顾这一切,才能抛开那过去,无悔走向新愿景。我犹豫,咱俩真会得到完整的快乐。不能全身心投入,是对你的不公平。我害怕,组织处理一旦形成对一个人就是毁灭,也会连累你。”说完便哭了,其情也愁苦。


上一篇: 《《盘扣一生》第一章 1/3/3》     下一篇: 《人难识惠
责任编辑: | 已阅读190次 | 联系作者
对《第一百二十七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